不能找藉口對同修不負責、對法不負責

——讀《演講亂法》有感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三年五月二十七日】自從明慧編輯部文章《演講亂法》發表後,讓我更嚴肅的對照文章回顧了一下前一段日子發生的事情,進一步認識到自身的很多不足,寫出來,讓思維更清晰、法理更明,也讓和我有類似情況的同修借鑑。

去年冬天第一次去參加這種交流會,這次交流會五十多人,是我當時帶著些許的緊張和興奮悄悄參加的,現在回顧這個過程能看出很多不在法上的心態。

交流會開始之前,大家先發正念,然後讀一篇師父的經文,接著一個男同修主持,讓大家隨便談談自己的體會,有幾個同修簡單談了一點,然後這個男同修和讀法的那個女同修開始談,認為剛才談的那幾個同修思維還停留在個人修煉階段,沒能跳出個人修煉的框框,全面走向正法修煉,然後他們談了很多體會,背了很多段師父的講法,舉了很多例子,很多例子都是轉變觀念後出現的柳暗花明的局面。當時聽他們談的時候,自認為許多思維框框和許多常人觀念障礙了自己提高,自認為聽後思維開闊了,頭腦清晰了,也自認為對自己提高幫助很大。他們談完後,和我有類似感覺的同修直接表達了自己的感慨,認為收穫很大,並提了一些困惑,然後那兩個同修針對他們的困惑談了自己的看法,我也參與了這種感慨與提問。

散會後,由於人多,陸陸續續有人走,沒走的在自由交流,這時一個同修流露出明慧網交流的文章層次低,沒有這兩個同修悟的高的意思。她的原話我不記得了,但意思我聽懂了,當時心裏覺得有點彆扭,但因還沉浸在有收穫的激動之中,也礙於情面,沒能當時指出。我甚至因為感覺到她們對明慧網的微詞,還狡猾的在以後的談話中有意避開了明慧網,這都是因為以前養成的不好習慣,為得到別人的認可,愛投其所好,人的東西太多造成的。

當我要走的時候,通知我來參加交流的那個同修和我說,如果你覺得很好,就邀請他倆去你們那交流一次,還說他倆很忙,要開就快點。當時她說邀請的時候,我有一念覺得不妥,腦子裏反映出師父的經文《猛擊一掌》,後來知道這一念是正的,可惜的是當時沒能抓住,讓自己理性一些。現在想來當時的激動、興奮都很不理性,那麼鮮明的情緒,起到了很不好的導向作用。

由於各種原因和念頭,我沒邀請他倆來我們這邊交流,這個沒邀請根本不是法理上清晰後做出的理性決定,所以才發生了後來的事。

幾個月後,也就是今年剛開春的時候,一同修來我們學法小組說想組織大家去開一次交流會,當時在座的同修都覺得很好,還有一個同修主動提供一個大房子,讓我自認為一切都是水到渠成,就應該開這個交流會。但當我得知這次交流會還是邀請上次主講的那兩位同修時,我和這個同修說了自己的顧慮。當時這個同修說,他也有點我的顧慮,但據他了解,那兩個同修確實修的很好,應該沒甚麼問題。然後,這個交流會就這麼定下來了。

那天交流會的形式和我第一次參加的差不多。交流期間,有一個人的手機鈴聲響起、接電話,引起很多同修不滿,幾次制止,那個接電話的才把手機電池卸下。

會後我找了幾個我通知的同修交流,這幾個同修認為開這個交流會有提高。可是,到又一次集體學法的時候,卻出現了很大的爭議,有兩個同修對這次交流會持完全否定的態度,尤其對那兩個主講的同修非常反感,一個說在開會期間一直頭疼,說他們在散發黑色的業力;一個說這兩個同修在我市很多地區開了很多這樣的交流會,認為開的太頻,不符合師父的要求,講的例子幾乎都是一樣的,還說了這兩個同修的很多不足。當時我有點不愛聽他們說話,覺得他們不向內找,盡看人家不足,還背後講究同修,就高聲打斷了他們的話,提議學法。

雖然沒再爭下去,可是我知道自己動氣了,學法時心也不靜,後來發完正念,靜下心來向內找,發現自己有求名之心。因為在我家裏學法,有很多同修是我通知的,嘴裏雖然說該誰去參加交流會,該誰怎樣提高師父都已經安排好了,可是問題出現了,卻發現自己的那顆求名之心居然想貪天之功,愛聽同修說有收穫,因為覺得有自己的功勞,同修不但不說有收穫,還埋怨,心裏就不舒服了,因為那顆求認可的人心沒得到滿足。所以就盯著同修的不向內找。看到這個求名之心後,坦然很多,但問題還遠遠沒有解決,現在才知道自己差的多遠,讓師父操了多少心。

第二天,因為別的需要配合的事,那個當時讓我生氣的同修又領來一位同修,這個同修說她非常了解交流會主講的那兩個同修,說了很多那兩個同修很常人的表現,我當時還是覺得背後這麼講究人不好,也在她敘述過程中看到她很多執著,眼睛總盯著別人的不足,根本看不到自己的問題。

同修走後,我家裏的房子漏了,衛生間和廚房都漏了,漏的很厲害,我知道一定是自己錯了,開始強迫自己不分析別人的執著,就問自己為甚麼那些話讓我聽到,讓我悟甚麼。

這樣一靜下來向內找的時候,忽然明白了,那兩個演講的人過不去關的極端表現都是不讓說,一說就炸,受一點冤枉就沸騰,就把矛盾鬧的很大,造成很壞的影響。我問自己他們這種表現誰造成的?有沒有我的責任?這一問,真的嚇一跳,很明確的認識到,周圍同修對他們的誇讚、追隨、邀請,誇大了他們的執著,我雖然沒邀請,但我參與了,組織別人參與了,這就是推波助瀾,這就是對同修不負責任……當我找到這些被掩蓋很深的執著時,真的很慚愧,真的知道自己錯了。

悟到這些後,房子也不漏了──按常理那麼厚的雪開始化,水都積到了棚的夾層裏,不可能幾天就滴答完的,隔壁幾乎整年都在滴答水。我知道又讓師父操心了。

當時悟到這些也還沒有清晰的認為這是亂法的行為,法理上還不是很清晰,直到《演講亂法》這篇文章出來後,才明確意識到,這種形式已經改變了師父留下的交流會的形式,就是亂法的行為。認識明確後,自己首先嚇了一跳,因為這就說明自己參與了亂法的事。這是一個大法弟子最不想做,也最不能做的事情,可是卻在有意無意之間,卻在強烈的人心執著之下做了,真的很可怕。

認識到這些後,我找到所有我通知去開交流會的同修,一起學習《演講亂法》和文章中提到的師父經文,談自己的體會,明確不能學人不學法,不能盲從,不管甚麼人說甚麼做甚麼,都要理智的用法衡量,不礙於情面附和,真正對自己負責,對同修負責,對法負責。大家也都不同程度的認識到此事的嚴肅性。

這個過程中,出現了太多的矛盾、衝撞、波折、干擾,讓師父費心一次次點化,想想真是慚愧,過年給師父做賀卡的時候還寫「唯願師尊笑」,可是卻如此的不爭氣,做了這麼多讓師父操心的事,今後唯有精進,才能不辜負師父的慈悲苦度。悟的過程中一定有很多不足,懇請同修慈悲指正。合十!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