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機王」到一名修煉人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三年三月七日】

慈悲的師父好!
同修好!

我是廣東的一名青年大法弟子,得法有三年的時間了。我向師父彙報我的修煉情況,並與各位同修共勉。

一、緣歸聖果,喜得大法

我是一名電腦遊戲愛好者,對於遊戲的執著無法用言語形容了,被同學稱作「機王」。母親是一名老大法弟子,以前常常看到她盤腿痛苦的樣子,心裏想著:要我去修煉根本不可能嘛,這麼痛苦,不如花多點時間玩遊戲。

隨著我的爺爺和外公的相繼去世,我慢慢開始了思考人生的意義:是否世界真的有輪迴存在?神是真的嗎?那我們生存的目地是甚麼呀?在聽說了這世上有某種人可以把死去的人的魂魄招來和你說話和交流之後,為了親自去求證一下這些人的存在與否,有一天早晨,我決定帶上了我的錄音筆,和我的媽媽、舅舅向著一個小村莊出發了。

來到這個村莊,發現在一間小屋子的門前早已站滿了人,我去打聽了一下,原來他們有些人從早上六點就過來排隊了。我們在等待的過程當中,發現每一個人都很認真的聽他講,而且都連連點頭,最後都很滿意的走了。到了中午,我們終於等到了,我進去小屋之後,發現裏面坐著的是一位四、五十歲的女人,很快就開始像說唱那樣不斷的說話了,我偷偷用錄音筆錄音,想要留下證據,讓更多的親朋好友知道這究竟是真是假。在這四十分鐘的過程中,她說了很多關於過去的事情,很多細節也說對了,有些事情我當時還不是很清楚,過後回去跟我家人考證之後發現說的也都對。我非常震驚,原來人去世了不是真的沒有了,他的魂魄還在,這也間接證明了人的輪迴和神鬼的存在。

回去之後,我不斷上網查找資料,從天文到地理,從麥田怪圈到靈異現象,從外星人到神鬼,我越探索越發現宇宙的神奇,越發現自己認識的不足,同時疑惑也越來越多,加上我常年被鼻炎纏繞,我對人生的意義有了更深的思考。我發出了一聲感慨:生存的目地究竟是甚麼呀?

有一天,我如往常一樣用電腦上網,發現網上的知識也有限,無法給予我更多的答案,路究竟在何方?我突然猛的想起了我母親一直在修煉的法輪大法或許能給我答案,就在這一刻,我得法了!

從小到大,我在學校裏經常被同學欺負,而且很少向家人抱怨過,都是自己埋藏在心裏,忍過去了。如今已得大法,自感萬分幸運,也悟到了師父早已安排好我的得法歷程,從小吃盡苦頭也是為了消去部份業力,與大法結下緣份,從而在今天的最後時刻得法。從更遠處看,是前世的因造就了今世的果,一切在很久以前早已經被神安排好了。

二、魔煉心性,提高層次

得法的初期,我並沒有像其他同修那樣勇猛精進,讀完第一遍《轉法輪》也用了一個月左右的時間,我心裏雖然明白法的珍貴,卻不懂得努力學法、煉功,加上我在學校住宿,只是偶爾在宿舍偷偷煉功,並且只有在放假的時候才會看書學法,遇事常常不能把自己當作一個煉功人。

比如大學時的女朋友常常會無緣無故罵我一頓,那時候我感覺很難受,遇到問題的時候總是想著對方的錯,所以越辯越氣憤,有時事後才想到自己是一個修煉人,要做到打不還手,罵不還口,不應該跟她吵,但是一直控制不住情緒,想著要跟她沒完沒了的。這種兩天一小吵,四天一大吵的狀況一直持續了接近四年,隨著我對法理的不斷認識和心性的提高,如今我已經能夠把這些事看作是我提高的機會,遇到問題能夠立即想到自己是修煉人,沒有跟她吵,並且向內找。

每當遇到強辯時,我常常會想起師父的一首詩:「如遇強辯勿爭言 向內找因是修煉 越想解釋心越重 坦蕩無執出明見」[1] 。修煉初期的時候,我常常抱怨為甚麼自己老是遇到不順心的事和不講理的人,如今回想起來,真的萬分感謝師父為我安排了那一段修煉道路,使我的心性有了很大的提高,在這裏向慈悲偉大的師父雙手合十。

三、去掉執著,一心為法

作為一個青年人,在修煉的過程當中,我各種執著心非常突出,比如爭鬥心,顯示心,妒忌心,色慾之心尤為強烈,我常常想著修煉實在太難了,要去掉這麼多的慾望,怎麼可能做得到啊?而且我還非常喜歡玩電腦遊戲和執著於籃球,在修煉的初期,各種執著心就像是一座座大山,看似根本無法逾越。

「佛性一出,震動十方世界。誰看見了,都要幫他,無條件的幫他。佛家度人是不講條件的,沒有代價的,可以無條件的幫他,所以我們就可以為學員做很多事情。」[2]我想既然我已經得法了,那麼師父就已經為我安排了一切,以後的路早已為我鋪好。在師父的呵護之下,我跌跌撞撞地走到了今天,把各種執著心已經磨得很淡,我感到師父精心安排了我每一次去執著心的機會,一個關過不了下次再來,就算它隱藏的再深,也會被挖出來,好讓我提高心性。

比如我以前一直怕自己身體得病,尤其怕得乙肝,這個執著心我明知是不好,卻一直去不掉,後來就在一次體檢中,被通知去了複檢,頓時心情跌到了低谷,怕心油然而生。師父說過:「修煉人是不求世間得失的,執著病不也是求世間得失嗎?」[3]我悟到是我自己把病給求來了,犯下了大錯,我不斷的讓自己的思想清靜下來,不斷告訴自己修煉人是不可能有病的,師父早已經把我的病根給拿掉了,而且我不可能需要去醫院檢查身體的。後來,在複檢後我也沒有收到任何的通知了,有同事打電話過去問領導,領導說我們身體沒有任何問題。師父通過讓我摔跟頭的辦法,讓我徹底把怕得病的執著心給去掉了。

修煉到今天,我還把我最大的愛好──玩電腦遊戲的執著心給去掉了,曾經被同學稱作「機王」的我,已經悟到修煉人的唯一願望就是圓滿,而作為大法弟子,唯一的事情就是要做好三件事情,其它的一切興趣愛好我想都是執著心,都會對我造成干擾,也是我一定要去掉的執著,我要一心為法,不辜負師父對弟子的期望。

四、助師正法,救度眾生

之前我一直沒有信心去寫交流文章,就是因為覺得自己在救度眾生這方面做得相當不足,和很多精進的同修比起來還有很大差距。在母親被迫害時,雖然敢於質問惡警為甚麼要幹壞事,抓好人,也能發正念清理邪惡,挽回了一定損失,但終究正念不足,怕心佔了上風,顯得毫無辦法,束手無策。認識的同修也因為怕心沒有能夠給予我足夠的支持。那時我想到的就是讓同修集體往邪惡黑窩裏發正念,以及往明慧網反映被迫害的情況,希望更多同修能夠關注並且發正念清理邪惡。然而邪惡一直沒有放人,我心裏很焦急,不知如何是好,後來想到去香港向同修求救,但被家人阻止了。

母親在被迫害期間認識了很多同修,在母親回來後,我也認識了很多精進的同修,開始加入了學法小組一起學法(以前認識的同修們只是偶爾集中聊天),並且利用了自己技術和經濟條件好的特點,在整體的配合中起到了一定的作用。

真相彩信是我目前救度眾生最主要的辦法,在發彩信的初期,每一次做的時候,都會遇到各種各樣的干擾,比如路燈突然打開,有人從後面跑來,手機蓋打不開,突然生出怕心等等,我悟到這都是魔在干擾我救度眾生,不讓眾生得救,後來我加強了發正念清理干擾的邪惡,慢慢地干擾就少了。

在一對一講真相時,我一直沒能突破自己是新學員,不公開身份這個關,沒有能利用工作環境去做,有怕別人知道的心,對於部份被邪黨矇騙的世人,我只能用真相彩信或者電話的方式讓他了解真相。而在面對親戚時,雖然敢於講真相,但是由於初期對邪黨認識不足和正念不足等原因,也沒能起到很好的效果,在我明白了問題所在後,我目前在講真相的內容上重點強調了邪黨的殺人歷史,退出來就不會為它的罪惡買單,起到了很好的效果。

我常常慶幸,自己能夠在正法的最後階段得法,我也必須要加倍努力,全心全意做好三件事,才能趕上正法的進程啊。在正法的尾聲,對於那些仍然沒有按照師父所說的去做,人心比正念多的學員真是相當危險了,衷心祝願這些弟子能夠突破魔難,做好三件事,圓滿回家。

最後向慈悲偉大的師父拜個晚年!

層次有限,不妥之處請同修慈悲指正。

註﹕
[1]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三》〈少辯〉
[2]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3] 李洪志師父著作:《二零零四年紐約國際法會講法》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