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重視男女有別是對修煉不負責任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三年五月十六日】長期以來經常有同修在明慧網上發表文章,交流關於「男女有別」的問題。有些人(包括我自己)當作耳邊風,在男女同修接觸方面很不重視這個事。因為要做三件事,在人手不夠的情況下,有時需要男女同修配合,特別是在大陸邪惡的環境中還牽扯安全問題,相互不了解的人是不能隨便配合的。因此在配合做一些項目上形成整體侷限性很大,經常會有男女同修配合做事,這是無法避免的,也是無可非議的。

但是,在配合當中不重視男女有別的法理,致使一些悟性差、執著心強的學員雙方或單方面產生邪念,最後被邪惡加強做出不是大法弟子應有的行為來,有的因此招來邪惡的殘酷迫害,有的因此自卑消沉不修了,有的因此不能再配合使項目受損,也有的因此破壞了對方的家庭(儘管這種情況是極個別的)。

經常聽見有同修講:大家都是修煉人,男女住在一起也不會有事;還有個別老年或中年同修給單身同修雙方介紹成家,說甚麼「只要不過性生活」就無妨,有人相信了,結果恰恰相反,也有的因此而陷入常人生活中。

我把自己近期經歷的事講出來,希望大家引以為戒。

十多年前因遭惡黨殘酷迫害致使我們夫妻離異,十多年來我一直單身,根本沒有再婚的意思,自以為自己色心去盡。近幾年在做資料中因有找人幫忙的執著,一女同修給我介紹一個外地單身女同修,說這位同修想「學做資料、學會了回家鄉開小花。」我一聽說學會了回去開小花,就同意了。可女方是外地人,在我地無住處,介紹的女同修又說:你家房子有多的叫她住一間,我陪她一起住。就這樣那位女同修搬來了,煮飯、洗衣樣樣家務事都做。開始十多天那位女同修是陪伴一起住的,但時間長了就少來了,最後乾脆不來了。

三個月過去了,我還是無動於衷,自以為可以,有同修提醒我讓女同修搬走,我卻滿不在乎,因為女同修的確也是在誠心想學做資料,學會了去家鄉開花。可她在電腦的操作上老記不住,經常夜間操作電腦,有時是深夜也在學,因記不住就經常叫我去教她。有一天,我有意無意開了一個玩笑,這一下就被邪惡加強了,慾望起來了,還越來越重、越來越重,發正念也不好使了,沒辦法了,經常自己打自己的耳光!最後在有點不能自控的痛苦中請師尊加持給這位女同修安排了一個合適的地方搬走了。

這充份說明男女有別的法必須遵守,即使正念強在漫長的接觸中正、負的東西會轉變。在世間法之內或未圓滿前這些物質不可能完全去掉。因此,重不重視男女有別,是關係到對修煉負不負責、對同修負不負責、對自己負不負責、對救人的項目負不負責的大問題!

還有:我們是肩負助師正法救度眾生的偉大使命的偉大的生命,我們自己要看的起自己。同時舊勢力和一切邪惡生命無時無刻不虎視眈眈,眼巴巴的看著我們的一思一念,無孔不入。所以色魔是它利用刺向色心未盡的大法弟子心臟的陰險而又毒辣的毒劍!稍不注意就刺入你、我的心臟,把你、我徹底毀了。下面我們共同學一段師父在二零零四年五月二十三日的一段講法:

「總體上從大法弟子整體證實法的情況看,大法弟子都能夠在正法時期基本上發揮大法弟子的作用。

當然呢個別的還是有,不精進的呢也一直有,因為大法弟子有三種情況嘛。第一種就是早期和師父有約來的,第二種就是歷史上結過緣的,在不同的歷史時期和我結過緣的。那麼第三批呢,就是這一次傳法中大門打開了,根基好的、有不錯的看上去能行的進來了,可是在實際的表現上不太盡人意。到目前還有的人在私生活上根本就不是修煉人的行為,這樣的,無論你做的再多也不能圓滿。在講清真相中揮霍大法弟子省吃儉用用來做資料的錢,我一直在告訴你們做甚麼事首先要先想到別人,你們在使用大法弟子的錢物時想過這些嗎?邪惡是無孔不入的,你們一念一行邪惡都在虎視眈眈。你們執著甚麼邪惡就加強甚麼,你們思想不正它們就會叫你不理智。大家都在為大法付出,而有的人卻無恥的向學員要報酬。你是在修嗎?你在和誰講條件?修煉人的形像哪裏去了?修煉人的威德怎麼樹立?你以為師父在領你們搞常人的政治嗎?還有的人頭腦一直不清醒、不冷靜,自己不注意安全,更不注意其他人的安全。因為當初這批學員走入大法弟子中時就知道在魔難中、在考驗中、在那麼大的業力的消減過程中對他們來講都是很嚴峻的考驗,行和不行,那個時候都是未知數。當然這部份不理智的只是很少的。」[1]

因層次有限有,不在法上的,請同修慈悲指正。合十。

註﹕

[1]李洪志師父的著作:《各地講法四》〈二零零四年芝加哥法會講法〉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