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年大法弟子闖關解體病魔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三年四月四日】我今年七十九歲,堅修大法十六年了。在修煉過程中,堅定的信師信法,在師尊慈悲的呵護下,經過多次各種不同形式的心性關的考驗,承受了各種身心的艱苦的魔煉。在長達近半年時間裏,闖過了一場病業難關,其實是修心性,轉化業力,長功的過程。

在二零零九年八月八日下午一點多鐘,在我身上突然感覺全身不舒服,胸腹部疼痛難忍,持續一個多時辰,我沒有告訴家裏人。吃完晚飯提前上床休息。在夜間十一點左右,又開始激烈的疼痛起來,一夜都沒睡著覺。

我是個真正修煉的人,怎麼還有這種病的狀態。師父在傳法中說:「但是真正修煉的人,你帶著有病的身體,你是修煉不了的。我要給你淨化身體。淨化身體只侷限在真正來學功的人,真正來學法的人。」[1]今天為甚麼會出現這種反應呢?是不是我在心上出現了甚麼漏洞,被魔鑽空子,來迫害我身體了。仔細又一想,中共邪黨迫害法輪功學員這麼多年了,很多的惡劣環境我都過來了,也沒遇到太大的關難,是不是師父叫我過心性關,提高心性的呢?師父說:「因為修煉的人是最珍貴的,他想修煉,所以,發出的這一念是最珍貴的。佛教中講佛性,佛性一出,覺者們就可以幫他。」[1]我是大法真修弟子,是師父給我設的心性關叫我提高心性,幫助我消業呢。師父說:「把你今後人生道路中各種業力都要集中起來,把它消下去一部份,消去一半。剩下一半你也過不去,比山還高。怎麼辦呢?可能你得道的時候,將來有很多人都要受益的,這樣一來,有很多人替你承擔一份。當然對他們來說不算甚麼。你自己還有許多演煉出來的生命體,而且你自己除了主元神、副元神,還有許多的你,都要替你承擔一份。到你過劫難的時候,就所剩無幾了。說是所剩無幾,那還是相當的大,你還是過不去,那怎麼辦呢?」「就把它分成無數的若干份,擺在你修煉的各個層次之中,利用它來提高你的心性,轉化你的業力,長你的功。」[1]當時我更加堅定了,修煉沒有病的正念。

現在這種病業狀態是師父考驗我心性,是為我提高心性設的關。是幫助我消業提高心性的。絕不能動常人有病那顆心。我是煉功人,沒有病。是消業消去黑色物質業力,轉化成白色物質德長自己的功。

第二天沒起來床,又折騰了半天,下午兒媳婦,看著我在床上躺著呢!問我:爸爸你怎麼有病了?我說沒事,她看我正在發燒摸我腦袋很燙手,忙拿體溫計給我量體溫,檢查發現已發燒三十九度四,她忙說高燒這麼嚴重還說沒事呢?趕緊上醫院吧!急忙給我兒子和她二姐打電話,叫她們趕緊回家來,爸爸有病了,發燒的很厲害。我制止她不要她們回來,可她們都回來了,讓我馬上去醫院去看病。我說我沒事。我沒有病是消業,可二姑娘從醫院準備好的打針消炎的藥品都帶來,就要給我打針服藥。可我拒絕打針吃藥,告訴她們我是煉功人,沒有病。發燒一會就退下去,結果半小時後,體溫降到三十七度接近正常了。他們感到太神奇了不可思議。

但是這場病業關僅僅是剛開始。以後的病態表現更為激烈,經常在不同時間內發生,各種假相接連不斷發生著,不愛吃飯,飯量一天天減少,體重下降,由一百五十斤降到一百二十二斤,半個月內下降二十八斤,全身出現發黃症狀。我悟到這是舊勢力利用邪魔、爛鬼、亂神,製造假相干擾我心性,考驗我到底認為是不是病。當時我堅決對師父說:修煉人沒有病這一念,始終不承認是病,仍然堅持按時參加集體學法煉功,打坐發正念。不斷加強和提高自己的心性,去掉常人的執著,改變常人的觀念。

儘管這樣堅定自己是一個真正的修煉人,沒有病。可是從身體表面上看,病情表現越來越重。全家人都為我十分擔心,一次兒子從醫院派來救護車,強行送我去醫院治療。我堅決不住院,針也不打,藥也不吃。我還是那句話,我是修煉人沒有病,是修煉、是消業。老伴都為我掉下了眼淚。看到妻子,兒女對我這麼關心。我又想最大限度的符合常人社會狀態,不要走極端要講順其自然,但是正念要足,要守住心性,不能混同於常人觀念。經過協商同意去醫院做全面檢查,只做病情檢查,絕不住院打針吃藥。無論檢查出甚麼結果,你們大家明白就行了。兒子和二姑爺子都是醫院大夫,他們對我說:爸呀,你得相信現代醫學科學呀,別太無知太固執,太迷信了,我解釋說,我相信醫院是能治病的,現代醫學科學技術是先進了,它只能給常人治病。它治不好修煉人的病(病業)那是業力,那是人生生世世自己造下的業力,造業自己欠下的債呀,欠債就得還。我相信超常科學,它能治好我的病。兒子還說,爸呀你要耽誤下去你非死不可,我說:你們記住「生無所求 死不惜留 蕩盡妄念 佛不難修」[2]我是修佛的,我師父會幫我,我有老師保護死不了的!

後來,我隨他們去了太平醫院,阜新礦總院,做了身體全面檢查,拍X光片,CT、B超彩超各種化驗,手續費就花了近千元。檢查結果是甚麼肝囊腫,肝細胞壞死,黃疸肝炎,膽結石,膽梗阻,腎功能如何等等,五、六種病。我悟到:這又是一次心性上的考驗,看你到底害怕不害怕的生死考驗。再一次考驗,你一直堅持的:修煉沒有病這個法理,看你到底動不動心,是心性的考驗。真能做到「堅修大法心不動」[3],堅修就不是問題。就這樣我一點都沒動有病想住醫院那顆心。還是沒有住院打針吃藥,在家學法,吃苦修煉發正念,轉化業力,長自己的功。

後來住宅左右舍遠方外地的親戚朋友都知道我得了重病打電話詢問,關心我病情發展,每次老伴接電話都哭著向他們介紹情況。

過半月後,一天全家人都集中在一起討論叫我去瀋陽中國醫科大學和陸軍總醫院住院治療問題,當時我還是堅持不住院不打針不吃藥,不去瀋陽。兒子、女兒、老伴都急了:如果你真的不去瀋陽各大醫院進一步會診住院治療,從今天開始我們就和你斷絕父子,兒女、妻子關係,以後我們也就不管你了。當時我就意識到,又考驗我是否執著於情的問題了。想到師父講過的:「修煉就得在這魔難中修煉,看你七情六慾能不能割捨,能不能看淡。你就執著於那些東西,你就修不出來。任何事情都是有因緣關係的,人為甚麼能夠當人呢?就是人中有情,人就是為這個情活著,親情、男女之情、父母之情、感情、友情,做事講情份,處處離不了這個情,想幹不想幹,高興不高興,愛和恨,整個人類社會的一切,全是出自於這個情。這個情要是不斷,你就修煉不了。人要跳出這個情,誰也動不了你,常人的心就帶動不了你,取而代之的是慈悲,是更高尚的東西。」[1]我說:那好哇!你們能放下這個情,我也能放下,我就解脫了。我告訴你們我們今天能組成這樣的家庭關繫在一起生活,是有因緣關係的,是緣份化來的,你們能這樣關心照顧我,可是你們救不了我。只有師父李洪志才能救得了我。我是大法弟子,是我來救你們的。你們都在迷中趕快醒悟吧,明白真相才能得救。我是大法弟子,也是來救你們的。在常人中執迷不悟,不明真相,甚至反對大法,對大法師父不敬,你們自身都難保,誰也救不了你。我修煉大法全家都很受益的,如你們都解體無神論,相信「真善忍」好,我也一定能救得了你們的。

順其自然,最大限度的符合常人社會狀態。早上三點多鐘坐上兒子僱用的專車,在兒子和二女兒的陪同護送下去了瀋陽,中國醫科大、和瀋陽陸軍總院做了進一步確診。陸軍總醫院那位外科專家大夫僅僅瞅了我兩眼,簡單盲目不負責的做出了趕緊辦理住院,做手術。命令式的叫我兒子快去辦。當時不知道他給做甚麼手術。我告訴女兒到內科,再確診一下。內科一位女專家大夫,看見了外科那專家大夫開的一大堆診斷處方,化驗單等,那位內科專家大夫也說:按外科專家處理意見辦,抓緊辦住院去吧,別耽誤時間,我又向那位內科大夫提出要求能否再請x光科專家會診下,她說你找他吧!找到x光科專家大夫,還很客氣,對我帶去的總院、太平醫院的初步診斷進行分析,仔細的檢查了x光片等,他也得出了同意外科專家的處理意見,住院手術治療。

趁我兒子和女兒不在場機會,我問專家大夫我得的是甚麼病啊?那位專家說:你老爺子害怕了吧?我說怕甚麼,死我都不怕,怕甚麼!他說:「你得的不是癌症,是肝膽管結石梗阻,很危險的不做手術不行。」同時我又問他得多少錢哪,他說:最少七、八萬元,我是新礦務局退休職工享受醫療待遇,也沒帶多少錢,能行嗎?他說那可不行,不拿現金住院是不可能的,我說請你為我兒子解釋一下,我不住院手術。我得回去。從家出來到瀋陽去的路上和等待專家大夫會診的全過程我一直發正念,解體邪魔爛鬼對我干擾,絕不配合舊勢力的一切安排,去掉怕心,去掉常人有病的心,去掉怕花錢的心,去掉常人兒女情的心。晚上終於回到家了。回來後兒子還要送我到礦總院住院治療。我還是堅決不答應,咱們說話要算數的,去是怎麼定的就怎麼辦。在過這方面心性關的過程中。更加堅定一個真正修煉的人是沒有病的正念,順利的通過了對我過心性關的考驗,提高了心性。

在整個提高心性,過心性關的時候,使我進一步悟到,有病難受就是吃苦消業還業債的法理。一天晚上從六點開始全身發冷,胸腹部又激烈疼痛起來,向內找也找不到,心性上又出了甚麼問題,打坐發正念也不好使,後來疼痛的使我暈睡過去了。在夢中突然看到另外空間的景象:忽然在眼前出現了一個白胖白胖的人,臉蛋圓圓的在下頜上還長著兩撇小黑鬍子,我心中一愣這是誰呀?!偶然想起在一九六二年某月,因為妻子早產大流血不止,住院搶救。為了保住大人的生命安全,大夫說必須做刮產手術將嬰兒刮下去,叫我簽字同意,我同意簽了字,把早產嬰兒給刮產了,殺害了一條生命,這個孩子就是那個債主,向我討債來了。這個宇宙中有個理,欠債要還的。雖然這個嬰兒不是我親手殺的,但卻是在我同意下殺他的,這也是我欠下的一筆血債,血債要用血來還。一定得還。今天我得法修煉了,它搆不著我了。但修煉要修出慈悲心的,我必須善解他,我告訴他你在那邊等著吧,不要來干擾我修煉,待修成圓滿時接你到我那世界去。醒來一看已經是第二天五點鐘了,身體感覺特輕鬆愉快,哪也不痛了,渾身感覺有勁了,早上吃飯也多了。當日按時參加集體學法去了,在同修互相切磋時談了這過關提高心性的事,大家都為我高興。

我過病業關住院常人都知道了,有的關心我說:看你瘦的這樣,全身都發黃啦,別硬挺呀!要相信科學,現在醫學多先進啊,再說你還有方便條件,兒子、女兒都在醫院工作,都是大夫、護士的。你怎麼不住院治療呢?還有的好心人,到處為我打聽偏方,直接吃活泥鰍魚能治全身發黃,我悟到:這不又是考驗修煉人能不能殺生的問題嗎!其實常人不明白,他們在幫我,如果我採用了,那就是他們幫助邪魔爛鬼往下拉我,不讓我修煉,是幫倒忙。我是個修煉人是不殺生的,一定要守住心性,以法為師,指導自己修煉。相信超常科學,聽師父的話才是真修。

在過病業關,不斷提高心性的同時也要不斷的去掉各種常人執著心。

自從我過病業關,堅持不吃藥、不打針、不住院手術,不用常人觀念行事,傷害了兒子的自尊心,他認為自己是個醫院大夫,對患者看病都得聽他的,而我偏偏不聽他的,他那名利心、顯示心、妒嫉心都起來了。當我向他講真相洪揚「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和在過病業關的神奇現象時,他都和我頂嘴發脾氣。甚至一年多都不找我主動說話。我悟到:其實也不偶然,他的這些心的表現也是我提高心性的一面鏡子,也是叫我去掉這些常人心的,修煉人是不計較人過往之過的,要用善心善念對待他人,要與人為善不傷害他人,他和我生氣我不生他的氣。

老伴也一樣,常和我頂嘴吵架,在我身上挑肥揀瘦,有時故意製造矛盾,在我最不愛吃飯的時候,我不吃肉和油大的菜飯時,叫她給我到市場上買些我想吃的大白菜,白豆腐。每次上市場買菜回來,其它菜都買的很全,就是我想吃菜叫她買,都沒買,幾次都是這樣做的。偶然是不存在的,必然是有原因的。

我想可能前世,我也這樣對待人家不好過。我不能生她的氣,要與人為善。我是個修煉人,不能用常人的理來衡量這件事,不能用常人的觀念看待問題。我不能生她氣,要善解,都是因果關係。她要不給我提供這樣一個環境,我上哪去提高心性去,真得從心裏好好的謝謝她呢。列舉上述過病業關,提高心性,是我在修煉過程中親身經歷過的事情。還有許多過心性關,提高心性。去掉常人執著心事情還沒有寫出來。這僅是整個修煉過程中的一部份。

其實,所謂「闖病業關」就是我明明白白吃苦受罪,修煉心性。消去生生世世自己造下的業力,不斷淨化身體把黑色物質轉化成白色物質德,提高修煉層次,長自己的功力的全過程。在經過半年多的艱苦修煉,不知遭受多少痛苦受了多少罪,提高了心性闖過了道道難關,終於在二零一零年元旦那天,身體完全恢復到過病業關前那種身體健康狀態。身體上的「黃」全消失了,胸腹部位疼痛感覺沒有了,吃飯正常了,身上逐漸肥胖了,皺紋減少了,頭髮漸漸發黑了,皮膚變得白裏透紅了,走路也有勁了,上樓上七層樓不成問題了。

在二零一零年元旦家庭宴席上,大家共同舉杯共飲祝賀身體永遠健康。我向全家人說:我是個真正修煉人沒有病。我相信是師父救了我,給了我第二次生命。我要更加堅定信師信法,堅修大法緊隨師,助師正法救度世人,繼續做好三件事,功成圓滿隨師把家還。

以上是我在十六年修煉中過心性關的一點體會,很可能有的地方不符合法,請慈悲指正。

註﹕
[1]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2]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無存〉
[3]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二》〈見真性〉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