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經的肝癌患者:「法輪大法救了我!」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三年二月七日】我是一個比較固執的人,姑姑、姑父都是大法弟子,他們的言行都是按照大法的「真、善、忍」的準則去做的。有問題先向內找。他們多次給我洪法,潛移默化的講給我聽,我也看在眼裏,記在心裏,因受邪黨教育的毒害,怕心非常重,總是認為:在中國當今社會,胳膊擰不過大腿,總是有所顧忌,害怕受到傷害和牽連。所以我一直排斥,不敢接受。

2011年11月份,公司查體,我的甲肝蛋白指數達到5560(正常的指數是26)。B超顯示肝臟有陰影。當時只有我自己知道,現在的網絡十分的發達,我上網查閱資料,得知自己患的是肝癌。猶如晴天霹靂,使我難以接受,我不相信這是真的。我非常清楚只要是癌症,只有死路一條。尤其是肝癌,生命很快就會結束。

我只有31歲,我有家有業,有聰明漂亮可愛的女兒,有深愛我的妻子。當天晚上,我看著熟睡的孩子和妻子,我一夜未眠,眼淚流了一夜,我捨不得她們,我要活下去,必須活下去。這時我想到了姑父、姑姑,想到了大法。

我在家人不知道的情況下,又分別到三家大醫院做了CT和核磁共振,所有的化驗結果和檢驗報告都證明這是事實。這是我無法迴避的,必須面對。

我不敢告訴父母,因為他們的身體也不好,他們還要幫我照顧女兒。我堅持手術後修大法,姑父姑姑尊重我的意見,在他們的幫助下,我很快就進行了手術,手術那天,姑父姑姑帶著弟弟妹妹們一大幫都去了,都默默地為我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我也一直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一直念到打上麻藥失去知覺為止。手術非常的成功。

手術前,在姑姑家看了光碟《明慧十方》,增加了我的信心。《明慧十方》中前公安部官員大法弟子葉浩說「禍兮,福所依」,對我震動很大,也許我命中註定要得大法,師父看我如此固執,再拖下去就沒有時間了,以這種方式讓我快走進大法。當時我就抱著為了家人我要活命!開始修煉大法!手術後的7天,我就出院了。我用了3天時間,在床上看完了寶書《轉法輪》。從看書當天起,連續3天,無論我吃甚麼,都拉肚子,黑綠色的水,但是肚子沒有一點疼痛感,反而感覺很輕鬆舒服。我知道,這是師父在為我清理身體。

出院15天,我卷了鋪蓋,來姑姑家學煉法輪大法五套功法。我在來姑姑家前,中午在家睡了一覺,似睡非睡時做了一個夢,至今記憶猶新,身臨其境:我看到了一座漆黑的小廟,我走了過去,用力推開小廟的門窗,萬道金光射進廟宇,廟宇轟然倒塌。我抬頭一看天上祥雲朵朵, 「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九個大字出現在天空,金光閃閃的大字後面是師父的大法身,後面還有大法輪,師父的大法身、大法輪放射出的光芒射向四方,金光閃閃。我靜靜的看著,看得非常清楚,我非常激動,不知道如何用語言表達。

我來到姑姑家,立即把這個夢告訴了姑姑,姑姑高興的說:孩子!你的病好了,師父已經連根給你拔掉了,師父讓你看到是在鼓勵你,你要好好修啊!不能辜負師父的慈悲救度。

我很快學會了五套功法,一開始我就感覺到了法輪在我手裏旋轉,我剛剛動完手術,體力不支,第二套抱輪堅持不下來,姑姑鼓勵我讓我堅持,後來慢慢堅持下來了。當時,胳膊酸的都抬不起來。可是,到了第二天,卻沒有任何不適的感覺,反而,到了煉功的時間,冥冥的有種力量推著我去煉功。

自我進入大法修煉以來,我每天都堅持煉功,在這期間,我沒有化療,沒有服用任何藥物。因為我信師信法,從今以後,我的生命就交給了師父。

手術一個月後,我去醫院複查,各項指標趨於好轉。兩個月後,我又去複查,所有的指標均已達到界定標準,出院一個月,我就去公司上班。三個月,各項指標就恢復到正常水平,完全恢復了健康,一看就是一個壯小伙。面對複查結果,醫生感到很吃驚,是否是查錯了?但是我心裏明白,是師父救了我。由於當時怕心很重,沒有敢說出真相來,現在我認識到太對不起師父了,非常後悔。於是我想一定要把我的經歷寫出來,告知所有人是法輪大法救了我,是師父給了我第二次生命,感謝大法,感謝師父,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法輪大法是正法。

以上就是我的故事,真實的故事,我的故事帶動了很多人相信了法輪大法好。現在,我父親在我的帶動下,也走進了大法修煉。

我修煉大法近一年來,我感到我在法中昇華了很多,怕心也越來越少,我也已投入到救度眾生的行列,我想,師父救了我,我要做師父的好弟子,跟上正法進程,以我的親身經歷,現身說法,讓善良的人們認清邪黨的邪說,明白真相,退出邪黨,記住「法輪大法好 ,真善忍好」。

不當之處,敬請同修慈悲指正。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