屢遭殘忍迫害 大連曲淑梅再被綁架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二年十二月二十三日】(明慧網通訊員遼寧報導)二零一二年十二月十七日,大連法輪功學員曲淑梅女士在家中被椒金山派出所惡警綁架並抄家,據說由所長帶隊,大概有五、六名惡警參與。當晚曲淑梅被劫持到大連姚家看守所。

曲淑梅女士曾擁有一個幸福的三口之家,丈夫朱長斌,46歲,是大連遠洋運輸公司船員。曲淑梅,49歲,在中華市場做營業員。夫婦倆於九六年修煉法輪大法,無論單位鄰居還是親友對他們都是稱讚有加,兒子也很懂事,一家人過著安寧平實的生活。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迫害法輪功後,他們失去了溫馨的家,被邪黨迫害得妻離子散,痛苦不堪。曲淑梅兩次被非法勞教,丈夫朱長斌被非法判刑十二年,至今關押在瀋陽一監獄。朱長彬的父親因常年思兒成疾,身患重病,生命垂危,每天都在期盼與兒子能見上一面。當時兒子朱棟方才十五歲,一直由爺爺、奶奶代為撫養。

進京上訪被大連西崗區公安分局迫害

九九年中共迫害法輪功後,曲淑梅進京上訪說句公道話,被大連市西崗區公安分局非法拘留一個月,扣押現金三萬六千元,她也失去了工作。當時非法抓捕她的主謀是西崗分局政經保科副科長李體健,此人抓捕法輪功學員非常賣力,曾揚言如他說了算,就把法輪功學員都扔到虎籠子裏(此人遭惡報入獄並得了癌症)。非法扣押的錢,家人只要回二萬,其餘一直未還,政保科長說他們兄弟得分分。這真是地道的土匪行為。

二零零零年九月二十八日,曲淑梅因張貼真相材料被南沙派出所抓捕。在派出所,惡警李振霞把曲淑梅帶到一間屋子,拉上窗簾,三男一女對曲淑梅動刑,將她的雙手用力反銬在背後,踢打她的腿,又將緊銬她雙手的手銬反覆拉起放下,掰起她的手讓手銬嵌在肉裏,手腕的皮割破後再換一個地方銬,曲淑梅疼得站立不住,手腫得像麵包一樣。他們惡毒的把大法書扔到地上讓她撕,遭到了曲淑梅的拼命反抗。惡徒們看無計可施才放開了手,把曲淑梅送往姚家看守所,非法勞教兩年。

第一次在大連勞教所被迫害生命垂危

在大連教養院,曲淑梅經歷了震驚中外的「3.19」迫害。二零零一年三月十九日這天晚上,突然不讓睡覺,九點左右惡警讓所有人都站起來雙手抱頭彎腰90度兩腿分開站。在每人前面放著誣蔑師父與大法的話,所有門上都貼上了誹謗大法的語言,喇叭裏高分貝的放著誹謗大法的謊言。所有法輪功學員無論年齡大小,只要腿一彎就挨電棍。如承受不住了就必須在誹謗大法的紙上簽字,才能睡覺。曲淑梅當時嘔吐不止,身體已經開始搖晃,這樣堅持到天亮時每人前面都是一小堆掉下來的頭髮,腿腫得非常厲害。惡警邪惡地說要再不簽字,就學馬三家把女學員扒光衣服扔到男教大隊去,還說要持續撅一個星期。很多學員臉上脖子上都有水泡,他們被上了電刑。惡警惡人氣急敗壞地打曲淑梅,她絕食抗議,惡警一看無法使她屈服,對她進行單獨看管,這時她開始便血,發燒,生命垂危,二零零一年四月因教養院怕擔責任,把她推給家屬保外就醫。 在大連勞教院,她們除了幹活就是坐「馬札」,不許講話。曲淑梅身上長滿了疥瘡,奇癢難忍,每晚只能睡兩三個小時。

丈夫朱長斌被判重刑十二年

九九年七月中共迫害法輪功時,丈夫朱長斌當時出海在國外,回國就被停職了。單位要求必須寫「保證書」放棄修煉才可以上船。朱長斌堅定信仰,因此再也沒有上船。

二零零一年三月,南沙派出所惡警李振霞闖進家把朱長斌帶到派出所,讓他寫「保證」,被拒絕後,朱長斌被關押到姚家看守所非法拘留十五天。當時南沙派出所所長李振民,指導員於景川,片警毛普安、李振霞、林松迫害法輪功學員非常賣力。

二零零一年四月,夫妻倆買菜回來碰到惡警毛普安、李振霞,問他們還煉不煉,說煉就要傳訊朱長斌。朱長斌為了避免無理關押,被迫離家出走。夫妻倆在外租了房。

二零零二年四月二十二日早,幾個便衣與警察闖到他們的住所非法抄家,抄走十多萬元現金及存摺十一萬元,新書包一個,女式高級包一個。抄家的警察是大連沙河口區分局的袁之明。夫妻倆被非法關押在派出所兩天一宿。期間不給飯吃、毆打、逼問,後來把他們送到大連看守所。曲淑梅一直抵制邪惡的要求,不戴手銬、不穿馬甲、不背監規、不面牆站、不照相,並開始絕食抗議非法關押,要求無罪釋放。在非法提審時,她正告惡警:迫害法輪功是非法的,關押是非法的,這次提審也是非法的。六月三日,曲淑梅被放回家。

二零零三年農曆新年,朱長斌被非法判刑十二年,關押在瀋陽大北監獄。二零零七年十二月十九日轉至瀋陽監獄城一監獄十三監區,非法關押至今。

第二次在大連勞教所遭迫害:性摧殘、銬死人床等酷刑

二零零二年七月,回家一個月後的一天中午,居委會來找曲淑梅,接著來了一批警察,上來甚麼也不說就把她按在地上反銬起來。她反抗著,孩子哭著上來指問警察:「媽媽犯了甚麼罪,你們為甚麼這麼對待她?」警察推開孩子,把曲淑梅抬上了車,劫持到了大連勞教院。關小號(鐵籠子),被吊銬起來兩臂拉扯到了極限,兩腿劈開腳尖點地綁在欄杆上吊銬了兩天兩宿,不讓閉眼。

惡警指使犯人把曲淑梅胳膊、腰和一條腿綁在欄杆上,把另一條腿掰成一字型,用皮鞋踢打她的下身,用木板抽打全身,用手擰乳房,用繩子結成結勒住下身用力拉扯,往眼裏抹辣椒粉,往已經被打出血的下身倒辣椒粉,拿拖布瘋狂的用力往她的嘴和下身裏捅,把沒有固定的腿用力扔下去再掰上來,反覆折磨。與法輪功學員吳月菊同被銬死人床。

打手們打累了就停一會兒又接著施暴……她當時渾身劇痛,違心的妥協了。 她非常痛悔,一個警察偽善地來關心她,並拿下她戴的拳擊帽,這時曲淑梅一隻手銬在欄杆上,腿疼得不能翻身。她告訴惡警,這是假的,是他們打出來的。

夜間看曲淑梅的刑事犯問她怎麼轉化了,曲淑梅告訴她是假的,她脫下衣服讓她看,曲淑梅的身體被惡警惡人打的傷痕累累,慘不忍睹,那個刑事犯大吃一驚:「想不到打手這麼狠。」

曲淑梅清醒後開始絕食,大隊長韓健×假裝甚麼也不知道,問曲淑梅:「為甚麼?」 她告訴她轉化是假的,指著那幾個打手說是她們打的,打手不敢承認。她脫下衣服讓大家看。韓健×讓所有人出去,假意說要調查此事,答應了曲淑梅的所有要求,曲淑梅把所謂的「保證書」撕毀了。

二零零三年二月末,曲淑梅被釋放回家。南沙派出所的惡警毛普安又把她帶到派出所,當曲淑梅向毛索取非法抄走的物品與身份證時,他卻說不知道,還要她寫保證,被拒絕後又幾次騷擾。曲淑梅被迫離家流離失所。

在瀋陽馬三家勞教所被打的滿身是傷

二零零四年四月十九日晚,曲淑梅、李淑貞向世人講真相時,被蹲坑的惡人送到星海灣派出所,關押在姚家看守所。曲淑梅被非法勞教兩年半,在大連教養院蹲小號二十二天,綁在只有三塊板的死人床上三天三夜。

二零零四年十月末,曲淑梅被轉至瀋陽馬三家教養院女二所繼續迫害,因她不配合邪惡於二零零五年四月被轉至女一所迫害,由普犯包夾嚴管,被打的滿身是傷。

二零零六年五月二十八日至三十日,曲淑梅因不配合惡警的要求被酷刑折磨,被扣在牆角鐵管旁邊,兩手銬一起,臉貼在鐵管子上,吊在半空中蹲不下、也站不起來。在馬三家她堅決不配合邪惡的安排,不穿馬甲,不勞動。

十三年來,中共對曲淑梅一家人的迫害邪惡至極。

主要迫害責任人:
大連椒金山派出所:電話:0411-86674292
所 長王希斌,教導員梁鵬毅,副所長:薄海(負責巡警)、張家良(負責刑警)、扈岩鵬(負責社區)、范超(負責治安)、付世聰(負責各部門)。
大連市政法委書記王萍,大連市副市長公安局局長王立科。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