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來顯示?何來自卑?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三年三月二十五日】我就像一直統領自家的一畝三分地,走出來,來到高山下,來到大海邊,才深感自己的卑微與渺小。

一九七九年,我高考落第,又不甘心當一輩子農民,就練習寫作,夢想當個作家,雖作品見諸報端,但終覺不是塊料,就放棄了。沒料到,在今天的證實法中,卻用上了,在明慧網上發表了不少證實法的文章,為此,心中不免有些沾沾自喜。我問同修:「素材就在那擺著,你為甚麼不寫?」同修說:「你是幹這個來的,我們可看不見(素材)。」也許吧,我感覺似是而非的。

修煉人,有人心很正常,長期不去,就不正常。我這個顯示心隱隱的不去,讓我很苦惱。

有機會,去了縣城的同修家。有同修在修噴墨打印機,有同修在看電腦。我坐在一邊,看著同修拆打印機,同修說:「看著,怎麼拆。」零件拆下一大堆,大大小小的,看的我眼花繚亂,分不清哪是哪。

完畢,又搬來一台,說是漏墨,同修把打印頭撥到一邊,用手紙在打印頭下面的海綿墊上,把過多的存墨吸出來,然後機器正常的運轉了。

又搬來一台,說是打印頭不動了,同修只是把打印頭左右挪動幾下,就動了,就能打印了。

真是奇蹟,真是天才,真是比專業維修者還專業,真不知同修何時練出這麼一套絕活。若是常人,肯定會故弄玄虛的多賺你錢,我看到同修的那份純淨,鼻子一酸,眼淚幾乎流了下來。

來到電腦旁,看同修怎麼把數據變成鏡像。我問這問那,同修都一一回答。我又問:「怎樣把鏡像再還原回去?」同修說:「不能。」我不理解,又問。同修又說:「不能。」我仍問,同修說:「已經把麵粉做成了饅頭,再把饅頭變成麵粉,是不可能的。」我明白了,不再追根問底了。現在想來,我真是幼稚,幼稚的可笑。

回到家,見到幾位我不太在意的同修,她們都有些自卑,說自己沒文化,悟性不好,總跟兒子、丈夫過關,又總也過不去。可是,他們都性格外向,待人熱情,講三退時,修煉人的那種特有的坦蕩,讓旁聽者都想把自己心裏的話吐露出來,所以,她們幾乎講一個退一個,在這一帶,見人問退了沒有,就說:退了,誰誰誰給退的,指的就是她們。

「真了不起啊!」我發自內心的感歎。

冷靜下來,想著身邊的每一位同修,我看到每個人,都有自己的特長,誰也不能取代誰,真可謂異彩紛呈。我們都是師父的弟子,作為一個整體出現在正法時期,肯定是英才濟濟,各有所能,各有所用,才能發揮出整體的作用。

天生我材必有用,我們每個同修,都要把師父賜給我們的特有能力,在各個證實法的項目中,在各自的位置上,都充份的運用好,才不負師父的囑託。我們為甚麼要顯示呢?我們為甚麼要自卑呢?

以上是自己所悟,有不當之處,敬請同修慈悲指正。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