師父急

——開天目同修另外空間所見(1)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三年十一月二十五日】同修的天目在修煉大法以前就是開的。隨著正法進程的不斷推進,同修一直以來就看到另外空間不同的景象,希望能寫出來鼓勵更多大法弟子共同精進,不辜負師父的苦度。筆者慚愧,由於懶惰,現在才整理出來,希望還不是太晚。

下面是同修口述,本文以同修口吻、第一人稱敘述。

一、師父真的著急

二零一三年九月二十七日晚發正念,我看到師父法身來了,我的元神就下去跪著了,但還是在發正念中。

二零一三年九月二十八日早先煉功後發正念,比正常早六點晚了十分鐘。煉靜功時看到景象,開始去像是自己的空間場。樹都擺動著跳舞,迎接我,我想怎麼沒人呢,都是植物啊。這時就像有人告訴一樣,沒人說話,就是像信息在腦中回答一樣,意思是人都上煉靜功場去了,我就去那個場地了。那裏男女老少一排排的,人可多了,我挺高興。

我去了一個門裏面,就念師父《洪吟二》中的詩,靜下來了,心裏想著最近找回的昔日的同修,不知道同修們咋樣了,最近比從前精進了沒有,這時感到師父的聲音打了過來,大概意思是這樣的:生生世世隨師下走,手把手給你們安排,下一個層次把著你們,下一個層次還把著你們……(層層下走)來到人間,抓著人中的東西不放,還不往回走……

這時我腦子裏迴盪師父《洪吟三》中的法:

只為這一回

超越時空正法急
巨難志不移
邪惡瘋狂不迷途
除惡只當把塵拂
弟子走正大法路
光照天地惡盡除
法徒精進寒中梅
萬古艱辛只為這一回

師父法身說:「就眼瞅著這一坎兒了,就過不去了,你們的母親,生你們元神的母親,眼淚用缸裝,九大缸(我天目確實看到每種缸一種顏色,一共九種顏色的缸,裝的都是生我們元神的母親們的眼淚),你的眾生慘盼你回去,都哭的很慘,(你)抓著人間的東西不放,你的福份、命,都是師父給的,人間有甚麼東西,你有甚麼放不下的?你不放……」

師父法身說了很多,我就想自己是個農村老太太、沒文化,地位低,咱們說的話人家同修有工作有地位的能信咱的麼?我就和師父說,我說:「師父,我行麼?」師父說:「只要是有你這個心,你就去做去,一切都只有我負責!」我又問:「我能行嗎?」師父非常肯定的說:「行!只要你去做去!」最後我想:師父,我能做,只要師父信著我,我就能做。

整個過程延續到發正念結束,我都是流著眼淚打坐在那裏的。這前後至今寫稿截至,大約兩月來,我們幾個同修配合,找回昔日同修六到八人,並且同修們都在不同成度的精進著,有同修從新返上來的特別快。這一切真是師父在做啊。看來師父真是太著急了。

二零一三年九月二十八日晚上七點接著發正念,看到江澤民、曾慶紅、羅幹、周永康、薄熙來被抓著下到十八層地獄,這回是徹底不能出來了。它們的元神都不是人的形像,江澤民是蛤蟆精,曾慶紅的樣子像狗熊又像野豬似的,用人世間的動物不太好形容,周永康是個大螃蟹精,羅幹是個老大的鱷魚精,薄熙來是蠍子精。它們到十八層地獄後,下油鍋炸了,這回真是都徹底斷氣了。多少年來,各個空間打這些東西都沒少交手,這回是徹底打死了。至少我在自己當時的層次看到的景象如此。如此看來,正法真的快結束了。難怪師父那麼著急啊。

二、一定把師父的法完整的帶回去

學法這十幾年,我們這裏的農村都沒有完整的一套大法書籍,都是各種長長短短的經文,二零一三年過年前後,有同修來幫助整理,給本地農村所有同修每人補齊一套大法書籍。當我們這次系統的從頭到尾的按順序開始看師父全套講法書籍時,才知道個人修煉怎麼修,並在另外空間看到的師父給灌頂的殊勝美好的景象,在一定空間感受和看到出世間法的境界的美好等等。並且我空間場的眾生出現在我的面前,我問他們需要甚麼,他們說甚麼都不需要,就是把師父二十年來的講法都給他們帶回去,一定要全帶回去,並且一再說:「主啊,你可一定給我們帶全啊,師父的法一定要全!不全不行!」

我開始不明白,師父的法要帶全?《轉法輪》不是都在看麼,後來想到這個事和同修來幫忙配齊師父的所有講法有關──我一直認為自己文化低,得法前基本不認識幾個字,所以覺的自己能看明白《轉法輪》就行了,其實這就是我的觀念和障礙,我這次確認我這個自卑、沒有自信的觀念必須去掉了。原來學法就學《轉法輪》,新經文來了也是同修念、我聽,一般不自己念,主要也是已經形成了自己文化低的觀念,就總指望別人念,自己不主動學著念那些講法和經文。當然大法神奇,現在所有大法書和大法資料、《明慧週刊》等都能基本看下來,但這些字在別的與大法無關的地方就不怎麼認識了。

(待續)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