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活剝人皮到人體塑化


【明慧網二零一二年八月二十三日】隨著王立軍叛逃、薄熙來下台、谷開來受審,王、薄、谷深度參與的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及製作人體標本的罪惡也被漸漸揭露出來。德國商人哈根斯一九九九年八月在大連開辦「馮哈根斯生物塑化有限公司」時,得到時任大連市長薄熙來的特批。當年九月,薄熙來還親手授予哈根斯「星海友誼獎」獎狀及獎章。並親自授予哈根斯「榮譽大連市民」的稱號。哈根斯的學生、大連醫科大學教授隋鴻錦亦於二零零零年創辦「大連醫科大學生物塑化公司」。

據悉,谷開來是大連人體標本屍體買賣和「人體器官買賣」生意黑幕參與者。在金融財力管理上,海內外網絡宣傳上,在打通進出口屍體買賣,器官海外需求者付款管理上,谷開來都是主要策劃、執行者和聯絡人。

所謂生物塑化,實質就是人體塑化,也就是製作人體標本,是將屍體內的液體通過特殊的真空浸漬過程,用硅橡膠、環氧樹脂等多聚物置換出來,使屍體的整體狀態,包括細胞都能最大程度地保持不失真。哈根斯所製作的人體標本還用於商業性展出。

當然,是因為巨額的利潤使得各方參與者丟棄了起碼的道德底線。《新京報》的報導稱,哈根斯的網店於二零一零年十一月開張。在這裏,一具完整的人體標本賣到了六萬九千六百一十五歐元(約合人民幣七十萬元)。

哈根斯和隋鴻錦除了販賣屍體和人體器官標本之外,還通過將屍體標本擺弄出千奇百怪的姿勢,在全世界進行巡迴展出,賺到大筆錢財。互動百科稱,哈根斯的屍體展在全球有超過二千萬人次看過。據外界估計,他從中賺了超過十億美元。

哈根斯曾得意地告訴記者,工廠之所以選在大連,理由非常簡單:政府支持、優惠的政策、優秀的勞動力、低廉的工資,以及豐富的屍體來源。大連哪來那麼多的屍體?中國人死後保全屍與入土為安的傳統倫理下,哪來那麼多的屍源?人們質疑這個人體加工廠是否涉及對特定群體的虐殺?

隋鴻錦的大連醫科大學生物塑化有限公司在美國展出的代理承辦單位,是總部位於美國亞特蘭大的第一展覽公司。《紐約時報》二零零八年五月二十九日報導,第一展覽公司在人體展的展出中向參觀者發出警告:你將要看到的可能來自中國被迫害的和被執行死刑的監獄犯。直指屍體來源來自中國警方。

人們在觀摩這些人體展中,很難想像這些被製作成標本的人體在去世前所遭受的折磨。人們但願相信這是志願者生前自願捐出的遺體。可是在中國傳統觀念的影響下極少有人做出這樣的生前捐贈,何況這樣的人體標本製作並沒有向外界宣傳過如何收購或接受捐贈遺體的報導,那麼這麼多的屍源究竟來源於何處?難道真的如外界所傳,這些遺體與法輪功學員密切相關?須知,王立軍在錦州任公安局局長時成立的心理學研究中心所進行的幾千例器官移植試驗針對的就是法輪功學員。這些被摘取器官後的遺體會不會被警方利用特殊渠道送往這些「人體加工廠」?

當然這些需要進一步證實。我們知道中共的殘忍與冷血由來已久,中共對中國人進行的任何想像不到的虐殺與虐屍都可能成為現實。

《九評共產黨》引述雷震遠神父的著作《內在的敵人》中有這樣的片斷:

「在山西的一位共產黨發明了一個可怕的刑罰。有一天他在一個城裏閒逛,在一家飯館門口停住,注視著煮飯的大鍋。於是他訂購了幾隻大鍋,並立時捕捉些反共人士,草率舉行審判,同時令苦力把鍋裏注水煮沸。審判一完,立即把三個判死刑的犯人脫光擲進鍋裏,活活煮死。……在平山,我曾看到一個人的父親被活活剝皮致死。兒子被共產黨逼著親眼看這慘刑的執行,親身聽到父親在哀號中死去。共產黨在他父親的身上倒上醋和酸類,一張人皮便很快地剝下。先從脊背開始,然後剝到雙肩,全身皮都剝下後,只剩下一顆頭皮存在。他的父親在全身皮被剝下後幾分鐘便死掉了。」

這是雷震遠神父在抗戰期間所親眼目睹的事實。中共暴徒的殘忍絕非人類的語言所能描述。為何要當著兒子的面將父親剝皮?痛苦的能只是父親嗎?中共在發洩獸性的同時就是要將它的暴虐深深地植入人們的記憶當中。

在展出的塑化的人體標本中,有這樣的一個標本:一個被剝了皮的屍體被直立著,扭頭端詳著右手舉起的一幅完整的人皮,而這張人皮卻正是從他身上剝下來的。

這種變相的「人體藝術」已將罪惡巧妙地掩蓋。

今天的中共已經穿起西裝,在世界面前擺出文明的樣子。可是它的暴虐殘忍不但絲毫沒有改變,而且到了肆無忌憚的地步。昔日的中共可以無所顧忌地在中國人面前施展它的暴行,目的就是為了恐嚇全體國人。今天的中共為了逃避國際社會的指責與國內民眾的不滿早已學會偽裝,在欺騙世人的同時將它視為的敵人投入監牢進行虐殺。在與世隔絕的環境中,在金錢的驅使下,有著中共的撐腰,暴徒們還會顧忌甚麼嗎?

活摘下來的器官用於移植已經牟取了暴利。可是移植器官後的遺體如何處理?送到火葬場火化不但要有死亡證明,還有可能走漏消息。送到名正言順開辦的「生物塑化公司」呢?不但減免了手續,還能夠再賺一次大錢。

雖說已有證據證明錦州公安局的心理學研究中心所進行的器官移植對像就是法輪功學員,可是尚無證據確認這些被摘取了器官後的遺體的走向。但是無論大連的這兩家「生物塑化公司」所使用的屍源是否是法輪功學員,或是否全是法輪功學員,單就將人體制作成人體標本用以牟利的行為就足以說明參與者的血腥與殘忍。

從活剝人皮,到將人虐殺後進行塑化,擺出各種姿勢的造型以攫取暴利,中共的殘暴與惡毒無以復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