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國會前集會 譴責中共群體滅絕(圖)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三年三月二十二日】(明慧記者蘊韻澳洲堪培拉報導)二零一三年三月二十日,來自澳大利亞悉尼、墨爾本、布里斯本、阿德雷德、堪培拉等各城市的部份法輪功學員在澳大利亞首都堪培拉國會山莊前舉行集會,揭露中共活體摘取法輪功學員器官的罪惡行徑。

'前加拿大資深國會議員、人權活動家大衛.喬高(David
前加拿大資深國會議員、人權活動家大衛•喬高(David Kilgour)在集會上發言

'悉尼大學教授瑪利亞菲.雅塔羅.辛(
悉尼大學教授瑪利亞•菲雅塔羅•辛(Maria Fiatarone Singh)在集會上發言

'酷刑模擬演示,揭露中共罪行'
酷刑模擬演示,揭露中共罪行

'法輪功學員劉利在集會上揭露迫害'
法輪功學員劉利在集會上揭露迫害

'集會現場'
集會現場

正在澳洲訪問的前加拿大資深國會議員、人權活動家大衛•喬高(David Kilgour)與悉尼大學教授瑪利亞•菲雅塔羅•辛(Maria Fiatarone Singh)在結束了國會大廈裏和議員們的論壇會後趕到集會現場聲援。同時,六名在中國遭受迫害的法輪功學員以親身經歷的綁架、非法監禁、酷刑和奴役勞動,證實了正在中國發生對法輪功學員的殘酷迫害。

成立一個專案小組 杜絕活摘器官

前加拿大資深國會議員、人權活動家大衛•喬高(David Kilgour)表示,針對阻止非法器官移植的方案,得到了國會很多議員的正面支持。

「議員們希望能夠成立一個專案小組,由醫生組成但是擁有國會議員那樣同等的權利來反對活摘器官。他們(議員)可能會把這個小組稱為PAFOA(國會自發組織反對活摘)。這會是一項非常好的事情,他們可以針對章程立法,全世界的民主議會都可以用來參考。 」

醫學顧問瑪利亞•菲雅塔羅•辛(Maria Fiatarone Singh)也是悉尼大學醫學系教授。她向議員們提出了澳大利亞醫生不該去中國參與任何與這項議題有關的學術交流或研究。她說:「我認為,就是現在澳洲醫生也絕不應該對可能涉及非法或是參與不人道器官移植的中國醫生,進行學術交流。現在如果澳洲醫生這樣去做,還沒有法律可以限制他們。不論在哪裏,即使是在海外,如果一個醫生沒有醫德或是不合法的行醫情況,那在醫師執照的核准上我們還需要做一些協調管理。」

大衛•喬高(David Kilgour)走訪澳大利亞一個月,給社會提供了一個強而有力信息,保證人體器官移植使用合法供體,不僅僅是道德層面的問題,也是為了阻止一個正在蔓延的反人類罪行。尤其對法輪功學員來說。

學員現場講述親身經歷 揭露迫害

集會當天,六名在中國遭受迫害的法輪功學員以親身經歷的綁架、非法監禁、酷刑和奴役勞動,揭露迫害的殘酷性。

曾在中國遭受迫害的劉連軍,因不放棄修煉,被單位免去了科長職務,被非法拘留,關在一個不足二十平米、三十人吃喝拉撒都在一起的潮濕房間裏,他們用「開飛機」的方式折磨他。二零零八年因做真相資料他再度被非法關押,門牙被打掉三顆,所有牙齒都鬆動,不給飯吃,強迫他每天幹十二個小時的手工活。後非法判刑三年半,轉到山東省第一監獄,受盡毒打折磨。

學員劉利的母親因修煉法輪大法被非法抓捕了五次,姐姐被非法判刑五年,父親在十一年的驚嚇中於去年離世。劉利的丈夫賈曄由於不放棄修煉被開除工職,二零零一年被迫流離失所,從此三歲兒子明真再也沒有見過他的父親。直到二零零八年六月的一天,她接到丈夫被非法抓捕、關押在陝西渭南監獄被重判八年的消息,她呼籲澳洲政府和善良的民眾,請向中國的法輪功學員伸出援手,幫助制止這場殘酷的迫害。

中國石油大學碩士研究生劉金濤因堅持信仰被中共投入北京團河勞教所。他拒絕,三、四個惡警強行給他銬上手銬,拽著他的頭髮讓他處於半蹲狀態將他拖到警車上。在北京團河調遣處,惡警們強迫他參與體檢。他拒不配合,一直喊「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惡警扒了他的內衣往他的嘴裏塞擦地用的抹布。惡警指使吸毒犯們將他硬按到一張床板上,往他衣服裏、身下放寫有大法師父名字、法輪大法的紙條,讓他誣蔑。他不幹,便把他的手指往後撅,手立刻腫起來。

他說:「二十四小時攝像頭監控。惡警為了逼迫我放棄信仰,強迫我看誣蔑師父和大法的錄像,讓包夾強制我坐小塑料凳,長時間不能動(若一動,『包夾』就會拳打腳踢)。有一段時間還強制我站立不動,直至我的腳和小腿都腫脹的很厲害了才讓坐。不讓我去廁所大小便,逼著我只能大小便在褲子裏,吃飯也讓穿著大小便後的衣服,在有大小便的環境中吃。」

他繼續說:「他們逼我寫保證書,我不寫就不讓睡覺、不讓上廁所,不給飯吃,還故意說是我絕食,拿一個塑料管從我的鼻孔插進胃裏灌稀糊,故意的來回抽插那管子折磨我。指使包夾扒光我衣服,用刷馬桶的刷子把插進肛門,一邊抽插一邊說叫我變成同性戀,用手攥我的生殖器,大便出來了,他們把大便往我嘴裏塞,把我的鬍子、眉毛、陰毛都拔光了。冬天他們往我的被子裏潑水,看我睡著了就用別針猛的扎進我手指裏,我的手直到現在還有傷痕。包夾張國冰(河南周口人)還往我臉上、身上吐痰、吐唾沫,有次還扒開我的嘴,直接吐我嘴裏。就這樣,惡警、惡人們精神上侮辱我、肉體上折磨我。」

最後,劉金濤表示:「我來到澳洲後,感覺澳洲和中國真是兩個世界,我可以站在這裏自由地講真相,國內還有許多的法輪功學員被非法關押迫害,他們的生命安全得不到保障,甚至時刻面臨著被活摘人體器官的危險。希望全世界善良的人民都能了解中共惡黨迫害法輪功及法輪功學員的罪惡行徑,一起幫助早日制止這場迫害,並將惡人繩之以法。」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