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台灣所見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三年二月十六日】新年放假,兒子說想去台灣旅遊,問我去不去,我說去,他說這回怎麼這麼痛快,我說,台灣信仰自由,我想去台灣看看同修他們是怎麼做的。臨走前,我在師父法像前說:「我去台灣不是為了遊山逛景,請師父加持,讓我多見到台灣同修,看到洪法的場面。」

這次大陸帶隊的是我兒子的同學。這個團共二十八人,我家四口、兒子的同事一家三口,有同事、同事兒子的同學等。兒子同事是個中層幹部(書記)下面簡稱「有望」,我上飛機前和帶隊的說明我去台灣的心願,他說只要你不往回帶大法資料就行,因為檢查很嚴,別找麻煩。

我們去的第一景點是日月潭,師父一九九七年曾到過的地方。我想這裏肯定會見到同修。沒想到,台灣導遊不知出於甚麼目地,說了幾句話讓我非常痛心:「景點到了,那裏有法輪功做宣傳,你們誰也別接近,只要走到跟前就給你錄像。另外法輪功說退黨一億二千萬人,共產黨一共不到八千萬,這個數是不是有點玄」。我旁邊坐的兩個熟人說了聲:「也是」。我說你們別隨聲附和,一億兩千萬沒錯,退黨大潮指的是三退,三退指:「黨員、團員、少先隊」這個數字不算多,明白嗎?他們說:「是這麼回事」。聽了導遊的話,「有望」對我說:「阿姨你也注意」。我兒子也說讓我掌握好分寸。

上日月潭的一個小山路上,我忽然聽到不遠處傳來了優美莊重的煉功音樂聲,心想,有同修走到跟前,幾米寬的道,右側有四個同修正在煉功,第四套功法,左側有四個同修站在展板兩側。我放慢腳步和同修招手示意,我兒子挽著我胳膊說:「媽,走吧,要不跟不上隊了」。到了上邊,先坐船遊覽一圈,講解員說的是甚麼我沒聽到。我思念師父,心裏一遍遍的念師父來日月潭寫的詩詞:「一潭明湖水 煙霞映幾輝,身在亂世中 難得獨自美 」[1]。我感慨萬千『我讓兒子給我照了幾張照片作為留念。下船後,我和兒子說,我先下去。當時,台灣同修正煉第五套功法,我走到展板面前,由於心情激動,千言成萬語不知從何說起,只能長話短說:「同修,你們好,我是大陸來的,你們辛苦了。」他們說:「謝謝!」回去代我們向大陸同修問好。我說:「一定」。我正要去看看煉功的同修,這時我兒子追下來說:「媽帶隊讓告訴你不要拿資料。」我傷心的說:「孩子這麼好的功法已洪傳世界一百多個國家。」「我知道」,我接著說:「中國人受邪黨毒害多深,對法輪功看都不敢看一眼,真是可悲,又可憐。」晚上回到賓館,我很難入睡,長時間發正念清除台灣導遊背後的邪惡因素。

次日去阿里山。導遊說先坐車到兩千米的高處,下車大約有三百米的環形平路,然後原路返回,到了山上下起了小雨,團隊向西方向走去,我往南一看,五個醒目的大字「法輪大法好」映入我的視線,再往南看便是展板,幾個同修穿著雨披在雨中站立,我脫離團隊向南走去,到了同修面前,流著淚說:我是大陸來的同修,你們辛苦了,這麼高的山,下著雨,你們仍然堅持洪法。他們說:「大陸同修更辛苦,你需要甚麼嗎?」我說資料我不拿了,邪黨不讓帶,他們說:「知道,聽說你們發資料被抓著罰款五千元。」我說:「邪黨甚麼壞事都幹得出來,不管它怎麼邪,它的末日就要到了,法正人間就在眼前。」同修啊,我不能久留了。兒子兒媳也找我來了,怕我迷路,我告訴他們,我不會迷路的。

這天下午五點多才去的高雄碼頭,這裏有一個領事館,是個小高樓,台灣同修在路兩側擺滿了展板和大法真相資料,我走到同修面前都問一聲:同修好。上去後我哪有心思參觀,天快黑了,我從樓上往下看,同修正在裝展板,我急速的下樓,向同修表示謝意,感謝你們多年來對大陸同修的支持。我代表大陸同修向你們問好。我們互相說了聲再見,我轉身時看見帶隊的就在離我四、五米遠處看著我呢,他說就等我一家子呢,又過了一會兒媳著急的說衛生間找遍也沒見我,原來你早下來了。

站東紅珊瑚博物館門前,大約擺放二十個展板,四個同修在展板後面煉功,我們乘坐的車停在和展板相隔五、六米的路邊,我站在車旁和他們招手示意,一個同修馬上回應,我看著看著不由自主的蹭到路中間去了,我兒子說:「媽你怎麼站到這來了」,把我找回來,陪我看了一會就讓我上車了,導遊暫時有事不能走,這時我看展板跟前的六、七個人看,我又一次直接走到一個同修面前,她隔著展板伸過手來,我倆的手緊緊的握在一起:同修你好,辛苦了。讓我們在師父鋪墊好的路上共同勇猛精進吧!阿姨快上車吧。在花蓮去蘇澳的檢票口排隊檢票時,我向東一看,在一個二層樓的前上方,五個大字「法輪大法好」,大約一個字就有一米見方,我手指著說:「你們看」,這時同來的九個人一齊向我指的方向看去,我讓「有望」念念,他大聲喊:「法輪大法好」,聲音洪亮。

在蘇澳車站出站口數不清有多少同修,有的發資料、有的講真相。我正想找個同修說句話,有一個舉著三退登記簿的同修走到我跟前。請問,你是從哪來的呢?我是從大陸來的,你們辛苦了。台灣同修說,為了制止迫害我們的目標是一致的,大陸大法弟子真不易啊,我說:是的。我們一定不辜負師父對我們的慈悲苦度。

一天下午,在野柳公園門口東側,好多展板的後面都有大法弟子打坐。我印象最深的是,有兩個姑娘播放著天安門自焚的錄像,遊人不斷駐足觀看,她們真好,從小就得法了。

這次去台灣旅遊印象感覺特別好,一是建築物很古,二是台灣人文明,環境很優美,遠遠超過大陸。走過的景點中,我特別留心的看了一下日月潭,那是師父去過的地方。

八天時間裏,我一直和我相識的六個人坐在一起,(五個人已經做三退)。帶隊的問我說:「我在加拿大有個朋友給我用化名做了三退,管用嗎?」我說,當然管用啊,你真正認清了共產黨的邪惡本質,跟它決裂了,就有高級生命管你了。他高興的說,我的生命保住了。對!邪黨矇蔽的都是好人,有望說:「對,我相信,不過人多,神看不過來,肯定有漏的。」我告訴他說:「三尺頭上有神靈,人在做,天在看,不會冤枉一個好人,漏掉一個壞人,一切都在神的掌握之中。」他說:「那我就放心了」。有望的兒子同學是大學生,我問他,你了解法輪功嗎?他說,共產黨說不讓信,誰還敢信?!那我問你,你如果有了困難或不祥,共產黨管你嗎?「當然不管了。」那就對了,保命求平安才是咱真正的目地,你如果遇到困難時就喊「法輪大法好」,你看肯定管用。哦,那我就試試,並幫他做了三退。

回來上飛機前,導遊說,我們團有福氣,這幾天沒怎麼下雨,是托馬英九的福。我兒子說,:「是托李老師的福。」我說,對。

飛機起飛了,我一路回味無窮,台灣大法弟子洪法講真相的場景在我腦海中一幕幕展現,在我的記憶中永存。

註﹕

[1]李洪志師父著作:《洪吟》〈遊日月潭〉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