遼寧撫順市望花區部份法輪功學員被迫害簡況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二年六月十八日】(明慧通訊員遼寧報導)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以後,遼寧撫順望花區國保大隊、公安分局、各派出所、社區,積極追隨江澤民邪惡集團,參與了對法輪功學員的殘酷迫害。其中區政法委副書記王如蘭、藏傳方,樸兒屯派出所警長張忠勝最為積極賣命的迫害法輪功學員。他們採取監聽電話、派人蹲坑、跟蹤等手法對善良的大法學員進行非法監督,進而綁架、非法拘留、非法勞教及判刑,很多法輪功學員遭酷刑折磨,有的現在仍在遭冤獄迫害。

法輪功學員李英、張表久被相關惡徒迫害致死;付明傑、任長學夫婦曾被非法判刑五年失去工作,沒有了生活來源;張翠菊被非法勞教二年,失去了工作,現在沒有工資收入;黃培東、王桂蘭夫婦兩次被綁架,現正在遭冤獄迫害;魏素敏兩次被綁架;吳利賢二次被綁架,現在被判刑三年;金寶存被綁架二次,現被判刑四年身陷牢獄之中;趙老師,邢老師,曹萍,李學清,韓素雲,喬克福、朱學梅夫婦,孫傑,魯彩華,任從,白景治、王范夫婦等都曾遭綁架,分別被非法關押在教養院、看守所、洗腦班遭受不同程度的迫害。他們被迫害的具體事實將陸續揭露出來。

◇田金玲,四十多歲。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以後,田金玲被非法勞教兩年,後被法院誣判四年,關在瀋陽東陵監獄。二零一零年四月十八日,撫順望花區和平派出所綁架了田金玲,非法判刑五年,送本溪水連寨監獄至今。據從本溪水連寨監獄出來的人說:「二零零九年四月的一天,監獄的惡警叫田金玲進屋,結果幾個犯人一起毒打田金玲。一連打了好幾天,邊打還拿紙和筆叫他寫悔過書,這是獄警指使犯人幹的。田金玲被打的昏死過去好幾回,但是監獄沒有人管,田金玲被折磨的受不了拿針挑手腕的大脈(編註﹕請大法弟子在任何屈辱困苦的情況下,都要和平理性的反迫害,不要採取類似過激的方式),被送進了醫院,監獄惡警還沒有人性的揚言說:田金玲沒想死。

◇車桂智,七十六歲,修煉大法後身體無病一身輕。慶幸自己有緣能得到這高德大法。邪惡迫害法輪功後曾無故被綁架、非法拘留、抄家;被勒索兩萬元錢,誣判七年。一九九九年七月十九日晚在去瀋陽的路上,車桂智被瓢兒屯派出所警察非法劫持非法關押在瓢兒屯派出所,第二天下午才放回家。從此以後片警張忠勝經常騷擾車桂智,家裏被干擾的無法正常生活。二零零九年九月十七日早八點左右,撫順市國保大隊和瓢兒屯派出所一夥五、六個惡警突然闖入車桂智家中,先把車桂智的老伴杜連友帶到瓢兒屯派出所。然後對其進行抄家,翻箱倒櫃,家裏沒有一個地方翻不到的。家中的現金2500元錢,金、銀、珍珠項鏈各一條,還有全部大法書籍、師父法像都被搶劫一空。車桂智在撫順市看守所被非法拘留二十三天後被非法判七年冤獄。由於身體被迫害出現了嚴重的病狀,才回到了家中。

◇杜連友,八十二歲。二零零九年九月十七日上午八點鐘左右,市國保大隊和瓢兒屯派出所一夥五、六個人突然闖入杜連友老人家中。杜連友先被帶到瓢兒屯派出所,後又被送到撫順市看守所,非法拘留十三天,身體出現嚴重病態,全身顫抖,經過醫院檢查,杜連友身體各項指標(血壓,心臟等)都出現了嚴重症狀,才被放回家中。杜連友的小兒子杜真新(不修煉)當天也被綁架到瓢兒屯派出所,後被帶到國保大隊非法關押了一天一宿。最後敲詐了兩萬元才放回家。

◇李靜在2005年遭望花公安分局綁架,後無故被非法勞教二年。2005年9月6日,李靜在家裏正和幾位三十多年沒見面的同學相聚,突然闖進來四個惡警,說是望花分局的。進門就問:「你是煉法輪功的?」李靜說:「是。」在沒有任何手續的情況下,抄了李靜的家。之後威逼李靜跟他們走一趟去公安分局,並威脅說否則就連累你同學,並說一會兒就回來。

當天下午五點,李靜從望花公安分局被劫持到撫順市看守所非法關押,十五天後,又無故被非法勞教二年。當時李靜搶過此判決書就撕,並說你們綁架好人是犯罪。上來兩惡警給李靜戴上手銬。李靜不配合手銬越來越緊。李靜高聲聲明她要上訴。李靜被惡警送到了馬三家教養院迫害。馬三家教養院每天強迫法輪功學員做奴工。白天幹活長達十二小時,晚上不讓睡覺,限制吃飯和洗漱時間。吃的是不熟的玉米餅子,菜湯。有時一碗菜湯裏就有6-7隻小蓋蟲。陰天下雨不能到外面扒苞米,就在屋裏坐小木板,背監規,進行考試,如不合格加期。

◇李俊玲,原身患多種疾病,如:肺結核,胃潰瘍,心臟病,膽囊炎,腰脫,風濕,多眠症,而且還做了兩次大手術。由於醫生的疏忽,避孕環被醫生帶到腹腔中,幾年後多次剖腹取環,後來子宮長瘤,又剖腹做子宮和卵巢切除手術。病魔折磨的使她身體虛弱,走路都很吃力,真是活不起、死不了,生不如死。九六年正月初四李俊玲喜得大法,修煉不到一個月全身的疾病不翼而飛,李俊玲感謝法輪大法給了她第二次生命。一九九九年「七.二零」,法輪功遭迫害後,只要李俊玲一出家門就有人跟蹤,李俊玲走到哪裏就跟到哪裏,如影隨形。坐車下車時,跟蹤的人還得查看李俊玲座位上有沒有東西。李俊玲所在的社區派低保戶跟蹤、監視她的一切行動,警車還經常在樓下出現。在九九年十二月中旬的一天,李俊玲剛走到馬路上,就有四個人出現在她的左右兩側企圖綁架她。邪惡的跟蹤,給李俊玲的家人造成了很大的傷害,只要她一出家門,家人就非常的擔心。

◇王景蘭,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以後,經常受到單位、社區、派出所的無故騷擾,被勒索錢財四千多元,曾被綁架到撫順羅台山莊洗腦班迫害。王景蘭以前因病度日如年的活著,一九九七年初修煉法輪大法後疾病全無,吸了多年的煙也迅速戒了,從此家裏也是一派祥和。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以後的一天,望花鐵嶺社區書記丁竿和一名工作人員到王景蘭家,王景蘭不在家,他們就恐嚇王景蘭的丈夫,讓他把所有的大法書全部都拿出來,並說不讓王景蘭煉法輪功了。他們搶走了王景蘭的私有物品兩個大兜子。二零零五年七月十九日上午九點左右,鐵嶺社區書記苗森與幾名職員、建設派出所的警察、建設街道各社區治安管理人員及望花區姓於的,共計十多人開著一輛麵包車、一輛轎車,到王景蘭家抄家,搶走了家裏的大法書,不容王景蘭穿好衣服和鞋子,強行把她抬到樓下,塞進車裏,送到撫順市羅台山莊洗腦班迫害。在洗腦班不許她和別人說話,天天有四、五個邪悟者圍著王景蘭強制灌輸歪理邪說。一直到八月十二日,社區才去人把王景蘭接回家。

◇王蘭鳳,於二零零零年臘月二十七去北京依法上訪。誰知剛上火車就被早已等候在那裏的撫順市公安局警察以查票為名綁架。後由望花分局派人劫回。望花的惡警髒話罵她,她身上帶的九百七十元錢被惡警臧傳芳搶走了(至今臧傳芳百般抵賴不還錢)。在非法拘留期間,撫順老鋼廠以「罰款」為名勒索了王蘭鳳三千元。二零零三年三月二十五日下午四點多王蘭鳳正在家做家務,被撫順市公安一處的惡警以「核實材料」為名,綁架到和平派出所。在派出所惡警將她雙手分別銬在兩隻椅子上。一惡警見沒問出甚麼。就用手指戳著她的腦門,罵罵咧咧的走了。半夜時一個年輕的惡警將椅子故意蹬倒,她就在兩個椅子之間動不了。

酷刑演示:灌食
酷刑演示:灌食

二零零三年三月二十六日下午,惡警把王蘭鳳關進撫順第一看守所非法關押。王蘭鳳絕食抗議迫害。惡警王軍和鄭姓惡警讓七、八個犯人把王蘭鳳按在椅子上,或在地上灌食,灌的是玉米麵粥加鹽,嘴被他們用鑰匙撬腫;手被迫害的不好使了,連繫褲帶都繫不了了。只能用手把褲子擠在腹部使勁壓住,體重由原來的一百二十多降到八十斤左右。撫順市公安一處勒索了她三千元,至今沒返還給她。當時的和平九委社區邪黨書記鄭桂蘭積極參與迫害大法弟子,多次以欺騙和強制手段將法輪功學員送往邪惡黑窩迫害。

◇徐春霞,煉法輪功之前是一個多病纏身、脾氣怪異的人。一九九六年五月二十八日,徐春霞幸遇大法。修煉後變成了一個身心健康的快樂人。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以後,徐春霞經常被騷擾。九九年十月中旬的一天晚上,派出所高姓警察闖入徐春霞家,讓她去派出所走一趟。徐春霞說:「不去,這麼晚了,丈夫又不在家。」高姓警察就讓她第二天早上去。第二天一早,徐春霞正準備去上班,這個警察又來了,徐春霞告訴他說:「我要上班。」高姓警察說:「誰都得聽我們的,我們都可以讓你下崗。」徐春霞被綁架到派出所非法關押了一天一宿後,所長讓徐春霞寫不煉功的「保證書」。徐春霞不寫,所長尋思了一會說:「不寫也行,說句不煉了也可以回家。」徐春霞說:「不說。」所長說:「那就得送走了。」(意思是要送往吳家堡教養院)隨後高姓警察帶一個國保人員非法抄了徐春霞的家,並把徐春霞送到吳家堡教養院迫害四十天。後被單位接回繼續辦班。意在讓她寫「悔過書」、「保證書」,交所謂的「保證金」。

◇薛林,七十六歲了,是一九九七年春天得法修煉的大法學員。一人修煉全家受益。孩子們時常說:「我爸從學煉法輪功後身體像年輕人一樣精力充沛,解除了我們的後顧之憂啊。」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中共開始迫害法輪功,薛林依照中國憲法賦予公民的合法權益去北京上訪,被撫順駐京辦事處警察綁架後被非法勞教三年,在撫順教養院受盡了非人的折磨。幾乎每天都被惡警打罵、電棍電擊,遭受坐板、開飛機等酷刑折磨,或者不斷的強制洗腦,不讓睡覺等體罰。還利用惡犯來迫害、監管法輪功學員。參與迫害的主要打手有:姜永豐,吳偉,張副隊長。

◇左玉華,女,五十歲。飄兒車站綜合場職工,負責地蹦檢斤。煉法輪功之前身體有多種疾病。一九九八年喜得大法剛幾個月,她就成了一個健康的人。工作中按照法輪功的要求做好人,多次受到單位的獎勵。認識她的人都說左玉華是個好人。一九九九年「七.二零」邪黨開始了對法輪功鋪天蓋地的迫害。左玉華依法去北京上訪。凡是接觸到的人,左玉華就告訴他們:「我的命是師父和大法給的,法輪功是好的功法。」可是她被綁架了。在非法關押的二十多天中被惡人拳打腳踢。最後她丈夫被望花區政法委勒索了三千元錢才放她回家。

人回家了,迫害並沒有結束:單位開會批判她、處分她,還經常受到望花公安分局、社區人員的蹲坑、跟蹤、盯梢、騷擾,在中共的所謂「敏感日」,經常有人在她家樓口蹲坑。中共對左玉華的迫害使她的家人身心都受到了傷害。家人對左玉華的人身安全十分擔心。

二零零六年七月的一天早晨,左玉華去市場買東西,被望花區政法委邪黨書記王如蘭指使於姓等十幾人跟蹤她直到她家門口。這些人一擁而上妄圖綁架她,被聞訊趕來的鄰居和她的丈夫喝住,才未得逞,左玉華買的東西撒了一地。之後左玉華被嫂子接走。王如蘭不死心,又跟隨到她嫂子家,強行將左玉華綁架到撫順羅台山莊洗腦班,被迫害二十多天。

二零零八年中共以「奧運」為名對她進行二十四小時監視、跟蹤,長達半年之久。

◇王豔,今年五十三歲,一九九九年四月十八日開始修煉法輪功。自從邪惡迫害法輪功以後,王豔經常被派出所、社區工作人員監視,他們還經常到家裏逼問王豔。家中八十多歲的老公公、丈夫、孩子無辜被騷擾,搞得她一家人真是無法正常生活。

九九年「七.二零」以後,望花區光明派出所的片警(『小李子』),讓王豔八十多歲的老公公看著王豔,並且每天要把王豔的行蹤打電話彙報給他。所以王豔每次一出門,老公公都非常緊張,問的很詳細。社區人員到王豔丈夫的單位調查,搞株連迫害。二零零二年十二月的一天,正在上初中的兒子回來說:社區(住宅所在地)的人到他學校,把他叫到教導處問他:「你媽晚上出去不?」這一切給王豔的家人造成了很大的傷害。

時任望花區光明街道書記貫長江指使光明派出所晨光社區工作人員,多次到王豔家中騷擾搞株連政策。

二零零零年七月三日上午,四個陌生女人突然闖入王豔家,說是「社區的」(後得知他們是派出所幫忙的)。王豔問她們有甚麼事嗎?誰也沒吱聲,王豔接著說:「是因為王豔煉法輪功吧?」他們感到很吃驚,接著就問王豔你現在還煉嗎?王豔說:「我以前身體不好,煉法輪功煉好了。」有一人說:「你就不會說煉別的功煉好的?」王豔說:「我不會撒謊。」臨走時有一個人說,警長和車還在外邊呢。

中共「十六」大前幾天,望花區政法委書記王如蘭、社區書記曹勇再次到王豔家來騷擾。

二零零八年八月十日奧運期間,王豔與丈夫、孩子三人去瀋陽參加婚禮,車到高灣時被劫持,警察喊著王豔的名字讓下車,問王豔:「你煉法輪功?」王豔說:「你怎麼知道?」他把王豔叫到電腦前,王豔一看屏幕上是王豔的身份證,右上角有「法輪功」三個紅字,不讓王豔去瀋陽,把王豔的身份證拿走交給望花區信訪辦的吳雲。吳雲給社區書記打電話,讓把王豔接回去。吳雲說:「今天她不能走。」僵持了很長時間,王豔丈夫打電話找一個在社區裏工作的朋友做擔保,丈夫的朋友證實說:「我擔保人家三口人確實是參加婚禮的。」這才讓王豔把身份證留下,放王豔走了。

法輪功是佛法修煉,修煉法輪功是中國人民的天賦人權,理應受到法律的保護,《憲法》第三十五條規定。即使按公安部在法輪功遭江澤民迫害後的2000年所頒布的(公通字[2000]39號)文件,法輪功也不在它認定的十四種「邪教」之列(網上可以查到)。迫害法輪功學員的行為都觸犯了中國的《刑法》、《憲法》、《公務員法》等諸多法律,犯的是「群體滅絕罪」和「反人類罪」、「酷刑罪」,性質如同德國納粹分子。江澤民利用中共邪黨迫害法輪功已十三年,至今仍然沒有停止,江澤民及其幫兇和中共必須也必定要受到應有的懲罰。參與迫害的人員觸犯中國的《刑法》第三百九十九條、第二百四十三條、第二百四十五條、《憲法》第三十七條、第三十九條等諸多法條。

對參加迫害者的忠告:追查國際組織記錄了所有參與迫害法輪功學員的惡人及其惡行。追查國際再一次嚴正告誡所有參與迫害法輪功的各級中共官員:立刻停止犯罪,坦白交代,記錄和揭露他人的罪行,爭取立功贖罪,這是你們唯一的出路!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