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法輪大法日 新加坡學員與民眾同歡慶(圖)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三年五月十六日】二零一三年五月十三日,是法輪大法洪傳於世二十一載的紀念日,也是李洪志師尊的六十二華誕,及第十四屆世界法輪大法日。在這普天同慶的日子裏,新加坡法輪功學員在芳林公園舉辦活動,恭賀偉大師尊華誕、慶祝世界法輪大法日,感念二十一載大法惠及十方、福益無數的恩德。

'新加坡學員恭祝李洪志師尊六十二華誕,慶祝世界法輪大法日暨法輪大法洪傳世界二十一週年。'
新加坡學員恭祝李洪志師尊六十二華誕,慶祝世界法輪大法日暨法輪大法洪傳世界二十一週年。

'新加坡天國樂團的團員在演奏'
新加坡天國樂團的團員在演奏

'民眾了解真相'
民眾了解真相

'民眾被現場的活動吸引,拍照留念。'
民眾被現場的活動吸引,拍照留念。

下午時分,新加坡晴空萬里,春意盎然。活動現場展示多面條幅和《轉法輪》書籍的巨型模型。天國樂團由三十多名新加坡法輪功學員組成。團員們身穿唐朝樂官服飾,演奏多首氣勢磅礡的樂曲。《法輪大法好》、《法鼓法號震十方》、《法正乾坤》、《佛恩聖樂》和《法輪聖王》等曲目響徹雲霄、振奮人心。法輪功學員也展示了祥和優美的五套功法,向路人分發真相資料、紙蓮花和彩球,並與民眾分享修煉後身心受益的喜悅。途經公園的路人或接過真相資料,或停下腳步觀看,或拍照留念,或與學員攀談述說內心的感受。

憶參加師父親授學習班

法輪功學員、八十歲高齡的李女士已經修煉大法二十年了。回憶當年參加李洪志師父的傳功講法班,她說:「有緣親見師父,感受最深的就是師父正、功法正。師父的每期傳授班共十堂課,每堂課講法和教功需三個多小時,第一次參加班是九三年九月,學費五十元。原本師父定在四十元,可氣功協會掙不到錢了,不同意,沒辦法只得收五十元,師父在會場上還一再道歉,說實在對不起,爭取不下來。有個新學員經濟條件差,師父當場把學費全數退還給他,那位學員感動得堅持要付學費,可師父不讓。第二次參加班是在九四年五月,因已成了老學員,學費只收了一半的錢。」「每次上課師父都至少提前五分鐘到場,沒有一天遲到過。在學習班結束的時候,學員們想和師父合影留念。因沒有大的場地,大家只能三個、五個,十個、八個站好了,等著師父走過來一一與學員們合影。師父不辭辛苦花了一個多小時和大家合影,親切、隨和,沒有一點架子。」

二十年來,李女士信念不改,從未離開過大法。談到修煉前和修煉後身體健康狀況的巨大反差,她說:「你看我現在身體這麼好,見過我的人會猜我只有六、七十歲,沒有人想到我已經八十歲了。可我四十多歲的時候一身病,病痛折磨的我不想活,想著下半輩子,不知怎麼辦。」「過去在國內時,我丈夫是有名的『運動員』,這個『運動員』是說他在中共的歷次政治運動中多次挨整,文革時曾被關押過。我的心臟病就是這麼受驚嚇得的。」「還有肺氣腫,氣壓低的時候,根本喘不過氣來。此外,骨質疏鬆症造成的病痛,那種夜裏生不如死的疼痛,只有經歷的人才知道是甚麼滋味。求醫問藥都不見效,醫生一再叮囑千萬不能摔跤,一旦骨折就完了。還有頭痛病,終日頭暈,迷迷糊糊的。肩周炎,老百姓俗稱五十歲肩,我不到五十歲,四十多歲就得了這個病,兩個胳膊都抬不起來,手不能翻轉。」說著李女士笑著把兩個胳膊高高舉過頭頂,自如地翻轉著手臂給筆者看。她說:「修煉後真正體會到了無病一身輕。天天早晨的煉功,我是風雨無阻地常年堅持著。還有學法是最重要的,講真相的各項活動,我力所能及的都參加。這麼好的功法,一定要讓世人知道。」

李女士還講了她的一位親戚的故事:「她是我女婿的舅媽,那年六十多歲。九四年,我第二次要參加師父的學習班時,介紹她來參加那期的學習班。她是醫院的常客,出了名的藥罐子,隨時都能昏過去。她背著瓶瓶罐罐的藥物來我家,舊式的縫紉機上擺的都是她的藥。兒女們埋怨我,怎麼把這麼個人招來了,一旦有個三長兩短,沒法交代。她是被兩個人扶著進的學習班,可到了第二天,她就不再吃藥了。學習班下來後,回到家的第二天,她就能爬山做運動了。這件事在她的周圍引起了轟動,朝夕相處的街坊鄰居都知道她前前後後的情況,很快就有上百人跟著學煉法輪功,她就成了那裏最早的義務教功的輔導員。」「早期,大法在國內的洪傳就是這麼在親友、鄰居間口耳相傳中婦孺皆知的。可見日後的迫害是多麼的不得人心。」

重拾修煉機緣

來自馬來西亞的江先生,經與學員聯絡得知當日有慶祝活動,也來到了現場。他表示,這次要真正下決心來修煉法輪大法了,不會再失去修煉的機緣。原來江先生九八年就在書局看到過《轉法輪》,也曾經閱讀過一遍,但因那時年少,許許多多的事情佔據了身心,沒有走入修煉。轉眼十多年過去了,人生中不管得到多少、失去多少,總覺得缺少些甚麼。宗教中的各類書籍也讀過不少,都不能給他滿意的答案。

近來,他又捧起了《轉法輪》,並上網查看了法輪功學員們回憶當年聆聽師尊講法的交流文章。他說:「《轉法輪》一書把我沒聽過的道理都講出來了,跟別的書都不一樣。別人可以把所知的一點講成一本書,而師父用最淺白的語言,把許許多多的東西溶到一本書裏,這本書是完整的一套東西。」「有多少人寫書也好,教甚麼東西也好,都是為了利益。可是在師父的事蹟中,我能感受到是完全不求名利的,這是別人做不到的。」他並表示來到現場能夠與更多的學員面對面地接觸,聽到他們的經歷、經驗和建議,非常高興。他說:「接下來打算參加九天班,趕快學功。」

大法福益社會

法輪功學員黃小姐說:「今天是師父生日,是法輪大法洪傳世界二十一週年的紀念日,對法輪功學員來說,今天是重要的大日子。修煉十三年,在大法中受益無窮,非常感謝師父!」「我從事市場營銷工作。現在人過於現實,背負著名利,太多的執著,活得心情抑鬱,很苦、很累。如果不修煉,我也是這樣的人。大法使我明白修煉的目的就是返本歸真,我不會把名、利、情放在首位,反倒使自己活的開朗輕鬆,很多東西都能夠看得開。同時,在工作中,我會以真誠的心態,為別人著想,與人為善,盡己所能把工作做好,老闆和同事對我都信任,有好感。」

黃小姐是天國樂團的鼓手。樂團的演奏吸引了很多人的目光,有人詢問「這是不是國外來的軍樂團?」也有人說:「從沒看到過有這樣傳統服裝的樂團,很特別。」還有人說:「演奏的樂曲讓人喜悅、感動。」黃小姐說:「確實,很多民眾對天國樂團感興趣。我隨團在東南亞的馬來西亞、印尼,及印度、香港、台灣等地表演,樂團受到了各地民眾的歡迎。」

劉女士於九六年得法,屬於土生土長的新加坡人中得法最早的那批學員之一。她今年七十三歲,從事全職的體檢方面的護士工作,每週需工作五天半。她說:「我工作起來認真負責、效率又高。醫生們信任我,都不讓我退休。別人早上八點多來工作,我七點多就到了,把準備工作都提前做好。事實上,我的工作是很忙的。我走起路來比年輕人還快,而且我總是面帶微笑。所以來檢查身體的人,包括外國人,他們都說『這麼多人工作沒有笑的,只有你一個人笑。』」劉女士感謝師尊給自己安排了最好的,她說:「修煉使我常年保持著健康的身體,充沛的精力。每天的學法、煉功是最榮幸的事情。我的工作不但能使我有一份自己的零花錢,還讓眾多的世人了解了大法的美好,從中受益。」

大法日過生日的有緣人

二十六歲的捷克學生Tom今年年初抵台灣,參加學生交流計劃。在那裏他結識了幾位法輪功學員,從而得知大法。原本對打坐感興趣的他,萌發出希望更多了解法輪功的想法。這次來新加坡旅遊,恰逢新加坡學員的慶祝活動。這是他第一次看到法輪功學員集體煉功和天國樂團的現場表演,他被這壯觀盛大的場面深深吸引住了,觀看、拍照,還問了許多問題。他表示,法輪功給人感覺傳統、祥和,他也想學煉。他還詢問了捷克是否也有人在煉法輪功,及聯繫方式。不謀而合的是,當天也是他的生日。這令他驚喜,自己的生日是在世界法輪大法日這一天,他表示,很高興能在這樣歡慶的日子裏與這麼多人共慶生日。

Tom非常珍惜此次機緣,流連忘返於活動現場。他對中共迫害法輪功感到很難過。他表示,自己支持維護信仰自由。從長輩的口述和捷克歷史中,他發現,一些生活在集權國家的民眾不知道自己的自由被剝奪了,也不覺得自己是被壓制的,直到他們獲得自由後。他認為,在中共的統治下,現今的中國民眾是被壓制的,但最可悲的是人們卻不以為然。他鼓勵大家在真相面前不要畏懼,勇敢的面對事實真相。

真相在傳遞

來自愛爾蘭的電子製造商Paul和James兩兄弟非常欣賞天國樂團的演出。愛爾蘭人以他們特有的對音樂的喜好,興致勃勃的欣賞演出。他們很高興了解到大法洪傳全世界、使上億人身心獲益的盛況。對於中共的瘋狂迫害,他們感到很難過,並表達反對暴力的主張。

在新加坡工作了五年的印度籍能源顧問Irfan仔細的閱讀了真相展板,細緻聆聽了學員的講述。他表示,之前沒聽說過法輪功,他相信靜坐有益於健康,能增強注意力,所以感到好奇,想了解更多。

多位來自中國大陸的民眾現場聲明三退。他們表示第一次看到這樣的場面,在國內沒有這個機會。其中一個小伙子說:「天安門自焚,從一開始我就不信,一看就知道是假的。」另一位男子說:「中共沒有做過一件好事。」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