銷毀假經文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三年五月九日】讀了師尊的新經文《作惡者自負》後,我的心情很沉重,眼淚也快掉下來。雖然這些事情已經過去了十年,可是對修煉者的傷害,卻是無法用語言形容的。

十年以來,我時時在受著良心的譴責,背負著辜負師恩的痛苦。如果當初沒有有求之心,沒有外求之心,沒有對別人的高談闊論津津樂道的想法,就不會對自己和別人造成這樣大的傷害。

這段歷史我不願意翻開,這是我的恥辱,是我在也許是法正人間時對所有所做必須面對的事實。我希望所有還不清醒的人都能引以為戒,不要再看假經文,不要抵制明慧網,為自己選擇一個光明的未來。

二零零一年至二零零二年左右,由於我的有求之心,追求多聽一些玄之又玄的東西,我對一名參加過師尊面授班的同修Z產生了強烈的崇拜之心,進而產生了強烈的情。在這些作用之下,我現在知道,常常是因為情和色,可以使修煉人由於開脫自己而邪悟。也許是在這之前,這名同修就看了假經文,還把一篇給了我。我還愚蠢的看了又看。我自身陷在情中不能自拔,也深知這樣會害了同修。後來我發生了重大車禍,卻安然無恙(師尊又一次保護了我),我卻仍沒有清醒。我們當地其他同修去海外參加法會,師尊親臨講法。會後,參加法會的同修問師尊我們地區修得怎樣時,同修說,師尊落淚了,只說了周邊的另一個地區的學員修得很好。

後來說給我們聽時,我們都很震驚。當我把這件事情告訴同修Z的時候,他正在放風箏。當我說到這時,只見那風箏垂直的從天上一頭栽落到地上!這難道不是在說我們嗎!這是甚麼意思?這是一落到底的意思!!!

二零零三年,師尊的《大紐約地區法會講法》發表後,我徹底清醒了,也知道了自己到底做了甚麼樣的事情。那種痛苦、那種作為正神來講的恥辱真的是不能用語言來形容,無法形容。我燒了假經文。從新走回修煉之路。

可是那位同修在那時仍然沒有醒悟,他不支持明慧網,不支持講真相,甚至我給他師尊的新經文《也棒喝》時,他都不敢接。他最後一次找我時,還有另一位同修在場,他的臉很黑。他要求我「翻譯法,往外傳」。我反問他:「你敢說是師尊講的法嗎?」 他不敢說,只說了我若不想往高修就到海裏去當人的話。我義正詞嚴的告訴他,如果他再這樣,我就給他上網曝光。他害怕了,說和他們那些人再討論討論。我痛心的發現,這位參加過師尊面授班的、曾經是地區輔導員的同修邪悟了。他自認為圓滿了,不看師尊講法,其它甚麼雜書都看,都研究,把從雜書裏得來的亂七八糟的東西當作寶貝,當作悟得高的一部份。

十年以來,我沒有再見過他,我不知道對他的邪悟要負多大責任,但我知道,我自身在修煉上的損失都是我自己無法承受的。近期在夢裏見過他,他很悲哀的樣子,他的一片地區都是非常低矮破舊的房子。在夢中,我姐姐給他講真相,給他明慧網的資料,他終於很接受的樣子……

現在,我終於明白了實修是多麼重要,那些誇誇其談的東西是多麼虛幻。

師尊在《轉法輪》中說,「只有你自己真正的去修煉,自己才能提高層次。」

我希望所有還不清醒的人能醒悟過來,珍惜修煉的機緣,珍惜自己的眾生和自己的生命。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