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台灣真相點的交流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三年三月四日】近年來看到一些國內同修來台灣旅遊的一些心得體會的文章,都提到了導遊不明真相的問題,我想借此機會也讓大家了解一下台灣真相點的情形。我每天上午都在台北某景點講真相已有兩年多。台灣的情況近年隨著兩岸互動熱絡也產生一些變化。當然這主要是大法弟子的人心造成的 (依我看最主要還是藍綠情結、對親共者的排斥心、對邪黨的仇恨心)。

先從表面上說起。據我所知台灣旅行社能取得大陸團的生意,都是由大陸旅行社指定的,意即台灣旅行社必須得和大陸旅行社有良好的關係,才會獲得生意;同樣台灣出團到大陸也由對方來接團,這是個利益的結合。

台灣導遊大多數是特約導遊,他們是有導遊牌照的自由業者,不隸屬任何旅行社 (大都在家接生意),他們能否接團也在於和旅行社的關係。所以他們認為他們的態度得保持和旅行社一致。我曾勸一位初接團的新導遊,要他給陸客機會體驗一下兩岸的不同(因為他阻止團員拿資料),他無奈的說上面有交代,強調不能拿。

負面的導遊主要是認為我們是跟邪黨對立的,我們的看板、講真相,在他們看來就是說邪黨不好,這會引起陸客的不悅,以致影響陸客購物的心情(導遊主要的收入來源是購物抽成),如果他們對法輪功的態度也和中共一致,就可以取悅團員,還可以得到好的口碑,因為旅行社很重視導遊的口碑。

在利益面前,人的良知很脆弱,甚至是沒有了。有導遊竟昧著良心在陸客面前說我們展出的數據是假的(包括眾所周知的文革及六四天安門學運學生被屠殺的照片),說我們在抹黑邪黨。多年來我們向他們講真相、釋出善意,他們不僅不聽,還威脅我們說是騷擾,要報警。有些導遊看到我們勸三退,有時還大喊邪黨萬歲!我們勸三退時有些導遊還說他要加入邪黨。甚至還有一個導遊曾經對我一直拍照,我想他可能是收集我們的數據提供給邪惡。因為據一位同修的好友(在台灣某大企業上班)告知,她的公司(在大陸也發展很大)在收集法輪功學員的資料給邪黨。

台灣還有一個現象,就是到處是廟宇,充斥著狐黃白柳,許多導遊幾乎是逢廟必拜,捐香油錢也不手軟,身上還掛著符袋,這些導遊看到我們經常眼帶仇恨,出口惡言,毫無理性。所以這方面的干擾也是存在的。

當然也有明白真相的好導遊,當我們在勸三退時,他們有的迴避到別處,有的假裝沒看見,也有公開鼓勵的(比較少數)。曾經有位陸客當他同意三退時他很緊張,深怕被別人聽見,沒想到就在這時他的導遊回過頭來看著他,對他大聲的說:「你這就做對了!」也有導遊在遊覽車上發《九評》的。還曾經遇到一位大陸同修,我問她導遊如何?她說太好了,沒有任何阻礙,她們還準備褒獎他呢!

當然這些問題中也必然有我們台灣學員修煉不足的因素。較普遍的人心就是:急於表達自己的幹事心、只在自己立場看事情,不顧及別人的感受,希望聽真相的人越多越好,有時陸客不愛聽或不敢聽,我們仍緊跟著他們講真相,弄得大家都很緊張,甚至也很不愉快,早期也有同修和陸客陷入爭辯是非對錯之中,導遊也就更負面,理由十足的說我們在騷擾他們。當然這涉及到拿捏的問題,因為事實上很多陸客都是不看真相的(不敢或是不想)。當然同修們也不斷的歸正自己,目前也越來越成熟了,但是先前的關係可能造成了對方的成見。如何化解這些淵怨,也是我們要儘快修好的。

至於如何使兩岸大法弟子攜手講真相做的更好,我們認為來台灣的同修們如果能智慧的、善心的和這些導遊們直接講真相效果是最好的,因為你們是他們的客人,在常人來講,是觀光客花錢請導遊來服務的,導遊賺的是觀光客的錢,導遊不是來管理觀光客的。客人對他的評價很重要。我曾經遇到一位大姐同修,她也和我提起她們導遊很負面,但是她已經把他講明白了,這位導遊不僅道歉還說以後不會再那麼說了。但是如果同修實在不方便講真相,也可以把導遊的姓名、手機及旅行社的名稱以及導遊說了哪些不當的話都寫下來,交給任何一個真相點的學員,我們也會處理。曾經有一位大陸同修親自寫了一封信給導遊和旅行社,回大陸前,他叫我們幫他寄出去。我想這些都是很好的講真相的方式。

台灣觀光局也經常收到來自大陸觀光客的感謝函和回饋,他們對此很自豪,也很重視。旅行社和導遊也很在意觀光客對他們的評價,只是他們誤以為親共才會有好評價,這也是我們沒做好的地方,我們兩岸大法弟子都可以在這部份加強。台灣觀光局對旅行社有督導的責任,因此同修可以寫信給台灣觀光局(如果向官網投書,敏感字會被邪黨攔阻):例如,對來到台灣的期待與失望,因為最基本的自由被旅行社、導遊的所謂「不能看、不能聽、不能拿」等等不合理的藉口下給剝奪了,這和大陸沒有言論自由有何不同呢?希望兩岸大法弟子在理智、智慧的攜手講真相之下能解體這一切的干擾,讓更多的眾生能夠得救。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