還在被邪惡控制的人怎麼辦?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三年五月二十三日】我地區有一群邪悟者,在陳某某的帶領下,公開以各種藉口叫其追隨者們把明慧發表的《演講亂法》這篇文章燒毀,公開與明慧對著幹。

他(她)們為甚麼這麼幹?是害怕嗎?還是要死心塌地在被邪惡控制的這條路上走到底?

十幾年來,這個陳某某一直把自己視為上帝(她認為師父就是上帝)的兒子──耶穌,而稱和她一起邪悟的某男是釋迦牟尼。早在九九年七二零以前,(她是九八年接觸大法的),她就和另一個男人開始以「演講」的形式,在同修中宣講師父的法,並在同修中尋找她所謂的「昔日的十二大弟子、十大弟子」(耶穌的十二大弟子、釋迦佛的十大弟子)。當時有十幾個人,由於學法不深,對法理解不明,對實修不明瞭,對信師信法不明確,再加上人心的執著與不純,總想聽一些高深的法理,喜歡聽那些標新立異的宣講,認為修煉一定有甚麼捷徑可以很快提高自己的層次,用人心妄圖不付出就能圓滿,所以這些人漸漸的匯聚到她、他(兩人)的小圈子裏去了,美滋滋的當上了所謂的「十大、十二大弟子」。

二零零一年,當時我地區邪惡十分猖獗,抓捕了大批學員,她也在其中。幾經曲折保釋出獄後,她就和那個男人在城市裏開始用大法弟子的錢財在城裏租房非法同居。當同修指出其行為不符合法理時,她們稱她們二人才是真正的夫妻,是上帝的子與女,也就是師父的兒子與女兒。並指導那些法理不清的追隨者們看《新約》,《舊約》及《創世紀》《三字經》《神曲》等書,完全把師父所講的「不二法門」的法理反著悟,胡說甚麼「不二法門就是沒有甚麼二法門,都是大法這個法門裏的書,都可以看」等。

陳某某在半年左右即直接搬到與其一起邪悟的男人家(該男人家有妻子,有女兒都是同修)去住,導致其被當地常人認為是公開在家裏包二奶,給大法抹了黑,但她們仍舊我行我素。從此後陳某某再也沒有回到她自己的家去了,把她自己的家完全丟了,(她家很窮,她丈夫也是學員,也有兒子,還有個老母親)。並要求大家把師父的大法書全燒了,視其對其忠不忠的表現。師父來了經文,都是經過她、他們斷章取義的宣講,這些人從來沒按照師父教的學法要「靜下心不抱任何觀念的去看去學」[1]並且要「通讀」的教導,所以漸漸的走入了他/她們的整個思維理念邪悟路上去了,真正迷失了方向。

他、她就這樣採用各種方式,通過幾年的時間控制了這些人的思想。搞所謂「三天一談心,五天一洗腦」的中共邪黨的整風運動那一套,全盤操控了這些人,並長期的十幾年來供養她錢財,無條件供她的吃、住、用。而且吃最好的,用要用最好的,一句話就是在她能得到的條件下,做到了窮奢極欲,從一個一無所有的農村婦女完全變成了不知羞恥的人,還把自己凌駕於同修、大法之上,她常常宣講的所謂理念是:「人子(指她自己)在受難時你們要給她吃、住、用」 。

她(包括另一個男的)是怎麼將那些所謂「她昔日的弟子」牢牢抓住的呢?基本上《轉法輪》書中所明確不能做的事,她們都做了。

1、利用「身、口、意」要求大家必須聽從,實行嚴格控制的洗腦整治,一有點她認為的不在法上,就說你沒在法上了。再就是邪惡的斷章取義師父的法,把這些人控制在她的手中為她所用。

2、標新立異:強行要求這些人不吃肉,果然這些人都聽她的,統統基本上一年沒吃肉。

3、要求這些人一個月辟穀:這些人果然一個月基本不吃(當然也有個別不聽話悄悄吃點東西的),有個女追隨都甚至差點給餓死掉,當時人都餓虛脫了。大家還以為在上層次、在高層次上修呢。

4、叫大家把師父的書燒了,今後只要聽她的跟著她走就行了,從而看對她忠不忠的表現,當然這些人到此時基本上已是言聽計從,燒書了(當中也有個別沒有燒)。

以上的事,其實真修實修的弟子一眼就可以分辨出來該做或不該做,是不是真正在法上修煉。但是陳某某及其追隨者們卻並沒有到此為止,因為接下來更荒唐更亂法的事就出現了。甚麼男女雙修、同性戀、返修,等等甚麼都出現了,說她的選擇就是大法的選擇,只有她才能把這些人帶回去,並經常在同修或追隨者面前稱師父是「父親」。後來發展到「她就是師父,她就是真正的李洪志」等等極其邪惡的言論,並胡說大法的書是她寫的,而且還公開宣稱《九評》是她寫的,再後來就乾脆宣稱她就是「大法」,並說法就是從她的口裏流出來的(她當時還指著自己的嘴說),她的亂法行徑已到這一步了,可這些追隨者們卻仍是如癡如狂,一點也不醒悟。

二零零四年聖誕節那天她看到電線桿上大法弟子們貼的「法輪大法好」標語時曾惡狠狠的說道:「這些反革命!」可見她的思維已經完全站在中共邪黨的立場上去了,並經常說那些做三件事情的首先是被銷毀的對像,因為他們到處貼標語把別人搞得很煩,所以別人才會如此來迫害,還說「迫害其實是一種偏得」等等。並說「被(神)附體才是最高的」,說甚麼「沒有共產黨還把大法弟子超脫不出來呢」等胡言亂語。

她還經常神神叨叨的叫師父「助我」等狂言,並且在二零零七年,當時已有一部份弟子最終清醒過來退出她那個圈子,包括當時與其行不正當關係的男人等等,她就指使其還有一部份跟隨者說,九星連珠時,美國的師父就要回來和她合為一體,她就是主體、真身,你們這些背叛的不醒悟的,到那時就在那裏坐著哭吧等等,威脅別人。

這麼多年來,這些人在她的帶領下從不做三件事,二零零一年就開始不煉功了。大法弟子們在出生入死的做著三件事救人的時候,她、他叫這些人天天看甚麼故事片、連續劇等等,還把自己、師父往那裏面的人物套。

二零零七年左右開始叫追隨者天天唱大法弟子創作的歌,說他們基本修完了,就等著圓滿回家去。每天這些人在一起就是看、聽其宣講,或吃喝,遊山玩水,逛廟,還說這才是真正修煉。

二零零八、二零零九年新的神韻光盤出來後,她就授意身邊五個堅定的跟隨者到我們當地各個學法小組,在過去認識的大法弟子中去宣講他們的邪說。

師父在《二零一零年紐約法會講法》中講到:「大法弟子中有當年耶穌的門徒,也有釋迦牟尼的佛弟子,當然還有你們不知道的那些神與神的弟子,但是你不是真正他的弟子,你是大法弟子,要等到今天是目地。」師父的講法發表後,餘下的跟隨她的五個人被驚醒了一下,當別的同修看到她、他們的覺醒時很高興,就動員這些人與陳決裂,希望他、她們能真正回到師父的身邊來,回到大法中來,可是剛過幾天,也許是同修逼之過緊,這些人認為十幾年來不是白修了嗎?認為她、他們的路就是對的,就又回到她的身邊去了。

當醒悟回來的同修將其請出同修家時,(陳在別人家裏住了十年之久,給周圍常人造成很不好的影響,給大法蒙了羞)走時還向別人要了三萬錢損失費才退出去,還說出充滿威脅的言論嚇唬別人。

之後她就於二零一一年底又一次在城裏租房,而且這次花一萬塊錢左右在城裏租用了一棟小獨院便於她隨時招喚那幾個追隨者。這些追隨者十幾年來一如既往每人每月供養她二百元錢,還無怨無悔的供她吃、住、用、隨時聽她招喚,當她的義工、僕從。

這些人在她的操控下叫做啥就做啥。今年初其丈夫(原是同修)原本對她種種誹謗大法的言行忍無可忍,已經死了心,要去找她離婚,可到她那裏去了一、二次,就馬上一百八十度的大轉彎,也被邪惡控制了,回來後還到處宣揚她。他、她們遊說時聲情並茂,聲淚俱下,帶動了一部份原來表面上比較堅定的同修,她家鄉的同修在其丈夫、其他追隨者和她本人的三番五次連騙帶嚇的遊說下,原來走得比較平穩的同修也基本全部(除了兩三個堅定的外)都認同她的演講,聽進去了,認她當師父去了,走到邪路上去了。

在正法進程已經走到最後的最後,下一步說來就來的時候,看到這些十幾年來風風雨雨的跟著師父走過來的同修,就這樣被這夥人給活活的拉下去了、被淘沙下去了,我們看著真是痛心。為了救度他們,我們也曾多次去用我們自己親身的經歷去勸善,但這些人根本就不聽。他們還公開說:「甚麼魔、甚麼神、甚麼道都不能動了我的心」。就這樣在本地區又拉下了十來個原來比較堅定、三件事做的都比較好的大法弟子。在這舊勢力安排的淘沙中他們犯下了多麼大的罪行,不但淘了那些信師信法不夠的,同時也自己淘掉了她、他們自己。

更有甚者,當師父二零一三年的三次「評語」出來後,他們更變本加厲的邪悟四處遊說大法弟子,並且已經開始遊說到外縣去了。這次明慧編輯部的《演講亂法》這篇文章出來後,陳指使其追隨者們把明慧的這篇文章燒毀,說這不是師父署名的堅決不看等等,要堅定的跟她走。

我們在想,這些人走到這一步了,真不知還有沒有回頭的希望啊!

不管怎麼樣,每個人的路還得走。但只有堅定的走正師父給我們安排的修煉正法之路,做好三件事,才是正路。牢記修煉是實修心性,決沒有捷徑可走。各種人心妄想圓滿都是執著。否則非但不能圓滿,而且還可能上邪惡的當,走上一條可悲可怕的不歸路。

千萬年的等──同修啊不要錯失了機緣,不要辜負了偉大師尊的慈悲苦度啊!

以上如有不在法上的敬請同修指正。謝謝師父!

註﹕

[1]李洪志師父著作:《長春輔導員法會講法》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