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傳文化】虞舜製陶化東夷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二年九月五日】虞舜是上古時期五帝之一,姚姓,名重華,今山東諸城人。舜帝才能卓越而品行高尚,青年時代就以至孝而聞名。

舜的家世甚為寒微,雖然是帝顓頊的後裔,但五世為庶人,處於社會下層。舜的父親瞽叟,是個盲人,母親很早去世。瞽叟續娶,繼母生弟名叫像。「父頑、母囂、像傲」,幾個人串通一氣,多次欲置舜於死地而後快。然而舜對父母不失子道,十分孝順,與弟弟不失兄道,愛護友善,多年如一日,沒有絲毫懈怠。舜在家裏人要加害於他的時候,及時逃避;稍有好轉,馬上回到他們身邊,盡可能給予幫助,所以是「欲殺,不可得;即求,嘗(常)在側」。舜在這樣惡劣的環境下磨練自己,道德修養愈來愈高深。

相傳,虞舜還為中華陶器的發展做出過巨大的貢獻。為謀生計,舜曾經在黃河之濱的諸馮村製作陶器。史載「舜誠製陶,精美不窳」,舜製陶工藝精湛、陶形美觀、經濟耐用。舜製陶注重選料,嚴看火候,揉泥到位,所以他的陶器深受人們喜愛,許多製陶的人們都願意向舜請教,舜也樂於將技術授給他人。因被舜之德,很多買陶人不惜遠道而來,爭相求購。然而舜始終一絲不苟,而且連價值也不肯抬高,只求十一之利而已。

當時,舜輪製陶器的作業技術,傳遍黃河南北。而在接近東夷的某地,因為製陶的人越來越多,陶貨供不應求。陶工們為了貪圖利益,開始偷工減料,揉泥功夫不到位,燒火時間也縮短了,導致陶器質地脆弱,使用不久就易破碎,陶工們卻因省工省時省料而獲利甚豐。

舜聽說此事後,為了化導製陶人,同時也利益一方百姓,他到衛地另設陶場,在此精心研習造胚和製陶技術。舜採用先進的燒製工藝技術,力求製出堅固耐用的陶器,陶器上面還加上美麗的紋飾,陶口由大變小,很受大眾喜愛,商客都爭買舜的陶器。

傳說,因為大家紛紛購買舜製作的陶器,以至於舊陶人個個生意清淡,門可張羅。大家氣忿不過,就來和舜滋鬧。舜對大家說道:「諸位以為我是來爭奪諸位的生意嗎?可是制貨之權在我,買貨之權不在我。人不來買,我不能強;人家來買,我不能推。諸位試想,同為陶器,何以諸位所做的大家不喜買;我所做的大家都喜買?是甚麼原故呢?」眾人說道:「你所做的堅牢,價又便宜;我們所做鬆脆,價值又貴。所以大家買你的,不買我們的了。這豈不是有意和我們作對,奪我們的生意嗎?」

舜道:「對於人生日用織物,諸位一定不要鬆脆的物品。那麼我怎樣可以做了鬆脆的物品去賣給人?」眾人說:「向來我們所做的大家都要買;現在你來做了,大家才不要買。可見是你之故,不是貨色鬆脆之故了。」舜道:「這又不然。從前大家要買,是因為除諸位所做之外無處可買,是不得已而買,並非歡喜要買。譬如兇荒之年,吃糠吃草,是不得以而吃,並非歡喜去吃。現在諸位拿了鬆脆之物強賣給人,與拿了草根糠屑去強人吃無異,豈不是不仁嗎?」眾人回答說:「我輩做手藝的只知道求富,不管甚麼仁不仁!」舜又道:「不是如此。仁字之中才有富字,除去仁字之外,哪裏還有富呢?」眾人忙問何故,舜趁機引導大家說:「人與禽獸不同的地方,就是仁。我不欺人,人亦不欺我。我欺人,人亦必欺我。現在諸位因為求富的原故,拿鬆脆的物品去欺人,但是欲富者,人之同心。百工之事,假使都和諸位一樣的窳陋,無物不劣,無品不惡,試問諸位還能夠富嗎?諸位所做的只有一種陶器,而須向他人去買的,不可勝計。以一種敵多種,怎能敵得過呢?即便在陶器上多得了利益,但是消耗於其它種類的不知有多少倍!不仁而不富,這不是不明智嗎?」

眾人似有所悟的說道:「是呀,這幾年來,各項物件都有些不耐用,就是這個原故啊。」從此之後,那些製假的陶工們,都開始以舜為榜樣,以誠實為做人、經商的原則,認真製陶,不再粗製濫造,製作出的陶器又堅固耐用了。

東夷荒蠻,民風澆薄,經商中為追逐利益而製造劣質產品的現象頗似當下。但聖人治國,「德為先,重教化」,不以嚴刑峻法為本。製陶人在舜的言傳身教下改過自新,風氣也日漸淳厚,無須三令五申,更不必高壓強制,只需以心法相傳,人人皆重德行善,無為而天下治。《史記﹒五帝本記》這樣評價舜帝:「舜耕於歷山,歷山之人皆讓畔;漁雷澤,雷澤之人皆讓居;陶河濱,河濱器皆不苦窳。一年而所成聚,二年成邑,三年成都」。只要是舜勞作的地方,便興起禮讓的風尚;走到哪裏,人們都願意追隨。故司馬遷讚歎說:「天下明德,皆自虞舜始。」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