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史漫談:因果不虛 報應昭彰(上)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三年十月二十二日】因果規律是宇宙的法則,天經地義。其實人無論做了甚麼都有報應,古語云「善因善報,惡因惡報」,天理在制約一切,人的所作所為、一思一念神明都在監察著,每個人都要為自己的言行負責。有的人一聽說因果之事,便會相信且願聽,從而自覺遵守道德。但也有些人,不信也不願聽,總以為自己做的甚麼事別人看不見,因不信報應肆意胡為而給自己造下無端罪業,因違背了天理、良知而導致惡報,古籍中記載了許多這方面的事例以警示後人,以下舉其中幾例。

(一)訕謗神佛 地獄受報

佛法廣大無邊,慈悲普度眾生,一視同仁,教導人趨吉避兇,改過自新,棄惡從善,使人明瞭因果的道理,從根本上使人脫離輪迴之苦,成就覺者,所謂「佛者,覺也」。人們感恩和恭敬還唯恐不及,怎麼能夠誹謗佛法和神佛呢?如果不敬和隨意誹謗,罪業深重,報應是避免不了的,不僅會得到迅速消耗福壽的現世果報,還將會導致墮入地獄的嚴重後果。

唐朝太史令傅弈,不信佛法,想盡辦法極力誹謗,輕視修行人,還把佛像拿來當磚瓦使用。唐高祖時他上疏提出廢除佛教,唐高祖將其奏疏交給群臣討論。中書令蕭瑀說:「佛教屢朝興盛,引善遏惡,冥助國家,理無廢棄。佛,聖人也。傅弈此乃誹謗聖人目無禮法。」傅弈說:「西域之法,以三塗六道,蒙誘愚蠢,追既往之罪,窺將來之福,口誦梵言,以圖偷免。不足為信。」蕭瑀聽完傅奕攻擊佛教的話後合掌說:「地獄所設,正是為了這種人!」傅弈的上疏因多人反對未能通過。唐太宗即位後扶植佛教,弘揚佛法,傅弈再次上疏阻攔,很多大臣皆道:「佛在清靜仁恕,濟世度人,自古以來皆云三教至尊而不可毀,不可廢。」唐太宗便傳諭再有敢勸阻者,便以非聖無法論罪。

傅弈、傅仁均及薛賾,三人同為太史令。薛賾欠傅仁均五千錢還未還,傅仁均就亡故了。薛賾一次夢到了傅仁均,就問他說:「我以前欠你的錢,要付給誰呢?」傅仁均說:「可以付給泥犁人呀。」薛賾問:「誰是泥犁人?」傅仁均回答:「太史令傅弈就是泥犁人。」薛賾恍惚中又來到一個地方,那兒有很多是已故的人,薛賾就問:「佛經上說,造惡得罪、造善得福的報應之說,不曉得是否一定有?」亡者回答說:「當然有。」薛賾又問:「象傅弈這種人,生平不信佛法,死了會受甚麼報應?」亡者回答說:「善惡罪福一定是有的,至於傅弈,已經被發配到越州的泥犁地獄去了。」這時薛賾就醒了,嗟嘆罪福這種事不可不信。第二天,薛賾就照夢中所言,把錢拿給傅弈,並把夢中之事告訴他。幾天之後,傅弈就暴病而亡了。

(二)瞞心昧己 神明鑑察

宋代宣和年間,賈謀為諸路廉訪使者,他貪財無行,詭詐百端。時遇靖康之亂,賈謀一家移居嶺南德慶府,當時有個濟南商知縣,也來寄居府中。賈謀探知商家甚富,遂為其子賈成之娶了商家小姐。後來商知縣病故,商妻獨自一人撫養幼子,商小姐便時常回家照看。

一日,商妻在家,忽見來了一個差吏說:「本府中要排天中節,是合府富家大戶金銀器皿、絹緞綾羅,盡數關借一用,事畢一一付還。如有隱匿不肯者,即拿家屬問罪,財物入官。有一張牒文在此。」商妻見了府牒不敢不信,但說道:「不敢自做主,還要去問問我家小姐。」於是立即差人到賈家去問,須臾,來回言道:「撞見賈廉訪,他說:『府間來借,怎好不與?你只如此回你家。我告訴賈成之他們便罷。』」商妻見說是賈謀教借與他,必是不妨,遂將家中物件悉交予這差吏,留下了牒文。幾天後,商小姐回家看到物品多不在,忙問原因。商妻便說起這事並說賈謀說是該借的。商小姐忙回去問賈成之,賈成之又去問賈謀,賈謀道:「果然府中來借,怎好不借?只怕被別人狐假虎威誆的去,這個卻保不得他。」賈成之遂與商妻取了那紙府牒到德慶府,府吏說是假造的,派人緝捕無果。商家因此失去了萬金東西,家事自此消乏了。

其實賺去東西的正是賈謀。他假造府裏關文,讓人到商家設騙。因拐了許多器皿,拿出來怕人認得,只得自己來熔化,又沒處傾成錠子,只做成一個圓餅,到鋪中兌換錢鈔。鋪中見賈謀家多使用這種銀餅,心裏疑惑,三三兩兩傳開去,就有人猜到商家失物這件事上,有的說:「他們只當一家,哪有此事。」有的說:「官宦人家,何不喚銀匠傾銷物件,卻自己動手?必是礙人眼目的,出不得手。」十幾年後,賈謀、賈成之先後身故。商家兒子商懋長大成人,商小姐便把家事托與商懋執料,賈謀昔年設心拐去的東西,到此仍還與商家用度了,商懋樂於助人,仗義疏財。

商懋有一次患傷寒症,夢中來到了陰間,見有一個公吏對他說:「汝數未該到此。今有一件公事,汝可到府中看一看。」商懋跟著他來到一個官府門前,看到兩個差役正對一個頭戴黑帽、頸荷鐵枷的囚犯施風扇之刑,囚犯痛苦不堪,見了商懋喊道:「商家兄弟,認得我否?我乃賈謀。生前做的虧心事太多,今要一一結證。諸事還一時不能了結,得你到此,幫我了結一件吧。我昔年騙取你家財,陽世間償還已差不多了,陰間未曾結得。多一件多受一樣苦,今日煩你寫一狀,免我的風扇之苦吧。」商懋想道:「原來果然是賈謀。但如今他家家事由我來掌握,原來是前緣合當如此。如今我就遞個結狀解他這一樁公案吧。」就對賈謀說:「我願供結狀。」差役取來紙筆與商懋,商懋看那張紙時,原已寫得有字。賈謀道:「只消您押個字就是了。」商懋提筆押了字,差役拿走狀子,然後朝賈謀喝道:「快進去!」賈謀對著商懋大哭道:「今與您別了。不知幾時得脫。好苦啊!」賈謀被帶進去了。這時公吏又遞給商懋幾個文簿,商懋看到裏面記載著境中某家,肯行好事,積有年數;某家慣做歹事;某家心地光明;某家外假虛名,存心不善,隨人善惡細微,各彰報應。忽然後面有人一推,商懋一夢驚醒,醒來病已好了,忙向家人述說所見之事,都說可見「暗室虧心,神目如電」,商懋一家自此更加力行善事,敬信神佛。

(待續)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