利用當前「重慶事件」智慧的講真相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二年四月二十九日】目前重慶原公安局局長兼副市長王立軍逃到美國駐成都領事館尋求避難被拒事件,以及隨之而引發的原重慶市委書記薄熙來被免職和立案偵查的事件在海內外引起了極大的熱議,人們紛紛猜測王立軍為甚麼不去北京找邪黨中央救命,而是要到美領館尋求避難?薄熙來搞的「唱紅打黑」那麼起勁,全國都跟著唱紅,怎麼一轉眼就成了階下囚了?面對世人的疑惑和渴望得知真相的心理,我就尋找機會智慧的給身邊的人講真相

我是在機關工作的,多次給同事講真相,有的人聽並相信,而有的人我已經多次直接、間接、側面的講,卻不相信,甚至仍在詆毀法輪功,譏笑大法弟子的講真相、發資料的做法。有個同事和我在同一辦公室工作,在我給她講了法輪功是按照「真、善、忍」的原則修心向善,提升道德,世界上一百多個國家都支持法輪功,唯獨中共在迫害法輪功時,我告訴她心裏默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就會全家有福報,退出共產黨就會保平安時,她竟公然大聲說:「我啥也不信,你不用跟我說這些,我家現在過的就很好,我才不念那個呢,現在是××黨當政,到啥時我都說××黨好。」聽了她的話,我真的很為她惋惜,有這麼好的聽真相的機會,卻在共產邪黨無神論的灌輸下完全迷失了自己,死死的抓住從共產邪黨那裏得到的物質利益(她家裏人利用共產邪黨給的職權用不正當的手段得到了數百萬、上千萬的金錢,過著奢華的生活)。

面對像她一樣不聽真相的人,有時我甚至認為他(她)們是不可救要的人,講真相就不再考慮他(她)們了。

目前重慶事件被人們議論紛紛,搞不清到底是怎麼回事,我就利用這個機會智慧的把真相講給他們,其中就包括那個和我在同一辦公室的同事。一天,我在閒談時和她說:「我在網上看到一則消息,重慶的原公安局長兼副市長王立軍逃到美國駐成都領事館滯留一天,把他掌握的很多真相材料交給了美國,尋求政治避難,美國留下了這些揭發材料。揭發材料除了揭露了薄熙來等的腐敗、預謀謀反的犯罪事實外,據海外媒體猜測,他還自曝了自己所犯的罪行,其中包括最邪惡的活體摘取法輪功學員器官販賣牟取暴利的罪惡事實,並指出那些都是他的上司薄熙來和政法委書記周永康指使的。鑑於這些殘害生命的罪行,美國卻拒絕了他申請政治避難的請求,後來他被中央派去的國家安全局人員接到北京,並宣稱被『休假式治療』」。

她聽後很吃驚的樣子問:為甚麼不去北京找中央求救,偏偏去美國領事館求救呢?我說:他深知××黨是救不了他的,××黨每次搞運動都是利用一批人打另一批人,用完了就會被滅口,如果去北京,他肯定死無葬身之地,說不定在半路上就會被滅口,只有求助美國,曝光上司薄熙來的那些犯罪的內幕,在國際上造成影響,他才不至於被立即處死。美國拒絕給其庇護,最重要的原因就是他夥同他的上司參與了活體摘取法輪功學員器官販賣牟取暴利的罪惡事實,那些被(非法)關押的法輪功學員有很多失蹤的,他們的心、肝、脾、腎、眼角膜被活體摘取,不施麻藥,需要甚麼器官就從法輪功學員身上活體摘取甚麼器官,只要配型匹配,就賣給那些需要器官移植的病人,價格高昂,那些參與的人和醫院從中牟取暴利。溫家寶得知此事在一次會議上還說:「不施麻藥,活著就摘除器官,還有人性嗎?而且還發生了這麼長時間了,我們竟然不知道……」她聽了這些更吃驚的問:「真的?」

她知道我也曾經被非法勞教過,我就向她進一步說明:「十多年前我在被抓到勞教所期間,就曾經被檢查過身體,驗血,量血壓,查臟腑、看眼睛,還問我們以前得沒得過甚麼病……,而且單單給我們所有被非法關押的法輪功學員檢查身體,而不給那些普通勞教人員檢查,那時我們還以為是關心我們呢。後來知道了活體摘取法輪功學員器官販賣牟取暴利的真相,才知道他們並不是關心我們,而是關心我們的器官有沒有用處,看來他們那時給我們檢查身體是有目地的,是在找配型匹配的目標。有配型合格的就被轉走了,也不告訴外人被轉哪裏了。很多失蹤的法輪功學員就成了他們賺錢的工具。中國每年向世界公布的器官移植數量以前都是很少的幾例、十幾例,可是一九九九年開始鎮壓法輪功後到二零零六年,中國每年的器官移植數量猛增到六萬例之多。二零零六年三月法輪功學員被活體摘取器官販賣後焚屍滅跡這一罪惡在國際上曝光之後,中國在國際上的形像大受貶損,在國際上多次被追問那些器官是從哪裏來的?中國的官員詭辯稱是死刑犯的器官,可是中國為了向國際社會表明自己的以德治國,向國際社會通報的死刑犯每年是減少的,而器官移植卻是每年猛增的,並說這些移植的器官都是死刑犯的,這不是太矛盾了嗎?再自圓其說也是自己打自己的臉。活摘器官這一罪惡被國際上正義人士認為是這個星球上從未有過的罪惡。」

同事很吃驚的聽著我說的這些,沒有了以往的極力抵觸的表情,要在以往,我說出這麼多共產邪黨的罪惡她會惡毒的攻擊我的,明顯的看出她被邪惡操縱的邪惡表現,還會去彙報的。我曾經多次針對發正念。這次她表現的卻是關心的樣子,她說:「你們也被檢查過身體,幸虧不匹配。溫家寶還真行,真敢說話。我也總看到法輪功的傳單,還有台曆,他們哪來的錢呢?他們跟你要過錢嗎?」我說:「沒人跟我要過錢,都是用自己的錢做的吧。因為人一旦得到真理的時候,就會像保護自己的生命一樣來保護的,不用外界的強制,都會主動去維護的。而且好的就是好的,不是由哪個政府來決定的。××黨每次搞運動要打倒誰,不出幾天就被打沒了,可是××黨鎮壓法輪功到今天已經快十三年,法輪功不但沒被打沒,反而越來越強盛,人越來越多,你不也說了看到了很多法輪功的傳單和台曆嗎?這就說明××黨鎮壓法輪功是逆天意而行的,是註定失敗的。在國外,法輪功學員打出的橫幅都是懲辦迫害元凶『江澤民、羅幹、劉京、周永康、薄熙來』等罪大惡極者,並不是反對中國。法輪功學員在國外說:我們愛中國,但不愛中共。也從不反對沒有參與迫害法輪功的人。胡錦濤當了這麼多年的一把手,誰都不想給江澤民背黑鍋,誰幹的事誰承擔,誰發動的鎮壓誰遭惡報。就像王立軍和薄熙來那麼紅的人物,說倒就倒了,那也是他們作惡多端的報應。人算不如天算,人不治天治。誰還在跟著江澤民鎮壓法輪功誰就會遭到更加悲慘的報應。」

我說了這麼多,她不時的點著頭,並「嗯,嗯」的答應著。我看到她背後支撐她的邪惡生命明顯的在減弱,表情也不那麼惡毒了,就像是很睏倦的樣子,有時還言不由衷的問一些似是而非的問題。這也是我講真相的一個突破吧,她終於可以認真的聽完了我講的那一切了。

在正法修煉中,我深深的體會到,無論在任何時候,我們大法弟子都不能被外界的形勢所帶動,不管哪個邪惡之徒被抓了,誰遭惡報了,誰說要給法輪功平反了,我們都不能起任何心,更不能浮動。在正法最後的時刻,不給自己的修煉設置任何障礙,更不給舊勢力任何可乘之機,就是按照師尊的要求去做,多學法,修好自己,講清真相,多救人,解體自身和外界的一切邪惡,真正的做到助師世間行,完成自己的神聖使命,履行好自己的神聖誓約,不留遺憾的隨師還。

以上如有不妥之處,敬請同修慈悲指正,合十。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