師尊扶我走正修煉路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三年二月十八日】我今年五十三歲,母親說我剛生下就吊針搶救,一直病到三歲多都是可憐兮兮的活著。記得童年曾有幾次無意中看到自己身體像天空一樣高大,覺的很奇怪,後來又出現很多新奇趣事。直到九八年(三十八歲)得法後,才一下子解開人生許多久久不解的迷惑。從此一頭紮進大法修煉堅定不移!

一、得法修心 洪法

正是我生命處於飽經坎坷、滿腹憂患的迷惘當口,姐姐送我一本《轉法輪》,並叮囑一定要一口氣一個字不落的讀完這本書。我一氣呵成讀完後對著《轉法輪》中的師尊法像說,「李洪志師父,我要煉法輪功,請您收我為徒吧!」說罷當即照《大圓滿法》學會了五套功法。

煉到第三天,師父就給我清理身體;連續三天渾身乏力骨頭很疼,但心裏美滋滋的。我記住了師父《轉法輪》中說的這段法「從今天開始,有的人會感到全身發冷,像得了重感冒一樣,可能骨頭都得疼。」〔1〕心裏別提有多高興;李洪志師父真的收我做徒弟了!第四天腦海突然冒出一念;起來!煉功!還沒等煉呢,「唿」一下甚麼事也沒了,頓感身心前所未有的輕鬆舒服。後來甚麼腎炎、乳腺瘤、子宮瘤、肺結核等等所有病全都不翼而飛。

親朋看我修了法輪功後突然心性質變,斷掉渾身惡習,整天神清氣爽賢淑豁達,他們個個由衷讚歎;「法輪功好!」丈夫、孩子隨緣走進了大法修煉。令人高興的是過去幾個與我不和的所謂人中「敵人」,也幫我們洪揚法輪功,有的還找我學煉法輪功呢!

我是中學教師,和鄰居同事曾經很溶洽且是好朋友,當校長越來器重她並交往火熱時,我那心裏就不平衡了,漸漸的不僅疏遠她,還時不時傷害她,抓她短處攻擊她,導致矛盾隔閡大的針鋒相對。師父說妒嫉心必須去,於是我帶著祥和與微笑登門看她,以煉功人姿態敞開心扉與她長談,善解了淵怨,讓她知道修大法的美好。我說;「過去是我不好,妒嫉你能力比我強,與領導關係好,我太小心眼對你傷害很深,向你真誠道歉請多多包涵!如果我不煉法輪功,也許我們所謂的『仇』結定了,大法師父教我與人為善。教我們謙和說真話,處處為他人著想,做真正的好人更好人,忍我捨我直至修成無私無我的正法覺者……。」她感動的流淚說;「謝謝你的坦誠交流,真的謝謝!法輪功能把你改變成這麼好簡直不可思議。我會記住『法輪大法好』!」後來我們又做回真正好朋友,她很信任我能幫她排憂解難。她總是在人前說法輪大法好!也誇我煉了法輪功如何好。從那以後我不再妒嫉任何人。

修煉前有個學生家長氣她兒子學習成績不好和早戀,我上門家訪時她怪我管理無能疏忽責任(那時我好打牌),說我很多難聽的話,我忍不住和她吵架,好幾年碰面不理。我修煉法輪功後懂了人為甚麼來世上當人的道理,不管我曾經和她有多少次業力輪報中的群體轉生,也不管我們生生世世相互傷害多深欠債多少,反正我心中有法約束,就得無條件的對眾生好,就得以煉功人的高尚品德與人中表率去化解矛盾,包容她對自己的傷害,抓住眼下機會向世人洪揚法輪大法的美好!她開始驚訝,漸漸感動,最後也是含淚送我出門。她說;「哪天我也來找你煉法輪功」。後來她真的煉了法輪功。像這類修心、洪法的事例還有很多很多。

二、證實法 獄中反迫害

我得法修煉僅有一年多時間,九九年七•二零恐怖降臨,誹謗師父與大法的邪惡謊言籠罩中華大地,毒害著每一個無辜眾生。我天天出去講真相,用自己切身體會揭謊言。二零零零年十一月在師父的慈悲呵護下,我和市區幾個同修切磋商定由我負責獨自印好一萬多份真相資料給全市各區同修分發,順利完成。兩天後同修們七八個結群進京上訪護法。

我們九人上午八點多來到天安門廣場,人海茫茫中我們目睹了來自全國各地大法弟子進京護法的偉大壯舉;有高舉「法輪大法輪!」「真善忍好!」的;有高呼「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還師父清白!」的;有打坐、煉功的等等等等。那裏的邪黨惡警便衣警車都在像惡魔瘋狗般的狂抓大法弟子,我是本群中最後一個被綁架上車,我迅速拉開車窗頭伸窗外,連聲高喊「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還師父清白!」只見地上人流一齊朝我喊聲湧來,我也聽見自己的喊聲在天安門上空回旋!車上惡警鐵青著臉狠命說,「還沒誰敢在『我們』車上喊口號,打死你!」惡警使勁猛搧我耳光,我沒顧痛,只是想我終於把壓抑心頭一年多的正念呼聲喊出來了!惡警把我關在北京海澱看守所,那裏每間都關滿了我們大法弟子。我被外地同修堅強不屈的護法意志而深深震撼。

我被迫流離失所到遠方親戚家,家鄉幾十個上訪同修被非法勞教,其中幾個同修無意說出我印送那些資料(那時同修不知道怎麼做),惡黨公安廳懸賞幾萬通緝我,本地國安在我家婆家娘家兄弟姊妹各家布下層層便衣控守。本地國安惡毒綁架我姐姐和我丈夫做人質刑訊逼供我的下落(姐的孩子一歲多全靠餵養,我孩子尚小基本不能自理)。他們還夜闖我家,打的我丈夫遍體青紫,傷痛累累(丈夫是中學教師,是人見人敬的好人)。

我牽掛在家同修很難及時看見師父經文與其他資料,便經常往返於傳遞新經文和籌建資料點地段(現在看來是極不理性)。一次在本地同修家看真相資料說牢裏同修正在遭受滅絕人性的迫害,我忍不住失聲痛哭(那時感性認識遠遠多於理性認識),心想要是我能把師父新經文告訴牢裏同修就好喲!(那時師父經文我都能背)這一下也許就被舊勢力看見鑽空子了:你求去牢裏嗎?半個小時後二十來個公安便衣團團包圍同修家綁架我。十多個警察、惡人對我輪番刑訊逼供,日夜罰站戴銬不准睡覺打盹,七個晝夜把我關在臭氣霉爛的窄小黑間,他們看我決不出賣任何同修,無油水可撈才改送看守所關押一年後,當地公、檢、法、610合謀誣判我五年徒刑。

五年裏,我全靠不停的背師父經文,請師父加持。那時雖然不懂得怎樣才是真正全盤否定舊勢力的安排,但我知道大法弟子必須捍衛大法!從不叫聲苦!從不喊聲痛!從不流滴淚!(不是強為就那樣自然而然的)「大法弟子堅不可摧」九個字時時寫在臉上刻在胸裏!決不消極忍受牢裏長期被夾控、強迫勞動、看邪惡電視等等魔窟邪規。所以我和五六個被「嚴管」的同修日日夜夜時時刻刻都處在反迫害的狀態。舉例幾點曝光邪惡,那時我通常把動刑具迫害叫硬酷刑,不動刑具的叫軟酷刑,同樣都是慘無人性的殘酷迫害。

有一段時間,在獄方邪惡「轉化」課上,我們講大法,背大法,用大法駁邪說,抑制壞人。驚怒的獄方強迫整樓層同修三十天從早到晚跑步、蛙跳,平地俯臥撐、高處俯臥撐(雙腳由夾控犯緊按在高桌上)、面壁俯臥撐、平地壓腿(雙腿扒著)、站立(連)跳等系列軟酷刑迫害,環環緊扣,跑步繞跑道十個來回,蛙跳一百米,各種俯臥撐100下,後來200下,那是要命的迫害啊!腳腿腫痛到寸步難行的,兩個夾控犯就往地上倒拖或弄去醫院打毒針吃藥。不跑不跳不衝反抗的就吊銬、電擊、關禁閉。惡徒就是往死裏整叫你「轉化」。但我們個個堅不可摧,誰都不屈從。那次以後本樓層再沒搞過所謂的「轉化」課了。

有一次我們拒背監規,不做獄操。獄警慫恿夾控犯穿著皮鞋在隔離間毒打我、辱罵我,跌到地上滾爬,渾身上下無處不痛、無處不傷;我還不背,獄警強制給我戴腳鐐、手反銬關進寒風刺骨的禁閉室十五天,頭三天不給飯吃,晚上睡在冰冷的水泥床板用嘴刁被子蓋到身體一點點,腳腫的很大銬子銬進肉裏潰爛起血泡流膿血,很痛很痛,但我心裏一點不苦,心想一定會好起來!領頭迫害我們的中隊長去禁閉室探視我,我毫無恨意、心生慈悲,她一邊應著一邊彎下腰手摸我腫大的雙腳,半晌無語走了,我從她那滿含淚水的眼裏看到了她對大法弟子的敬佩。之前我和同修給她多次講真相寫信。從那以後,獄警再不叫大法弟子背獄規、做獄操了。不久這個隊長調走了。

有一天我們抵制長時間日夜勞動,罷工,背經文、背《洪吟》,我高喊「法正乾坤,邪惡全滅。 法正天地,現世現報。」〔2〕新來的隊長拿電棒電擊我,好像電棒自己不電我。(那時不知是神通)我一直喊到監獄中心過道,恰好碰上一群搞檢查參觀的「官們」、我喊的更響亮,抓住機會喊出大法弟子臨危不懼的金剛威嚴,震懾邪惡、鏟除迫害!獄方馬上啟動好多獄警與刑具對我們五人施行隔離硬酷刑迫害:電擊;腳尖沾地雙手吊銬;吊起後,「男人婆」夾控亂摸我們身體性虐待、侮辱人格;吊暈了放下來喘口氣,再坐獨腳凳、再吊銬。三十多天每天十八小時吊銬、坐獨腳凳、面壁站、強制跑步等等輪換酷刑折磨。有個同修絕食一個月,被夾控犯從三樓倒拖到一樓再拖到禁閉室也決不妥協!最終我們在師尊慈悲加持下解體了另外空間的邪惡因素,獄方從此以後從不強加大法弟子勞動份額,每天上午做兩個多小時輕活。

但是獄方以我天天講大法、老是寫真相信為藉口,不給我接見親人。五年時間只花了帶在身上的三百來元錢,還省下一部份幫助明白真相的夾控犯人(那時突然不來月經了,個人基本用費只要洗刷用品)。有次為了破除不准大法弟子互談修煉的獄定邪規,我在勞動間公開背大法經文,而後三個獄警在密室一齊按著我使硬酷刑迫害:「蘇秦背劍」(雙手反到身體背後,一手從腰側往上另一手從肩頭往下,然後雙手斜拉緊銬)、身體騰空吊銬及其它多樣戴銬及吊銬,長達三個多小時慘無人道的硬酷刑熬過來了,都是師尊慈悲替弟子承受才能闖過來的啊!解體了獄警背後的操控爛鬼,後來整樓層同修都能交談修煉了。

五年裏反迫害,制止迫害,解體迫害,儘管是在消極承受迫害中反迫害,雖然是帶著皮包骨的瘦弱身軀回家,我為自己真正能傾盡心血(那時所在境界)譜寫傲雪篇章而無愧無悔!感謝偉大師尊的慈悲呵護拽著弟子走過那場生死大劫!

三、不氣餒 向內修走正修煉路

零六年從監獄回家,一路跟頭把式的,左摔右跤的爬起走正到現在,此時此刻才真正體悟到靜心學法向內找的玄妙意境。回想那會兒通過專心讀《轉法輪》,學師父新經文,看明慧網同修的交流文章,深知自己修煉,離師父對正法時期大法弟子的要求相差太遠,五年沒怎麼學法的空白是無法掩蓋的,唯一辦法就是把自己真正溶於法中,才能做好三件事,跟上師尊正法進程。

六年多來在做好三件事中,在師尊為弟子鋪就的救人路上,雖然用各種切實可行的辦法日夜奔忙,確實記載了許多「付出多少,得到多少」 〔1〕的應有回報。比如;長期堅持不懈的用真相紙幣救人;長期大力推廣安裝新唐人;一直善用自己能力優勢講真相勸三退不計其數,等等等等。可是由於自己悟性差,自以幹事多為心性高,忙中削減學法時間,干擾越來越大還不知自省。還有顯示心、歡喜心、證實自我遲遲不去,表面好了、心裏不改,導致舊勢力緊咬不放屢鑽空子迫害。零七年五月的一天早五點多邪黨國安四個警察突闖我家抄家,強行綁架我到國安黑窩,講真相兩個多小時後正念走脫。開始流離失所於他鄉救人,零八年八月奧運前夕,我在公交車上講真相遭異地邪黨政法委惡人構陷綁架勞教一年。省、地、市三級與兩地邪黨國安、610合謀對我酷刑審訊、拳打腳踢日夜罰站不准睡覺、安竊聽、布陷阱、路遙迢迢直奔我家非法抄家、抄我臨時租居、國安搶劫我們二萬多元新唐人衛星電視器材、電腦、打印機等,妄圖騙取其他同修情況,結果一場空。也說明其他同修正念強做的好!

二零一零年五月的一天,自以為救人較順的我在講真相時又遭人構陷綁架,關押在看守所兩個多月,不但沒正念否定舊勢力的邪惡安排,還起了求安逸怕心;後怕酷刑迫害、後怕坐牢苦;怕同修說我實修不夠;怕親人因我屢遭迫害誤會大法;怕認識我的得救眾生也因此再返迷惑,在各種人心驅使下,給自己修煉留下了無法抹去的遺憾污點,造成永遠的深深痛悔!七十多天回家後我陷入一種自卑自責的極度痛苦中。後來腦中閃念:摔倒了,別趴著!我馬上警覺,這樣消沉下去,不是錯上加錯嗎?不就是中舊勢力的計嗎!我必須從慘痛的教訓中站起來坦然面對現實!於是我每天六點發完整點正念後,繼續發正念清除自身存在的怕心、色心、幹事心、顯示心、證實自我等執著心,全盤否定舊勢力的一切安排!很真切感覺到師尊一步一步的往上拽我。我悟到真正把住「向內找」,不斷用法歸正自身心性,才能真正不被舊勢力鑽空子,才能真正圓容師尊所要的。

個別同修憑想像傳我是特務,個別同修還當眾斥責我,我一點也不氣,我再不能糊塗了,真正看穿舊勢力的鬼把戲,不允許舊勢力搞亂我們整體,叫謊言不攻自破!真切體驗到了擺脫人心纏魔後的輕鬆愉悅。

回眸十四年的修煉,雖然歷盡了艱難險阻,譜寫了曲曲玄音,但如果把那些樁樁件件擺在穹蒼正法中看會發現自己實在渺小的甚麼也不是,唯有感恩偉大師尊慈悲為弟子巨大的承受,無比感恩偉大師尊慈悲苦度弟子!衷心感謝關心幫助我的同修!向偉大慈悲師尊叩拜合十!

註﹕
〔1〕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2〕李洪志師父著作:《洪吟》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