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慧法會| 親眼目睹大法的神奇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二年十一月十三日】那晚沒有月光,天色一片漆黑,師父鼓勵我,給我點亮一盞燈,照亮我去煉功點的路。當一位大姐教我動作時,我說我在睡夢中師父已經教我了,跟大家一起煉吧。第一天當頭頂抱輪時,看到整個場上一片紅,正像《轉法輪》書中寫的那樣:「我的法身坐一圈,煉功場的上空還有罩,上面有大法輪,大法身在罩上面看場。」我知道是師父鼓勵讓我看到這個場,增強我修煉的信心。
──本文作者

* * * * * * *

尊敬的師父好!
各位同修好!

我是湖南人,是一九九七年八月走入大法修煉的老學員,在修煉的過程中充份見證了大法的神奇和師父的無量慈悲。在修煉的路上,我一路踉踉蹌蹌,是師父的慈悲呵護,我才走到了今天。我體悟到,只有百分之百的信師信法,沒有過不去的關和難。

一、神奇得法

我是一九九七年一月有幸得知大法的,親眼目睹大法的神奇。

我父親因三叉神經痛住進醫院,住在隔壁床上的是一位大學的教授,姓王。王教授患一種喪失神經功能症,人就像煮熟的麵條一樣樹不起來,靠輸液維持生命。醫學上對這病根本不能醫治,只能躺在床上等死。一天,他們學校一位李教授送來一本書給王教授看,當時王教授自己不能接也不能看,是他夫人念給他聽。可第四天王教授就神奇般的坐了起來,還吃了一碗稀飯!

我看到後問王教授的夫人:是一本甚麼書這麼神奇,看看書病就好了?她告訴我是《轉法輪》。第五天李教授來了,王教授說他要出院跟李教授回去煉功。我問李教授還有沒有這本書,我也想得一本。當時李教授說現在手上沒有,等她搞到後再叫我到她家拿,並給我留下她的地址。因我自己一時疏忽,把地址弄丟了,錯過一次得大法的機會。

轉眼到了八月,師父沒有忘了我這個弟子。我在生日那天晚上睡覺做了一個夢,夢到我縣室內球場擠滿了圍觀的人。我上前一看,他們在那裏煉功打坐,門口站著師父。師父問我想不想學。我看是煉佛家功的,就說我想學。師父說你就進來吧。我就進去了。師父又問我:你會打坐嗎?我說我不會,師父說你就坐下來我教你。我就坐在地上,師父把我的兩個腿盤上,我在睡夢中盤了兩個小時。師父告訴我:收你當徒弟,過兩天有人送書你要接呀。

真的兩天後有兩位大姐送書來。我一看是《轉法輪》,當看到封面的法輪時,法輪就旋轉起來,封面的「轉法輪」三個字變成了「真、善、忍」,金光閃閃三個大字。當時我把這本書抱在懷裏說:這本書真神奇,圖案會轉,字還會變,我從娘肚子裏出世沒見過這樣的書,真是不可思議、太神奇了!兩位大姐說:你真有緣份,一上來就看見法輪在轉。我告訴她們:我以前做過多少次同樣的夢,夢到我得到一本寶書,多少年的等待我今天終於喜得這本書!

當晚一夜沒睡,直到看完這本書。就這樣,我神奇的得了法輪大法,走入了修煉。

二、師父管我

我是一九九六年七月十日因工傷了腿,做了左膝半月板切除術。本來是小手術,不知怎麼就是疼痛。腿腫的穿不了褲子,行走也不方便,到處求醫不見效,就去了民間小道看病。小道他說我是踩到了遊神兵馬身上,必須立磬。立磬後,腿腫消了,可膝關節還是痛,只好在家養傷。一年以後我得大法了,看了兩天《轉法輪》膝關節痛也好了。

第三天早晨五點時,傳來美妙動聽的笛聲,連續幾天都是這樣,當時我想是誰吹的這麼好聽,出房門去看,一隻腳在門外面,一隻腳在門裏面能聽到笛聲,兩隻腳都到門外就聽不到了,打了幾個來回想不可思議,這是甚麼意思,想來想去想到:這是師父叫我起來煉功呀!

一個星期後的晚上,送書的大姐又來我家,問我:煉功去嗎?我說去。我無意識的說:師父叫去我就去。當晚睡到一點鐘時就聽到一位男子用普通話叫我的名字。我趕快起來打開窗戶問:誰喊我?外面一片漆黑,也沒人應我。回頭一看牆上的時鐘:才一點鐘,再睡一會兒。三點時有人敲我房門,說:還不起來?遲到了。我以為沒關大門,就起來看看,看到大門鎖的好好的,心想:今晚怎麼了?明明有人敲門,可不見人。猛的想起:是師父叫我起來煉功呀!自正式走入修煉後,這樣的事時常出現,有時敲門,有時電話響。所以那晚我看時間已三點了,穿上衣服就出門了。

那晚沒有月光,天色一片漆黑,師父鼓勵我,給我點亮一盞燈,照亮我去煉功點的路。當一位大姐教我動作時,我說我在睡夢中師父已經教我了,跟大家一起煉吧。第一天當頭頂抱輪時,看到整個場上一片紅,正像《轉法輪》書中寫的那樣:「我的法身坐一圈,煉功場的上空還有罩,上面有大法輪,大法身在罩上面看場。」[1] 我知道是師父鼓勵讓我看到這個場,增強我修煉的信心。煉完功,我請了七本大法書籍和師父照片,還有兩張法輪圖形回家。

送書的大姐告訴我家裏要清場、怎麼樣清場。回到家中我將和尚送我的很多書、念佛機,還有別人送的氣功大全和很多其它氣功書、磁帶統統處理了,還有立了一年多的磬也扔掉了;家裏的佛像請師父為佛像開光,開光後我發現佛像上有一個光圈。當處理那些書時我想用火燒,可是怎麼也燒不著。當時我們還沒有發正念,我說我們請師父幫忙,倆人雙手合十,說請師父幫忙,話音剛落就有人來收廢品。我們將這些書、磁帶都給他了。晚上我做一個夢,夢到很多人和立磬的道士到我家找我麻煩,這時師父也來了,跟他們說:她現在是我的徒弟,你們再也不要找她的麻煩,你們走吧。他們都走了。第二天我煉功時好像有人拉我,回頭一看是那道士(另外空間)。這時師父過來手一揮,給我下一個罩,以後再也沒出現這樣的事了,是師父給我解決了這些大麻煩。

在我修煉七天後師父又為我開了天目,在我額頭上用筆畫一個大眼睛,我能看到另外空間的美好、殊勝的景象,也知道自己在歷史的長河中扮演著各種角色。修煉了一個月後,在夢中師父給我一個大箱子,裏面裝滿了叫不出名的東西,還有兵器和盔甲。當初我還以為師父讓我唱古裝戲所以給我這麼多東西,到了正法時期才知道那是助師正法時用的神通法器。

到了一九九九年時,師父讓我看身體修煉到甚麼成度,蛻去人這層皮,看到裏面是一種很細小、很細小微粒組成的光。

我能成為師尊的弟子真是太幸福了。

三、起死回生

一九九九年十二月底我母親膽囊痛住進醫院。元旦那天姪兒結婚,中午我沒有去赴宴,晚飯他請我去吃飯。因外地來參加婚禮人多,晚飯後他家住不下那麼多人,一部份人住在我家。安頓好他們後,我又回到醫院來陪我母親。這時我感到腹內一陣陣疼痛。我想幾天沒煉功了,我就在病房裏打一會坐後就睡了。不知甚麼時候,肚子劇痛把我痛醒了,我想是不是要方便一下了,我就起身上廁所。走到護士站時看到她們都伏在桌子上睡覺,這時牆上的時鐘指向凌晨三點。這時我不知怎麼了就倒在地上。我看見我從我的肉身飛出,飛到一個伸手不見五指的隧道,只能向前飛不能往回飛。我想回到我的肉身裏,可是卻找不到自己的肉身了。在危機中我想到了師父,想到自己不能這樣走了,我的歷史使命還沒有完成,我就喊:師父救我!李洪志師父救我!師父就來了,把我放回到我的肉身裏,我就醒過來了。看到牆上的時鐘這時指到三點三十五分,我發現我拉一身屎尿。正像常人死時屎尿都要排盡。我知道我是在過生死大關,是師父救了我,謝謝師父把我從死亡狀態中挽救回來了。

我回到家換衣服時得知,家人和住在我家裏的人也拉一晚肚子,一提衛生紙被他們用光了,我回到家後他們也都好了。我心想:是師父將我這次大難讓他們幫我分擔了。師父在《轉法輪》中講過這個法理:「我們舉例說,把你今後人生道路中各種業力都要集中起來,把它消下去一部份,消去一半。剩下一半你也過不去,比山還高。怎麼辦呢?可能你得道的時候,將來有很多人都要受益的,這樣一來,有很多人替你承擔一份。當然對他們來說不算甚麼。」

通過這件事,我體悟到,只有百分之百信師信法,沒有過不去的關和難。「弟子正念足 師有回天力」[2]。感謝師尊,將我從死亡狀態挽救回來,是師父的佛恩浩蕩,沒有放棄我這不爭氣的弟子,我用盡人類的語言也無法表達我對師尊無限的感恩之情。

四、正念足,化險為夷

去年(二零一一年)八月下旬,我縣協調人被抓,緊接著一資料點被抄,我住的地方也被邪惡嚴密監控。當時我家裏有很多設備和大量做好的資料、光盤,還有大量耗材,還住著兩位外地同修。家裏的電話、手機也被惡警監控了。當時有位同修通知我,讓我暫時停下來不要做資料了。我告訴她:昨晚幾部機子不知甚麼原因同時出故障,做資料就停了;現在關鍵是兩位同修的安全,和資料、設備怎樣轉移。後在本地同修正念配合下,將兩位外地同修安全送出。剛送走同修,家裏來一幫不速之客,以我家請保姆為由敲開我家房門。我一看是親戚帶來的四個人。我就問誰是保姆,他們說保姆沒來,我們替她看看環境、談談價錢。我說我親戚都知道我家情況,價錢隨行市。她們看了看三間臥房沒發現甚麼就走了。(在師父呵護下,師父將我家堆放的東西全部演化到另外的空間去了,所以她們甚麼都沒看見。)

他們不甘心,又派幾個老頭守在樓梯口,監視我家進出的人。我一看這不行,同修不知甚麼時間來取資料,也要注意她們的安全。我就坐下來請師父加持正念。正念一出就聽到樓下蹲坑的人說:今天不知怎麼了,我肚子痛的厲害。另一人說:我也是,這個小區沒公廁,怎麼辦?又一個人說:我也不行了,趕快打手機讓他們再派人來。

這些人走了,又來一批。我繼續發正念,他們又是一樣走了。

我不斷的長時間對我空間場和我居住的周邊發正念除惡,並且邀請天上的正神和護法神,還有全球大法弟子和本地同修共同參戰除惡。我看到我的空間場正邪大戰,電閃雷鳴,不一會我的空間場就清亮起來。

我連續幾天長時間發正念。

第三天下午五點我看見一個老頭拿一把椅子坐在大門出口處,我就發正念,一會他不見了。當晚他就死在了家中,遭了惡報。這件事大大的震懾了邪惡,再也沒有人敢來大門監視了。在師父的呵護下,在同修的正念配合下,我家中的幾千份資料、相關設備得以安全運出。

師父說過這樣的法:「你有怕 它就抓 念一正 惡就垮 修煉人 裝著法 發正念 爛鬼炸 神在世 證實法」[3]。我也深刻的悟到:為甚麼師父要求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必須做好三件事,其中之一是發正念,可見發正念的重要性。

五、九字吉言顯神威

為甚麼只要相信「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就會得到大的福報呢?因為法輪大法是佛法,當法輪大法在人世間遭到誣蔑迫害時,您還能明白是非、支持善良,這就是最珍貴的一念,就會得到神佛的庇佑。在我身邊真真實實發生了一件事:

二零零八年五月十一日,晚上我做一個夢,夢到遠隔千里外我妹妹的親家公來找我,讓我救他。我說只有我們師父才能救你,你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你就會得救。他聽完後回去了。我的夢也醒來。第二天早上正要打電話去問妹妹,那頭來電話了告訴我,她公公昨晚中風不省人事。我把昨晚的夢告訴她,要她幫她公公念九字吉言,她當時還很抵觸說:「都念九個字好了,還要醫院幹甚麼。」我給她講大法的神奇,很多人念九字吉言身體達到健康,都是醫院不能醫治的念念就好了,不妨也試試。後來她答應我,試試。

時間又過了一個星期的晚上,我又夢到親家公,他讓我救他。第二天我打電話問問情況,是我姨侄接的電話。我問他:你爺爺好些了嗎?他說還沒醒來,醫生說沒希望了。我告訴他有希望,你去對著你爺爺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他就能醒來。他說我們一家人都是做公安工作的,不能這麼做。我說搞公安看著你爺爺死?現在可以救你爺爺你不去做?法輪大法是佛法,是救度你們的,你只要念一念,神佛就來庇佑你們。我就對著他發正念。他明白一面明白過來了,馬上說:告訴我父母去念。

事情又過了幾天,老人已經昏迷十二天了。醫生對我妹夫講:沒希望了,你們做好後事準備吧,我們已盡力了。在這種情況下,妹夫打電話對我說:姐,聽說你有辦法救我父親。是啊,你對著你父親的耳朵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你父親就有救。他說那好吧,我就死馬當作活馬醫,你給我發一個短信來,把那九個字寫清楚,以免念錯。我立即發短信。當晚八時,妹夫又來電話,問他還要做甚麼不?我說不用做甚麼,只要你對著你父親耳朵念九個字就行了,不過你們要將你父親參加的邪黨組織退了,你們也一樣,也要退出,因為認可法輪大法好,你們就有好的未來,你父親也會得救。你不退出邪黨組織,邪黨是反對法輪功的,你念法輪大法好是要得到神佛的庇佑,他一看你還認同邪黨,你念效果就不佳,神佛只看人心。他說那好吧,照你的辦,退了吧。

當晚是他弟弟守夜。他弟弟誠心的念九字吉言,從八點半開始念,念到快十二點時就伏案睡著了。快凌晨三點被他父親喊醒,當時他認為自己在做夢,就打了自己一個耳光,一看是真的,就問他父親:「叫我幹甚麼?」他父親說:「我要坐起來。」

他高興的通知全家的兄弟姐妹,將這個好消息告訴他們:父親終於醒過來了!三點半時打電話告訴我,高興的說:真靈,真靈!兩天後老人康復出院。

我為他們高興──他們全家得救了。事過三年後,我去看望老人,老人都八十八歲了。老人起死回生的事在他們那流傳,老人的親朋好友都明白了真相,也都選擇了退出中共、相信大法好,從而為自己選擇了美好的未來。老人的子女大部份在中共黑窩工作,他們明白真相後,改變了對法輪功的態度,從此再也不隨著邪黨行惡了,為自己選擇了一個美好未來。我為他們高興。

像這樣活生生的事例真是數不勝數。我悟到:真正救人是偉大的師尊,作為修煉人的我只履行了自己的職責。

現在留給大法弟子的正法時間已經不多了,我下決心放下一切人心和執著,紮紮實實學好法,修好自己,做好三件事,才對得起師父的慈悲苦度,也只有這樣才能完成這麼神聖的責任和使命。

我個人層次有限,不當之處懇請師父、同修慈悲指正。
合十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2] 李洪志師父著作《洪吟二》〈師徒恩〉
[3] 李洪志師父著作《洪吟二》〈怕啥〉

(明慧網第九屆中國大陸大法弟子修煉心得交流會)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