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參與神韻推廣中實修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三年三月二十七日】

慈悲偉大的師尊好!

同修好!

我在修煉的路上一直走的磕磕碰碰,這也是我第一次寫心得交流。在二零一二年中,通過參與神韻賣票,對實修慢慢有了新的領悟。不當之處請同修慈悲指正。

我是一九九七年在國內得法的,那時候還在上初中。在過年期間,被家人同修硬拉著去看完師父的講法錄像後,走上了修煉的路。我身上有著獨生子女所有的壞毛病,從小嬌生慣養,而且非常自私,怕吃苦。一大早起來和同修們去公園煉功成了我最頭疼的事,但家人同修讓我一定要堅持。在寒冷的冬天,早上四點,家人看我起不來,就把被子掀起來,這時我睡意全無,便跟著去公園煉功。那時候,我一直覺得同修比親人還親,能和他們在一起,我有發自心底的喜悅。

可是到了一九九九年,邪黨鋪天蓋地的迫害開始了。我把家人對我學法煉功的叮囑當成了耳邊風,慢慢的又滑向了常人。到了高中,由於邪黨時常來騷擾家人同修,我的學習成績一落千丈,在高考前的幾次模擬考試,一次比一次差,成了班級倒數。而家人同修卻很淡定,沒有給我任何壓力。

在那年的高考中,我卻發揮超常,比平時的成績高出了一百多分,如願進入了理想大學。多年以後,家人同修在向一個老同事勸三退時,她馬上就接受,說:「法輪功好啊,你看你家孩子高考發揮那麼好,就因為你煉了法輪功。」大學四年很快就過去了,在別人的家長都著急的四處為子女張羅找工作的時候,家人同修依舊是淡定。而我們也再一次見證了大法的神奇,我成了應屆畢業生中唯一一個留校任教的學生。

雖然在國內的生活無憂無慮,可脫離大法,道德底線逐漸下滑的我,人生卻好像沒有了方向。在二零零六年,我來到加拿大。師父再一次慈悲於我,沒有放棄我這個已經掉隊不爭氣的弟子,一次一次為我創造機會,讓我很快就聯繫上了當地的同修,從新和大家一起學法煉功。在同修們的幫助下,我又走回到大法修煉中。而真正讓我徹底發生改變的卻是在二零零七年,我去波士頓看神韻。那一次,我是哭著看完整場演出。結束之後,我覺得所有關於修煉的美好記憶都找回來了,我下定決心要跟著師父,好好修煉。

二零一零年十月,我搬到了多倫多。在二零一一年,我有幸參與神韻的賣票中。但由於我在修煉中落下了太多,一張票都賣不出不說,雖然年紀輕輕,還累得腰酸腿疼,覺得度日如年。在幾次賣票後,也許是協調人看到我的狀態,不再叫我去賣票。當時,我心裏有委屈和憤憤不平。

但通過學法,意識到是自己存在的問題,沒有從心底想把這件事做好,有怕吃苦的心,沒有救人的急迫感。如果因為自己的這些心,而放棄了這麼好的助師正法的機會,這是我修煉的損失。於是,我調整了狀態,主動聯繫了其他協調人,去賣票。在這過程中,我也看到了自己和其他同修的巨大差距,同修們在賣票中無私無我的境界,以及一心救人的慈悲都深深的震撼著我。

去掉怕苦的心

在二零一二年的夏天,非常意外,那位協調人又重新讓我去賣票。那時候,我早已沒有了任何埋怨,與這位協調人再次接觸,我能發現她也明顯有了改變,對待同修更加慈悲善良。我們倆之間就像甚麼都沒發生一樣,默契的配合著。

有一次,那天正好進入大暑,我和同修又恰好在「排骨節」上做推廣,在烘烤下,更顯燥熱。有位年輕同修不適應高溫天氣,經常要跑去有空調的陰涼處。雖然我嘴上說:「沒事,我不怕熱,你去吧。」但我心裏真的希望也去涼快地兒歇一下。

我看到身邊的一個同修穿著襯衫,打著領帶,在烈日中,汗如雨下,卻仍在認真地向行人介紹神韻。我問他,「你不熱嗎?」他說:「一開始熱,但我告訴自己不熱,就涼快下來了。」面對這樣的同修,我怎麼還能產生去涼快一下的想法,於是我不斷告訴自己:「一定能堅持,『難忍能忍,難行能行』[1]。」

由於天氣太熱,顧客來去匆匆,很少有人在我們攤位前停留。一天下來,沒能出票。回家之後,一個同修知道我去賣票,看著我說:「曬得那麼黑,你現在怎麼不在乎形像了?我記得你以前可注意皮膚保養了,修煉提高了。」

我這才想起來,是啊,我是不怕熱了,自己的思想也變純淨了,人的想法也沒有那麼多了。這也是師父利用她在鼓勵我。從那以後,賣票時,我再也不覺得時間長,站不住了。我覺得這對於自己是一個很大的突破,師父說:「經修其心 功煉其身」[2],不管怎樣的環境都不會對我有影響,就是一心一意思想很純淨的賣票。

一思一念,一舉一動中歸正自己

身體上這一關過去了,可是有時出票的情況並不理想。雖然自己也是非常認真的向顧客介紹,也覺得自己有著一顆急迫的救人的心,可就是沒有突破。自己也暗暗著急,問題到底出在哪裏呢?

這時,協調人說:「如果其它各方面都沒有問題,那就在著裝上改進一下,下次穿著要更加高雅,正式一些。」雖然協調人是好心提醒,可我一開始並沒有領情。心裏又開始犯嘀咕:質疑我穿衣服的品位?雞蛋裏挑骨頭。別的同修穿得也不正式啊。

師父說:「只要你是一個修煉的人,無論在任何環境、任何情況下,所遇到的任何麻煩和不高興的事,甚至於為了大法的工作,不管你們認為再好的事、再神聖的事,我都會利用來去你們的執著心,暴露你們的魔性,去掉它。因為你們的提高才是第一重要的。」[3]雖然當時不舒服,但我意識到只要心裏有不舒服,就是有執著在。於是向內找,自己有一顆不願被別人說的心,愛聽好話,當自己某方面不被別人接受、認同時,觸動了這個執著,就不舒服了。

神韻是世界第一秀,我們作為銷售人員是顧客了解神韻的第一扇窗口。他們通過我們,可以直接了解到神韻的高雅和美好。而我對衣著沒有很講究,其實也是自己從心裏沒有真正重視賣票這件事,沒有意識到神韻的神聖,說到底我的心還是沒有到位。

找到了自己的問題,非常感謝協調人的提醒。那週末賣票時,我提前幾天就做了準備。早早起來後,學法煉功,精心準備後去了票點。去了之後,協調人自發內心的說:「今天你這衣服不錯,很好!」我聽後,更覺慚愧,同修好意提醒,我當初還覺得別人雞蛋裏挑骨頭,心裏彆扭,錯怪同修。而那天,去後不久,就出票了,非常忙碌,一直到結束。大部份的顧客當場就買票了。就在快結束時,還去找了表示想要買票的商家,她說沒有聯繫到母親,但還是願意買兩張票。那天,我嘗到了喜悅。不是因為在出票中有了突破,常人業績上提高的喜悅,而是作為修煉人,嘗到了通過實修、心性提高後的真正喜悅。

去掉執著出票的心,無私配合

當對法理不清楚時,賣票中也容易陷入到對出票本身的執著。在一開始,我總是非常執著自己能夠出票,覺得賣出票了我這一天沒白做。要沒出票,心裏就難受、沮喪。於是我向一個出票很好的同修取經,出乎意料的是,她說:「我賣票的時候從來不想著出票,只是發自內心的想讓他得救。告訴他神韻是如何的美好,不要錯過。」

我聽後深受啟發,救人是不講任何條件和代價的,別人買了就沾沾自喜,不買就憤憤不平。表面上好像是為了救人,但深挖下去,就是證實自我後的歡喜心在作怪。只要自己努力去做,師父會把有緣人都帶到我們面前。真正做的是師父,而我們要做的就是修自己這顆心。師父說:「但正法中的修煉標準,更新後對那些神要達到的標準是嚴格的,這一切是新宇宙的標準要求。可是沒被正過法的生命它們會用過去宇宙的法理行事,用它來衡量大法弟子。它們覺的你能達到它們認可的標準,那些生命心裏才能平衡,才允許你不被干擾的走上來,才認為你有資格救它。」[4]明白這個理後,我不再執著於出票,而是盡自己所能去做好,默默的圓容,和同修配合好,形成一個正的救人的場。

如果同修需要幫助出票,我就走過去一起講,或是同修在講的時候,自己默默在旁發正念,顧客買票後,幫著收款,打電話。同修賣出票之後,也是真心的為他高興。而有幾次,我能感受到同修之間圓容的配合,毫無間隔,又有了小時候和同修在一起比親人還親的感覺。在這樣的一個能量場中,出票效果自然非常好。以前有的顧客表示會回來買票卻沒有再回來,去掉這顆執著出票的心以後,有好幾次,顧客在明白了神韻的純善純美後,都回來買票。即使他們不在這裏買,也會在其他同修那裏購票的,因為我們是一個整體。

正念顯神威

而隨著賣票的進程,我也越來越能感受到每賣出一張票,是正念的作用、整體配合的力量和結果,而不是個人的成就。有一次,在冰天雪地的戶外賣完票後,緊接著就要趕到另一個城市,晚上接著賣票。當時,已經是飢寒交迫,但沒有多想,還是一路趕過去。和另外兩位同修會合好,才發現他們也是剛參加完一個推廣神韻的活動。大家都非常的疲憊,路上還下著雪,更延遲了時間。而我們以為到了那裏,活動已經開始了一半。根據第一次的經驗,我們當時並沒出票。所以有些猶豫,要不要去。

但大家還是抱著一顆純淨的心,就算只剩下一半時間,我們也要去。並在路上發著正念,等到了那裏,才發現,活動五分鐘之後才開始,時間正好。我們立刻進入狀態,節目開始前,我們只有二十分鐘的時間賣票。而就在短短的時間內,我們不費任何力氣,非常輕鬆的就賣掉了七張最高價的票。在深入學法的過程中,我深深認識到正念救人的重要。

對於不同的顧客,就要採用不同的態度和方式來對待,並沒有一個統一的模式或者套路。但是發正念,卻是適用於每一個人的。只有在正念、慈悲的狀態下才能救得了人。準備推廣神韻二級考試的過程使我深深的體會到這一點。因為,按照我的理解,推廣神韻二級考試的過程實際就意味著對中國神傳文化更深入了解的過程,不僅自己越來越能體會和領悟神韻是當之無愧的世界第一秀,在向顧客介紹神韻時,自己更加自信,讓他們也由衷的感到神韻的純善純美;而且自己對中國神傳文化更深入的了解,必然伴隨著救度眾生的慈悲心可以更順暢、透徹地傳遞給顧客。表面上,是常人技能提高的體現,而實際上,是慈悲心的展現。

在參與神韻推廣的過程中,我深深的感到能夠成為其中的一員,助師正法是多麼的幸運。寫完這篇交流稿後,內心充滿了感激,叩謝師父安排我在這樣的環境中,感激協調人和那麼多同修一路上對我無私的幫助和鼓勵。比起其他同修,我做的還遠遠不夠,還有許多執著要去,比如求安逸之心等。

謝謝師尊,謝謝同修!
合十。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2]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同化〉
[3]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再認識〉
[4] 李洪志師父經文:《二十年講法》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