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紐省議會研討會 呼籲終結中共器官掠奪(圖)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三年三月十四日】(明慧記者華清悉尼報導)二零一三年三月十二日晚,「終結人體器官在中國的掠奪」研討會在紐省議會大廈內舉行。研討會由澳洲紐省立法會成員、綠黨司法事務發言人舒布瑞傑先生(Mr David Shoebridge, MLC,Member of the The Greens)召集並主持。

專程遠道而來的加拿大前亞太司司長、《血腥的器官摘取》、暢銷新書《國有器官》的作者之一大衛﹒喬高(David Kilgour)先生親臨研討會;參與《國有器官》一書調查考證的悉尼大學教授瑪麗亞﹒辛格女士(Maria Fiatarone Singh)和多位紐省議員以及社會各界人士也參加了研討會。

中共直接參與「活體摘取器官」和販賣

'澳洲紐省立法會成員、綠黨司法事務發言人舒布瑞傑先生'
澳洲紐省立法會成員、綠黨司法事務發言人舒布瑞傑先生

舒布瑞吉先生在研討會的介紹中首先談到自己曾經在二月十九日就原有的紐省《人體組織法 1983》,向省議會提交了該法案的修訂草案《人體組織(人體器官交易)修訂法 2003》(New South Wales Human Tissue Amendment (Trafficking in Human Organs) Bill 2013 No, 2013)。該草案中提出,禁止澳洲紐省公民與居民從任何國家或渠道接受被活體摘取並轉賣的器官,並將對通過非法或不道德手段獲取器官的澳大利亞公民和居民予以定罪。

舒布瑞傑先生表示,多年來,在全球捐贈器官越來越少,只有在中國,人們可以在幾個星期內就得到移植器官。他直指中共直接從被關押的人們,特別是從法輪功學員身上進行「活體摘取器官」的暴行,並在全球系統販賣。

他還說:「我們知道今晚我們和喬高先生以及強有力的證據表明,在中國,中共一直在利用監獄系統的在押犯,特別是那些沒有犯罪的人們,如法輪功學員, 他們因信仰而被關押,他們被當作可以有效利用的器官移植庫。對於澳洲人來講,這就是犯罪。」

他表示,他的辦公室提出的相關修訂草案,得到了三千多份反饋,上千的評論,並得到了紐省的大力支持。他還談到中共利用國家機器與政權系統聯手,系統地在全球販賣器官,一旦澳洲人接受這樣的器官進行移植,無疑也是在犯罪,應負法律責任。

五十二種證據證實法輪功學員被活體摘取器官

'加拿大前亞太司司長大衛﹒喬高'
加拿大前亞太司司長大衛﹒喬高

大衛﹒喬高先生與大衛﹒麥塔斯先生多年來致力於對在中國發生的「中共活體摘取器官」暴行的獨立調查,二零零九年他們共同撰寫了《血腥的器官摘取》一書,揭露了中國從二零零零年至二零零五年的六年間,共有六點七萬起器官移植手術,其中有四點一萬多的器官供體來源無法解釋。二零一二年,他們再次參與出版《國有器官》一書,揭示赴中國大陸進行器官移植的風險。

喬高先生在研討會上向人們講述了中共政權如何利用國家機器「活摘器官、非法販賣」,多數的器官是來自信仰「真、善、忍」的中國大陸法輪功學員。喬高談到很多人認為會有活下來的人時說:「但實際上不會有,他們不僅拿一個腎,還要把第二個腎和其它的器官都拿走,然後將屍體焚燒滅跡。從二零零零年至二零零八年間,估計有六萬五千名法輪功學員是這樣被殺死的。雖然官方表示,這些器官來自於死刑犯,但只有法輪功學員每三到四個月就被檢查一次身體,並詳細記錄他們身體各種器官的健康程度,因此可以推斷出大多數器官的供體來自於法輪功學員。」喬高還表示,在他與大衛﹒麥塔斯先生合著的調查報告中,詳細列舉了五十二種不同的證據,證實法輪功學員被活體摘取器官。

喬高還講述了,在薄熙來執政期間的瀋陽蘇家屯醫院的醫生,曾經在二千多名法輪功學員身上做了眼角膜的摘取。他說:「在二零零零年至二零零五年間,四萬一千五百個器官移植大多數都是來自法輪功學員。」他希望各國政府包括澳洲政府都能夠對此立法,並實施有效措施,制止對人權的迫害。

對於有些國家認為就人權發言會影響到國家貿易,喬高說:「事實表明,真的對人權表態的政府,事後沒有任何影響貿易的現象發生。」

悉尼大學教授:中共系統地實施器官掠奪

'悉尼大學教授瑪麗亞﹒辛格女士'
悉尼大學教授瑪麗亞﹒辛格女士

在當天的研討會上,來自悉尼大學的辛格教授談到同一天被中共國務院宣布免去衛生部副部長職務的黃潔夫,以及澳洲應該停止對中國器官移植醫生的培訓,她講到:「事實上,黃潔夫曾在二零零八年被悉尼大學授予『榮譽教授』稱號,許多人知道黃潔夫實際上直接參與器官移植手術,而不只是調查時所說的幫助。他還為從在押犯身上進行大量活摘器官,再次回到悉尼大學繼續培訓。為此在二零零一年,他被提升為中共衛生部副部長。二零零六年,當喬高和麥塔斯先生在進行獨立調查時,他以官方身份否認自己直接參與器官移植。」

隨後當辛格教授在接受記者採訪時表示,雖然在印度、巴基斯坦等國家也有非法人體器官移植和販賣的現象,但是與之不同的是,中共是在利用國家機器進行大量的器官掠奪和向全球的非法販賣。她說:「這就是為甚麼我們叫它為『國家掠奪器官』,中共是系統地實施器官掠奪,他們利用醫院系統、警察部門一起實施,這是國家級的。」她認為保持沉默只能助長中共活摘器官的繼續和擴大。

「每一人去中國進行器官移植,就意味著無辜生命的喪失」

紐省自由黨議員奧迪先生(Jonathan Richard O'DEA)表示,從其個人角度來講,他是支持對澳洲人去海外做器官移植的禁止,但是從政治的角度來講,議會認為這是聯邦的議題。他說:「幾年前,我在省議會上提出過這個問題,當時是不同的政府(工黨)。這一問題遇到兩個阻力,一是,立法是聯邦的議題,超出了省的範圍,二是,紐省每年只有一、兩例去海外接受器官移植案例,不是一個嚴重的問題。」

對此,喬高先生表示:「很多年前我曾是加拿大巴布爾達省的憲法律師,我知道,實施健康政策是省級政府的事,但大部份的醫療經費是來自聯邦政府的撥款。因此,如果紐省有意願立法,從法律角度講是可行的。」

喬高先生接著說:「至於只有個別人去海外器官移植,我不知道大家是否記得七十年代柬埔寨的波爾布特時期,如果有一個加拿大人和一個澳洲人那個時候去柬埔寨接受器官移植,而器官來源是波爾布特的大屠殺犧牲者,我不認為人們會說,這只是個別人去,我相信人們會說,我們不希望任何人去那裏。」

他還談到:「我不知道從全國範圍來講,澳洲有多少人去海外接受器官移植,在加拿大,我們在三年的時間內調查了三個醫院,這三個醫院在這段時期去海外做器官移植的人數在二十到三十人次。」

瑪麗亞教授則認為當一個澳洲人去中國接受器官移植直接導致一個中國人的死亡時,整個事情的性質就完全不是一個數字問題,當一個生命為生存而奪取另一個生命時,整個事情是不可接受的。並且,這也是很具代表性的,如果紐省只有一個人去中國接受移植,而省的法律禁止這樣做,這至少使紐省維持了自己的尊嚴,同時也為其它省和聯邦政府建立了一個榜樣。也會使其它國家有例可循。

舒布瑞傑表示理解奧迪先生的關注,他說:「我知道奧迪先生提出這個問題是想得到幫助,以期獲得更多的理由在議會上提出辯論。我的調查是在泌尿專科的。有記錄可查的是每年有六個人去海外接受器官移植。這只是在這一專科領域,而在紐省,目前沒有這方面的跟蹤記錄。我的記錄是每年六個人,那五年的話就有三十個人,而在中國就有三十個人因為澳洲紐省這三十個人的器官移植而喪命,就是這樣的一個現實。」

議員:我們必須制止這樣的罪惡

紐省綠黨上議員約翰﹒凱先生(John Kay)提及澳洲有四千三百名接受洗腎治療的腎病患者,年增長率是百分之五,他說:「恐怕我們是世界上腎病患者最多的國家,我們有極其重要的責任包括道義的責任,保證我們的民眾不成為世界上不道德器官交易的需求來源。如果紐省能夠為此立法,把接收不道德器官移植的行為定罪,我們也將推動其它省和聯邦就此問題做出響應。」

「即便紐省每年只有一個人去中國,我也願意盡我努力去建立法律,避免一個生命因器官而被謀殺,一年一個人,五年就有五個人,我們必須制止這樣的罪惡。」凱先生說。

當天參加研討會的許多人認為全世界各國的人們聽到這一事實真相,都應該挺身制止活體摘取器官並非法販賣的罪行,這不僅涉及人權、道義,也是真正地為當地的社區和平、各自家庭的身心健康負責。

中共活體摘取器官惡行的曝光,已經越來越引起人們的廣泛關注。專程遠道而來的加拿大前議會議員喬高先生以此行希冀澳洲民眾和政府能夠真正地關注在中國正在發生的「活體摘取器官」的暴行。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