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兄妹患絕症 妹修大法獲新生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三年一月二十四日】下面我談一談我是怎樣由一個病魔纏身的人走入法輪大法修煉的。

我今年五十五歲,修煉法輪大法已經十八個年頭了。我是一九九四年十月開始修煉法輪大法的,得法時三十七歲,按理說正值中壯年,身體應該是最健康的時候,但恰恰相反,我身體卻很不好。在我十三、四歲時,父母得絕症相繼去世,留下我們兄妹五個,上面四個哥哥,我最小。

一九九四年六月,我因右腹部裏長了一個雞蛋大的皰塊,很疼,而且伴隨著低燒住進了醫院,經檢查診斷為:附件炎。打了三天消炎針後,發現皰塊消失也不疼了,燒也退了,醫生說觀察兩天如果沒事就可以出院。可是一天還沒過完,左腹部又開始疼,再做B超,結果左腹部也長有同樣大小的皰塊,又開始低燒,疼的無法行走。不知怎的,突然間腰椎頸椎劇痛,甚至老想吐,而且無論坐或躺著,五分鐘不到必須得更換姿勢,否則疼痛難忍,拍片檢查,結果腰椎頸椎骨質增生,而且還挺嚴重,此時的感覺是身體哪都不好了。

由於拆遷,婆婆和我們一起暫時都住在丈夫單位。因為我們婆媳關係一直很緊張,如今我病成這樣,婆婆也不聞不問,她每天買菜都要經過醫院也不去看我,我不僅身體疼,心更疼。

這時三哥來醫院看我,說幾天前他腰疼尿血,去醫院後確診為「多囊腎」,並說這是家族遺傳病,兄妹中都有可能遺傳上,讓我也查一下。正好醫生進來查房,我說明了情況後,要求做B超,等診斷下來一看,我也被遺傳上「多囊腎」了。我不解的問醫生,這病最終結果會怎樣?醫生說:最終會導致「尿毒症」,無法醫治而死亡。聽到「尿毒症」三個字,我一震,母親就是因患「尿毒症」而離開我們的啊!當年母親身患絕症的情形一直在我腦海裏揮之不去。那年我還不到十三歲時,母親因病住院了。母親住院時一直是我在醫院照顧,當時由於母親身體裏面的毒素排不出去而導致昏迷,腹部積水,肚子脹的很大,醫生就拿一根針頭直接插在媽媽肚子上,這時看到一直昏迷不醒的媽媽痛苦的皺了一下眉頭,一會兒黃色的水從針頭裏流出來,眼前的一切把我嚇傻了,小小年紀的我有生以來第一次感到了恐懼,感受到了孤獨無助。我在一旁不停哭泣著,卻沒有能力幫助母親減輕痛苦。後來母親還是被「尿毒症」奪去了生命,去世時年僅四十九歲。

人真的很渺小很脆弱,「多囊腎、癌症」對我而言是一個概念,都是絕症。此時,想起媽媽被病魔折磨的整個痛苦過程和結局,難道這也將是我今後的痛苦過程和結局嗎?我彷徨了,我迷惑了,對生活失去了信心,於是,產生了自殺的念頭。但是,我女兒才讀小學二年級,小時候我過早的失去了父母而生活得非常痛苦,我不能讓我的女兒這麼小就沒了媽媽!我不甘心,卻又無能為力,身心痛苦不堪。由於對生活失去了希望,感到得了絕症醫院也治不了,就絕望的出院了。

後來幾個哥哥都查了,除了二哥外,其他三個哥哥都遺傳上了這個病。

後來大哥、二哥到家來看我,言談中,細心的大哥感覺到了我似乎是在交待後事,於是安慰我,別悲觀,甚至還舉例:一個晚期癌症病人因煉氣功而康復的事,我似信非信,也想試試,因為求生是人的本能。

第二天早上,我想到公園裏去找氣功鍛練,但是當時肚子、腰椎、頸椎疼的不能行走,於是丈夫就用自行車推著我去公園。當時我以為人們所說的氣功就只有一種,可是到公園一看才知道,原來這功、那功的都是氣功,我不知所措的邊走邊看。當走到法輪功這裏時,突然感覺到身體有種說不出來的舒服,這對一個滿身疼痛並患有絕症的人來說意味著甚麼?於是我當即決定:我要煉法輪功!丈夫看我站在煉法輪功那裏不願走,他著急去上班,便對我說:那你就在這裏吧,一會我抽時間來接你。然後就走了。我問那些煉功人,我可以煉功嗎?過來一位女士回答:可以啊。接著遞給我一本《法輪功》,並說:你先回去看看書,明天來我再教你煉功。

我捧著書如獲至寶,自己走回了家。在我捧著書回家的路上,就已經感覺身上不疼了。按我當時的狀況,我一個人是走不回來的。因為我當時就是因為走不動路由丈夫用自行車推來的。回家後我迫不及待的捧著《法輪功》就讀起來,我被書中的法理深深打動,明白了人生的意義,同時我的人生觀也徹底的發生了改變。明白了人生的坎坷不順和人有病的真正原因,懂得了不失不得,善惡有報的道理。我還沒開始煉功,只是看完了一遍《法輪功》,病就奇蹟般的好了。

我很激動,又很興奮,甚至感覺到我身體裏的每個細胞都在沸騰,我很想告訴所有的人我此時的感受。我的第一感受是:如果我能早點看到這本書,我們婆媳關係就不會那樣僵,我的身體也不至於那麼糟。此時,我盼丈夫快下班,盼女兒快放學,我要與他們一同分享,甚至激動的一個人在房間裏急速打轉,最後,我等不及了,直接跑到婆婆那去:「媽!我要煉法輪功了!」婆婆頭也不抬,慢慢吞吞的回了一句:「嗯,那好啊。」我接著說:「媽,以前都是我不好,不懂事,惹您老生氣,都是我的錯,以後絕對不會了。」這時婆婆很吃驚的看著我,然後語調委婉的說:「哪裏,我也有不好的地方嘛!」就這樣,我們僵持了十幾年的婆媳關係,瞬間被真誠化解了。說實話,當時如果不是因為書中教人向善的法理打動了我,我是絕對不會主動去認錯的。

過了兩天我去公園,學了全部五套功法,走入了修煉的道路。我的腰椎、頸椎包括肚子都不疼了,皰塊不翼而飛,也不低燒了,身體徹底好了。我也活得開心了,活得明明白白了,心靈得到了淨化,身體也健康了。我的改變,使我的家庭發生了很大變化。婆婆一遇到老鄰居就誇我,說我媳婦現在如何如何的好了等等。

記得修煉前查出腰椎頸椎骨質增生時,我去按摩醫院看病時交了兩百元,按摩一次十元,我去按摩了兩次後,認為不管用就再也沒去了,因為按摩醫院離我家有十站路,汽車的顛簸使我疼的受不了。我現在再也不受病痛的折磨了。

我修煉後,因為我身體的變化,覺得法輪功這麼好,就將功法介紹給我的親人,想讓他們也受益。我的大哥、三哥、四哥支持我修煉法輪功,但是他們卻不煉。他們在一九九四年都檢查出身患遺傳絕症「多囊腎」,分別於二零零二年至二零零八年相繼去世,他們在臨終前才想到找我要法輪功的書看,但為時已太晚,但是因為他們在臨終前有那麼一念,他們都走的非常安詳、平靜。

我的二哥身體本來很健康,也沒有家族遺傳病。但和許多常人一樣,不相信氣功能祛病健身。一九九九年中共邪黨迫害法輪功後,他受了中共邪黨的謊言毒害,不相信大法,而且還誹謗大法,我給他講三退的事,不要做中共邪黨的陪葬品,他不相信,也不願退團。二零零九年他突然得了肺癌,於二零一一年五十九歲時痛苦地離開了人世,去世時臉上充滿了痛苦和掙扎。

我若不是修煉法輪大法,後果也不堪設想。所以我想告訴大家的是,法輪大法又給了我一次生命,健康了我的身體、淨化了我的思想,法輪大法是真正的修煉的高德大法。世上的人啊,不要聽信中共邪黨的謊言毒害,退出中共的黨、團、隊,選擇一條光明的生命之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