堅定正念──一對老年夫婦的修煉體會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三年二月十七日】師父傳法已經二十週年有餘。這二十年裏,為了弟子的修煉,為了救度無量眾生,師父付出了我們無法想像、無法形容的心血和艱辛。為了在最後的這段時間裏能做的更好一些,跟上師父的正法要求,同修之間相互促進,我想把我和老伴修煉中的點滴體會寫出來與大家交流。

我老伴一九九六年開始修煉大法,兩年後我也加入到大法中修煉。我們都是抱著治病的目地走入大法的。

我年輕時受邪黨煽動性欺騙宣傳,十六歲就放棄學業,參加了朝鮮戰爭(中共所謂的「抗美援朝」),後來我又被調來調去,工、農、兵、學、商都幹過了。到老了落得一身病,腰椎骨質增生,痛起來腰像斷了似的;兩腳大腳趾患上甲溝炎,兩腳趾甲蓋拔掉過多次,到老了變成灰指甲;經常風餐露宿,到老了成了老年性氣管炎患者,還有其它病,這些病都是從來沒治好過的。可是我煉法輪功之後不久都不翼而飛。頭髮由白變黑,皮膚變的白嫩光亮,與同齡人相比顯的年輕不少。

我老伴在修煉前也患有多種疾病,腎炎、心動過緩、類風濕、過敏性哮喘,整日在痛苦中掙扎。為了祛病,她練了多種氣功,不見好轉,又皈依到佛教的淨土法門中成了居士。還沒好轉,四十二歲就因病辦了內退。

一九九六年正月初二,原來也是佛教居士的W姐告訴我老伴,法輪功祛病效果特別好,她借給我老伴一本《轉法輪》,講明:只給一天半時間,到時看完看不完都得送還。因為那時《轉法輪》奇缺,一個地區才有幾本。老伴從早八點看到晚八點一氣讀完。可看書不到一小時,她就感到肚子疼,開始拉肚子,半個小時左右就得拉一次。拉出的東西一會是黑紫色的,一會是暗綠色的,一會又是黃色的,特別難聞,而且量特別大。雖然一天沒吃沒喝,也不覺的餓,相反越拉越舒服。就從這一天,折磨我老伴幾十年的疾病徹底根除了!直到今天,再也不需要尋醫問藥。

我們的親身經歷讓我們認識到:法輪大法是真正的高德大法,就是我們要找的、要修的救命大法,我們堅決跟師父一修到底!

獄中恭祝師父生日快樂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共產邪黨發動了對法輪功修煉者的殘酷迫害。二零零零年農曆臘月二十六我們去北京證實法,被戶口所在地的「六一零」押回非法關押,我被關押在看守所,我老伴被關押在市拘留所。

江澤民和邪黨真是愚蠢至極,發動這場對修煉人的迫害就是挑戰人性與信仰,註定是要失敗的。因為修煉人對師父的忠誠、對高德大法的信仰,是任何強制手段都不能改變的。「邪惡利用壞人手中的權力經過近兩年的造事,使用了集人類歷史中最下流的行為、動用了古今中外一切最惡毒的方式迫害大法與修煉者。其目地是想以強制的手段改變大法修煉者的心、放棄修煉。這是徒勞的。歷史上一切迫害正信的從來都沒有成功過。」〔1〕

在那樣邪惡的環境中,弟子們更加相信師父,想念師父。師父生日到來,大家沒有考慮自己的安危,而是想著怎樣恭祝師父生日快樂。這一念足能夠感天動地!老伴和同修在邪惡的黑窩中真的兩次為師父過生日。老伴告訴我說:第一個四月初八祝壽:頭幾天給拘留所幫廚的同修巧妙的請來了高香和打火機;我的姪女頭一天探視老伴時給老伴送去了櫻桃和草莓;一位副所長的乾女兒,通過大法弟子講真相很佩服師父,將頭一天幹爹送的大西瓜奉獻給師父;一位同修的兒子通過關係送去的糖果、糕點、火腿腸、方便麵等等大約十二樣吧,在監室擺了好大一片。九位同修於卯時焚香頂禮,九叩首,遙拜師尊。那種神聖、那種虔誠伴著那種幸福的淚水,至今難忘。過後她們也想,平時甚麼東西都很難收到,這幾天怎麼這麼順,想甚麼有甚麼,而且那天警察竟沒有來巡視。後來看到外面同修送來的經文才知道,「其實大法弟子每個人都是有能力的」,「動真念時都是威力強大的。」〔2〕。正是因為我們有了敬師敬法的這份誠心,才促成了這件事。

第二個祝壽日她們做的也很成功。

獄中第一次發正念

二零零一年五月二十四日晚,收到獄外同修送來的明慧編輯部《發正念》文章,心情非常激動。到了二十七號,大家正念非常強。在五、六、七三個正點全部打手印集中精力發正念。另外空間的正邪大戰肯定非常激烈。大約七點半左右,天空開始發黃、變暗,越來越暗。就像武俠小說中描述的那樣,狂風大作,飛沙走石,天昏地暗,天幾乎完全黑了下來。持續十多分鐘,風逐漸停了下來,天慢慢放晴。大家正在議論,就看見天空中有密密麻麻的黑點在緩緩飄落,就像冬天的雪花一樣。一會外面放風場落了一層,條狀的,長有七、八公分左右,寬不足一公分,灰白相間,拿在手中不碎。我們立刻想到這是魔的骨灰!於是我們有的喊所長,有的喊市民,有的講真相,告訴大家自焚是栽贓,殺人是誣陷,法輪大法是正法,法輪功遭迫害是千古奇冤!整個拘留所和周邊的市民都驚動了。雖然有人不信神,但剛才一幕確實讓人不可思議。大多數人都明白是怎麼回事了。那些吸毒人員再也不敢打我們大法弟子了;有的警察還催促我們煉功:快飛呀,你們怎麼沒飛呀?(指第五套功法中第一個加持動作)小環境基本被我們正了過來。

建立家庭資料點

二零零一年八月,我從獄中出來,隨兒子生活,在當地同修幫助下建立了資料點。當時我抱定一念:我們做證實法的事,任何生命不得以任何藉口干擾。從剛開始的單純打印到後來的上網、編輯小冊子,網絡從來沒有被封過。這中間出現過無數奇蹟。

有一次我們和協調人一起送資料,邊走邊說,路邊的高樓擋住了視線,聽到雷聲一響,東北方黑壓壓的烏雲已到了頭頂,感覺離我們不足百米。由於事出突然,來不及多想,有的心中懇請師父「師父啊,弟子考慮不周沒帶雨具,這些資料都是救人的,請師父不要讓天下雨」;有的大聲說:「三界內管雷雨的神聽著:這是救人的資料,絕不允許淋濕,快回去!」話音一落,「喀嚓」一聲炸雷,烏雲翻滾著急速退去,那一幕太神奇了,我們自己都感到十分震驚!我們安全把資料交到同修那裏。

由於資料需求量大,二零零二年四月出外租房居住。一次去買耗材回來時天色已晚,為避免跟蹤我騎著小三輪車繞路往住處趕,由於路況不熟悉,前邊一個無蓋子的窨井也沒看見。聽到路邊納涼的人們一片驚呼我才看到,可是由於速度太快,已來不及躲避,我和三輪車就從窨井上飛過去了。小型三輪車的車轂轤也沒有窨井口大,我和車子卻沒有掉下去,是師父使我避免了一場車毀人傷的事故。內心萬分感謝師父對弟子的救護。

有一次我和老伴因生活小事發生爭執,老伴脾氣火暴,不跟我合作,要到別的資料點去。那時還都不太會向內找,都非常生氣。晚上老伴上網下載小冊子,打開word文檔時,office助手「大眼夾」一大一小急速的閃爍,而且一直不停,與平時大不一樣。仔細一看,「大眼夾」旁出現一行字:「自古強弩弦先斷,每遇鋼刀口易傷」。老伴悟到,是師父點化她的,女人要柔。自此我們夫妻相敬如賓,再沒拌過嘴。

還有一次,冬天出租屋沒暖氣,下半夜特別冷。那時我們每月除了留100元生活費外,其餘的工資全部用於做資料,我老伴連件好的棉衣都捨不得買。有時晚上網速太慢,我們就下半夜起來上網。特別冷時她就披上我的羽絨襖去開電腦上網下載。同樣「大眼夾」又是奇奇怪怪的閃爍,原來屏幕右下角又顯示出一句話「佛靠金裝,人靠衣裝。」這是師父點化我們大法弟子做的事,在另外空間是極其莊嚴神聖的,一定要注重形像。過後我們到電腦市場買耗材時,我們就電腦裏自動出現的文字問經營人員,office助手裏有沒有這樣的詞句?他們說「這些詞句絕不可能有,因為這不是要幫助的內容」。我們更覺的是師父給我們的慈悲點化,我們一定銘記在心,時時注意修正自己。

二零零三年初,資料的需求量越來越大,已經到了每週出二~三箱的數量。為了安全起見,我們租了一間門面房賣小食品作掩護,便於進耗材和出資料。我們始終堅定一念:不管我們修的精進與否,都不允許舊勢力干擾、迫害。那時常人受邪黨欺騙中毒很深,而且房東對租戶監視也比較嚴,這些都沒有給我們帶來影響。只要我們一動念讓常人迴避,他們一會兒就會離開。在近八個月的時間裏從來沒出現安全問題。我們的小賣部雖然不是以賺錢為目地,但生意卻很好,每個月盤點下來,除正常收入外總是多出三、四百元現金。怎麼回事?我老伴還是會計,不可能算錯賬。後來與同修切磋此事,同修說你們老倆口生活太過清苦了,100元生活費夠買些啥,這是師父給你們的生活費,我們修大法是有福份的,不應該這麼苦呀。師父在《去掉最後的執著》中講:「弟子們的痛苦我都知道,其實我比你們自己更珍惜你們哪!」師父的慈悲關懷與愛護促使我們更加精進。

為了推行明慧網倡導的資料點遍地開花,我和老伴經常利用晚上去外地教同修製作資料的技術。在這個過程中我們發現資料點主要負責打印真相小冊子,《明慧週刊》都是幾個人一本傳著看,往往是下一期都到了,有的同修上一期的還沒看到。這使同修失去了交流的環境,缺少明慧網的指導,這怎麼行呢。我們聯繫了四個地區的有關人員用靈活多樣的方式,或到我們住處、或去他們住處,或臨時租房,先後共教會三十多人做資料,促進了資料點遍地開花。

在交流中提高

在這期間我們還附帶著幫同修組織召開小型交流會。那時的資料點大多數也只是打印為主,還不會上網,同修根本看不到明慧文章,怕心很重,正念不強。我們就把明慧文章分類整理,清除怕心的、正念除惡的、破除病魔干擾的、成功營救同修的……,把這些典型事例背下來,在會上讓同修擺一擺自己的困惑,我們再把有針對性的事例講出來,看看人家是怎樣抓住自己的一思一念,如何加強正念,破除負面思維及觀念的,如何用師父的講法歸正和提高自己的,再找一找我們自己差在哪裏,以後該怎樣去做。通過這樣的啟發、對照,所有參會的同修都感到心胸豁然開朗了。

在這個交流會上我們舉了一個營救同修的例子,講的是人家怎麼克服怕心,怎樣堅定救人這一念不動搖,任何負面的思維都不要,就相信師父說的大法弟子「有多強的正念,有多大的威力。」〔3〕把同修營救出來了。正巧這個縣也有一位同修被迫害的已經生命垂危,妻子同修提出能不能營救。各分片協調人立刻表示有信心營救同修。當場就把哪一念該加強、哪一念該摒棄都討論了出來。法會結束後,全縣同修鎖定那個關押同修的勞教所高密度發正念,第三天縣協調人帶十名正念較強的同修和家屬去勞教所要人,僅用兩個多小時就把這位同修營救出來了。這件事在當地影響面很大,使其父母和遠親近鄰都改變了對大法的看法。(有關消息已在明慧網發表)

風風雨雨的走過來了,回過頭來看一看走過的路,正像師父說的那樣:「那些所謂的邪惡其實甚麼也不是」〔4〕,只不過是我們前進路上的墊腳石。按師父的教誨走,按大法的標準做,看淡名利、放下生死,隨師還家的道路就是平坦寬闊的!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二》〈強制改變不了人心〉
〔2〕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二》〈大法弟子的正念是有威力的〉
〔3〕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二》〈也三言兩語〉
〔4〕 李洪志師父著作:《正念的作用》,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