讀《只有無私無我才能跳出舊勢力的安排》有感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二年四月二十日】看了明慧網上同修的交流文章《只有無私無我才能跳出舊勢力的安排》,心中很有感觸,因為我剛剛才從一場舊勢力欲置我於死地的魔難中走出來,而且過程中,我不斷看到身邊的同修陷在形式不同、但本質相同的各種魔難中,所以我把自己的這段經歷寫出來,希望對還在魔難中的同修能有所幫助,對仍抱著人的觀念及執著長期不去的同修能有所警醒。如有不當之處,還請同修慈悲指正。

我是帶著對人間美好生活的嚮往走入大法修煉的,並如願以償的遇到一位心儀的同修結為夫妻,風風雨雨攜手走到今天。兩年前,師尊嚴肅點化我認識到自己的這一根本執著,但我一直沒重視修去它。在今年年初,一個看似偶然的機會,我發現家人同修與一位異性同修互相之間產生了愛慕之情,但還沒有發生兩性關係。

家人同修對大法是有理性認識的,面對邪惡迫害,面對生死,都是堂堂正正、不留遺憾的走了過來。也是由於在人中形成的觀念及執著長期不去,加上工作忙,學法煉功跟不上,疏於實修,以致被鑽了空子。被我發現後,同時在一位走的很近的阿姨同修的幫助下,家人同修認識到不正當的男女關係對於修煉,特別是大法修煉的危害性,結束了這種關係。

事情過去兩個月了,我卻一直沒有從中走出來。每當我的腦海中浮現家人同修與那位同修親密的畫面時,就感覺好像一把匕首猛然刺入心中,在我的心上一刀一刀的劃著,痛徹心肺。我知道是自己長期不去的根本執著不斷的積攢,積攢到今天,形成了一個大難,被舊勢力抓住了把柄,要把我徹底拖下去,從而毀了我,可是我卻正念不足。那段時間,我基本上是甚麼也幹不了,長期堅持的證實法的項目僅能勉強為之,與同修配合的重要項目也一度終止……在深夜,我痛哭著跪在師尊的法像前,求師尊救我,救我走出這個劫難。

師尊看到了我的心,在學習《轉法輪》中一段講法時,「我們是煉功人,煉功誰要氣幹甚麼?自己身體需要淨化的,怎麼還要混濁的氣呀!肯定不能要。要氣的人也在氣的層次當中,在氣的層次當中他分辨不了哪是好氣,哪是壞氣,他沒有這個本事。」師尊讓我看到了法中的一層內涵,男女之情是常人中的東西,我要男女之情,那麼我也在常人的層次當中,我也當然就沒有能力分辨它是好還是壞,把它當寶貝似的緊緊抱著。

在大法中修煉已有十五年了,我當然是不願在常人的層次當中的。明白這層法理後,當痛苦來臨時,我能認識到痛苦是常人這個層次的物質,它起的作用就是把我拖在這個層次當中。認識到這點,痛苦馬上就消失了,這時,我以為我在逐漸的放下自己的根本執著。

可是,痛苦並沒有徹底消失,時不時的還會出現,而我和家人同修的情卻越來越重(經歷了這場魔難,家人同修對我倍加呵護,希望能彌補對我的傷害)。

就在昨天,我和家人同修一起去看望同修甲,同修甲不在,卻碰到與同修甲走的很近的同修乙。交流中,才知道同修甲與同修乙也是因為在常人中形成的觀念與執著長期不去,從而產生很大的矛盾。從同修乙的狀態來看,她已經承受到了極限。

從同修那回來,我問自己,為甚麼讓我看到這件事情?我已經經歷了雖然形式不同,但實質相同的魔難,為甚麼還讓我看到這樣的事情?既然兩件事情的實質是相同的,那麼我一定是還有長期沒去的觀念與執著。這時,我才吃驚的發現,我並沒有真正的放下自己的根本執著,我是在利用在法理上的認識抵禦痛苦,並沒有放下與家人同修的男女之情。所以,被傷害的痛苦還會時不時的出現,所以,我和家人同修的情會越來越重。

在發現自己竟然在利用大法後,我嚇的出了一身冷汗,我開始嚴肅的直面自己的根本執著。當我問自己,能不能放下與家人同修的男女之情時,感覺上是那麼的難分難捨,我才發現常人層次的這些物質對我有多麼大的牽絆。好在師尊已經點醒我,這些都是骯髒的泥土,我坦然的告訴自己,我能放下。

當我坦然放下嚮往人間美好生活的根本執著後,就像剝洋蔥似的,師尊讓我看到這男女之情的背後竟然還隱藏著更根本的執著──對「我」的執著。

這時,我才看清這場魔難的本質。這幾年來,由於自己證實法的成績不斷的被肯定,執著自我的心也隨之膨脹的越來越厲害。雖然嘴上說一切都是師尊在做,可內心深處還是「貪天功」,認為是自己做的。正是這種不敬師敬法的狂妄之心,以及長期不去的根本執著被邪惡抓住把柄,從而對我下死手。

認識到這一點後,感覺自己好像大徹大悟一般,一身輕鬆;而在這場魔難中反映出的,如影隨形的妒嫉心、爭鬥心、怨恨心、報復心、色慾心、依賴心等等,一下子離我非常非常的遙遠,我的心中頓生慈悲。

雖然從法理上明白了,但我知道自己還需要實修出來。就像同修交流中提到的,舊宇宙的生命是為私為我的,而新宇宙的生命是為他、無私無我的,我們只有修去私我,才能跳出舊勢力的安排,成為只歸師尊管的生命。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