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樂山市中共政法委十三年惡行錄(3)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三年一月四日】(接上文

二、至今仍被非法關押在監獄、看守所的五十多位樂山市法輪功學員(洗腦班未統計)

◇鄒興文,五十四歲,樂山市犍為縣,在德陽監獄。

◇梁均華,三十二歲,樂山市,在德陽監獄。

◇劉英,女,三十多歲,從九九年七月二十二日起一直被非法關押,後被非法送簡陽養馬河女子勞改農場三年,刑滿後剛被送回樂山,又馬上被綁架到苗溪(音)勞改農場四年,一直被關在「小號」迫害。兩次七年。劉英二零一二年在大連被惡警綁架,至今被關押。

◇二零零二年十二月五日,羅芳被綁架,遭受酷刑折磨,並被判刑十二年劫持到成都龍泉女子監獄十二監區三分隊,被迫害致殘。

◇江躍玲,女,現年約四十五歲,原峨眉山市政府城調隊工作人員。於二零零四年四月二十七日上午在辦公室上班時,被樂山市國保數人綁架,並被非法抄家。在樂山市石柱山看守所非法關押約一年多後,被非法判刑九年,劫持到簡陽市養馬鎮女子監獄迫害。

◇胡潤蓮,女,五十二歲,原樂山市市中區工商銀行職工。二零零四年九月二十八日,胡潤蓮又被樂山610人員非法判刑三年。零八年枉判五年。

◇李容來、魏浪、呂棟榮,樂山市法輪功學員,二零零五年十二月三十一日分別被樂山市中區法院枉法重判十年、八年、七年,邪惡給他們羅織的罪名是參與了二零零五年三月份的樂山市電視真相插播。

◇陳岸君,男,曾被劫持在新華勞教所殘酷迫害,曾被多次綁架洗腦折磨。二零零六年五月十八日,被樂山市市中區法院枉法重判十四年零六個月,被劫持在四川省雅安監獄,不知被迫害情況如何。

◇朱成英,二零零五年九月被枉法重判十年。

◇鄒紅英,女,一九七五年出生,西南交大峨眉校區教師,零八年七月二十八日被峨眉山景區國保再次綁架並非法判刑九年,劫持到成都女子監獄,遭到殘酷迫害。

◇魏鳳鳴,被瀘州市合江檢察院、法院冤判七年重刑,被送到了樂山五馬坪監獄。

◇魏鳳鳴之妻,二零零九年五月被冤判五年。

◇樂山市沐川縣五馬坪監獄至今被殘酷迫害的樂山法輪功學員還有,王震勤、黎志剛、張貴清、肖啟洪、程永和。

◇徐秀珍、張玉潔、劉貴根、彭小燕,樂山法輪功學員,二零零九年八月被判刑後不知刑期關押地點。

◇鄭祥輝,被劫持在四川省成都女子監獄十六監區五樓。

◇二零一零年在簡陽養馬河女子監獄遭受迫害的樂山法輪功學員還有(已知),田玉秀、陸秀芸、陳世坤、李叔玉。

◇童俊鋒,男,現年約三十五歲,家住樂山峨眉山市勝利鎮越南村二組。二零一零年五月七日上午,被鎮派出所張明、勝利鎮副鎮長何正峰等綁架。二零一零年六月四日被非法批捕,二零一零年十一月二十五日,被非法秘密判刑五年,關押在樂山五馬坪監獄。

◇劉彬,女,四十歲,古素華,女,五十七歲,鐘淑鳳,女,五十六歲,樂山法輪功學員,二零一零年七月十三日在井研縣王村鎮發真相資料被王村派出所綁架,關押在井研縣看守所。十一月被邪黨井研縣法院非法判劉彬三年半,古素華,鐘淑鳳分別判三年;二零一一年三月被劫持到成都龍泉驛監獄,分別關押在二監區,三監區,五監區,不「轉化」就不准跟任何人接觸,晚上十二點以前不准睡覺。

◇雷曉琴和毛秀珍,樂山市法輪功學員,二零一零年三月二日被五通橋區法院非法開庭。毛秀珍,女,七十歲,被非法判刑三年;雷曉琴,女,四十七歲(二零一零年時的年齡),被非法判刑五年。

◇朱明容,二零一零年七月十九日,被樂山市市中區法院冤判六年。

◇李仲琴,女,眉山思蒙鎮人。二零一一年在樂山井研縣打工期間,被井研千佛鎮派出所綁架,非法判刑五年。

◇鐘俊芳等六名正在學法的法輪功學員,二零一一年八月十日晚十時左右,被樂山市犍為縣「六一零」頭子羅尤剛、政法委書記周文華、國保大隊教導員王永富等人強行綁架。鐘俊芳二零一二年四月二十二日被非法判刑八年半。余發權二零一二年四月二十二日被非法判刑七年半。陳寶瓊(女,七十歲)是鐘俊芳請的看店子的工人,四月二十二日被非法判刑四年。

◇劉翠蘭,女,樂山市犍為縣法輪功學員。二零一一年一月初被秘密判刑三年。

◇汪汝容,女,樂山市楊灣鄉法輪功學員,二零一二年一季度被樂山國保從樂山石柱山看守所劫持到資中楠木寺女子勞教所,非法勞教一年半。

◇王明忠,男,樂山市夾江縣法輪功學員。二零一一年三月十四日,夾江縣法院秘密開庭,枉法冤判王明忠三年。

◇旦俊英(樂山全華廠職工)、伍俊華、萬金枝、廖茂群,樂山法輪功學員,二零一二年四月十六日,被樂山市國保大隊劉光乾、王浩兒社區、商務局一夥人從家中綁架到樂山大石橋洗腦班迫害;二零一二年八月十四日被樂山市六一零指使樂山市中區法院非法庭審。

◇盧琳,女,四十四歲,樂山市市中區人,成都中醫學院大學本科畢業,家住北京市回龍觀龍躍苑。今年三月十二日兩會期間,盧琳到大會堂送交訴狀,控告周永康迫害法輪功學員,當天就被綁架、抄家。她有兩個孩子,大的十二歲,小的十歲,由大姐照顧。

◇何榮清,樂山市沙灣區法輪功學員,二零一二年十月十九日被社區騙到派出所綁架到沙灣區看守所。

三、樂山法輪功學員被迫害部份典型案例

◇李容來,樂山法輪功學員,曾被多次關押洗腦、勞教。二零零五年三月中旬,樂山市電視插播了九評及大法真相,多名法輪功學員被綁架迫害,遭到非常殘酷的酷刑逼供,惡警採取極其殘忍的刑訊逼供手段,其中五十多歲的李容來被反綁雙手,吊了4天4夜,被野蠻毆打,並被灌下「迷魂湯」,在神志不清的情況下,被逼承認所謂的「罪名」。二零零五年十二月三十一日,李容來、魏浪、呂棟榮分別被樂山市市中區中共法院非法重判十年、八年、七年,在樂山市沐川縣五馬坪監獄受到極其殘酷迫害。

二零一零年九月,因不寫所謂「三書」,在嚴管期間,惡警徐可,李波指使打手許星華(原夾江縣糧食局局長),慕安生(嚴管組長)把他關在嚴管組監舍裏,並把他衣服脫掉,當時正是三九寒天,用臭襪子塞其口裏,毒打時不讓他發出聲來等殘酷折磨,年近六十歲的李容來,被迫害得全身皮膚潰爛,兩手凍壞,被打得直不起腰,鼻青臉腫,昏倒在地。送衛生所搶救後,回來仍然繼續遭折磨。

◇魏浪,曾被多次關押洗腦、勞教,每次勞教時間都是三年。在新華勞教所老入所隊被雙手銬住吊起很長時間,後到四大隊二中隊幹出窯、裝窯的活,一直在火門裏撿磚,即「抱火尖子」。因他抵制強制洗腦的精神迫害,被轉四大隊四中隊,被關小間、嚴管(嚴管即不准睡覺、站軍姿等)捆警繩、用高壓電棍電擊、天天挨打,加長勞動時間,幾個人按住毒打,受盡殘酷折磨。

魏浪二零零五年十二月三十一日被冤判重刑八年,被劫持到五馬坪監獄直接送嚴管隊殘酷折磨兩個多月,白天長時間盤腿,晚上不許睡覺,還被嚴管隊的罪犯們毆打,穿警服的惡人也參與其中。最後,為抗議迫害,魏浪被迫咬舌。可是,邪惡們卻反過來誣蔑他,說他在自傷自殘。七監區法輪功學員程永和,被關小間很長時間,惡警還用通紅的煙頭燙他,使他的身上留下了許多的燙痕。

◇宿剛,夾江縣核工業部工廠職工醫院的醫生,四十六歲左右,曾在綿陽新華勞教所被迫害了兩年。二零零六年十月左右,被枉法冤判正在絕食抵制迫害的宿剛,被當地看守所送到五馬坪監獄衛生所繼續迫害。

二零零七年八月,宿剛因抵制副監獄長田義被「處理」集訓,他一直用絕食的方式抵制迫害,八月的「秋老虎」天氣,石板被曬的滾燙,白天被強迫坐在石板上或被銬在鐵窗上,每天只准睡四個小時左右,一直是從鼻孔插胃管灌食。小間負責的獄警叫何清泉,後調到二監區。宿剛被侮辱、迫害後要求監區警察給予處理,遭到拒絕後絕食抗議,監區警察近三十多天不予理睬,視人命為兒戲,後來乾脆將他銬在病床上,最後在其他法輪功學員的強烈抗議下才勉強輸一點液。

◇羅芳,女,三十多歲,樂山市沙灣區農場村人,羅芳及丈夫沈立之,都是大學畢業的法輪功學員。

二零零二年二月一日,羅芳夫婦在成都坐七十五路公交車時,被營門口派出所警察拘捕,警察聲稱兩人攜帶法輪功資料,把她們關進成都看守所。一個月後,丈夫沈立之(已辦理出國手續)遭到成都金牛區國保田新民等酷刑折磨,二零零二年三月三日下午在成都市青羊區醫院被迫害致死。家人一年後才知沈立之已死,沒見其人,只見到成都國保給的骨灰盒。

為了迫使羅芳放棄修煉法輪功,成都市郫縣看守所在酷刑折磨達不到目的情況下,竟然給羅芳注射一種不明針劑,導致三十幾歲、身高1.6米、風華正茂的羅芳下肢癱瘓,無法站立,只能用雙手扶住兩個小矮凳在地上挪動。

羅芳於二零零二年十二月五日飽受酷刑折磨後,被非法判刑十二年。二零零三年十一月,不能站立的羅芳被犯人背到成都龍泉女子監獄十二監區三分隊。剛入監時,羅芳拒絕報數,被惡警迫害,每天罰其在警察辦公室外的過道坐著,從早上到晚飯後,其間不許進監室休息。

據悉,羅芳在監獄還曾遭到禽獸不如的邪惡打手獄警強姦。直到二零零九年在成都女子監獄裏,羅芳一直都是坐在凳子上不能下地行走,冬天裏只允許她喝半瓶開水。

二零零九年五月份,家屬追問獄警,二零零八年十二月二十日匯給羅芳一百元的匯款為何她沒有收到?這一下惡警吃錢的黑幕曝了光,惹惱了惡警廖小華、張慶芳、廖慶芳、王先平等人,她們藉口羅芳不遵守監規、不穿囚服,將羅芳的頭使勁按到地上毒打,叫刑事犯對著羅芳的頭吐口水,咒罵,對羅芳進行一次又一次的身心迫害。

二零一一年十月十日,羅芳被強迫洗腦。二零一一年十月底,二監區副監區長廖群芳沒收了她的棉衣、棉褲及所有外套。二零一一年十一月二十四日,犯人構陷羅芳先出手打人,身體虛弱的羅芳被惡警劫持到二監區二樓嚴管組,遭受長達三個多月的迫害。

從二零零二年至二零零九年,羅芳七十多歲的老母親在七年裏只獲准三次探視自己的女兒,三次探視的時間共計不到三十分鐘,中共惡徒們居然還厚著臉皮,四處揚言說他們如何如何對羅芳好!

◇胡潤蓮,女,五十二歲,原樂山市市中區工商銀行職工。被邪惡反覆迫害致精神失常,生活不能自理。

九九年十月二十八日,上訪被非法抓捕,被樂山610丁陽非法押回,關在桂花樓拘留所十五天,轉樂山石柱山看守所。十一月二十一日上午,胡潤蓮被看守所警察和武警拳打腳踢,十二月二十日放回。

二零零零年三月二日,單位同事王同華帶上610的盧德福、吳畏,將胡潤蓮非法抓捕,關在樂山石柱山看守所。胡潤蓮在五月十三日早上煉功,被廖惡警用三角鞭抽打,背打成青腫。以「進京滋事」的罪名非法勞教一年,關押在資中楠木寺勞教所,又非法延期三個月,二零零一年六月七日釋放。

二零零一年七月十四日,胡潤蓮在樂山大佛景區公路電桿上貼真相資料,在路途中被惡警綁架。八月十四日早上,被610的王愛萍、楊光輝(已遭惡報死亡)劫持到蘇稽鎮迫害,被拖到太陽壩裏站「飛機」,在背上貼一張大字報,雙手銬在蘇稽鎮政府的大門上。下午,胡潤蓮再次被王愛萍、盧德福等非法勞教,劫持到資中楠木寺勞教所。該所所謂的教育科長李志強、隊長張曉芳殘酷迫害胡潤蓮,整天放誹謗大法的光盤,逼看各種誹謗大法的書,長時間的站面壁,強行灌水後不許上廁所,尿在身上,不許洗刷,打罵,晚上睡覺時把她的雙手銬在頭上方的床上。胡潤蓮在邪惡長時間殘酷迫害下精神失常,喪失生活自理能力。二零零三年七月十九日家人將胡潤蓮接回。

二零零四年九月二十八日,胡潤蓮又被樂山610人員非法關押在樂山石柱山看守所。十月二十六日胡潤蓮被非法判刑三年,劫持到簡陽市養馬河鎮四川省女子監獄四中隊遭受強制洗腦「轉化」、食物投毒等殘酷迫害。

二零零八年十二月胡潤蓮第四次被當地惡警綁架,冤判五年。二零零九年七月劫持到成都市女子監獄。二零一零年過年後,在二監區四樓4─3監室被惡警指使包夾犯迫害,不准睡覺,每天罰站。二零一一年十月十日,胡潤蓮被強迫洗腦,二監區副監區長廖群芳將她的棉衣、棉褲搶走,並將一名女犯送給胡潤蓮的衣物剪碎。二零一二年一月初,胡潤蓮被綁架到二監區的嚴管組迫害。

◇謝吉甫,男,五十三歲,家住四川樂山五通橋橋溝街10組3號,是有名的浪子,修法輪功後發生根本轉變,卻被惡魔中共樂山惡人反覆謀害。以下為謝吉甫自述。(有改動)

二零零八年七月三十日,我回家走到家門口不遠處,一輛無牌照小車逆向行駛從我身後向我衝來,當場把我撞翻,造成我左眼角摔出二公分長的傷口,鮮血直淌,右手拇指關節錯位骨折,左腳左手腫大。下午四點過,蒲曉凌、張甚琪、宋清明、鄧××、袁姓司機、橋溝鎮邪黨書記馬軍、鎮「六一零」頭目王英、派出所楊指導和一個不知姓啥的小警察等一夥八九個人來到我家,連推帶架,將重傷的我綁架到樂山大石橋巨龍賓館內的洗腦班,當時我全身是血,眼睛腫大到看不見東西了,他們也不允許我上醫院。由於洗腦班怕擔責任拒絕收我,他們這才向五通橋區六一零彙報,「六一零」的袁勤叫把我弄去檢查,到樂山紅會醫院拍了照後,醫生叫開刀動手術好的快。我知道如果開刀可能會遭到更毒辣的迫害,我的右腳就是例子。我堅持要醫就找正骨科醫生,第三天他們找來了一個女醫生給我接骨。就這樣他們在人民醫院非法拘禁了我十五天,早晚都有鎮政府派人輪換看著我。

◇張卓,男,三十二歲,生前係四川省樂山市農業局幹部(曾任辦公室秘書)。一九九一年畢業於北京農業大學。一九九六年開始修煉法輪功,並積極主動參加做大法工作。人們印象中的張卓為人和氣,文質彬彬,書生氣十足。可是,他卻因為修心向善做好人,被中共豢養的樂山張公橋第二派出所惡警非法抓捕,第二天就慘遭惡警凶殘虐殺,(疑被活摘器官)遺下六歲孤兒。

◇劉光弟,男,四川能源投資股份有限公司(原峨眉鐵合金廠)動力處處長,曾多次榮獲省科技發明獎並有國家專利,曾擔任兩屆樂山市政協委員。是深受群眾愛戴、領導信任、全廠公認的大好人。劉光弟在二零零八年四月發真相資料時,被人惡告,被樂山「六一零」、國保非法勞教一年,六十多歲的人遭重慶西山坪勞教所慘無人性的折磨,強迫幹重體力勞動等,致使胸腔內傷(胸膜炎、胸積水、糖尿病),在家人的強烈要求下才弄進了勞教所醫院所謂的治療。在醫院屋角,劉光弟堅持每天煉功,病情好轉後,被監視的人告密,勞教所指使醫院加強了對劉光弟的迫害,灌了大量不明藥物,病情急劇惡化,至二零零九年四月期滿回家時已生命垂危,身體一直極度虛弱,二零一零年九月二十五日含冤死亡。

◇郭啟蓉,女,五十九歲,大學文化,峨眉山礦泉飲料廠高級工程師,峨眉市政協常委。郭啟蓉曾經獲得榮譽無數,多次為單位立下功勞;群眾口碑好,鄰里關係和睦。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後,儘管她一直遭受迫害,卻一直堅持按照真善忍做好人,不斷向被中共煽動仇恨法輪功的人講清真相,連一些接觸過她的管教、警察也不得不承認她是一位好人。

郭啟蓉一九九九年曾兩次被綁架到樂山市洗腦班;曾被非法勞教二次三年多,兩次都被綁架到楠木寺女子勞教所殘酷迫害。

郭啟蓉二零零二年八月十七日被樂山市國保綁架,填抄家證的是峨眉山市國保大隊長耿學清,當時非法抄家時,峨眉山市「六一零」頭子宋春也來了。隨後被樂山檢察院非法逮捕。十一月上旬,樂山中共法院枉法冤判郭啟蓉四年。二零零二年十二月十七日她突然被劫持到成都市龍泉驛川西女子監獄。第二天,即十二月十八日,川西女子監獄通知郭啟蓉家人,稱郭啟蓉於入獄的十七日當晚,「患腦溢血」,次日早晨突然死亡。家人看見死者全身無傷痕,火化後骨頭是紅顏色的,懷疑郭啟蓉是被峨眉山市「六一零」頭子宋春與監獄獄卒勾結用毒藥謀殺。原因是二零零二年七月份樂山法輪功學員張卓(男,三十五歲)被迫害致死,峨眉山市「六一零」頭子懷疑是郭啟蓉通過核實死因後上網的,對她進行綁架、非法抄家。郭生前曾對人講過峨眉山市政法委邪惡對她的懷疑。而且,郭啟蓉在未送走前被非法關在峨眉山市看守所,寫了申訴書交給管教呈送有關部門,同年十二月五日申訴書發表在網上,不法人員於十二月十七日將郭送到成都龍泉驛勞改,第二天就被邪惡合謀虐殺。

◇陳蓮英,女,六十多歲,四川樂山法輪功學員,曾四次被非法抓捕和關押。二零零八年奧運會前夕,又一次被非法關押在成都女子監獄迫害,遭受酷刑折磨、打毒針等,身體被迫害出各種病症,精神被摧殘至神智不清,語言不清。二零一零年四月,監獄方怕擔當責任,才通知家人接回,陳蓮英於二零一零年十二月二十九日含冤離世。

◇彭光榮,男,六十一歲,四川省樂山市市中區羅漢鄉人,二零零三年十一月被樂山看守所和戒毒所獄卒酷刑、勞役虐殺。

彭光榮是鐵路局退休工人,在一次工傷事故中,頭部和雙手留下了嚴重的殘疾,十多年來彭光榮的全身都處在一種無名的痛苦之中。九七年彭光榮修煉法輪功以後,多年的病痛完全消失了,殘廢了十多年的雙手全都聽使喚了,生活能自理了,還能幹家務活。

彭光榮從一九九九年到二零零三年這四年間因不放棄信仰「真善忍」,曾先後被樂山中共邪黨人員三次綁架至看守所和戒毒所。彭光榮他們被迫做奴工,每天擇選讓人聞著就想吐的臭豬毛,而且還被警察用狼牙棒打,用電棍電,給他們戴腳鐐手銬,唆使其他罪犯對彭光榮他們施以酷刑,甚麼「穿心鏈」(對準人的胸腔揮舞拳頭猛烈的擊打),甚麼「背母雞」(在人的脊梁骨上用手肘猛力擊打)等。

二零零三年彭光榮身體被迫害得極度衰弱,被放回家後臥床不起,渾身傷痕累累、全身浮腫,吃飯喝水都很困難。可就是這樣,水口派出所、羅漢鄉政府還三天兩頭帶人到彭光榮家騷擾他,威脅他的家人,還剋扣他的退休金。不久彭光榮被迫害致死。

◇楊學志,年齡未知,四川省樂山市夾江縣水工廠退休職工,於二零零零年到北京上訪,被樂山「六一零」、國保非法勞教二年。二零零二年從勞教所回家後,繼續講真相、澄清法輪功蒙受的不白之冤,於二零零三年二月被邪惡又一次非法關押,受盡樂山國保及看守所惡警、壞人的殘酷迫害,二零零三年三月看守所邪惡看見楊學志已被迫害瀕死,叫其家人接回家,兩天後楊學志就死去。

◇李玉華,女,五十多歲,樂山市夾江縣堰城鎮法輪功學員。遭到長達十年的殘酷迫害後被虐殺。

二零零六年三月十一日,李玉華被樂山「六一零」、司法非法判刑三年,劫持到川西女子監獄,受盡折磨。二零零九年六月李玉華從成都女子監獄二監區轉到成都警官醫院被強行輸液,輸的全身發腫,直至生命垂危,監獄方面確定她必死無疑,才通知家人去接,結果回家三天,二零零九年六月二十一日就死去。

李玉華二零零零年十二月到北京說明法輪功真相,被劫持後非法勞教一年半,在四川資中楠木寺勞教所遭受迫害,曾經被長時間罰站,不准上廁所。回家不久,邪黨人員回訪時,問她有甚麼要求,她說希望你們不要再迫害法輪功。二零零三年七月中旬,又被非法勞教二年,被劫持在資中楠木寺勞教所,曾經被勞教所警察和幾個至二十幾個包夾一窩蜂拳打腳踢,被打的遍體鱗傷。

◇林麗莎,女,五十一歲,家住樂山市箱箱街附近,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惡黨發起瘋狂迫害法輪功、挑動群眾鬥群眾的流氓血腥運動,林麗莎用自己經歷的事實,去北京向政府講真話,法輪大法好,卻遭到長達十年的殘酷迫害,二零零九年六月被樂山、勞教所、監獄邪惡聯合酷刑虐殺。

二零零一年一月二十二日,樂山市「六一零」踐踏法律,肆意侵犯人權,把法輪功學員五花大綁,脖子上掛著牌子侮辱,當天非法勞教五十名法輪功學員,並在電視上播放幾天。

林麗莎被劫持到楠木寺勞教所非法勞教三年,受盡警棍電擊、毒打、吊銬等種種酷刑折磨。

二零零四年三月再次被樂山市中區「六一零」惡警綁架迫害,同年六月被非法判刑五年,在簡陽女子監獄遭受殘酷迫害,被長時間吊銬,最長時一天達到十多個小時,門牙被打掉兩顆,在邪惡的長期酷刑迫害、強制洗腦下,被殘酷凌虐致精神失常。簡陽監獄知其不能生還,為了掩蓋罪惡,二零零九年五月十三日,叫其家人將她接回家中。精神失常的林麗莎果然於二零零九年六月十日,即出獄後二十多天死去。

◇陳文艾,女,六十一歲,四川樂山人,因堅持修煉曾被多次綁架,二零零五年五月二十五日再次被惡警綁架後,被樂山「六一零」、法院非法判刑六年半,關押在四川省簡陽女子監獄。監獄將陳文艾迫害致生命垂危時,知其不能活過去,為掩蓋罪惡,才於二零零七年底將她放出來。陳文艾也果然在出獄後不久的一個多月,即二零零八年二月二十四日就死去。

◇龔金銀,男,五十八歲,樂山市井研縣千佛鎮人。二零零一年一月去北京澄清誣陷冤枉,被樂山國保綁架、勞教兩年半。二零零一年二月二日,井研縣國保將龔金銀劫持到綿陽新華勞教所進行迫害。勞教所惡警為強迫龔金銀放棄修煉,縱容一個叫「阮紅」的暴力犯折磨他。此歹徒曾用尖銳的竹籤秘密的刺爛了龔金銀的大腿,龔金銀報告獄警,惡警也不聞不問。二零零二年六月,被折磨致生命垂危的龔金銀被放回家,二零零三年二月八日龔金銀被迫害致死。

◇沈立之,男,樂山的羅芳及丈夫沈立之,都大學畢業,並已辦理出國手續。二零零二年二月一日,夫婦在成都坐七十五路公交車時,被營門口派出所警察拘捕,警察聲稱兩人攜帶法輪功資料,把夫婦二人關進成都看守所。一個月後,沈立之就被金牛區國保田新民等酷刑折磨致死。(沈立之年輕體壯,一米八幾的個子,嚴重涉嫌被成都邪惡活取器官,家人一直打聽,成都國保矢口否認,家人一年後才只見到成都國保給的骨灰盒。)

◇羅芳,女。二零零二年十二月五日,羅芳被綁架,遭受酷刑折磨,並被判刑十二年,關進川西女子監獄,備受折磨,已幾乎癱瘓。

◇曾素瓊,女,五十歲,樂山市法輪功學員,因堅持修煉法輪功被多次綁架,長期過著流離失所的生活。二零零二年再次被惡警綁架後,被樂山邪黨法院枉法冤判三年半,關押在成都川西女子監獄。丈夫與她離婚,將兒子和所有財產全部帶走。二零零六年自監獄出來後,曾素瓊已無家可歸,只能在樂山五通橋一家養老院生活,整個院內只有她一位女士。即便這樣還是受到當地派出所惡警的監控與騷擾,曾素瓊於二零零七年六月含冤離世。

◇劉靜德,男,五十多歲,樂山市人,原攀枝花燒結廠職工。二零零零年進京上訪,被非法勞教三年,在綿陽新華勞教所遭受酷刑。出獄後,攀鋼公司不讓他上班,不發工資,不給他住房,對他百般刁難。妻子被迫與他離婚,生活無著落,他只好給人守門打工。他一邊打工一邊講真相,又被攀鋼公司和公安局綁架、關押。失去了一切生活來源,長期迫害給他身心造成了巨大傷害,身體出現不適,經醫院檢查為肝腹水,肚子腫脹如鼓,眼睛也看不清東西,失去了生活自理能力。這時有兩位功友主動照顧他的生活,可後來功友相繼被綁架,無人照顧他,劉靜德不久便含冤離世。

◇周潤華,女,七十四歲,樂山市法輪功學員,修煉法輪大法後,身體非常健康。一九九九年十月在去北京的火車上被擋回,被拘留在樂山桂花樓十五天。二零零零年十二月二十五日周潤華與女兒再次到北京上訪,被不法人員抓回,關進樂山石柱山看守所半年之久,後被非法勞教一年半。直至身體和精神遭受了嚴重摧殘,極度虛弱,才被放回家,之後身心健康一直難以恢復,並因女兒一次次被綁架、關押、勞教的打擊,周潤華於二零零四年六月底含冤去世。

◇饒明珍,女,五十四歲,樂山市人。原來身體虛弱,患多種疾病,二零零零年二月去北京為大法上訪。被邪惡人員將她關押進派出所,並抄家,罰款數千元。後非法提審,被惡警、壞人強行寫保證書,每天被強制在太陽下曝曬,戴手銬,遭受種種非人折磨。二十多天後才從派出所放回家。回家後邪惡人員強迫她每天到當地政府報到簽名,並不斷的非法抄家。二零零五年元旦前夕,邪惡人員夜間非法抄饒明珍的家,耍盡流氓侮辱她。之後饒明珍含冤死去。

◇黃麗莎,女,三十五歲,樂山市峨眉楊村鋪煤礦人事科幹部,二零零零年六月被劫持到資中楠木寺勞教,零一年七月遣返回峨眉拘留所,零二年七月被迫害流離失所。零二年八月二十二日被成都市青羊區蘇坡派出所非法關押至成都看守所,後被強行灌食、灌、輸入不明藥液,因藥毒反應,致使吐血、便血,看守所仍不放人,零二年十月十七日,在成都市青羊區醫院被殘酷折磨、野蠻灌食、毒藥謀害致死。事後看守所副大隊長劉麗娟馬上組織在押犯人做假證說「此人放了」。

黃麗莎被迫害的過程,直到被逼流離失所,被迫害致死,除了成都監獄的惡警是直接殺人兇手外,間接兇手責任人是,峨眉山市龍池楊村鋪煤礦黨委書記兼「610」組長周通達、紀委書記銀兆卿、退管科黨支書劉明楷、科長李志全、峨眉「610」頭子宋春等。

◇邱素碧,女,六十六歲,家住四川省樂山市核工業西南物理院內。九九年十一月和兒子雷松進京上訪,被非法行政拘留一個月,回家後,單位保衛處,派出所強迫母子每天到派出所報導,上午去,晚上回,監視居住半年,單位保衛處,派出所仍不允許雷松(因車禍高位截癱,修大法一個月後站了起來)外出找工作謀生。老伴氣恨交加病倒,於二零零零年十月含冤離世。二零零零年十二月,邱素碧和兒子雷松再次到天安門和平請願,母子二人被非法勞教一年半(監外執行)。

二零零五年夏天,單位保衛處長張廣厚唆使手下謝經倫、周義剛以領導談心為藉口將老人騙到派出所後綁架到樂山通江鎮洗腦班迫害一個多星期。從九九年七二零以後,到二零零六年,保衛處長張廣厚和單位派出所對老人非法抄家至少有十二次,老人外出買菜,逛街,連大年三十和家人出外散步,張廣厚等人都派人密切跟蹤。長期受到精神折磨和迫害,邱素碧老人於二零零六年十一月九日含冤離世。

◇賴秀雲,女,五十八歲,修煉前疾病纏身;二零零零年被惡警綁架,由於不放棄修煉,被劫持到楠木寺勞教所勞教二年。二零零六年四月二十四日晚間,由五通國保大隊的杜高銀、五通邪黨政府主管法制的何鴻志帶領七、八個人,圖謀闖入賴秀雲家中強行綁架。

賴秀雲家住五樓,及時發現惡人後,把他們關在了防盜門外。此時惡人們打電話想讓五通消防支隊的武警從樓頂破窗抓人。賴秀雲到窗口向四週高喊,「法輪大法好」,「惡警抓好人」,並在窗口指著杜高銀、何鴻志等人說,你們放著壞人不抓,專抓修煉真善忍的好人,法輪大法好,法輪大法就是好!

四週的鄰居們在賴秀雲的正義高喊中紛紛出來指責那些惡人。惡人們見勢不妙,便慌忙上車,灰溜溜的跑了,但揚言還要再來抓人。賴秀雲被迫離家出走,流離失所,在一個親戚家中暫住。二零零六年八月三十日下午七點含冤去世。

◇陳本蓮,女,六十五歲。多次被綁架到洗腦班強制洗腦殘酷迫害,迫害中患腦血栓、於二零零三年被迫害致死。

◇任聯素,女,六十五歲。曾擔任法輪功輔導員。九九年七二零到省政府上訪被當地公安綁架,被多次關押洗腦班強制迫害,於二零零五年被迫害致死。

◇羅梅清,女,六十四歲,曾擔任法輪功輔導站站長。二零零零年到北京上訪被單位在北京綁架,並強迫繳巨額罰款。多次被綁架到拘留所強制洗腦迫害,二零零二年被迫害致死。

四、樂山市參與迫害惡徒遭惡報部份案例

▼楊曉江,樂山市公安局副局長,樂山市對法輪功學員進行的首惡。二零零六年三月十九日凌晨,楊曉江等一行四人在峨眉山市遊玩時與一輛大卡車相撞,楊曉江的頭顱飛出車窗外,當場死亡。

▼李佐,樂山五通橋區公安分局國保大隊特務,九七至九九年間以平民身份秘密潛進當地法輪功學員中,可以講其對大法本身和當地法輪功學員了解的是很深的。可他在九九年七月二十日開始後,緊隨江氏集團,瘋狂的迫害法輪功,配合當地六一零歹徒長期以抓捕、關押、抄家、罰款、墮胎等手段迫害法輪功學員,並以迫害法輪功學員為生財之道。二零零五年四月三十日,李佐殺害在井研縣超市上班的妻子並投屍於井研河中。五月二十三日被抓捕歸案。其時,其女幾歲大,其父也身患癌症。

▼馬元祝,峨眉山市副市長,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以前,就一直仇恨法輪功,阻止群眾建煉功點,到煉功點破壞煉功環境,目前,因突發肝硬化,四處求醫無門。

▼二零零二年四月上旬,樂山市中區公安分局國保大隊三名國保送一大法女學員到資中楠木寺勞教,於返回途中遭車禍,造成一死兩傷。其中,國保大隊教導員楊光耀,男,四十七歲,當場死亡。丁洋,男,三十多歲,腳斷,且嚇得魂飛魄散,躺在醫院裏一直神智不清。李娟,女,二十多歲,手斷,內傷。對這些人的下場,一些內部人都已明白遭到惡報,因為法輪功學員早就告誡過他們。

▼劍峰鄉黨委書記周建,四十九歲;副書記何天銀,四十九歲;鄉長李曉葳,四十一歲;此三人自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以來,緊跟江澤民犯罪集團,積極參與迫害大法,迫害法輪功學員。十一年來,他們合夥迫害的法輪功學員多達幾十人,曾經多次將許多法輪功學員綁架到拘留所、看守所、洗腦班和勞教所進行迫害,甚至將法輪功學員迫害的流離失所,他們還藉機抄家,搶劫法輪功學員的私人財物。二零一零年五月四日下午三點左右,周建、何天銀、李曉葳三人駕小車與大客車相撞,當場死亡。(全文完)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