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片腳本:神韻──新世紀的文藝復興(4)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二年十二月七日】(接前文

八、在中國境外的中華文藝復興

六年過去了,神韻在五大洲巡迴演出,卻無法進入中國。

火燒圓明園之後,通過起義、仇外及內戰,中國人醫治自己的創傷。為了救亡圖存、趕上世界,中國經歷了兩場火與血的革命,十年文革、一場瘋狂的經濟改革。

2009年,中國灑下450億人民幣企圖在世界奪取話語權。這就是野心勃勃的「大外宣」。三年後的今天,數百家孔子學院在各國名校成立,每年有上萬名來自發展中國家的官員、校長、專業人士飛往北京接受培訓,參觀「真實的中國」。於是,不費吹灰之力,中國成了發展中國家的楷模。

表面上,崛起的中國重拾了歐洲中國熱時的地位:中國正在成為世界的最新趨勢。各民族去北京、上海學習漢語,飛蛾撲火一般飛入了這巨大的市場。同時,左手執鞭子、右手執毒奶粉,雙腳探入非洲的金礦、油礦的極權中國正在成為二十一世紀的新帝國主義者。

這是一個民族悲劇:為了趕上世界,為了不失去球籍,中國失去了自己。失去了本來面目的中國憑著染血的金子,再度成了世界最大的時髦──或許,沒有比這樣的倖存者更叫人悲慟。沒有比這樣的復仇更叫人痛徹心肺。敗壞東方文明的代表穿上馬克思無神論、資本主義混合的鎧甲換裝上場,猛力揮舞手中模擬的武器,在新闢的戰場上披荊斬棘,斬獲無數。

無疑,這是一樁荒誕的公案。如今,我們生活在這荒誕中。

雖然民族血統的臍帶相連,這是一個割裂了傳統的「新中國」。生活在其上的是毛誇口改造了的「新人類」。也就是說,倖存的文明古國和「新中國」不是同一個國度。「新中國」是馬列極權、資本主義並轡而行的一輛雙頭馬車。是無神論掛帥,把唯物主義貫徹到極致的極權/後極權國家。

文革後的中國是一個帶著巨大的心靈創傷,亟待痊癒的國家。六四坦克後,中國陷入了精神大飢荒,陷入了遍地的謊言和絕望。中共重新開張孔家店,企圖改變人們意識中的中國形像。然而依據余英時的名言:「這是對孔子的死亡之吻。」以極權社會主義的恐怖手指,中共把所有它碰觸的祖先遺產變成了偽的、死的、非驢非馬的東西。被打倒的孔家店又立了起來,成了攻城略地的一塊老字號金字招牌。在人們忙著學習漢字的今天,這中國製造的黑色幽默值得我們細細玩味。

在「新中國」這一座無牆的監獄裏,每一個人同時是獄卒,也是囚徒。人們忘了「人」的定義。忘了「禮儀興邦」的「禮儀」是甚麼,信任是甚麼。

北京蓋起了碩大的水煮蛋劇院,卻不能容納把古典中國復甦的神韻。從根子上,「新中國」和中華傳統精神勢不兩立。由旅居海外的一流華人藝術家組成的神韻興起了一場在中國境外展開的中華文藝復興。

九、福爾摩沙,美麗之島

大約五百萬年前,在大陸板塊運動下,中國大陸沿岸的太平洋海面上升起了一座島嶼。來自海上的葡萄牙人喚她作福爾摩沙:美麗之島。這座新生的島嶼肩負一個重大的使命。

和對岸大陸陷入的精神大飢荒、道德真空形成一雙鏡像,純樸的台灣人保存了人性的溫暖,保存了對道德、對彼此的信任。在自由中,台灣人享有自我實現的空間,也享有實現象形文字中通天的「人」的可能。

2011年的舞蹈《台灣阿美族舞》把部落韻律生動的生命力呈現。這一出舞蹈出現在神韻樂舞中,吐露了神韻所興起的中華文藝復興和台灣之間千絲萬縷的牽繫,更展現了台灣文化的尊嚴與力量。

神韻輾轉在中國大陸境外,獲得了全世界的讚譽,卻無法回到神州大地。幸而在台灣,這肩負了承傳中華傳統使命的土地上,神韻獲得了全幅展現的空間以及人們無私的付出和奉獻。這文明古國一脈相傳的香火牽繫著神韻,牽繫著這一場感人至深的文藝復興,有如一艘巨船在青色大海曳定的錨。

神韻的文藝復興和台灣這塊自由的土地相互映照,形成了倖存的古國文明在現代的一雙顯像。這一雙顯像給予人安慰,給予人信念。沒有死滅的必將回返。沒有冷卻的恆星必將復活。

十、文明的復甦

神韻是一個輝煌的開始。從這裏出發,人將洗去現代科技的塵埃,重建神給人的文明。真正的文化藝術將復活。一起復活的,是真正的人。

根據瑪雅古曆,2012年不是人類的毀滅,卻是人類宇宙意識的開啟。度過了漫長而艱辛的歲月,我們站在宇宙的門檻上。人類更新的時代正在到來。

在我們沒有覺察的時候,地球正在一步步邁向新紀元。神韻現象是這一新紀元的先聲。有如一扇天窗,神韻把人類從一場千萬年的大夢中喚醒,把神聖的宇宙藍圖展現。

在我們陷入的文明荒漠中,神韻正在締造奇蹟。這一次,真正意義上的中國熱將遍及全世界,把迷失的人類領向康莊大道。

(全文完)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