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學員見證法輪大法的美好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三年二月十二日】我是一個得法時間不長的大法弟子,因為自己在大法中受益匪淺,所以把自己的親身經歷寫出來證實大法,讓更多的人了解大法的美好。

二零一零年農曆正月十九,三十二歲的我在醫院做了子宮切除手術,術後的感覺讓我至今難以忘懷,真是個「透心涼」。因手術時間太長,凍得我牙咬的吱吱作響,臉色發青,嘴唇發紫,整個身體縮成一團。

不知過了多長時間,身體漸漸的有了熱乎勁,以後又出現了排氣、排尿等一系列麻煩,遭的罪就別提了,每當看到腹部的大刀疤,別說啥滋味了。

二零一一年二月二十二日,再次來到了醫院,又做了右肺全部切除手術。兩次手術時間相隔太近,大腦受了刺激,醒後身邊的親人都不認了,滿嘴胡話,過了好幾天清醒過來。可想而知少了一個肺是啥感覺。一聲接一聲的咳嗽,不能說話,喘氣費盡,臉憋得發青。出院後,回到家,村子裏的人都說:「沒了子宮還行,這少了一個肺能活麼?」我對自己的生命失去了信心,更多的是絕望。每天以淚洗面,怨天怨地,怨自己的命運為何這樣坎坷,從小到大沒過幾天好日子。苦苦煎熬著每一分鐘。

曾有幾次輕生的念頭,可想想自己的家人孩子,又放棄了。在這時母親(同修)給我送來了一本《轉法輪》,再次看到這本書,彷彿看到了生命的曙光,找到了活下去的理由。

師父說:「當人不是目地,是叫你返本歸真,返回去。」[1]就這樣我又開始修煉了。〔在師父剛傳法時,我有幸學了幾個月大法。)儘管煉功彎腰喘不過氣,刀口疼痛,我就要煉,下決心好好修煉,在慈悲的師父呵護下,我得到了重生。

「從根本上改變常人的觀念」[2]。所以常人說的這個不能幹,那個不能幹,我都幹,我要做超常人。春天在地裏鏟地鋤草,秋天幫家人抬袋子,洗衣服做飯,屋裏屋外打掃得乾乾淨淨,一點不覺得累。不知道的人,根本看不出我是做了兩次大手術的人,舅公公家的兩個嫂子知道我學了大法,身體變得這樣好。也都走入了大法。我們在一起學法煉功,真正做到「學法得法 比學比修 事事對照 做到是修」[3]。二嫂沒修煉時,身上有附體,學法後那些東西都沒了,現在見人就說大法好。我們這兒夏天總扭秧歌,這也是我以前的愛好,老人不讓我去扭,說怕累著,可我還是去了。我心裏清楚,扭秧歌不是目地,證實法才是最重要的。讓他們看看被判了死刑的人,是如何超常的。他們說︰「某某一點看不出來累。」我趁機給他們講真相,做三退,告訴他們大法的神奇。

《轉法輪》裏面深刻的內涵,讓我漸漸的從感性認識昇華到理性認識。明白了自己所遭的這些罪,是生生世世業力所致,都是我自己的難,欠債要還。我的這些難和獄中的同修比起來,又算得了甚麼呢?「相比之下很小很小」[1]師父說:「我所給予你們的是,你們生命的永遠都無法報答我的。」[4]是啊,師父替我們承受的太多,太多了。只有踏踏實實,堅定的修煉,才不辜負師父慈悲苦度。

對於常人來說,我是不幸的,可我又是萬幸的。因為我得到了大法。也許我承受的這些,就是為法而來。

最近母親正在過病業關,沒把握好去了醫院,檢查說是糖尿病,而且血糖很高,醫生都嚇壞了。讓我們快去急診,在那打針吃藥。不但沒有好轉,反而更加難受。這時母親悟到根本不是病,是病業假相。回來後把藥全扔了。我和母親、父親(同修)一起學法煉功發正念,師父說:「你一發正念,不管千軍萬馬那邪惡統統化成土,全都滅掉,甚麼都不是。」[5]母親向內找出顯示心。煩躁心。不注意修口。父親不符合她個人觀念,就生氣。找出這些,我們發正念徹底清除。現在母親恢復了正常,見證了大法的神奇。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 《轉法輪》
[2] 李洪志師父著作 《精進要旨》〈論語〉
[3] 李洪志師父詩詞 《洪吟》〈實修〉
[4] 李洪志師父著作 《瑞士法會講法》
[5] 李洪志師父經文 《二十年講法》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