讀《演講亂法》後的一點感想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三年五月十八日】看完明慧編輯部二零一三年五月四日文章《演講亂法》,我深深的陷入了沉思。回顧自己十幾年來的修煉歷程,曾經走過的彎路,這才發現演講亂法才是自己受邪惡迫害、摔跟頭的根本原因。以前曾經向內找到色慾心、顯示心、在大法弟子群體中求名之心等,這些也都是原因,但是都沒有找到最根本。演講亂法所造罪業,以及在演講亂法過程中不敬師父、不敬大法之心被舊勢力抓住把柄,是邪惡毀掉修煉者的最根本原因。

《演講亂法》中說,「幾年來,一些地區一直有一部份學員及個別協調人,不僅熱衷於大型交流會,而且熱衷於邀請一個人或幾個人專場演講形式的所謂交流。有些地區已持續多年」。

二零零二年和二零零三年間,我就曾在我們地區一些縣區的大法弟子群體中搞所謂的交流,雖然是當地協調人組織的,但當時自己並沒有按照師父《猛擊一掌》、《永遠記住》、《修者忌》、《法定》中講的法去做去實修自己,沒有意識到這就是亂法,還認為是自己修的好,對師父講的法理解的深,要幫同修們都在法上提高上來,因為自己曾經參加過師父親自辦的講法班,屬於老弟子,又能背誦師父的一些講法,所以對同修們包括協調人(因為大部份協調人也沒有參加過師父親自辦的講法班)都很有迷惑性。

當時各個縣區的協調人也都是組織十幾人或幾十人參加,在當時邪惡迫害還很嚴重的情況下,這已經就是比較大的交流會了。但雖然名為交流會,並不是真正的交流,而主要由我一人主講。其間雖也有其他個別同修說或協調人講一些,但已經偏離了師父對開交流會的要求,其實已經就是演講亂法。

同修們讚揚的語言,崇拜的眼神,使自己很快就飄飄然了,自我在不斷膨脹,說話語氣越來越大。記得一次參加一個幾十個人的交流會時,開始先在師父法像前合十,看到師父面沉似水,非常嚴肅的看著我,我的心動了一下,但馬上被自己狂妄自大的物質所左右,甚至閃了一念對師父非常不敬,妒嫉同修們對師父的敬仰。現在想來這是多麼可怕的邪念呀!

其實現在反省自己,當時參加交流的根本原因是自己怕心很重、自我保護的心很重,不敢面對面講真相,突破自我很難。但是在同修這個群體中,自己又曾經參加過師父親自辦的講法班,是老弟子這個光環,覺的這樣也算走出來參與正法了。其實是投機取巧,想走捷徑,並沒有真正實修自己、踏踏實實做好師父講的三件事。而且由於沒有真正實修,發正念靜不下來,就總是念正法口訣,沒有按照師父講的發正念要領去做,也對同修們也形成了一定程度的干擾。

結果由於種種原因我被邪惡非法抓捕迫害的很嚴重,並且走了彎路,留下永久的遺憾和污點。當自己真正面對邪惡時自己表現的那種懦弱,正念不足現在想來都很痛心,沒有真正實修表面再光也沒有用,真的是像《金佛》中的那兩根油條,一到關鍵時刻就現出原形,自己真實的修煉情況就完全表現出來了。

《二零零三年元宵節講法》中師父明確告訴我們,學員如果對師父不敬舊勢力就會如何對待我們。而且師父最後還說:「你們真的犯了這一點的時候,舊勢力把你們銷毀的時候我都無話可說。」

反覆讀明慧編輯部《演講亂法》這篇文章,真實面對自己的內心,反思當時的一思一念,我終於明白了自己這些年來所遭受的邪惡迫害的根本原因就是自己曾經演講亂法,犯了根本上對師父對大法不敬的大錯,干擾了師父正法,被舊勢力抓住了把柄。當然自我膨脹後不實修自己而加大的色慾心、歡喜心、顯示心、在大法弟子群體中求名之心等也都是被邪惡迫害的直接原因。是師父佛恩浩蕩,在我自己最消沉、自暴自棄時還沒有放棄我這個不爭氣的弟子,不斷點化加持我,安排同修幫助我走回大法,從新做好。師恩浩蕩,弟子只能真正實修自己,才對得起師父慈悲救度。

據我所知,在我們地區以及周邊地區其他幾個曾經演講亂法的後來都被邪惡迫害的很重,有的走入邪悟,有的雖然幾經生死正念走出魔窟,但沒有真正認識到自身存在的這個嚴重問題,又被邪惡迫害的失去了肉身。參與的協調人有的也被迫害的很重。

把自己這段不堪回首的經歷寫出來,提醒同修引以為戒,真正認識問題的嚴重性,為大法負責,為自己負責,為眾生負責,走正我們證實大法之路,真正實修自己,修煉來不得一點虛假,那真是一點一滴都必須紮紮實實實修才行。不要追求甚麼新奇,不要找甚麼捷徑,向外求就是走魔道,到頭來都是竹籃打水一場空,只能不打折扣按照師父講的去做,才是最智慧的。修煉中沒有那麼多轟轟烈烈,很多時候表現的都很平凡,但是那其中有我們看不到的殊勝。

最後希望同修都能以我慘痛的教訓為戒,對照大法實修自己,多關注明慧網,跟上正法進程,少走彎路,多救度眾生,真正讓師父能少一份操勞和痛心,多一些欣慰。個人感觸,不當之處,請同修慈悲指正!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