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推廣神韻中實修昇華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三年三月二十八日】參與二零一三神韻推廣的每一天、每一刻都是彌足珍貴的。過程中一次又一次的見證了師尊的洪大慈悲和大法的神聖超常。自己人的一面非常清楚:由於修煉層次所限,在洪大的佛法面前,個人的認識和體悟是那樣膚淺和微不足道,從法中修成的一面催促自己落筆成文,實在是願以謙卑的心感恩師尊正大蒼穹的慈悲救度、證實佛法的無邊和大法的洪恩;也藉此審視自己的一思一念:從舊宇宙為私為我的烙印中脫胎換骨,同化新宇宙「真善忍」大法的智慧和法光,以純正的心態參與二零一三年其它城市神韻的推廣,恭迎二零一四年神韻的到來。

一、「失而復得」的華人票點

說來慚愧,讓自己真正面對、深挖「自以為是,執著自我」的這顆人心,是在險些痛失一個華人售票點之後。那天,自己正在去另一個售票點賣票,路上收到商場經理的電子郵件,告知第二天起,我們不能再去那個華人售票點,說是他的老闆當天看過我們的售票點後對我們不滿意。由於決定和壓力來自於他的高層,看起來好像沒有挽回的餘地。我們幾位參與推廣的同修當晚交流後認識到,這個看上去突如其來、來勢兇猛的干擾,其實是一段時間以來,修煉人心性有漏被邪惡因素鑽了空子,控制不明真相的老闆超乎常態、以「莫須有」的理由阻止我們繼續設立售票點。交流中也認識到,救人的事師尊說了算,我們不讓舊勢力設難阻擋眾生得救的險惡用心得逞,首先要在法中歸正自己,把漏補上。

痛定思痛,向內深挖自己心性問題的根。在參與和協調這個華人售票點的第一週,出票還算正常,可接著當同修間出現矛盾時,自己被表面現象的對錯是非帶動,不能透過現象看問題的本質,未能及時向內修正自己,貽誤師尊的點化和一再給的機會。

記得那天,有同修在票點厲聲責問:當她給客人介紹,我在她旁邊站著是對她不信任、看不起她時,我當時只覺的滿心委屈,覺得同修不可理喻,怎麼在售票點這麼神聖分秒必爭的救人戰場無中生有、製造矛盾呢?有甚麼大不了的問題,為甚麼不能等賣完票後找我交流。反正一心想的都是別人的錯,就別說靜下心來向內找自己了。

由於在矛盾面前不向內修,面對責難,動了人心,被攪得心神不寧:覺得同修對我的意見積壓已久,看起來並不是一天兩天能溝通的了的,與其這樣讓矛盾攪亂這個需要圓容配合的救人的場,不如我自己離開、以後去別的售票點,這樣同修可以繼續留在這裏賣票。這樣的想法表面看似合乎情理,掩蓋的是自己想逃避矛盾,不向內挖根、對修煉浮於表面、不負責的人心;同時還有怕矛盾影響票點出票,最終影響自己想多賣票、深藏的證實自我能力的執著心。

回頭看去,儘管當時並不是有意識的像同修說的那樣看不起她,可是修煉中沒有任何偶然的事情。同修這樣激烈的反應其實是自己自以為是,以為對神韻理解的比較深、介紹的比較全面,執著自己的能力、想自己多出票的人心沒有及時修去,沒有把自己放在整體當中去考慮配合,自己空間場不純正的因素給別人帶來壓力,令同修感到被瞧不起。

師尊說:「他要不給你製造這樣一個環境,你上哪去提高心性呢?你好我也好,一團和氣坐那兒就長功,哪有那個事啊?正因為他給你製造了這樣一個矛盾,產生了這樣一個提高心性的機會,你從中能夠提高自己的心性,你這個心性不就提高上來了?三得。你是個煉功人,你心性上來你功不就上來了嗎?一舉四得。你怎麼不應該感謝人家?你心裏真得好好謝謝人家的,確實是這樣的。」[1]如果自己能牢記師尊的教導,在矛盾來時,好事壞事都當成好事,對矛盾的對方充滿感激,向內修去自己的人心,舊勢力就沒有藉口利用常人干擾票點。心性提高上來了,同修也不會被自己空間場不好的物質帶動的那麼難受。

師尊的法理化開了我內心的抱怨和不平,真是發自內心的謝謝同修。主動向同修道歉後,我一再提醒自己:漫長的三界輪迴中,不管舊的勢力為了達到自己為私的目地,曾經對我們的思想和言行作出怎樣細緻的安排,歷史過程中同修間又被安排了怎樣的善惡淵怨,在這值千金值萬金、助師正法的歷史關鍵時刻,只要我們心中時刻有師有法,那些被強加的思想就會在法中修去,那些被安排的淵怨就一定會被善解,它們就起不到干擾我們助師正法的作用。只要我們時刻用法來修正自己,修煉人就可以穩健的走在師尊安排的路上。我告訴自己一定要珍惜與同修的緣份,好好向內修去證實自我的私心,把自己放在整體當中、配合同修、配合整體推廣神韻。

不斷從法中歸正的同時,我們也認識到必須跟商場的老闆講真相。當我們想著辦法要約見這位老闆時,卻一直不能得見。「相由心生」[2],一位同修交流說,人中的表現是我們自己修煉空間場不正的直接反映。那位經理雖然不認同他老闆的決定,因為他也覺得老闆的表現不符合常理,但出於對他自身利益的維護,他並不想冒著壓力頂撞老闆、幫助我們爭取拿回售票點。這位經理對他自身利益的考慮,會不會是我們修煉狀態的表現呢?感謝師尊通過同修的交流對我的點化。是啊!捫心自問,我急切要見到這個老闆,通過講真相挽回票點,有幾分是真正為了救人為了眾生負責?還是摻雜著自己的利益得失,有沒有覺得由於自己修煉有漏失去票點沒有面子,因此摻雜著想挽回面子的自我得失的利益之心呢?

認識到這一點,主意識一下子清醒了。發正念清理自己時,目標明確,清除維護自我利益得失的那些不純淨的念頭,告訴自己把要拿回售票點的心也放下,就是純純淨淨講真相。很快,我們得到機會,可是在約定的時間裏沒有見到這位老闆。有趣的是,過程中陰差陽錯卻很巧妙的,我們跟他的另一位高層管理人員講了真相。看著下班的人群陸陸續續離開,在看似無望中,我和同修不約而同的都乞求師尊加持:我們就堅信師尊、堅信大法,只要心態純淨,講真相舊勢力是不敢反對的。發完正念後,再次撥打電話,這位老闆奇蹟般的接起電話並爽快的同意馬上見我們。在深入介紹了神韻的美好和有關大法的真相後,另外空間控制常人的邪惡因素灰飛煙滅,這位老闆本性的一面被喚醒,激動的表示要帶全家人觀看神韻,我們在那個週末自然的就回到了這個「失而復得」的華人售票點。

辭舊迎新,很快我們迎來了二零一三年。一月一日新年的頭一天,多倫多各大商場都關門歇業,唯獨這家華人商場開張,我們在那裏的售票點也就成了當天唯一開張的售票點。當地神韻協調小組決定利用這難得的一天集體學法、發正念、交流神韻的推廣。聽說要學三講《轉法輪》,我內心好生羨慕,也希望能在這個集體的環境中跟大家一起高密度學法、發正念,好好「充充電」。一圈電話下來,沒有找到能一起輪流站這個票點的同修。當協調人打電話來問我能不能參加新年學法交流時,了解到這個票點仍然開張,就鼓勵我還是以守好票點為第一要務。想到這個票點幾經周折,失而復得,我內心更是不敢有絲毫懈怠。

一早要出門去票點,從家裏樓梯上下來,覺得頭重腳輕,渾身一陣冷一陣熱。看著幾步外的家門,一陣頭暈目眩。我對自己說,甚麼都別想干擾到我,不管怎樣,今天我得邁出這個門去售票點,眾生都在等著呢!心一堅定,開了門上了車準時到了售票點。當電視上放出神韻的廣告時,展位前人群已是比平時兩倍甚至三倍的川流不息。身上還是忽冷忽熱,我打起精神,面帶微笑,對著過往感興趣的人介紹神韻。我清楚,另外空間,這個身體小宇宙裏正在進行著正邪大戰呢。可是自古不是「邪不壓正」嗎?!

在沒有介紹神韻的空隙,我就一遍一遍的背著《論語》,用正念充實自己。一個小時過去,兩個小時過去,當身體的承受感覺到了極限時,我就一遍一遍念著「難忍能忍,難行能行」[1],我乞求師尊的加持!很快,我不再感到形單影隻,我感到自己被置身於多倫多整體學法和交流的空間場當中。同修們每發一次正念都給了我極大的能量,他們每讀一句《轉法輪》都打入我的腦海。我感到身後猶如千軍萬馬,每一位同修都成了我強大的後盾。一股熱流灌頂而下通透全身,渾身像通了電似的充滿能量。我真切感受到了師尊的慈悲呵護,自己在這個空間的身體瞬間變得高大無比。

很快,一個訂單,兩個訂單,三個訂單,四個訂單,接二連三的,客人過來買票了。正在為一個客人挑選座位呢,那邊一家四口就站在電視機前看著神韻廣告耐心的等候,等著我出完手中的訂單後讓我給他們買票!買完票後,那位母親高興的告訴我,這是女兒給她的新年禮物。在家裏看到神韻的電視廣告時女兒就提議去看這個華人的演出來慶賀新年。這麼巧,新年頭一天來這個華人的商場,就看到我們的售票點,他們馬上就決定一家四口都來看神韻了。

晚上九點多收拾完票點開車回家,身體已沒有任何不適的感覺。一路聽著神韻的歌曲,滿眼的淚水奪眶而出,感恩師尊的加持和大法的恩賜!弟子清楚:自己這張人的皮囊愚弱低能,如果沒有師尊,沒有大法,空有人的毅力和堅持,又何以抗拒另外空間來自高層的邪惡阻擋?又何以談救度眾生?

二、觀念的轉變

在同修的努力下,我們像往年一樣爭取到一個戶外的「Christmas Market」活動去賣票,票點是設在一個小木屋裏。與往年不同的是,主辦方今年不同意我們從小木屋裏出來,只能留在木屋內。記得去年很多同修為了不錯過有緣人,頂著刺骨的寒風冒著風雪從小木屋裏出來到戶外給人介紹神韻,大家齊心協力確實出了不少票。聽到同修介紹說,今年好不容易又爭取到這個票點,希望大家一定要遵守主辦方的規定。

我理解修煉是要提高的,如果去年是一年級的水平,今年總不能停步不前,至少得升級去上二年級吧!人中這樣的規定反過來是不是幫助我們在修煉上提高上來呢?想到自己去年捨棄小木屋內的暖氣,無懼嚴寒和身體的承受,幾乎對過往的每一個人都介紹神韻,這種在常人專業銷售眼裏看起來顯得有點過份的行為,是不是暴露出自己正信不足呢?這種怕有緣人錯過機緣的背後,是不是隱藏著自己對師對法缺乏正信的表現呢?

師尊在講法中稱我們是神的使者,賦予了我們神的能力,那我們相信自己被師尊賦予了這樣的能力了嗎?修煉人無懼嚴寒不怕吃苦,但這並不意味著大法修煉要靠多吃苦才能修的高啊?常人的規定反過來是不是幫助我們在法上提高認識呢?

那麼如何在推廣神韻的過程中動神念、行神事?自己理解既然每個座位都是師尊安排好的,那麼不論是參與賣票的弟子還是被師尊安排等待觀看神韻的世人都要動生命中最大的善念,配合圓容好師尊的安排。表現在票點上就是修煉人要修正自己的一思一念,不要人為去挑選哪個票點好,聽到同修說哪個票點人流多,出票多,就想著自己也得去那個票點,而是把自己放在整體當中,無條件配合協調人的安排。要知道我們救人純正的念力是能夠定下讓師尊為我們安排的有緣人找尋我們所在的票點,等著我們被師尊救度的。那麼如何讓師尊安排的有緣人主動找到我們,改變自己以前帶著隱藏的怕心,用常人看起來顯得有點過分的方式去推廣神韻呢?自己理解就是靠法的力量,珍惜在票點合作的每一個同修,主動圓容配合形成救人的正念之場。

記得還是在這個小木屋裏,那天我和同修靜心的一起讀著、背著《洪吟三》,有人過來詢問,我們就停下來介紹神韻,客人走了,我們就繼續學法。一切顯得那樣從容,無序中似乎有著有序的安排。讀著讀著,很入心覺得讀出的每個字都帶著法的力量,漸漸的感覺整個身心都溶入法中,讀出的每一個字帶著法輪在清理票點的空間場:同修間的甚麼歷史恩怨、甚麼不同風格、甚麼不同理解全都蕩然無存。

一會兒,來了個華人女孩,高興的說去年她看過神韻,覺得太好了。現在看到我們,就想買票作為聖誕禮物送給爸爸、媽媽、還有弟弟。她說買三張吧,開始挑座位,要付款了,她說:等等,我得問問媽媽。打去電話,她告訴我,她媽媽說得買四張,還得帶上誰誰誰,那就買四張吧。要付款了,電話另一頭的媽媽又說再等等,她還得打電話去問某某某要不要一起去。女孩掛斷電話,說要等媽媽確認後才買,這樣她過一會兒再回來。

女孩走了,票沒有賣成。我沒有沮喪、沒有失落、沒有擔心、沒有執著自己怎麼不出票,就是相信師尊,只要自己隨時抓住後天形成的人的念頭,特別是證實自我的人心,一上來就消滅它,世間的現象縱有千萬種變化也逃不出師尊的安排。那位女孩真心動的是真念,要讓家人看神韻,只要他們坐到劇場,那個票在這裏買,到其他同修手上買,還是在劇院票房買有甚麼區別?

我們繼續學法。還是那樣,有人過來詢問,我們就停下來介紹神韻,客人走了,我們就繼續學法,入心的學。不一會兒,那女孩回來了,說:媽媽說定了,買五張最好的票吧。

三、神奇之旅

聽說美國羅切斯特辦神韻缺乏人手,自己的加拿大護照需要換新,在加急辦理拿到新護照的第二天,是個星期五,我請了假去羅切斯特賣票。不料正趕上加拿大和美國五年不遇的暴風雪,從週四晚上開始雪就一直下個不停。原本最多三個半小時的車程開了近八個小時才到達目地地。車上兩位阿姨不斷的學法發正念。看著車窗外的大風雪,我們就對另外空間掌管風雨的神說,不論你們自以為多高,多有能力,你們最大的善念就是要圓容師尊用神韻救人的安排,不要固執的一再干擾。

風雪時而小,時而又變大,就是不停。新下過雪的路面很滑,有時沿著前面車開過的痕跡往前開,會覺得車輪的摩擦力大一些,不容易滑出路面,可是這一路不可能一直踏著別的車開過的痕跡往前開呀。想到好不容易請了一天假去賣票,七八個小時都耗在了路上,心裏有點失望和沮喪。這種失望和沮喪加上一路上長時間好像看不到希望的艱難的駕車,讓我覺得心裏有種難言的苦。

我就靜下心來問自己:我真的苦嗎?想到師尊為救一個腦血栓病人要被灌下一碗毒藥,我苦嗎?那麼這種看起來難以逾越的苦的背後,究竟隱藏著自己甚麼人心呢?哦,原來是執著於時間,執著於賣票這件事情的本身,覺得自己想利用這難得的有限時間來美國賣票,可現在這寶貴的時間被耗在了路上,為自己的心願難以實現而苦。可我不是個修煉的人嗎?修煉不是得跳出常人的理,聽師尊的話嗎?師尊說:「整個人的修煉過程就是不斷的去人的執著心的過程。」[1]那我為甚麼不聽師尊的話,把執著自己要做甚麼的心(背後可能隱藏著證實自我的心)也去掉呢?這樣想著,心裏一陣輕鬆。「修在自己,功在師父」[1]。修煉人有這願望就好了,而真正那件事情是師父給做的。只要我純淨心態,聽師尊的話,師尊的安排就一定不會被落下。

這一路八個小時的車程是不是也在提醒我,在舊勢力安排的險惡考驗中,修煉的路很窄,沒有參照,但只要把住師尊教給我們的大法,再艱難,有師尊安排的路可走;再艱險,最後終能到達目地地!

到達當地同修家裏已是接近下午五點全球發正念的時間。發完正念後,吃過同修給我準備的熱騰騰的餃子,心裏暖烘烘的,就上路了──去哪?當然是去商場賣票了。半個小時的車程因路上的積雪還是開了一個多小時才到,不過沒關係,我告訴自己心不要被帶動,開到商場的停車場,看著車輛寥寥無幾,還是告訴自己心不要被帶動。停好車,進到商場找到票點,已經是七點半了,聽同修說商場九點半關門,還好還有兩個小時!看到身邊的人流逐漸多了起來,淚水在眼眶裏直打轉,有人站在電視機前,那就趕快開始介紹神韻吧。

快九點的時候,來了一位西班牙族裔男子,上來就買三張票,一個勁的說謝謝。

羅切斯特神韻開演的前一天再次驅車來到這裏的商場賣票。這一次一路陽光明媚,不到三個小時就到了目地地。遇到一對打扮非常得體的白人夫婦,高興的告訴我們,他們是專程從多倫多附近的Kingston趕到羅切斯特來觀看週六晚間七點半的神韻演出的。他們說,在Kingston了解到神韻在加拿大東部幾個城市上演的時間因他們都不得空而錯過了,而羅切斯特神韻上演的時間正好是加拿大的長週末,他們就直接上網買票來這裏看神韻了!

更有意思的是,週六晚間七點半的神韻開演後,我們在商場裏的票點在九點半收攤前後仍有眾生來買第二天下午兩點的票,一對是年輕的情侶,說這是他們給彼此的最好的遲到的「情人節」禮物;另一個則是在票點的電視和賣票的電腦系統都已經關閉了的情況下,一對夫婦買了票。那位太太說,那麼巧,週日是她的生日,自然這也就成了她先生給她的最好的生日禮物了!

買完票,他們都不約而同的一再謝謝!是啊,讓我們一起叩謝師尊,為自己,也為眾生!

儘管我們一些地區今年的神韻演出結束了,只要神韻還在世界各地其它城市巡迴救人,我們的正念就不能放鬆,因為那些都是師尊安排的有緣的眾生,因為我們本來就是一個整體。

以上屬個人現階段的有限認識,不當之處,敬請各位尊敬的同修慈悲指正!

謝謝師尊!謝謝大家!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2] 李洪志師父經文:《在大紀元會議上講法》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