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幫同修的過程中去掉顯示心和不修口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零年六月二十九日】我於一九九四年有幸開始修煉法輪大法。一直以來,師尊就安排周邊的同修與我接觸、溝通的比較多。就是在邪惡迫害最猖狂的時候,我們也一直聯繫著,我與同修在交流中形成了比學比修的環境,同時也暴露和修掉了我的顯示心和不修口。

在我們互相交流各自的做法、悟法時,誰一有事就來了:我看到甚麼景象、做了甚麼夢、悟一點甚麼,毫不保留的都說出來,意在鼓勵同修共同精進,其實包含了嚴重的不修口。說同修這個不對,那個不足,總是「苦口婆心」的說個不停,幾乎全包了,好像自己知道的多,甚麼都明白似的。有的同修修口修的好,我心中非常羨慕,可是,自己的嘴就是閉不上。下決心不說、堅決不說。可是,同修一來就控制不住了,口若懸河,過後又後悔。我想起九九年之前有個輔導員交流時說:天上飛來個鎖頭把她嘴鎖上了。我誠心的向師尊說:「師尊啊,請把我嘴也鎖上吧。」有一天,發正念時看到一張大嘴,突然縮小一半。我悟一下:師尊沒給我全鎖上,留下一半讓我講真相救人的。現在才悟到,那是讓我自己修的。

那段時間,師尊先後點化我三次:一次看見一個瓶子敞著口,裏面空空的,瓶子和瓶口一樣粗,瓶口下面寫著一個「羨」字。又有一次,看見法船來了,我在平台上安排大家上船,最後,就剩我還在平台上站著。還有一次,我在飯廳裏安排大家吃飯,一桌一桌都擺好飯菜,每個同修進來就給安排座位。我急忙吃幾口,回到旅店一看都走了,一個人也沒有,我又急忙收拾東西準備趕火車。後來一悟,我震驚了:我根本沒修口,甚麼也沒剩下,都倒出去了。總去修別人,沒修自己。歡喜心、顯示心、在學員之上的心,支配我閉不上嘴。通過學法,我牢牢的記住:「真正修煉,就得向心去修,向內去修,向內去找,沒有向外去找的。」(《轉法輪》)我明白修煉是修自己,不能放鬆、不能懶惰、不能懈怠。我把師父的法「少息自省添正念 明析不足再精進」(《洪吟二》〈理智醒覺〉)放在床前,時刻警醒自己。隨著修煉的不斷昇華,注重修一言一行、一思一念,學法時基本上能靜下心來了,歡喜心、顯示心也隨之淡之又淡了。

同修是一面鏡子,看同修時就是在照自己,就能找到自己的不足。因為我基本上能在法中正念正行,所以同修一直以來對我有某種依賴。我就和同修交流要多學法,不能學人,學人不學法是害人害己的。我還送給他們修去依賴心的明慧文章彙編的小冊子。提醒同修加強發正念,多學法,不但要學《轉法輪》,還要經常學《精進要旨》和師尊的各地講法。同時我也修去了愛面子的心,以法為師,按照大法的要求做好。凡是來我家的同修,大多數是遇到困難想讓我幫幫的,我都儘量引導在法上找自己,學會修自己。遠處來的同修住幾天也不影響我,學法、發正念、煉功、發真相資料、掛條幅、講真相等等,該幹甚麼就幹甚麼。敞開心扉的切磋、交流,達到共同提高的目地。

在幫助同修的過程中,增加了學法和煉功時間,法理更清晰了,暴露出的執著心能很快的修掉,提高了悟性,增強了忍耐力,更堅定的信師信法。我深刻的體會到,幫助同修的過程,其實就是在修自己。

度人的是無邊的大法的威力,我們從善昇華到慈悲、大慈大悲、無量慈悲,修成無私無我的覺者,偉大的師尊付出了多少艱辛,承受了多少苦難啊!我無法報答師尊的慈悲苦度,只有精進再精進。師尊給我安排的修煉之路,要走正、走好,回報師尊給予我的所有。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