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下自我 提升境界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三年一月三十一日】四十二歲那年我走進了大法,如同來到了一個充滿陽光和希望的世界。修煉前根本不知曉為他人付出是何種感覺,因為以往的生活閱歷給我留下的只有輕視和踩壓,逆境中飽嘗無助和孤苦,所以我也不屑為別人做點甚麼,用「不管他人瓦上霜」的冷漠心態面對這個社會。是偉大的法輪大法震撼了我的心,在如飢似渴的學法過程中我明白了許多法理,積攢了幾十年的消極和頹廢頓時一掃而空,人也變的熱情開朗起來。

我漸漸的懂得了一個修煉者就是為了他人而生存,不是為私的。師父的諄諄教誨為我洗去了長久形成的執著與觀念,在大法的呵護下我迅速成長,簡直換了一個人。在那段難忘的日子裏,除了早晚兩次的集體煉功外,大部份時間都在學法、洪法,參加集體的大型洪法活動。只要是為了大法的事情,那都是全力以赴,有物出物,有力出力,全心全意,無怨無悔。我深深的感受到了為他人辛苦付出的快樂。

九九年七二零以後,為了使同修在惡劣的環境中精進實修,每當接到師父發表的新經文之時,我總是在第一時間複寫抄錄後送到大家手中,針對出現的狀況隨時交流探討,共同學法,調整修煉狀態。哪位同修有困難,就出現在哪位同修那裏,哪個環境薄弱,就用堅定的正念和行動去加強它。逆境中的弟子們並沒有被邪惡所嚇倒。

零二年,我們成立了學法小組。共有七、八個人,堅持長期參加集體學法,跟上了正法的進程。在那些嚴酷的日子裏,有的同修突破了家庭干擾;有的修去了怕心;有的堅強的闖過了病業關。同修們以法為師,互相配合,齊心協力反迫害,穩穩地走著證實法的路。甲同修是我的近鄰,她孤身一人,生活困難,身體又弱,家裏家外的活兒全靠別人幫她。這一年她回遷新樓,正趕上冬天,家徒四壁,本人又臥床不起。同修們都伸出了援助的手,有的為她買菜做飯,端茶倒水;有的和她共同學法,交流體會,助她度過病業關;有的忙裏忙外,洗洗涮涮。我們夫妻同修的任務就更繁雜一些,專門負責監督裝修,購買材料,家具和各種生活用品,事無巨細,全得精心。恰恰甲又是一個極挑剔的人,她在檢驗時挑出了不少的毛病,讓我們改正。雖然當時沒說甚麼,也費了不少功夫改過了,可是自己的家卻沒時間做飯生爐子,智障的女兒只好守著冷屋冷灶等著爸媽回家。這時候心裏想的很多,感到很苦。幾年來我以為放棄了自我,為別人付出了很多,和修煉前相比真是天壤之別。但是這種付出是有前提的,那就是在保證自我的利益不被侵犯的情況下去付出,才能心情愉悅,反之心裏就不舒服,因為它觸動了那個「私」。

師父在《精進要旨》〈佛性無漏〉經文中告訴我們:「其實你們以前的本性是建立在為我為私的基礎上的,你們今後做事就是要先想到別人,修成無私無我,先他後我的正覺」。我悟到現在只是走出了第一步,那個為我為私的基礎還在,離大法的標準還相差甚遠。這幾年的提升展現出來的還是一個不算高的境界。

零四年母親患了重病,把原本井井有條的家打亂了,全家人束手無策。離父母家最近的我挑起了這副重擔。當時女兒上高中,丈夫上班,大法的項目需要繼續,學法小組要堅持,三件事也要做。我決定第一件事就是給親人講真相,讓他們得以救度。父母弟妹們在明白了大法遭受迫害的真相之後,全家人都退出了邪黨的相關組織。漸漸母親的病情好轉了,家裏的矛盾緩解了,關係溶洽了,環境一天天好起來。臥床的媽媽給兒女們增添了很大的負擔,時間一長,有些受不了。六年裏,需要給老人洗澡,洗頭,洗腳,護理,還要操持全部家務和父母的生活起居。順利時還好,有家人幫扶,一旦家人不來了我就得全部承擔。特別是節假日,妹妹們都去了婆家,老人只好靠我一人。客人來了飯菜招待,人都走了擺在眼前的是一大堆杯盤碗盞。特別過年時更忙了,年前忙活衛生購物,年中忙活待客飲食,侍奉二老洗洗涮涮,一直到人家都上班了才有人換我下來喘口氣兒。更難耐的是寂寞,年三十丈夫女兒們都在婆家,八年了沒吃過一頓團年飯。有一年三十晚上,我正在包初一的餃子,晚飯沒顧上吃,接到了甲同修的三個電話,催促快去她家處理廚房下水道溢出的渾水。我空著肚子,迎著寒風走在路上,心裏很苦,嘴裏念誦著「吃苦當成樂」[1],臉上卻熱淚滾滾。我們夫妻倆光著腳,踩在冰涼油膩的髒水裏,把漫出地面很高的水全部倒出掃淨後,又各自回到自己的父母家繼續做未做完的事情。我問自己;你為甚麼哭啊?吃苦不是好事嗎?那個自我回答說:憑甚麼只讓我付出,別人沒有責任嗎?我意識到這幾年在家庭的環境中,我的修煉是被動無奈的,我的付出是委屈不情願的,沒有主動同化大法。為我為私的物質明顯存在,維護自我的心還是很頑固的。如果放下了小家和女兒就不會委屈,如果修出來慈悲就不會無奈了。雖然當時只悟到這裏,還是感受到自我的冰山正在消融,心胸寬闊起來,境界得到提升。我慶幸沒有浪費這個機會,儘管沒有完全過好這一關,收穫也很大。如今母親的老年痴呆緩解了,精神面貌改觀巨大。她老人家念了八年「大法好」,白髮變黑了七成多,臉色白裏透紅,一掃往年哭哭啼啼的呆滯表情,不用藥物,思維敏捷,口齒伶俐,對師尊對大法充滿了敬意和感恩。全家人目睹八十多歲的老娘喜得新生,都十分相信大法,受了大益。在這裏就不一一表述了。

母親的變化帶動了不少親朋好友做了三退,同修們還經常舉此例救人講真相呢。多年不懈的付出展現了一個很好的局面;父母十分信賴他們的女兒,家中大小事情全權委託,包括每月七千元的工資,安排他們的晚年生活。弟妹們對大姐充滿了欽佩和信任,眼見了大法弟子的無私言行,大家同心同德圍繞在父母身旁,盡享大法賜予的幸福和平安。

零九年冬天,我的婆婆癌症復發,急需到外地醫院做手術,家裏上班的小叔子和年邁的公公都需要照料。公公是個離休幹部,在部隊做了幾十年的政治工作,邪黨的毒素沾染了不少。為了救他們,我多次坐下來分別耐心細緻的講述了大法真相,揭露了邪黨的罪惡本質,勸他們都做了三退。他老人家天天默念「大法好」,給自己擺放了一個很好的位置。

在同修的幫助下,我在一個星期裏三天做婆家飯,三天照顧老媽,買菜打掃衛生、安排飲食,有條有理,過的很充實。雖然苦些累些,我覺得這就是我的路,也是我的工作,在不影響做三件事的前提下,為家人做些事情心裏很平靜。

婆婆手術後回來了,家裏發生了微妙的變化。她老人家是一個很強勢的人,家裏人全都得聽命於她,無論對錯,就連公公也讓她三分。家中大小事情一手包攬,是個說一不二的主。三個兒媳一個離婚、一個八年不登門,除了小姑子在外地,只剩下我一個。多年來我很煩她,現在生病了可還是那樣,多次的無事生非行為令人不齒,和她若即若離,避而遠之。現在生病了,但脾氣不改,天天指使著你按她的意願行事,常常用商量的口氣命令你,這使我很惱火。恰逢這時八十五歲的公公得了腦出血,救護車送到了醫院。經過治療後還是半身偏癱,靠專人護理,於是請來保姆,情況糟透了。婆婆一意孤行,對我和保姆還是諸多不滿,評頭品足,大家很無奈。背地裏我安撫了保姆的情緒,盡力搞好家務,不和她一般見識,並勸她做了三退。沒有做好的活兒看到了我就默默去彌補,儘量做到最好。

這一切家人看在眼裏,老人很滿意,弟妹們都很尊重大嫂。三年裏我陪著婆婆多次到外地醫院複診,不論颳風下雨、暑天寒天。這段時間做了兩次大手術,身體受到了很大傷害。儘管如此,她還性情依然,雖然對兒媳的舉動很滿意,但還時不時的挑挑毛病,說長道短。面對這些,我守住心性,用修煉人的標準要求自己,想到婆婆的苦處和不易,慈悲之心油然而生。我懂得矛盾的出現是為了助我修煉,同時也的確修去了不少的執著和維護的很強烈的自我。

靜下心來我嚴肅的剖析自己;多年來雖然跳出了自我,修去了自我,但還沒有完全放下自我。在私的空間裏,未淨的殘根上還存留著爭鬥、妒嫉、名利情等些許執著。有了這些,修煉失去了方向,為他失去了慈悲,付出的意義也不再純潔,只是為常人做事而已。如果把修煉的環境當成負擔,堅持自我,盼望早日得到解脫,就是懦弱、逃避、遇難而退的表現。宇宙的法理對我有了新的要求,需要更加精進,才能攀登新的高度。對一個大法弟子來說,殘根是需要徹底挖去的,因為它是擺在修煉路上的障礙。

當天晚上我做了一個夢,左手拎著一雙準備處置的鞋,右手緊緊抓住四個腿上長著黑毛的螃蟹。我知道終於找到了執著所在,並消除了一些不好的物質。這時感到心裏的容量增大了,身上輕鬆了,環境也變得溫暖、平靜。雖然路還沒走完,還要繼續走下去,我滿懷信心一直走到功成圓滿的那一天。

註﹕
[1]李洪志詩詞《洪吟》〈苦其心志〉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