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煉大法使我永離對疾病的恐懼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三年二月十五日】我是一九九六年六月二十八日喜得法輪大法的。那年我三十八歲,卻已是得病十八年的老病號了。我出生時不到七個月,體重不足四市斤,所以身體從小就弱不禁風,十六歲被迫摘除扁桃體,二十歲患上了風濕病。到三十八歲時,被診斷出的各種病症有三十四種,如:甲亢、甲狀腺瘤、粒細胞減少症(白血球低)、預激綜合症、冠心病、心臟低搏、低心泵力、美尼爾氏綜合症、神經衰弱、神經性頭痛、神經官能症、植物神經紊亂、脊椎綜合症(頸椎、胸椎、腰椎、腰椎增生、變形)、頸椎自然生理曲度變直且反張、椎間盤突出、椎管狹窄、右膝關節變形、腰背肌肌腱粘連、子宮肌瘤,及中醫診斷的腎虛脾虛,等等等等。

那時,我三天兩頭跑醫院、找專家,今天犯這個病到醫院搶救,明天到醫院急診,常年病痛纏身,一把一把的吃藥。治不同的病,吃的藥又互相有反作用,如:甲亢的藥降低白血球,而我本身患有粒細胞減少症(白細胞低),這樣醫生要求每週必須驗一次血,有時白血球低到二千多(正常五千到一萬),就得同時增加升白血球的藥。我犯一次冠心病得躺一週,睜眼的力氣都沒有;犯一次美尼爾氏綜合症,幾天不敢睜眼,天旋地轉,膽汁都得吐出來;得甲亢六年,心慌氣短,心顫的到嗓子眼,渾身哆嗦;背上常年像背著磨盤,壓的喘不動氣,腿像灌了鉛似的邁不動步,腿常年是腫的;整夜整夜的睡不著覺,全身沒有不痛的地方。體弱多病導致我身體沒有抵禦能力,拔顆牙發燒一個月,生孩子後二十天站立不起來。我身心承受著煉獄般的煎熬,是在掙扎中痛苦的活著。那時我常常仰天長嘆,難道這是我的人生嗎?這樣的日子何時是個頭啊!

一天,一位朋友向我介紹煉法輪功治病效果很好,正好煉功點上放法輪功師父的講法錄像,讓我去看看。這樣我每天晚上看一講師父講法錄像,連續看了九天。每次看完師父講法,由輔導員教我們煉功。到第七天晚上,我有些明白了:人今生有病是有因緣關係的,只有修煉的人是有師父管的。我問輔導員:我還吃著藥,醫生說我的藥不能隨便停,我該怎麼辦?輔導員說:這事得自己定,就看你信師父信法信到甚麼程度。我當晚回家後,心想,我既然有師父了,那就信師父。於是我就把家裏所有我吃的藥全部裝入一個塑料袋中,扔到垃圾箱裏。

停藥後,我的身體出現劇烈的反應,全身顫抖,心跳加速到每分鐘130次,好像一張嘴心就要跳出來似的,全身大汗淋漓,四肢無力。但我知道這是師父給我清理身體。就這樣一天天堅持著,到了第八天早上起床後,我全身感覺輕鬆無比,從未有過的舒服,我百感交集,知道師父在管我了,我在心裏說:師父啊,我的苦到頭了!

就這樣,僅僅七天時間,我全身的疾病全好了!三十四種病症全沒了!從此以後再也不用吃藥了!我抬起了頭,挺起了胸,直起了腰,走動了路,我激動的心情無法言表,十八年的苦難瞬間消失,我覺得我是世界上最幸運的人,因為我有師父了。自此我:「入道得法。識正邪,得真經,輕其身,豐其慧,充其心,乘法船悠悠。」[1]

我所得的這些病,雖不是絕症,但有的是要命的病,有的是治癒不了的病、終身疾病,有的是反覆發作的病,它們在我身上已形成了相互牽連,相互影響的惡性循環,使的我求生不得,欲死不能,現在的醫學看似發達,卻無法治癒我的這些病,只能是頭痛醫頭,腳痛醫腳,而且是不斷的增添新病。然而,我煉功只有七天,動作還不熟練,當時還沒有請到《轉法輪》,我的病就全部好了。這真是奇蹟!是我做夢都不敢想的奇蹟!

然而這麼好的功法,一九九九年卻遭到了江澤民一夥的迫害,鋪天蓋地的謊言,誣蔑我們的師父,誣蔑大法,說我們的師父斂財,不讓吃藥,他們的目地就是要挑起全國人民乃至全世界人民對大法和我們的師父的仇恨。其實退一步說,如果有人向你收錢,能救你的命,你肯定願傾盡所有。更何況事實是,我的師父沒向我收一分錢,而師父卻救了我的命!像我這樣重獲新生的人,在法輪大法弟子中何止千千萬。

在師父所有的講法中,沒有一句話說不讓弟子吃藥,就是告訴弟子人有病的原因。我不再吃藥是因為我悟到那些藥根本治不了我的病,只有在大法修煉中,按照真、善、忍的標準做人,才能得到身體的淨化。事實確實是這樣,十八年來我一直吃藥,疾病卻越來越多。而我修煉法輪大法七天,三十四種疾病就不翼而飛。我的親身經歷證實了:法輪大法好!法輪大法是正法!法輪大法是佛法修煉,也是更高的,超常的科學。

我們的師父不只是給我們清理身體,更重要的是讓我們知道了宇宙的真理,教會了我們按真、善、忍的標準去做一個無私無我的好人。而在大法修煉中,我時時刻刻都在師父的呵護中。

二零零九年末一天早晨,我起床後感覺脖根痛,刷牙時嘴含不住水,照鏡子一看,右側眼角和嘴角相聚,心想這不是面癱嗎?但我馬上又想到,我是大法弟子,我不是面癱,我不是中風,煉功人沒有病,只有關。我不再管它,該幹甚麼幹甚麼,照樣做煉功人該做的事情。家人發現後催我去醫院,我叫他們不要擔心,我沒事的。我很清楚,如果是不修大法的人,得了這種病是很難治癒的。我單位就有倆人得這種病,一人得病二十多年,為了治病多次去北京,另一人得病近二十年,也是整天針灸吃藥的,這倆人至今嘴眼歪斜。但我沒有怕,我知道我有師父管。就這樣十天過後,我的臉正過來了!我站在鏡前,撫摸著歸正的臉,不禁淚如雨下:感謝師父!感謝師父無處不在的呵護。我從內心深處感歎:修煉大法真好!

修煉大法使我了然人事無常,超越人間疾苦,永離對疾病的恐懼,獲得真正的新生。願天下世人不要被中共邪黨的謊言所矇騙,不要被強權所嚇倒,了解法輪功真相,為自己選擇美好的未來。

註﹕
[1]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悟>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