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學員:只有法輪大法能救我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三年五月十九日】我今年二十八歲,二零一三年三月份走入法輪大法修煉。我開始修煉的經歷,確確實實讓周圍的人見證了大法的超常和偉大!

二零一二年十二月,我生病了。先是出血症狀,發現我懷的胎兒死了,打了胎。然後一到晚上七點到九點的時候,就頭疼,感覺四肢無力,心情煩躁,迷糊。上醫院去看,甚麼也查不出來,一回家就犯。

二零一三年黃曆正月十六(公曆二月二十五日),我突然大出血,緊急送醫院搶救。在醫院做手術的時候,醫生以為我手術台都下不來了。

手術總算動完了,可是我高燒不退,病得越來越嚴重。醫生也奇怪:「這是怎麼回事呢?怎麼越用藥,體溫越高呢?」他們也整不明白。

家人找了四、五個算卦的,結果個個都說我命中「少亡」,到二零一三年黃曆二月初一,就得走,誰也救不了我。說我要能活下來,那就是奇蹟!有的還說,看見我已經進地獄了,讓我媽媽給我準備壽衣。

就在這時候,我丈夫的四姑做夢,夢到有人告訴她:只有你二弟能救她!

四姑的二弟,就是我丈夫的二舅,學法輪大法十多年了。九九年中共迫害法輪功以後,他依然很堅定,沒有放棄過。二舅家的日子也越過越好,二舅從農村進了大城市,還買了車,做著生意。這也是我們家鄉人認為的「能人」了!受二舅的影響,我丈夫家的人都很相信法輪大法,從八十多歲的姥姥到我丈夫,都知道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

到了二零一三年正月二十九,我病得更嚴重了。醫院沒有辦法;我媽媽想了各種辦法,請了各路人馬來給我看,也都沒有任何作用。算命人說的日子就要到了。我的婆婆哭著給二舅打了電話:「你快點回來吧!只有你能救你外甥媳婦了!你快回來吧!」

二舅接了電話,立刻開車往回趕,同時也告訴我婆婆:要所有的親戚都幫我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只有李洪志師父才能救我。大家都開始念,這時我已經開始說胡話。

晚上十一點多,二舅趕到了醫院。二舅一來,我就好了,也清醒了。二舅告訴我:「現在只有李洪志師父才能救你。你現在就自己誠心的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修法輪大法,你和任何生命的冤怨,師父都能給你善解了。」二舅叫我好好考慮考慮,並把《轉法輪》送給了我,叫我自己念,還讓我好好想一想。

當天晚上我就想明白了。我跟丈夫說:「我病了這些天,這麼多夥人來給我看,沒一個能給我治好的。二舅一來,我就好了。我自己可是親身有體驗啊!」丈夫說:「那你就修法輪大法吧!」我說:「好,這回我是真的要修法輪大法了!」

第二天一早,症狀又出現了,先是迷糊,感覺腦袋上開始鼓起一個包。我丈夫一看,趕緊打電話找二舅。這一次,我開始發自內心的認真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一會兒,那個包就消失了,從此,再也沒有出現。其它症狀也沒有了,我的病就這樣徹底好了!如今,我早已平平安安度過了「二月初一」,實現了那些算命人所說的「奇蹟」!

我的經歷,讓醫院裏、村子裏的很多人見證了法輪大法的了不起,有的人也想要學法了。醫生也承認,現代醫學和科學還有很多侷限,還有許多事情解釋不了。比如,我從小就能模模糊糊看到一些東西,到一些不乾淨的地方也會有感覺。一次,我在屋子裏看到一個老頭兒在屋裏走來走去的,可是別人都看不到,也撞不到他。還有一次,我們幾個人合租一個房子,有個櫃子的門老是響。一天,我正在睡覺,就覺得那個櫃門響的很厲害,我也沒當回事,繼續睡。忽然看到櫃子裏出來一個人,落到桌子上,又落到地上。然後他來到我床前,對著我的頭的位置。雖然閉著眼,我卻看得很清楚,這是一個戴著帽子的男子,身上披著一件黑風衣。我害怕了,想動,但渾身動不了,被魘住了。這時突然出現了一位菩薩,說:「不許你傷害她。」那個黑衣人就消失了。這些經歷使我相信另外空間的存在。

現在我婆婆、我丈夫也開始修煉法輪大法了。我們發自內心的感謝師父給了我再次的生命,以後我的人生就是為了修煉正法、同化「真善忍」而活著!

同時,也希望有緣聽到我的真實故事的人,甚至對大法還有誤解的人,冷靜的想一想:為甚麼法輪大法能夠洪傳世界一百多個國家和地區,為甚麼那麼多科學家都修煉法輪大法?為甚麼在中共邪惡政府殘酷的迫害下,還有那麼多人堅定的修煉,生死不渝?其實大家心裏都明白:因為「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啊!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