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西醫大夫為甚麼堅定修煉法輪功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三年十二月三日】我是一個西醫大夫,堅定的修煉法輪功已經十五年了,在中共邪黨迫害法輪功期間,很多不理解法輪功的同事朋友,總對我說同樣的話:「一個西醫大夫怎麼也煉法輪功?」我今天再次告訴那些不理解法輪功的人,法輪大法太好了。

煉法輪功使我身體健康

在學法輪功以前,我右側身體長期酸痛、麻木。參加多種體育鍛煉,打太極拳也不見好轉,運動過後常常加重。學法輪功以後,右側酸痛很快減輕,身體也舒服了,同時體察到中醫講的經脈的運行。全身有電和磁一樣的東西在集聚、震盪。我理解這就是法輪功講的「功」,中醫講的「氣」。我體察到煉法輪功使我經絡暢通,真正做到了祛病健身。

在醫院當醫生,常值夜班、熬夜、勞累。時常身體不適,煉一遍動功後,身體格外輕鬆。有一次流感流行期間,同事和我都感到咽部疼痛,同事都抓緊時間服藥治療,有的不見好轉,加用輸液治療。我回家煉完一遍功後,咽喉痛減輕了一半,再煉幾天全好了。我更加相信法輪大法講的「可煉功人的功自動就在消滅病毒和業力」[1]。堅持煉功已經成為我的生活習慣,修煉法輪功比我學過的中醫養生更養生,身體越來越健康,更因為法輪大法博大精深的法理吸引了我。

法輪功讓我醫術提高

學法輪功前,親戚都說我是一個很笨的人,我自己也感到頭腦理解能力差。學法輪功以後,我感到頭腦靈活了,思想開闊了,對過去的不明白的醫學理論,一看就明白,一學就懂,對醫學知識有了更深的理解。比如紅外線、紫外線能殺滅細菌和病毒,煉功人煉出的「功」更能保護自己的身體。病毒細菌和各種致病因子能使人患病,比它們更小的致病生命體是甚麼?現代科學解釋不了。法輪大法中講到是「業力」致病。我理解業力是由人的思想中每一個壞的念頭組成的,也是由人思想中一個個更微觀的信息、基因構成的,這就是思想業力的形成,業力是人患病的根本原因。我擁有了超越現代醫學的認識。我感悟到法輪大法的博大精深。

伴隨著長期修煉,我的頭腦越來越靈活,思想越來越開闊。過去對中醫中藥不明白的理論,現在有了新的認識,在法輪大法的指導下,我研發出了的一種中藥方劑,作用神奇。很多省級醫院治療無效的病人,服用此藥獲得痊癒,我知道的中醫藥典裏面沒有此方和主藥相同的方劑(此方現在保密)。我知道自己已經成為此科學領域的帶頭人。我正在研究用中藥治療世界級的醫學難題:中醫稱「震顫麻痺」,包括西醫的「帕金森病」,現在已經有了治療方劑。我明白這都是修煉法輪大法給我帶來的智慧和福份,也希望醫學界的同行,都來修煉法輪大法,也能在自己醫學領域裏有更大的成就。

法輪功讓我做好人

法輪功讓修煉人用「真、善、忍」的法理做指導,做一個好人,做一個更好的人。幹好本職工作也是做好人的表現。在工作中遇到嘔吐的病人,我不嫌髒,替病人家屬打掃嘔吐物;對行走不便的病人,我常常協助病人做身體檢查,攙扶病人上廁所等。關心病人的疾苦,想病人之所想,不求回報,病人都說我沒有架子,體貼病人,現在這樣的醫生太少了。很多病人都願意找我診病。親朋好友說我太傻了,不知道多掙錢。我常常笑了笑,我想既然自己立志修煉法輪功,就要按著法輪功的要求去做,做一個真誠、善良、遇事忍耐的人。

去年「甲流」流行期間,感染甲流的人數猛增,我大量的診治病人,每天忙於追求經濟效益,放鬆了修煉,在甲流快要結束的時候,出現了嚴重的乾咳等症狀。親戚想給我用藥治療,我告訴她我們煉功人的「功」就能殺滅細菌和病毒。親戚對我說:「我看你不用藥,甲流和病肺感染怎麼好?」我想:我接觸甲流病已經一個多月了,按西醫理論早該產生免疫力,為甚麼一個月後發「病」呢?我很快認識到我的乾咳病症是因為自己背離了真、善、忍的原則,有了追求個人利益的私心,才導致的病症,說白了我的思想變壞了,我開始克制自己的私心,善良、公正的對待每一位病人,同時抓緊學法輪功,乾咳很快消失了,沒有吃一粒藥,身體恢復了正常。更證明人患病是業力造成的。這樣的結果出乎了親戚的意料,在事實面前乾瞪眼,不相信也得信。最後不服氣的說:都像你這樣修煉法輪功,醫院都得關門停業。

通過這件事情,我認識到煉法輪功是極其嚴肅的,只有按照法輪功的要求做好人,身心才能健康,所有出現問題的人,那時已經不算是法輪大法的修煉者。也希望不理解法輪大法的人多了解一下法輪大法到底講甚麼。

以上只是自己一點初淺認識和收穫,想知道更多益處的人,請來學法輪功吧!你能受益無窮。

在此敬謝法輪大法,敬謝師父。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美國法會講法》〈紐約法會講法〉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