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省青龍縣法輪功學員被迫害綜述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二年二月十四日】(明慧網通訊員河北報導)河北省秦皇島市青龍滿族自治縣地處山區,生活貧困,但山區的人們真誠、善良。自一九九二年,李洪志師父的高德大法一經傳出,立即被人們認可接受。特別是祛病健身的獨特功效和同化「真、善、忍」的高德法理,使眾多的人們身心受益,找到了做人的目的:同化「真、善、忍」宇宙特性,返回到先天本性上去,短短的幾年間,傳遍了我們青龍大地。眾多的有緣人倆倆相繼而來,修心向善,入道得法。

廣大的修煉者時刻牢記著「真、善、忍」,無論在任何地方,任何環境都要做一個好人,把自己的修煉與日常生活緊密聯繫起來,與社會緊密聯繫起來。多次自願義務為家鄉修路,每到冬季,積雪給人們出行、車輛通過帶來不便,他們都自願承擔起自己所在地區的危險難行地段的掃雪任務。曾被許多人說:法輪功真修「道」。他們不抽、不賭、不沾邪淫、不貪污受賄、不記不報、以苦為樂。如出淤泥而不染的蓮花,給人們帶來了美好與祥和,看到了希望與曙光。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極度偏執、妒忌、自私,倡導「假、惡、鬥」的中共黨魁江澤民,利用國家所有宣傳機器,對法輪功大肆造謠誹謗、栽贓陷害、進行全面打壓。使眾多的人們不知不覺中被邪黨抹黑醜化的宣傳所欺騙,無形中接受了謊言洗腦,甚至淪為共產邪黨的幫兇,對法輪功修煉者進行殘酷的迫害,助惡為虐。有的被打死、有的致殘、有的被活體摘取人體器官來牟取暴利,焚屍滅跡……其殘酷血腥程度,遠遠超過了德國納粹集中營,也是這個星球有史以來最殘酷,最血腥,最無人道的恐怖迫害。

河北省青龍縣在邪黨「610」頭子楊國民、周東升;公安局副局長張璽、王海龍、柴峰、韓敏、劉鐵軍;國保大隊李長興、劉長河、張樹軍、李印清;縣看守所所長王金、副所長趙才;以及各鄉、鎮政府人員、各派出所等的直接指使與迫害下,據不完全統計,十二年來青龍縣已有13人被迫害致死,4人被市、縣非法判刑,80人次被非法勞教(有的一人多達3次),11人被迫流離失所,有家不能回,1人失蹤,3人被開除工作,被看守所、洗腦班非法關押迫害的多達848人次(有的人多達5、6次)。勒索一百萬二千四百多元,並且多數沒給任何票據,非法抄家達1600多次,有時人不在家就找來社會上開鎖人員非法入室搶劫,抄走大量私人物品、打印機、電腦、大法書籍、師父法像、MP3等等不歸還,給人們的正常生活帶來極大恐慌與災難。

時至今日,那些不法人員仍不斷的對善良的大法修煉者進行上門騷擾,搞所謂的「不煉功」簽名、荒謬的洗腦班迫害。強制法輪功學員做與傳統的做人理念背道而馳的事。各級政府層層布控,謊言欺騙,羅織罪名,手段惡劣殘暴為世人所不容。

下面從幾方面揭露青龍縣各部門、人員十二年來殘酷迫害當地法輪功修煉者的典型犯罪事實。讓父老鄉親看清邪黨與其幫兇們的真實面目,遠離邪惡。

青龍縣被非法判刑的法輪功學員名單

劉會民:男,青龍縣婁丈子鄉人,原是部隊營級幹部,因頭痛無法正常工作。97年走入大法修煉,頭痛病好了,工作兢兢業業,樂於助人。

1999年7月20日後被迫轉業到青龍縣招待所任所長。2000年因給法輪功說公道話,去上訪證實大法,被判5年,在監獄裏肋骨被打斷,幾乎成了精神病,回家時路都走不了。2006年由於沒有工作,來到縣城租房打工,被縣公安副局長王海龍夥同青龍鎮派出所綁架迫害,出來後他一家人遠走他鄉,到外地打工。在2008年公安局副局長韓敏又帶一幫惡警到劉會民所在地,企圖再次綁架回青龍,劉會民堅決不配合,被迫又搬到另一地方居住。

杜景義:男,青龍縣大營子村人,在秦皇島市纖維廠打工,2001年5月13日被抓,判7年,在河北省石家莊第四監獄受盡迫害。

羅金秋:男,青龍縣大營子村人,在秦皇島市纖維廠打工,2001年5月13日被抓,判7年。

張健:男,被判5年,在河北省石家莊第四監獄受盡迫害。

青龍縣被非法勞教的法輪功學員名單

婁丈子鄉:張清樹(3次) 李麗麗 寧玉英 周繼燕 張曉月

八道河鄉:逯桂娥 鄧春平 趙素蘭 王淑華 杜印芹 杜玉雲 王鳳來 張翠芬 劉素雲王鳳芝 韓雪英 王鳳俠 商鳳芹 段文豔 王小山 廉曉娟 鄧文揚

木頭凳鎮:朱目知 周克寶 費文華 王素婷 張玉英 陳秀雲 裴素閣 黃桂蘭 婁鳳娥劉桂俠 王素芬 高國昌 蔣仕元 樊樹義 裴彥慶 寧香榮 石文閣 石儉

土門子鄉:李桂書 韓國榮 黃賀江 黃君 李國民 郭桂榮 王彩榮 齊文豐 韓申 韓耀春宋友春 宋桂賢 張國忠 韓秀麗 袁素芬 周海芝 張素芬

大巫嵐鄉:張雲志 郭坤蘭

石嶺鄉:王林 石永生 王慶會

朱丈子鄉:殷桂華 陳國顯

青龍鎮:毛春萍 肖雲和 孟廣州 陳立新 常玉洲 邵文慧 邵志琴 謝曉英 劉德海佟為民 邸鳳俠

青龍縣醫院:張金萍 張立英 柴寶權

迫害法輪功的罪魁禍首──青龍縣「610」非法組織

自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江氏集團對法輪功的殘酷迫害全面開始,謊言鋪天蓋地,針對國內外上億的大法修煉者,動用了全部的國家宣傳機器,開足馬力造謠誹謗來欺騙廣大民眾。「610」組織實質在中共邪黨的用來迫害法輪功而成立的非法組織,凌駕於公、檢、法、司等法律部門之上,直接指揮各個部門大造輿論,全面轉播、轉載央視、電台、報紙等媒體對法輪功顛倒黑白的欺騙宣傳,並且直接策劃,編造抹黑法輪功的假消息、假專題、假材料。是一個違反憲法,強姦民意,禍國殃民的「文革小組」。

青龍縣「610」主任楊國民為了達到煽動民眾的仇恨情緒,命令各鄉、鎮積極配合,統一安排,組織一些社會閒散人員,到青龍電視台錄製播放抹黑、誹謗大法,污衊李洪志師父的欺騙行徑。被利用的人沒煉過功,卻說是因煉功給家庭生活帶來了莫大的傷害等等邪說。以給每人一天50元工錢和報銷往返路費或給一頓飯的「好處費」讓他們出賣自己良心,犯下傷天害理、欺騙世人的大罪。

在「610」主任楊國民、公安副局長張璽操縱指揮下,青龍縣看守所曾使用的酷刑手段堪稱歷史之最,一九九九年七﹒二零迫害以後,持續幾年時間,法輪功學員被大量的綁架到縣看守所進行迫害,一直處於人滿為患的情況,無論白天黑夜,法輪功學員只能站在擁擠的地上,沒有休息的地方,並且到處充斥著可怕的暴力迫害。

各種酷刑迫害

手腳連銬:

手腳連銬是一種使受害人極為痛苦、殘酷的一種自制鐵質刑具。做工極其粗糙,刑具大小不等,有的重達30多斤。先將兩腳用很重的鐵銬扣在一起,然後將兩手從兩腿後邊掏出來,再將兩手和兩腳扣在一起,使人不能躺、坐、站,不能吃東西、不能抬頭、不能大小便,只能勉強蹲著。一旦扣上鐵銬就戴十天半月,直至肉潰爛,在青龍看守所裏簡稱「掏上」。當時惡警說:正常人銬3天,放開後一般導致後梁骨變形,都不能自己站起站直。可這樣的酷刑對許多煉功人施用,少則幾天,多則一個月,使手腕、腳腕處血肉模糊,白骨外露。惡警們也從不顧女法輪功學員來例假,上廁所只能用人抬著。

不論冬夏,不論白天黑夜,被連銬的人只能蜷縮在水泥地上,更為嚴重的是在身體十分虛弱,長時間不能吃東西的情況下,惡警卻強迫連銬的人在院內繞圈走,他們在後面跟著,走不動就打「皮條」(也是一種刑罰)。只能做到兩腳一點一點的艱難的向前挫步。

2000年春天,剛剛吃過早飯,所長王金、趙才就將連銬的十幾名女法輪功學員趕到院內,強迫在院內圍一花園繞圈,由於長時間連銬,有的人身體虛弱,從屋內根本就挪不出來,惡警就叫來男犯人把她們一個個抬出來。由於人多,鐵銬子在水泥地上「嘩啦嘩啦」直響,每挪動一步都要承受很大痛苦。法輪功學員張金萍(青龍縣醫院內科主治醫師)因個子較高,她的腳鐐子和手銬是用長一點的繩連著,抬著頭走在前面,為了信仰,不畏強暴,滿臉的堅強與自信,後面的人不時有倒在地上不能動的,這時惡警王金拿著一根70-80公分長的硬四稜膠棒,也叫皮條,不時抽打倒在地上的人,並不停的叫罵,然後叫來犯人拽著頭髮拎起來再繼續讓她們向前挪動。有的手腕與腳腕處磨的鮮血直流,有的已經白骨外露,鑽心的疼痛使有的人昏死過去,這時看守所的惡警劉醫生拿來藥針,注射了不明藥物,再把人抬進屋裏。自那以後,這樣的迫害幾乎天天如此。

酷刑演示:打毒針(注射不明藥物)
酷刑演示:打毒針(注射不明藥物)

「趴冰」迫害:

1999年的冬天很冷,零下20多度。每天早上開牢房門集體上廁所,都得由外面的人拿錘子砸開「冰門」(因為牢內人多,呼氣多,外面太冷,溫差很大,所以門都在外面凍上很厚的一層冰),砸掉「冰門」才能正常打開門。

12月20日早晨,那天是副所長趙才的班,天還沒亮,趙才大聲的喊一個犯人的名字,說打桶涼水來。當時人們也不知是啥事,隨後趙才說把水潑在院內地上。由於天很冷,院內又是水泥地,水潑在地上迅速凍成冰,這時,趙才說:你們不是煉法輪功嗎?今天都給我趴在冰上,強迫十幾個衣著單薄的女法輪功學員兩手向前伸直,手掌朝下趴在冰上。惡警們穿著大衣站在那裏,並不時的取笑辱罵。

趴冰還得要求趴成姿勢──手臂向上、腿向下伸直,手心、腳背、臉部都挨冰,如哪處挨不上,惡警就用皮鞋上去踩,用皮條抽打。

法輪功學員把整個冰融化成一個人形,起來後手、腳、臉凍得腫起很高,變成紫黑色。這樣一直趴到早晨開飯,凍的趴冰的人手都變成白紙色,才叫起來。吃完飯換班時,接班的警察看見院中冰上都是一排整齊的手形,不知怎麼回事,一問才知原來是法輪功學員用手把冰捂化後產生的手印兒,惡警們卻哄笑取樂。

自那以後,冬天院內經常有人被迫害趴冰,一趴就是幾個小時。2000年12月18日,所長王金將3號、4號屋內煉功的女學員拉到外面一起趴冰,一直趴了4個多小時,看見誰的手先被凍得失去知覺、變形後,惡警就穿著皮鞋狠狠踩手,起來後又把每人打的當場暈倒在地,把法輪功學員呂海利的頭髮拽下一大綹,並將正在來例假的法輪功學員張愛英剝下衣服,扯下內褲,狠勁的抽打。還有一學員被4個惡人踩住頭和腳,兩惡警用鍬把兒粗的大棍子毒打致昏迷。

掛桿:

掛桿:雙手銬在高處,只能腳尖點地,或一隻腳沾地。青龍縣看守所院內有一曬衣服的鐵絲和兩根立管,成了迫害法輪功學員的刑具。冬天的天氣很冷,可在鐵絲上不管白天黑夜經常有人被掛在那裏,兩腳尖沾地,特別是女法輪功學員張志彬、周繼燕,經常只穿內衣內褲被掛在那裏凍著。夏天被掛著曝曬,即使下著大雨,仍然被掛在那裏任雨淋。一次天上下著雨,地下很深的積水,法輪功學員周繼燕被手腳連銬坐在水裏,嘴裏被惡警王金塞上髒襪子,周繼燕當時只有十七、八歲,可經常被手腳連銬,有一次被銬了23天,在水泥地上坐了23個晝夜。

皮條:

皮條是用多根細鋼絲擰成繩,外面用汽車輪胎的膠水灌注而成。外面帶稜,堅硬而能彎,大拇指粗,70-80公分長,是青龍縣特製專用打人刑具,形如鋼鞭,一皮條抽打下去,就皮開肉綻,鮮血直流,惡警經常用來毒打法輪功學員。一天,惡警王金、劉立君將女號門打開,喊出法輪功學員,讓一個個把褲子脫下,只剩內褲趴在地上,連來例假的女法輪功學員也不放過。讓犯人李立將每人毒打二十皮條。一皮條下去在臀部上就留下長長的一條血印,二十皮條下去可想而知,法輪功學員們一聲不吭,可惡人李立卻累的抬不起手來了。1999年冬天,地上還有很厚的積雪,惡警叫犯人把青龍縣山東鄉男法輪功學員王某叫到院外,脫下褲子,只剩下褲頭,惡人李立用腳在他臀部上踩了踩,然後狠狠的打了下去,皮條帶著血彈了起來,一條大口子冒出了鮮血,接著二下、三下,三條大口子留在了臀部上。這樣的迫害被關押的人幾乎都經過。

木頭凳鎮女法輪功學員王素芬,被武警扒光褲子,用皮條、四稜塑棍、警棍毒打半個多小時,張璽才叫停。一次王素芬因惡人迫害其他兩名學員絕食抗議,被公安局副局長張璽、所長王金、副所長趙才和管教謝某朱某和三名武警共八人,用橡膠警棍毒打,三次近一小時,最後將她拽起捏鼻子按腦袋,強行灌一湯匙米湯才算過關。

八道河鄉沙河村女法輪功學員,杜印芹,50多歲,被六個武警打在地上翻滾,張璽站在旁邊問:「你還說不說大法好?只要說就打!」一直打昏了過去才停手,等醒來後又給她戴上手腳連銬,生活不能自理,受盡折磨,身上的肉都粘在了打她的皮條上。

八道河鄉王廠村法輪功學員胡某某,男,被流氓所長王金叫到女牢窗前,扒光他的褲子用皮條打得臀部都腫起來,皮膚全呈暗色。

野蠻灌食:

惡警經常對絕食的法輪功學員進行所謂的灌食迫害。在縣公安局副局長張璽直接指使下,惡警劉醫生、所長王金、副所長趙才經常利用灌食加重迫害法輪功學員。都是用小手指粗的塑料管順嘴或鼻子插入胃中,灌入大量的食鹽水,插管時每次都插致嘴角冒血。為了迫害,有時灌完後把管子留在胃裏,將兩手銬在身後,用膠布將管粘在頭上,一連幾天不給拿下來,十分痛苦。更有甚者,2002年,惡警張璽夥同王金、青龍縣醫院醫生王景富對4名絕食的女法輪功學員進行流氓式的肛門灌食:5個男犯人按住女法輪功學員,扒下褲子,一名女護士從肛門處插管,與醫生王景富一同灌食,王金還說些低級下流的話,惡警和犯人們圍一圈兒哈哈大笑。還把男法輪功學員衣服扒光,摁在椅子上撅著臀部打皮條,強行讓女法輪功學員圍一圈兒看,誰不看就挨打。用這種卑鄙下流的手段羞辱折磨法輪功學員。

酷刑演示:灌食
酷刑演示:灌食

蹲馬步:

蹲馬步:小腿和上身蹲直,大腿與地面平行,兩手背向上,手臂向前平伸,成「與」字形,還在兩手背上放兩碗水,撒一滴水就加罰一個小時,一蹲就是幾個小時。夏天蹲在烈日下,下雨讓雨淋,冬天在外邊凍,下雪就讓法輪功學員兩手不停地抓雪,一連抓幾個小時,手凍得紫黑。蹲不到位就用皮條打。60多歲的法輪功學員李井合(大巫嵐鄉東趕河子村人)被強迫蹲馬步,不許睡覺,導致九天後吃不下飯,整日咳嗽,行動不便,精神恍惚,看守所怕擔責任放回家,不久便含冤離世。

被迫害致死的部份法輪功學員

張志彬:女,32歲,青龍縣人,2000年12月18日被河北省唐山市開平勞教所虐殺。

張志彬是青龍縣商業局百貨公司職工,1998年開始修煉法輪大法,性格開朗,熱愛生活,樂於助人。1999年7月20日迫害開始後,先後5次去北京上訪證實大法,4次被青龍縣看守所非法拘押,受盡看守所內的各種酷刑,多次被手腳連銬,一次就是十天半月,冬天經常只穿內衣內褲被掛在院內受凍。一次與20多位女同修一起趴冰,使她的手變成厚厚的一層黑色硬殼,連指甲一起脫下來。炎熱的夏天,惡警王金把張志彬和周繼燕一起銬在院內一張木板床上,將兩手分別銬在床頭的兩側,兩腳銬在另一頭,兩人銬在一起放在院內任蚊蟲叮咬,烈日暴曬,一連就是幾天。此時的她由於長期肉體迫害與精神折磨,身體已經十分虛弱,骨瘦如柴,精疲力竭。在這種情況下仍被青龍縣「610」主任楊國民,當地主抓迫害法輪功的張璽、政保科李長興等人毫無人性的送往河北省唐山市開平勞教所繼續加重迫害。臨走時還被銬在院內床上。在扶著走向警車時,還回頭向站在那裏奸笑的惡警,用微弱慈悲的聲音說:「請記住我說的話,不要再迫害,記住大法好才是唯一希望」。

在唐山開平勞教所遭遇了無法承受的迫害。32歲的她於2000年12月18日被虐殺。12月21日,親屬(姐姐)接到張志彬「上吊死亡」的電話通知,在親屬們力爭下才允許看遺體和死亡現場。家屬檢查遺體時,遺體面部沒有上吊死人的症狀,胸部大面積呈紫黑色,一支胳臂也成紫黑色,腰部有兩個針眼,脖子上的細細的勒痕很淡,內褲上沒有大小便。勞教所說給5萬元了事。家屬要知道死亡真相,於是開平勞教所通知青龍縣公安局,青龍縣公安局政保股股長李長興則帶2人帶槍來到開平勞教所,把親朋監管在一小房裏,不許與外界有任何聯繫,並威脅恐嚇說:如不接受條件,有職務的開除工作,沒有職務的就勞教。就這樣把家人嚇住,原先說給5萬元也只給3萬元,就把骨灰帶回,不讓設靈堂,並將骨灰放在青龍縣火化場。

胡賀祥:男,58歲,秦皇島市青龍縣八道河鄉法輪功學員,於2002年1月28日離世,被青龍縣看守所迫害致死,

胡賀祥1996年開始修煉法輪大法。1999年7月20日以後,他多次到鄉政府、縣政府、信訪局等地證實大法,多次被抓。1999年12月28日,他毅然騎一輛舊自行車到北京證實大法,被劫回後,2000年大年初一被送進青龍縣看守所非法關押。2000-2001兩年多次被非法關押,多次承受手腳連銬酷刑,每次手腕處肉都被磨破,露出骨頭。多少個日日夜夜都在水泥地上度過。由於生活不能自理,炎熱的夏天身上幾乎潰爛,冬天身上衣服單薄又髒,每天呆在水泥地上,身上幾乎凍上冰,被解下鐐銬之後又經常被按在地上遭受「皮條」酷刑,一打就是幾十下,直打的皮開肉綻,傷痕累累。一次惡警指使多名武警對正在背法的女法輪功學員大打出手。有的拿著槍,有的拿著鐵鍬,有的拿著鎬把,一時間擊打人體的聲音叭叭響,很多人都被這恐怖的一幕驚呆了。這時胡賀祥大喊一聲:「不許打人!」聲音低沉有力,一下鎮住了邪惡,待惡警反應過來,一下走到胡賀祥跟前拳打腳踢。惡警王金脫下胡賀祥的鞋,用鞋底不停的抽打他的臉,一直到惡警打不動方才停下,胡賀祥的臉被打的變了形,嘴角流著鮮血。惡警又把他關入小號加重迫害,號裏的犯人拿他開心,每天進行各種體罰。犯人牢頭邵春久更是不斷的暴打,一次竟踢斷了胡賀祥的幾根肋骨,不能吃飯,不斷的咳嗽,惡警一看不行了,於2001年12月12日將他送回家中,因家中沒人,將他扔在炕上就揚長而去,於2002年1月28日胡賀祥含冤離世。

宋友春:男,54歲,青龍縣土門子鄉土門子村法輪功學員,2003年12月16日被青龍縣看守所迫害致死

宋友春1995年修煉法輪功,退伍軍人,生前被多次綁架、抄家、巨額罰款。於2000年12月非法勞教三年,關押到河北省唐山市荷花坑勞教所和河北省保定市八里莊勞教所。

在荷花坑勞教所受盡折磨,每天強制坐在10多公分寬,20多公分長,10多公分高的小凳上不許動,稍有晃動,惡人就暴打。時間長了,臀部都坐爛了,流很多膿血。每當突然起立時,臀部都把小凳子粘起來。2011年6月又在嚴管班迫害3個多月,一次惡警用鍬把兒粗的木棍不斷的擊打他的頭部,使頭部被打出一個大口子,鮮血直流。

後來又轉到保定市八里莊勞教所加重迫害。在生命垂危時才叫家人接回。2003年12月2日上午,身體還沒恢復,就被青龍縣國保大隊張樹軍、政保股李長興、劉長河、土門子鄉派出所劉豔文、陳曉虎、於長國等人再次綁架,並連同他的妻子裴少芝,女兒宋麗麗一起綁架,搶走了電視機、VCD.經14天殘酷折磨,於2003年12月16日被迫害致死,整個臉都變了形,臉上、耳朵邊有一片片紫紅血印,他的雙眼睜著,怎麼也閉不上,看守所的被子、牆上有大片血跡。惡警命令家屬3天內必須拉走遺體,否則強行火化。死後以化驗為名又對身體各大器官竊取一空,說十天半月給驗屍報告,可人死一年後,在家屬的強烈要求下才不得不出示一張與死因完全不符的假報告。法輪功學員和家屬又幾經周折與努力抗議伸冤,僅賠償了4萬元埋葬費而不了了之。

裴彥慶:男,60歲,青龍縣木頭凳鎮山東村法輪功學員,2011年2月被秦皇島市勞教所迫害致死。

裴彥慶曾多次被青龍縣看守所非法關押迫害,受盡了皮條、蹲馬步、手腳連銬等酷刑迫害,2010年9月1日,因向村裏人講真相,被木頭凳派出所綁架並劫持到秦皇島市勞教所非法勞教一年半。在那裏別人可睡覺休息卻逼他坐板兒,不讓睡覺,手腳腫很粗,每天還要雙腿並直站立,不許動,稍有晃動就拳打腳踢,咳嗽還不讓出聲,每天都被打的鼻青臉腫,後來又專打他的胸部,並叫囂:「打也白打,打死算自殺」。無論白天黑夜逼他坐在冰冷的水泥地上,一直到生命垂危,於2011年2月16日被木頭凳鎮書記祁學久接回,全身浮腫,呼吸困難,大便失禁,生活不能自理,臉都變了形,回家僅4天就含冤離世。

其他被嚴重迫害的法輪功學員

宋桂賢一家

宋桂賢,女,青龍縣土門子鄉法輪功學員,煉功前,宋桂賢身患多種疾病,氣管炎、乳腺炎、大腿長瘤子,一年四季不斷吃藥,給家庭生活帶來了極大的煩惱。95年煉功後終於體驗到了無病一身輕的美好狀態。1999年7月19日去北京證實法,被公安局接回的路上出了車禍,宋桂賢從車內被甩了出去,當時不但沒有得到醫治,反被送「法治教育中心」迫害,絕食11天。公安局的人說:俗稱「男七女八」會死人的。(意為:男的七天不吃東西,女的八天不吃東西會死人。)就這樣被放回。

2001年春天去青龍縣城買東西,被邪惡綁架關押。在青龍縣看守所遭受多種酷刑迫害,一次所長王金親自打她20多皮條,真是皮開肉綻。五次被手腳連銬,有一次長達37天之久,鐵鏈子長在肉裏頭很深卸不下來。惡警邊卸邊說:「一般人三天後脊梁骨就離縫。」多次趴冰迫害,多次強制被灌食鹽水,非法關押4個多月後才放回。

2002年6月27日土門子鄉鄉長李樹忠,土門子鄉派出所所長潘忠良和輔導員宋志華等人又綁架了宋桂賢,第二天就非法送唐山市開平勞教所,在那裏不讓睡覺,多次遭毒打,還綁在樹上毒打,身上到處傷痕。五個月後又被劫持到河北省保定市高陽勞教所。惡人用擀麵杖打頭部,打的滿腦袋大包,白天強制不停的篩沙子,回來沖廁所、擦地,每天十遍,晚上被扣在院內的地環上,一直到半夜。每天為了加重迫害,不許大小便,有一次趁沖廁所時小便被發現,惡人一腳把她踢倒在廁所裏,脫下鞋,用鞋底不停地打她的陰部,一直打的腫起並流很多血才罷手。

一次惡警將她帶到菜地裏,挖個深坑,用活埋來威脅她放棄修煉。用墨汁在臉上、衣服上寫誹謗大法師父的惡語,並在院內掛牌子遊街。冰冷的冬天,惡人一連幾天將熱粥從領口處倒進毛衣裏,湯順腿流下,粥流在衣服內不許脫衣服倒出,一連幾天都是在衣服內凍成冰塊。往嘴裏灌辣椒醬兌醋水,並用膠帶把嘴粘上,往鼻子裏打酒精。夜間將她帶到野外無人處銬在那裏,然後安排人披頭散髮的裝鬼嚇她。在長期絕食反迫害中,身體極度虛弱的情況下,惡警將她拉到院內,地上有一堆篩完的沙子,把人抬起,不斷的往沙子堆上摔,翻來覆去,五臟六腑疼痛難忍。惡警說:就是摔死你,也看不出有傷來。真是邪惡至極。期間一直絕食15個月,惡警多次灌食迫害,有時一灌就是一大盒子,使肚子被撐起老高,躺在那裏一動不能動,真是生不如死。在生命垂危,不能說話,精神錯亂後,勞教所才叫家人接回。

2006年11月7日清晨,青龍縣公安局副局長王海龍、張樹軍夥同土門子鄉政府派出所劉豔文等人對宋桂賢家再一次抄家迫害,抄走電腦、打印機、刻錄機等私人物品,當時宋桂賢、丈夫韓申(法輪功學員)不在家,將家中二位老人嚇壞,給家中生活帶來很大傷害。韓申不得不流離失所在外打工。可不久,張樹軍等人又竄到唐山市將正在打工的宋桂賢丈夫韓申綁架,並非法把其勞教。

張青樹

張青樹,男,30多歲,青龍縣婁丈子鄉丁丈子村法輪功學員,曾三次被非法勞教,只因堅持信仰,決心做個好人,曾被3次勞教,迫害了整整5年。經常被綁架關在看守所裏。惡徒張璽、王金用手銬死扣他的兩腕,兩隻手腕變色,現出渠溝的傷疤,惡徒嘴裏罵著:「你說你師父好,咋不來救你呀?」當天,張的手銬突然大開,號房裏的人驚訝不已,近前一看手銬的鎖簧不見了,號長報告管教,不得不再換一個刑具。

張青樹被非法關押,家裏扔下一個五歲和一個十一歲的孩子,兩位七旬的老人。年邁的母親,整天以淚洗面,擔心兒子的生命安全,一病不起。在臨終前兒媳婦眼含熱淚不斷的喊著:「媽,你不能走,你要等你兒子回來」。老人帶著滿臉的遺憾、思念,無奈的閉上了眼睛,就這樣撒手人寰了。

韓耀春

韓耀春,男,青龍縣土門子鄉法輪功學員,在土門子鄉政府孔憲民、派出所所長夏保玉、劉豔文等直接迫害下,先後6次被非法關押迫害。2000年12月30日被非法送往唐山市荷花坑勞教所迫害。2001年6月15日開始,每天三個惡警一組,日夜不停的進行各種迫害。七天七夜不讓睡覺,一閉眼惡人就打,三根電棍同時電擊,昏迷後用涼水澆醒,繼續電擊迫害。殺繩,三個惡警同時動手,一惡警從背後一腳將人踢倒,然後一惡警用兩腿將頭部緊緊夾住,另一惡警用細繩將兩手順背後向上拉繩再繫在脖子上,並不斷拉緊,胳膊上纏繞捆綁的細繩全部勒緊入肉裏,使身上血液不能流動。六、七分鐘後再解開,然後惡警用木棍不斷的擊打全身,真是萬分痛苦。惡警說,如果時間稍長一點,身體就會殘廢,上肢不會動。

酷刑演示:電棍電擊
酷刑演示:電棍電擊

迫害三個多月後,又被轉到河北省保定市八里莊勞教所繼續迫害。由於長時間迫害,身體全身潰爛,頭部腫大,小便便血,經醫院檢查為急性腎炎、乙肝、大三陽,並下了隨時死亡通知書,勞教所怕擔責任,連夜用車送回,回家後家人幾乎認不出來了。後沒經任何醫治,身體就恢復了,再一次驗證了大法的神奇威力。2007年正月十二與許多煉功人一起義務為家鄉修路,再一次被青龍縣公安局、土門子派出所劉豔文等人綁架,非法關押一個星期。

殷桂華

殷桂華,男,青龍縣朱丈子鄉法輪功學員。2000年8月4日被青龍縣看守所關押迫害77天。2002年5月9日被秦皇島市惡警田佩春帶領兩車人在青龍縣綁架走,帶到青龍縣廣萊山腳下石場河灘上,幾個人一齊毒打,慘不忍睹。許多圍觀群眾怒目而視,親眼見證了惡警們殘暴鬼臉。而後又拉到無人的山谷裏,扒光衣服,搶走身上的1800元現金,然後蒙上頭、捆住手,幾人一起上又是一頓暴打,用石塊擊打全身,用長滿堅硬毒刺的木枝抽打,打的死去活來。然後被劫持到秦皇島市,在那裏用電棍電,膠皮棍暴打,多次殺繩迫害,非法關押55天,後於2003年7月4日被勞教。

2010年-2011年多名法輪功學員遭受迫害

青龍縣委書記李學民為了升官發財,在青龍縣大搞假繁榮的同時,直接操縱各級邪黨部門對法輪功學員進行騷擾迫害,以謊言欺騙、誘騙、抄家、綁架等手段迫害。在縣公安局副局長劉鐵軍、國保大隊李印清、610頭子周東升直接指揮下,用跟蹤、蹲坑、電話監聽、買通開鎖人員私闖民宅等手段於2010年12月份先後綁架了大巫嵐法輪功學員郭坤蘭,祖山法輪功學員楊志文,青龍鎮法輪功學員陳立新、張立英、邵文慧、邵志琴、謝曉英,並抄家搶走許多私人物品,並對其他法輪功學員不斷監視、跟蹤、騷擾、強迫簽所謂不煉功的「四書」等,並一意孤行將男法輪功學員楊志文送往秦皇島市勞教所勞教,在勞教所被打斷多根肋骨。並將女法輪功學員郭坤蘭、陳立新、張立英、邵文慧、邵志琴、謝曉英送往河北省唐山市開平勞教所繼續迫害,因沒給家人任何手續,家人也不知得關押多長時間。

2011年5月11日,山東村法輪功學員張玉琴、樊翠芝、徐翠蘭在和平莊講真相,被山東村邪黨書記趙彩清惡告,被綁架關押。

2010年5月9日,婁丈子鄉法輪功學員殷文英、殷文豔、寧玉英在涼水河鄉救軍炮東溝村講真相,被該村邪黨書記張久和構陷,涼水河派出所所長劉向春帶人綁架了三人,並大打出手,隨後又將法輪功學員寧玉英非法勞教。

2011年6月6日,土門子鄉派出所所長任秀良、鄉政府孔憲民、韓樹權、周保龍等人綁架了景丈子法輪功學員景彥伍、楊文權、孫桂英並送洗腦班迫害,並不斷對其他法輪功學員進行騷擾,以後又非法將豐果村法輪功學員魯學臣送洗腦班洗腦迫害。

2011年6月8日,木頭凳鎮政法委書記祁學久帶著鎮政府派出所6人竄到山東村法輪功學員王彩雲家,搶走師父法像、法輪圖等物品,並將她劫持走,在她親戚把著手簽字後才放回。這幫惡人又去了山西莊法輪功學員家繼續幹騷擾,搶書,逼迫簽字等違法之事。

以上是發生在青龍縣迫害事例中的冰山一角,今天我們所做的一切也只是希望那些還在參與迫害的人停止迫害!

你們的所作所為令天地震怒,你們自己又是那麼的可悲可憐,為了眼前蠅頭小利、一己之私,不惜出賣自己的良知善念,致使多少個家庭妻離子散,家破人亡;多少老人失去心愛兒女而抑鬱而終;多少可愛的孩童失去父母暫時或永遠的成為孤兒;又有多少法輪功學員的親朋好友見證並記住你們的所作所為……

結語

天網恢恢,疏而不漏,善惡必報,如影隨形,冥冥之中分毫不差的演繹著「善惡必報」的天理。每年大量參與迫害的人員在無形中驗證了這一永恆天理,也是給迫害法輪功的他們的同伙留下了深深的反思與警示。同時,善良的法輪功學員和明真相的親屬也在無私的點醒和呼喚著那些不明真相和繼續作惡的人。邪黨黨魁江澤民在一九九九年說:「三個月消滅法輪功」。如今十二年已過,法輪功洪傳了一百多個國家和地區,而江澤民、羅幹等參與迫害的元凶則被幾十個國家陸續起訴或判有罪。

「天滅中共」是天意,迄今為止,一億多人的退黨大潮昭示著中共已行將就木,你們所依賴的作惡靠山隨時都會土崩瓦解,正義的審判隨時都會降臨到你們的頭上,到那時一切都太晚了,報應是誰都受不起的呀!

黎明前的黑暗是短暫的,歷史很快翻過這一頁,佛法的慈悲與威嚴同在,我們不想也不願看到滅頂之災降到你頭上的時候,你那痛悔絕望的眼神。為了你們和家人的未來,請審時度勢,抓住這稍縱即逝的良機,停止迫害,立功贖罪,現在還來得及!

請你們真正清醒的分辨一下甚麼是真正的善與惡,好與壞。十二年來,法輪功學員持之以恆的抱著一顆真誠、純樸、善良無求回報的心向人們講述著真相,為的就是讓你們在大劫來臨之時免於淘汰,留下生命,有個好未來。

真心希望人人都能明辨是非,遠離邪惡,退出邪惡的黨、團、隊組織,抹去獸的印記。在了解真相得救的同時,如能勸告那些仍在參與迫害法輪功的人們停止迫害,也是對他們的最大善念,制止一位行惡之人停止迫害,就是在救這個人的命!一句善言比過千金萬銀,一句善語能挽救一個生命。「積善之家有餘慶,積惡之家有餘殃」。也許那些四處求助,成捆燒香,千個頭萬個揖跪拜而難以求到神助的人,不如發自內心誠心敬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真管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