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新津縣鄭淑賢在洗腦班遭藥物迫害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二年九月二十日】(明慧網通訊員四川報導)四川省新津縣鄭淑賢老太太,二零一一年十一月二十八日被當地中共人員肖學玉帶人綁架到新津洗腦班迫害,十二月二十二日回家時全身無力,走不動。

在鄭淑賢要回家的頭一天,在洗腦班吃了粉蒸肉後,感到全身像好多蟲子在爬,心裏難受,全身無力,天昏地轉的。家人不敢相信一個健健康康的好人被折磨的皮包骨頭,人形都變了。

鄭淑賢老人,今年七十三歲,家住四川新津縣鄧雙鎮辜河村。在修煉法輪功前身患多種疾病,難以治癒的筋骨,神經疼痛難忍,尤其是下半身麻木毫無知覺,腿不能彎曲,行路難。一九九九年一月修煉法輪功,所有疾病極短時間內不藥痊癒。而且心性得到提高,脾氣變溫和了,家庭和睦,鄰里關係好了。她要以自己學法輪功後身心的變化證實法輪大法好,於是堅持向人講真相,進京上訪,行使《憲法》賦予公民的權利。

二零一一年十月,鄭淑賢老人被「六一零辦」,五津派出所,從家中綁架到新津洗腦班迫害,兩個包夾(農村招來的)成天寸步不離,每天看誣蔑大法的錄像洗腦,逼寫保證放棄大法修煉,直到二零一一年年底放回家。自她回家後,發現她一直有幻覺。

二零一一年十一月二十八日中午十一點過,鄭淑賢正在家裏做飯,鄧雙鄉派出所警察兩個,一男一女與新津洗腦班兩個人把鄭淑賢綁架到新津洗腦班(所謂的「成都法制教育中心」,實質是迫害法輪功學員的黑監獄)並抄走全部大法書籍和煉功帶。當天到花橋醫院體檢,結論:股骨頭壞死,洗腦班也不放人。

進洗腦班的第二天,老人每頓飯後心裏發冷,從來沒有過的病狀,以後每頓不敢吃完,仍然心裏發冷,大約半個月後,喉管咳,有時咳出血。樓上的男法輪功學員也咳,從晚上咳到天亮。鄭淑賢在洗腦班裏買了一條內褲,包夾說不收錢,政府送的,可是一穿上內褲就下身奇癢,長泡。就沒再穿,幾天後症狀才消失。

當法輪功學員潘廷英老人揭露洗腦班對法輪功學員飯菜中下毒迫害的罪惡時,洗腦班就用所謂某某的聲明說洗腦班沒對自己進行過藥物迫害的錄像欺騙人。(洗腦班為了掩蓋在飯菜下毒的罪惡,到該縣曾經二吃藥物中毒的某學員家,威逼該學員聲明自己沒受過藥物迫害,如果不寫,馬上抓回洗腦班,在這種高壓下,該人違心寫了聲明。)

洗腦班除了在飯菜裏下毒進行肉體上的迫害,還在精神上進行迫害,成天看轉化錄像,誣蔑法輪功的錄像,逼寫保證,以達到轉化的目的。

二零一一年十二月二十二日鄭淑賢老人將回家的這天,惡徒殷舜堯威脅她說:再煉就沒得那麼鬆活了。還問鄭淑賢做過噩夢沒有,鄭淑賢說沒做過。殷舜堯聽後陰陽怪氣的說,你們是神,不是人。這天由鄧雙鄉派出所將鄭淑賢送回家。鄭淑賢離開洗腦班時,都是由包夾攙扶她上的車,她被迫害的全身無力,走不動。

在過去十三年的時間裏,鄭淑賢老人屢遭中共迫害。二零零零年六月二十日進京上訪,二十二日在天安門廣場煉功被抓,當天放回家。同年的六月二十九日,她參加該縣金三角廣場的晨煉,與十七名法輪功學員被抓到該縣五津派出所,銬上手銬站在水泥地上曝曬九個小時。(上午九點--下午六點),她們的臉或臂膀曬脫一層皮。當天氣溫高達三十八度。不准喝水吃飯,不准上廁所。下午六點送拘留所非法關押四十天。因無錢交罰款,公安抄家時將房產證抄走作抵押。二零零一年農曆臘月二十六日,鄧雙鄉政府治保員楊隆到她家騙說到鄉上開會,晚上十點左右被五津派出所副所長彭術全等人綁架到該派出所關押一個月,她與七名法輪功學員在冰冷的水泥地上睡一夜,四天不給飯吃,關押一個月後送拘留所。因鄭淑賢雙腿腫得太厲害,拘留所拒收,其餘七名法輪功學員被拘留七個月。同年九月二日,她在該鄉十三村發真相資料,惡人告發,惡警杜友明把她綁架到看守所關押一個月後轉至拘留所又非法關押一個月。

法輪功學員潘廷英女士,今年七十歲,大學本科畢業生,原四川蠶藥廠工程師,因身患多種疾病醫治無效無法勝任工作,提前退休,家住外東街工行宿舍。潘廷英堅持法輪功修煉,多次被非法關押甚至判刑。二零一一年十月九日上午她和一位許久未見面的同學在新津南河邊閒談時,給了同學一張破網卡,不一會兒就被兩個年輕公安警察和五津派出所片警張曉蘭圍著,隨即,政法委副主任李培德開車到這個地方,將潘廷英拽上車直接送新津蔡灣洗腦班。在洗腦班裏,潘廷英和所有被關在這裏的法輪功學員一樣,整天關在小房間內,由兩個包夾監管二十四小時,不許出門一步,吃喝拉撒都在裏面,成天被迫看誣蔑法輪功的錄像,惡警用勞教,判刑,高額罰款(一月罰一萬元)威逼轉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