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清病和業力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三年四月二十二日】在《明慧週刊》上,看到好多同修談到病業,我想就這個問題談一下自己的感受,層次所限,不妥之處,請同修指正。

師父在法中告訴我們:「造成他有病和所有不幸的根本原因是業力,那個黑色物質業力場。」[1]常人因為生生世世造下的業力,需要償還,就是應該生老病死的,這是必然規律。而修煉人是走向神的,神是沒有病的,修煉人在輪迴轉生中同樣會造下業力,有業力就要還,還業就會疼痛、會癢、會有各種不舒服的狀態出現。從法中我們也都明白,師父為我們消去大部份業力,只是留下一點,為我們提高心性用的。只要我們按照法的要求修煉自己,正念足,就足以過關了。

最重要的一點得明白:自己是不是真修,是不是真的相信師父是下世度人的神。如果真信師父是神,就應該信師信法。師父說:「真修的人沒有病」[1]。那我們在修煉過程當中,無論身體出現甚麼不適狀態,都把它當成是好事,是向內找問題(提高心性),是清理身體(人體向神體「轉化」),那就沒有過不去的關了。

我認識一位三十多歲的同修甲,她右手大拇指上有一點皮沒有了,大拇指有點腫(很小的一點事),可她心不穩。聽常人這麼一說,那麼一說,一會兒看醫生,一會兒又不看醫生,後來腫到膀子上了,結果死在醫院裏了。我還認識一位同修乙,七十多歲了,她腳底下有一指頭大的洞,常流黃水,還帶氣味,流了整整十年,她從來沒有想過是病(學法、煉功、講真相照常),十年一過全好了。修煉不在年齡大小,不在身體表面狀態嚴重否,關鍵是是否按修煉人的標準要求自己了!

有一位和我一起在外面講真相的同修,她告訴我說,停經幾年了,現在有流黃水的現象,我告訴她是好事,把體內的壞東西流出來。因為我有這種經歷,不只是流黃水,還流很多血,而且時間長(一個月內只有三五天乾淨),這樣不知過了半年還是更長時間(我記不清了),我心想反正不是病,看它流多久,在這期間,我臉色很好,渾身有力氣。她也是一樣,沒有不舒服的感覺,但她不相信我的話,到醫院去檢查,說是卵巢癌晚期,她相信常人的醫生了,開始化療。

第一次化療回家,同修幫她發正念,一起學法,師父也點化她,不吃藥全身都舒服,一吃藥就難受,她自己不悟,想兩邊都抓住,一邊學法煉功,一邊看醫生。化療了八次,還請來北京的醫生給她做手術,肚子一劃開,就給縫上了,醫生說:體內還好,癌細胞走到肚皮上了,刀口可能癒合不了了。一週後,傷口卻長得很好,她還不正悟,還不實修,這樣拖了一年,自己不想活了(心不正),她一直到走,沒有疼一天,而且臉上一點皺紋也沒有,她帶著怨恨走了。她說,怎麼修了這麼多年(她是九八年得法的)還得病?遺憾的是她怎麼就不找自己呢?怎麼就不修自己呢?不信師父的話,不按師父的要求做,那還是大法弟子嗎?那「病」能好嗎?

我講一下我的修煉經歷。從一九九九年四月四日得法後,我無病一身輕,渾身舒服。三個月一過,開始消業了,疼痛不斷。頭疼、吐、手癢、腳等癢。身體有一部位癢了整整三年半,肉都變成紫黑色了,現在全好了。有時臉腫、腿腫、口臭、鼻子臭、耳朵臭,耳朵臭了三年多了,還流出很濃的黃水。牙齒被業力搞掉了好幾顆,後來悟到牙齒也是我身體的一部份,不能被業力毀掉,告訴牙齒不聽業力的話,就沒有再掉牙齒了。一煉功,眼睛就流淚水,但對眼睛有很大的好處,我原來老花鏡,二百五十度,現在視力基本恢復正常了。

煉法輪功是很神奇的,無論怎麼疼、癢,它比病要輕得多,都能承受得了。不影響工作,無論身體怎麼不舒服,(只要把自己當成修煉的人)開始工作了,疼痛就減輕了或不疼了,咬咬牙就過去了。你一坐下休息,它又開始疼痛難受(因為你把自己當成病人了)。

我有兩次最難受的經歷:一次是二零零一年,我被關押在看守所裏,一天頭疼的很難受,眼珠子都疼的快擠出來了,感覺整個頭像一個冰球一樣,坐著疼,睡著也疼,疼痛難忍,無可奈何,但心裏很穩,知道不是病。監號裏的同修很多,她們在背法,我就坐著聽,神奇出現了,我的冰球頭開始融化了,就感到頸圈像冰一樣化開,一圈一圈的化開,一圈一圈的不疼了,一會兒就化到頭頂了,只剩頭頂一硬幣大的冰柱子還疼,我也參加背法,過了十幾分鐘,冰柱子也化完了,我頭疼全好了,時間大約三個多小時。

還有一次,一天晚上睡覺,剛一躺下閉上眼睛,就聽到一個聲音說:你就一個人把被子全蓋住?!說著把我蓋的被子拖走了一半,我坐起來一看,床中間坐著一個古代的老年婦女(從她的髮型和服飾上看)背對著我,我一看就明白她來者不善,我就把它當成魔,背正法口訣,但不起作用,我明白了,她是不願善解的債主,是來取我的命的,師父是肯定不會讓她取走的。我趕不走她,我就自己躺下睡覺,一躺下,右腿彎就開始疼,這腿就不是一般的疼,疼得發彈,疼的時間長了,人迷迷糊糊的睡著了。醒來時,該煉功了,我想這怎麼能煉功呢,睡著都疼得發抖,我知道今天不煉功,說不定以後就不能煉了。因為我認識一個老年同修,很多方面都修得很好,他就是因為身上疼不煉功,想等身上不疼了再煉,他的身體就一直沒有好,後來業力整得他坐不穩,吃飯要人餵,大小便不能自理,這樣拖了幾年去世。

所以我絕不能怕疼不煉功,今天就是疼死也得煉完五套功法。第一套功難一點,二、三套好煉,第四套也難,第五套更難,打坐昨天是雙盤,今天散盤都疼的反彈,一會兒,法輪在我右腿上開始旋轉,法輪一轉動我的腿疼的就減輕了,這樣一個星期後,我的腿能單盤了。因為是夏天,晚上洗澡脫衣服時,她(那債主)又推了我一掌,我的右腿又傷了,我煉功又恢復到開始的狀態了,我堅信師父堅信大法,咬牙忍痛堅持學法煉功,二十多天後,我又開始雙盤了。

修煉人不會得病的,師父給我們體內下的法輪、氣機等上萬而不止的東西,那是神的東西呀!那病怎麼進得來呢?而且我們煉的功儲存在身體的每一個細胞當中,那是高能量物質呀,那怎麼會得病呢。但是消業很疼,一疼你把它當成是病,那另外空間的魔就抓住你不放了。我認識的一些進醫院的同修,一般都沒有幾個走過來的(不是放棄了修煉,就是被病魔奪走了生命)。

我們大家疼痛時,一定要信師信法,穩住自己的心,提高心性,不被魔鑽空子,不管時間長短,都沒有生命危險,這是肯定的。

註﹕
[1]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2]李洪志師父著作:《法輪大法義解》〈為長春法輪大法輔導員講法〉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