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神一念──站在甚麼基點看問題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二年六月十九日】學了師父《二十年講法》,我體悟最深的就是:甚麼是大法弟子,我們能否把自己當成大法弟子。師父說:「我告訴大家,這麼多年來,我一直在說大法弟子的能力非常的大,很多人就是不相信,因為也不讓你看到。你在正念作用下,你身邊的一切和你自身都會發生變化,你從來都不想去試一試。」回想我的修煉之路和了解到一些同修的表現,感到沒做好時是自己沒把自己當成大法弟子。我們甚麼都具備了,但正念不足時就被常人的假相迷住,師父大法賦予我們的能力被我們後天形成的人心侷限,展現不出自己的能力,發揮不了大法的威力。

前一段時間,邪惡之徒來找我,沒找到我就把我先生叫去說了一下,意思就是十八大要開,不要到處亂走,還有一直在監視我等。當時心態有點不穩,心想是不是出去躲一躲,但轉念又一想,我為甚麼要躲,躲甚麼,我和邪惡的關係就是淘汰與被淘汰的關係。師父在《轉法輪》中講:「你真正作為一個修煉的人,我們法輪會保護你。我的根都紮在宇宙上,誰能動了你,就能動了我,說白了,他就能動了這個宇宙。」我當時沒躲,但思想沒有完全提高上來。到另一同修那去,還跟她講,最近我們少接觸等話。(注意安全沒錯,但我說話的口氣與心態有問題)她與我切磋說:在她最開始做資料的那幾年,邪惡之徒綁架了她們鎮上幾個同修,有的同修就把她說了。邪惡抄了她的家後對她說:「你不要這麼嘴硬,你家裏被搜出那麼多東西,看你嘴到時候還硬不硬的起來。」她聽後甚麼想法都沒有,根本不動心。那時還不知道發正念,她在看守所每天背法,越背越清醒,她心裏說:師父啊,弟子不應該在這,弟子應該出去做資料。二十多天後,就她一個人被放出來了。其他幾名同修都被非法判刑或勞教。而幾個人中,邪惡之徒只在她家翻出很多資料、大法書,用惡人的想法她應該最重,可結果完全相反。站在法的角度看,大法書、資料在另外空間金光閃閃,滅盡一切邪惡,怎麼能成為邪惡迫害的理由呢?關鍵是我們的心態不穩,沒有把自己當成真正的大法弟子,那麼神聖的事沒做到神聖。她又講,這些年在外面流離失所做資料,遇到危險情況時,她每次第一念就是:我是大法弟子,我不怕,邪惡怕;每次都是有驚無險。聽她給我講,我當時很震撼,她是郊區的,文化不高,就一句話:「我是大法弟子,我不怕邪惡,邪惡怕我。」

我最近一段時間狀態不好。回想起這麼多年修煉,做的好時,都是法學的好的時候,能真正的把自己當成一個修煉的人。在大概2005年的時候經歷一些事,一直想把這事寫出來,旨在共同提高。當時我和另一阿姨同修掛名辦了廠,但共同入股不只我們兩人,還有其他同修,同修之間意見不統一,導致一些矛盾,我就沒參與管理。在七月的一天,她們給我打電話,說邪惡找上門來了,說幾個部門來查這個廠,同時當地610把我們當成「大案」要抓我們,同修電話的口氣十分急促,我當時就說了一句:你們的正念哪裏去了。電話就斷了(後來才知道,當地610把我們的電話全部竊聽,每個人打的電話全部記錄和操控)那時候一共牽扯十幾個同修。當時我在家法學的多,所以心態穩,誰說甚麼我都不聽,我就說一切都是假相,法中的生命誰都不許迫害。邪惡610先是把一個同修綁架,(表面原因是他運了許多大法書到外地)他在邪惡誘騙下把我說了。另一個事就是邪惡找到我先生,他是個常人,也在邪惡誘騙下說了一些不該說的,他回家跟我講他是怎麼怎麼給邪惡說的,目地為了邪惡找到我時我能與他口徑一致。我心想我是個修煉的人,怎麼能順從常人的說法,那不是上了邪惡的當了嗎?邪惡又把另一個和我同時掛名開廠的阿姨叫去,她當時心態不穩,邪惡把掌握我們的所謂「證據」全部拿出來給她看,說你不說也不行,我們全部都知道,威脅她。她找到我商量,要把另幾個同修說出去,意思邪惡說的,把她們說出去我們就沒事了。當時我對她講:邪惡是甚麼,邪惡的話能聽嗎?邪惡是針對法來的,我們是大法弟子,就是一個整體。即便是我們在常人事務中有甚麼矛盾,但在法上,大法弟子是絕不能被迫害的,因為師父沒安排,我們為甚麼要承認。如果我們把別的同修說出來,不就是在關鍵時刻連佛都出賣嗎。她聽了後,想了想說:「那我就把責任推給你。當時也是我們自身有漏,被邪惡鑽了空子」。那時我的想法就是有漏邪惡也不能迫害,站在法的基點看,對法負責,對大法弟子負責,保護同修是大法弟子的責任。那時我一點對同修的責怪都沒有,包括對這個阿姨,我跟她說,我們是個整體,迫害她們就是迫害我們,怎麼可能把她們說出去我們會沒事呢?沒事的途徑只有一條那就是保護同修,通知這些人一起發正念,鏟除邪惡。我跟她講,不用怕,師父說:「一個心不動,能制萬動。」(《精進要旨二》〈去掉最後的執著〉)後來邪惡找到我沒說甚麼,這件事就過去了。可當時的感覺真的是「泰山壓頂」。通過這事我真正體悟到:作為一個修煉者,站在甚麼基點看問題是修煉的關鍵──站在常人的基點看,那是沒法過去;可是站在法的基點上,站在神的角度看,一切都是假相!你把邪惡看的越大,它就真的很大;你把它看的越小,它就真的很小;你把它看的甚麼都不是,它就真的甚麼都沒有,即使有對你也不起作用了。

看到師父在《二十年講法》中的這段話「你在正念作用下,你身邊的一切和你自身都會發生變化,你從來都不想去試一試。」我真是深有感觸:修煉的過程是去人心的過程。考驗關頭那一瞬的「人神一念」就是在關鍵時刻是把自己當成大法弟子還是當成人。當成人,人類社會的環境就會制約我們(包括現在攝像頭到處都是;監控監聽設備所謂的「發達」;又要開十八大,敏感時期監視嚴……)有的同修被這些假相迷住,把自己當成人了(包括我這次也在意邪惡對我先生說的話)。而如果把自己當大法弟子──具有宇宙中的第一稱號的生命,甚麼能制約我們呢?人中有甚麼因素能對神起作用呢?即將被淘汰的舊宇宙的甚麼法理、甚麼因素能制約一個選擇同化新宇宙法理,走向新宇宙的生命呢?

幾年前我先生買電腦時配置了刻錄機,為了平穩安全的做證實大法的事,我沒有向當地同修伸手求外援,一個人做。經濟顯的不富裕,怎麼辦?我想──法中甚麼都有。所以我到電腦城購買光盤都是選最便宜的,8角一張的。拿回來後我就對光盤發正念:「你們都是大法弟子選中救人的法器。你們要珍惜自己的機緣,要最大限度的發揮救人的作用」。在發正念的時候,我真的感到一張張光盤在加厚,我刻出的光盤一百張有時一張壞的都沒有,有時有一兩張壞的,而且刻出的光盤畫面清晰。後來一個同樣做光盤的同修跟我講經驗,說現在質量不過關,她都是買的1.6~1.8元的光盤,還有壞盤,便宜點的壞盤就更多。我跟她講我的情況她覺得很神奇。出去發真相,我每次發資料時都發正念:「讓大法弟子發的真相一傳十,十傳百,最大限度的救度眾生,讓真相資料發揮最大作用。」反饋回來的信息是,有一個醫院家屬區我只發了一個門。可整個醫院的醫生,護士都在傳看,當然他們是站在他們能說出來的角度在談論這件事情,他們對神韻的演出很震驚。聽到這些,我想我發的資料真的是按我的想法發揮最大作用。所以大法弟子的一念真起作用。

後來接觸用手機講真相這一項目。有一個操作是自動生成號碼,我當時生成號碼時甚麼雜念都沒想,就想生成號碼來救人。自動生成號碼後,我一個一個的驗證是否是空號,我驗了十多條,不到二十條,沒有一個空號,全是實號,而且都是貴州的電話,我想可能貴州山區偏僻,講真相的人少,(也希望偏遠山區的同修把電話號碼發到網上,讓他們也儘快得救)。回家我把自動生成的號碼看了一遍,沒有連號,比如:138,後下一條是136或189等。後來一個同修和我講她自動生成號碼空號太多,發信息效果不好。我問她:你是不是做之前就擔心生成的號碼是空號,而你又沒有意識到這是人心在干擾,沒有及時排除它。所以我們一思一念都要在法上。有了不正的念頭一定要對照大法,清除它!

這幾年我做甚麼都想著在自己能力範圍之內獨立,網上也經常呼籲做資料遍地開花,其實我們甚麼能力都有了,有些人只是沒有這個願望,被常人的假相迷住了。

大概是2008年,我們當地幾名同修相繼被迫害,都是屬於在邪惡誘騙下把同修說了,互相說,造成在外面講真相的基本都被迫害了。後來出來的幾名同修跟我講,邪惡不停的向他們打聽我。他們不相信當地這麼多同修被迫害,會沒有我。我當時一直是資料點獨立,與我接資料的是外地同修。因家庭環境的限制,量不大,夠我自己做,多了就分出去。我一直在做、在發、在講。而當地同修並不知道,我們見面只在法理上切磋,當地同修發的資料有的就是我做的。跟蹤我的人,有機緣我就和他講真相,他們有的一家全退。沒有機緣的就把他們甩掉,我做我的。所以當地就我一個人沒有被迫害。前段時間邪惡找到我先生說,我們一直在跟蹤你家裏的(可我一直在做,人怎麼能夠跟蹤的到神呢?)。可見資料點的獨立對大法弟子安全的保證是多麼重要。同時也能更好地發揮救人的作用,減輕很多傳遞之間的麻煩,也讓資料點的同修有更多的時間學法、修心、共同提高。

這是看了師父講法後的一些想法,學師父講法時淚流滿面,悟到很多,寫出來的只是一部份,以前總認為自己文筆不好,只會說不會寫──這也是人的觀念。以上是做的好的部份,跟同修切磋,旨在共同提高,多救人。也有許多做的不好的地方,在以後的修煉過程中儘量彌補。

最後以師尊的一段法與同修共勉:「在修煉中你們不是由於自己真正的實實在在的提高,從而使內在發生著巨大的本質上的變化,而是依靠著我的力量,借助外在的強大因素,這永遠改變不了你人的本質轉變成為佛性。如果你們人人都能從內心認識到法,那才是威力無邊的法的體現──強大的佛法在人間的再現!」(《精進要旨》〈警言〉)

向師父合十!向大法弟子合十!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