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慧法會| 無私幫助同修 共同提高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二年十一月十二日】有一段時間,我努力的幫助丙同修走出舊勢力安排的路。在幫丙發正念的時候,我看到在另外空間裏面丙同修,翹著二郎腿,嘴裏叼著香煙,手上拿著撲克牌,不停的將撲克牌扔到我面前,同時將不好的物質往我的空間場裏扔。發正念結束之後,我突然產生了一種怕的念頭,怕他把不好的物質扔給我之後,給我帶來麻煩。當時我沒有正面認識這個問題,被舊勢力鑽了空子,晚上的時候我渾身上下不舒服。我發正念之後,開始向內找,找到自己一顆為私的心,怕被不好的物質干擾的心,怕的本身就是為私的啊,我自己也明白了要無私無我的對待一切,為甚麼不把怕的本身也修去呢。我自己現在為甚麼要怕呢?
──本文作者

* * * * * * *

師尊在《二零零二年美國費城法會講法》之中講過:「我們有許多學員在不斷的修煉中確實提高的很快,特別是大家整體上,在共同提高、互相配合上,這方面也越來越好。現在大家就是怎麼樣把現在所需要做的事情做的更好、更細緻一些。」

對照師尊的講法,正法修煉以來,大多數時間能夠做到,幫助同修,共同提高,回想過去的經歷,自己也很欣慰。下面把自己多年以來的修煉歷程向師尊彙報一下。

我是一九九七年三月份走入大法修煉的,修煉十幾年來,我的身體一天比一天好,一粒藥都沒有吃過,一次醫院都沒有去過,這都是大法給我帶來的福份。感謝師尊,感謝大法。

一、帶動同修走出來救度眾生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開始之後,本地的邪惡瘋狂的迫害大法弟子。那個時候我下崗了,天天在外面打零工,原來的單位天天派人來監視我。

有一天單位的保衛科科長、人事科科長在我回家的路上堵著我,想要叫我放棄修煉。我就對他們講:「我修大法之後,身體好了,思想道德提高了。單位讓我下崗了,我沒有飯吃,也沒有找你們的麻煩,你們也不要來干擾我,也不要再派人監視我了,也不要再來找我讓我放棄修煉,那是不可能的事情。」他們趕緊說不再來找我了,從此以後再也沒有來過。這十幾年中,在師尊的慈悲加持下,堅定的在大法中一直走到今天。

七二零」開始之後,我身邊的同修們大多數都被迫害嚇住了,有的同修找到我,我就反過來問他:「在大法之中你得到好處了還是得到壞處了?如果得到好處了,那麼應該出來為大法說話,如果大法弟子都堅持不停為大法說話,那麼時間不長大法就能夠被所有的人正確認識了。」

大法剛剛被迫害的開始,我自己不但向周圍的人講真相,而且不停的鼓勵同修講真相。後來,本地區有了資料點。我也去想辦法拿到真相資料,我和家人同修經常出去散發真相資料。還有一段時間我經常一個人出去散發真相資料。

可是我身邊很多同修不敢拿真相資料出去散發,我想了一個辦法,那就是帶動同修出來做這些事情,我開始一個一個的幫助同修,開始的時候,我在晚上陪著同修出去的時候,讓同修身上只放一張真相資料,把這一張資料散發完了,再回去拿一張,逐步的,同修們的正念越來越強,身上的真相資料放的越來越多,從一張到幾張再到幾十張,最後到幾百張也是大白天光明正大的在大街上散發。

後來,正法進程到了要求我們「勸三退」,剛開始,同修們也不知道怎麼去做,我也不知道怎麼做,但是我想到我有師尊幫助,就去勸「三退」,後來自己越講越順利,越講成功率越高,現在想起來開始接受「三退」的常人,我到現在也不知道他們怎麼就接受了。但是我知道是師尊在幫助我,在鼓勵我。接著,我又幫助同修們一個個走出來勸「三退」,他們現在做的都很好。

二、開一朵小花 智慧幫助同修

幾年前,在我地區的大資料點遭到破壞時,幾乎所有在的大資料點的同修們都被綁架了,我周邊的同修急需《明慧週刊》、真相資料和師尊的近期講法,我自己很想建立一個資料點幫助身邊的同修。但是自己也猶豫,做資料確確實實在本地區很危險,當時在本地區的過去很多年裏面,資料點同修都是被其他同修出賣的,而且本地區沒有甚麼同修肯做資料點。

師尊講過:「修煉就是難,難在無論天塌地陷、邪惡瘋狂迫害、生死攸關時,還能在你修煉的這條路上堅定的走下去,人類社會中的任何事都干擾不了修煉路上的步伐。」[1]

學習師尊的經文之後,我下了決心無論多麼難,我都要把資料點做好。我打算在自己家做真相資料。但是我不想瞞著家裏的常人,於是我請師尊加持這件事,並對家裏人長時間發正念,後來我和家裏人說這件事情,結果家裏人一點都不反對。技術同修送來了電腦,打印機還是我的丈夫幫我買回家的。技術同修教我的時候,我兒子也在旁邊學,兒子對我說:「媽媽,我是年輕人,學習能力比你強,你沒有學會的,回頭我教你。」我平時需要買耗材、修機器甚麼的,都是家裏人做,我忙不過來的時候,家人都會幫我的,我家的資料點平穩的運作到現在了。

每一次我都是利用晚上的時間做師尊的講法和《明慧週刊》以及真相資料。因為白天實在是沒有時間的,上午要做生意,下午要帶著同修們學法或者做其它證實法的項目。

給同修們真相資料的時候,我都不告訴他們資料的來源,只是告訴他們我能夠找到真相資料。大家原來沒有資料看,一下子接收到資料都是非常高興的。因為我自己一直帶著身邊同修每個星期集體學法三次,而且因為《明慧週刊》不中斷,再加上每一次我看到幾年前的明慧網上的好的心得體會文章,都打印出來給同修們看,所以我身邊的同修一直在穩步跟著師尊的正法進程走。

曾經有一段時間,有個區域的同修們需要《明慧週刊》,一位協調人希望我們能夠為那個區域同修提供真相資料,由於那個區域的同修們修口做的不好,告訴我們可以放到一位同修家開的商店那裏。我聽到之後,就先向內找,發現自己有時候說話也不注意修口。

我和家人同修商量怎麼辦?很快我們想出來一個辦法,就是我們去商店的時候,趁商店裏面的人不注意,悄悄的把資料放在商店裏面的樓梯口,這樣既保證了資料不會被顧客發現,又保證了資料點的隱蔽性。我們每次去商店之前,都長時間發正念,在師尊的加持之下,每次到了商店,都沒有其他顧客在場,而且每一次都成功的把資料發到樓梯口。直到今天,那個區域的同修們都不知道是誰送的資料。

在做資料和傳遞資料的過程之中,發生了許多事情。有時候,同修們一會要資料多,一會要的少,甚至有時候說好要、後來又不要了,但是我已經打印出來了。自己心裏也過不去的想:「我們地區現在資料點也不多,你們也不知道珍惜。怎麼這樣差勁?」一度不想再做資料了。但是每一次師尊都點化我,我自己也思考:這些事情是不是與我有關係?我們是一起助師正法的大法弟子,怎能認不清舊勢力,黑手爛鬼對我們大法弟子之間的間隔呢?同修那些哪怕再不好的思想,表現都不是她的本性。

師父讓我們遇到矛盾找自己。我那樣的看不起同修,而且還生氣,那不也是種妒嫉心嗎?心裏達不到平靜、祥和,那不是爭鬥心嗎?

我很快就放下自己的人心。那時真想和同修說一聲:對不起,是我一直看不上你,才出現這種干擾,完完全全是我自己的責任。

三、建立學法小組 幫助同修走出死關

我周邊的同修很多都不識字,師尊的後期講法看的少,對法理理解的不清晰,老是停留在一個層次中,提高的很慢,很多時候都是用人的想法去想三件事情。我就想成立一個學法小組幫助同修。但是如果成立學法小組的話,我就不能做晚上的生意了,收入就少一部份了,而且更重要的是,我這裏已經是一個資料點了,怎麼辦?自己也發愁。

後來師尊把下面的一段講法打在我的大腦:「人哪,一個生命在歷史上的今天能夠得到法,那不是一般的事,太幸運了!可是一旦他失去了的時候,大家知道那面臨的是甚麼?是很可怕的,因為賦予那麼大的責任和巨大的使命他沒有完成的時候,那相對來講和一個生命的圓滿那是成反比的,那個生命,那真的要進無生之門了。你們也不能隨隨便便的給我拋下一個人,不管這個人有甚麼樣的錯誤、他是個甚麼樣的人,我都想給他機會。當然啦,人類社會畢竟有那麼一批世人已經不行了,那就隨他去。我今天講的主要是講我們大法弟子要做的更好,得了法的人就要珍惜他。」[2]

對照師尊的講法之後,我想到同修的提高比甚麼都重要,我們應該珍惜同修幫助同修。於是我毫不猶豫的放下自己的生意,成立學法小組幫助同修。學法小組成立之後,我們一起長時間發正念,學法,有針對性的學習同修的心得體會,共同切磋,引導同修發自內心的向內找,大家在比學比修的環境下提高的很快。

我們學法小組有二位年紀大的甲同修和乙同修。乙同修修煉了這麼長時間以來,不管是煉功、發正念,不像其他同修都是身上越來越熱,而是非常的怕冷,甲同修就想幫助乙同修。有一天下午集體發正念的時候,甲同修就建議大家圍著乙同修發正念,剛開始發的一段時間,甲同修看到乙同修身體裏的很多黑色爛鬼被銷毀掉了,發到深層的時候,看到乙同修的空間場有個白鬍子老頭呆在那裏,身上光著沒穿衣服;甲同修不停的發正念,想將那個老頭銷毀掉,於是那個老頭開始不停的求饒了,這個時候,學法小組的其他學員都覺得不應該發正念了,應該讓乙同修用師尊的講法和那個老頭善解了,但是甲同修想:乙同修身體有病了,趕快幫助她。還是不停的對著乙同修發正念。

當晚,甲同修在家的時候,看到另外空間的舊勢力開著大鐵車找到她,想拼命的將甲的主元神綁到大鐵車上帶走,她就是不肯走。她不停的喊師尊救她,可是師尊沒有回應,她就想,師尊怎麼不管我呀,我哪裏做錯了,我會向內找的。這個時候她的肉身開始有知覺了,可以動了。甲不停的想:我哪裏做錯了,被舊勢力鑽了空子,要是我今天跟舊勢力走了,我將會給大法造成多大的損失呀。

第二天天一亮,她打電話給我告知情況。我和另一位同修發出一念:一定要去幫助她。甲同修的家在較遠的農村,我們騎車騎了很長時間才到她家。甲同修將昨天晚上經歷的過程告訴我們,我們就和她一起長時間發正念,解體舊勢力安排的這次奪命,全盤否定舊勢力。在一起學法的時候,甲悟到,原來是自己幫人治病造成的。我怎麼能幫人治病呢?只有師尊才能把我們往高層次帶的,我有甚麼資格做?我這不是走偏了嗎?認識到之後,甲同修立刻跪倒師尊的法像前,向師尊認錯,當時我們看到她的臉色就變好了,知道師尊把不好的東西拿掉了。我們連續去了幾天,甲同修一天比一天好起來了,現在她堅定的走在正法的路上。

四、去怕心 幫助同修否定舊勢力安排

有一段時間,我努力的幫助丙同修走出舊勢力安排的路。在幫丙發正念的時候,我看到在另外空間裏面丙同修,翹著二郎腿,嘴裏叼著香煙,手上拿著撲克牌,不停的將撲克牌扔到我面前,同時將不好的物質往我的空間場裏扔。發正念結束之後,我突然產生了一種怕的念頭,怕他把不好的物質扔給我之後,給我帶來的麻煩。當時我沒有正面認識這個問題,被舊勢力鑽了空子,晚上的時候我渾身上下不舒服。我發正念之後,開始向內找,找到自己一顆為私的心,怕被不好的物質干擾的心,怕的本身就是為私的啊,我自己也明白了要無私無我的對待一切,為甚麼不把怕的本身也修去呢。我自己現在為甚麼要怕呢?

這時我想起來了師尊在《去掉最後的執著》之中的講法,於是我再次向內找,認識到之後,身體開始好轉了。然後我將自己的體會和丙同修一次次在法上交流,告訴他師尊在《二零零四年美國西部法會講法》之中講過:「為私是過去宇宙的根本屬性,成住壞滅、生老病死也是因此屬性所帶來的必然性。將來的法是圓容的、是為公的,由於宇宙的根本屬性的改變,也使宇宙的過程、生命的特點發生了根本的變化。宇宙的根本屬性決定了宇宙的根本狀態。」

後來,丙同修終於認識到了,認識到無論是幹甚麼都不能夠考慮自己,考慮自己就是被舊勢力安排著走。丙同修說:「現在我知道了,學法不是考慮自己如何提高和改變,而是學好法是為了更好的救度眾生,更好的助師正法,就是學法都不能僅僅為自己。發正念除了在四個整點之外,再發正念不能考慮自己不能被迫害,不能考慮清除舊勢力對我自己的干擾,應該考慮為本地區或者更大範圍的眾生發正念,應該考慮為其他大法弟子發正念。救度眾生不能考慮是為自己而做,不能考慮如果不去救度眾生那麼我在最後的大審判怎麼辦?而是應該簡簡單單的想就是救度眾生,就是為了眾生的而不是為了自己的威德或者其它甚麼的。每一件事情都應該為了他人。」

我也終於明白了,為甚麼明慧網報導的很多心得體會上面的一件事情,有些大法弟子在綁架時刻,對惡警講你不能幹壞事,你一定要明白真相,一定要得到救度。這些大法弟子能很快從困境之中出來,有的是當場救度了警察就離開,有的是幾個小時就離開。反正很快離開困境了,因為他們當時遇到綁架的困境時,第一念沒有想自己,而是考慮這些該救度的警察。所以這些大法弟子當時是為別人的,是屬於符合新宇宙的法理。

反過來,明慧網報導的有些大法弟子在遇到綁架的時候,想到,哎呀,來綁架我來了,怎麼辦?或者想到啊呀,我家裏還有資料怎麼辦?這些都是為自己考慮為了自己的,符合了舊勢力的為私為我,那麼舊勢力就能夠操縱這些大法弟子,絕大多數這樣想的大法弟子都是非常難以擺脫困境的,除非在後來做的特別正念正行。

五、同修間互相幫助向內找

一次,平時不怎麼來學法小組的丁同修來了。我看到他帶的場很不好,學法的時候坐立不安,東找西找的,我知道他在找甚麼東西,他想要真相資料,但是我沒有明說,感覺到丁同修帶的不好的物質壓的我很難過,我就從學法小組的房間裏出來,到另外一個房間裏休息。他們擔心我,過來看我,叫我過去一起學法,就這樣來來回回好幾次,學法結束了。我對丁同修說:「你今天不是來學法的,你是帶著有求的目地來的。」當時我的語氣一點善的念頭都沒有,心裏還有點生氣。

因為動了這個不對的念頭,我又被舊勢力鑽了空子。到了晚上,我特別特別的難受,我就聽法,聽著聽著,坐不住了,就躺在床上聽,聽的甚麼自己都不知道。突然余同修找到我,他說:「你趕快好好的向內找,長時間發正念,我從學法小組離開之後,看到好多舊勢力源源不斷的向你那邊壓過來。我發正念炸了一批又一批,你趕快起來發正念,而且來不及炸了。」

這時,我的腦子一下子清醒了,我意識到問題的嚴重,趕快起來發正念向內找。我又從頭找了一遍,找到了怕心,找到了沒有善心,找到了自己的急躁心,找到了自己的顯示心、怨恨心,找到了自我保護的心,我發正念把它們統統解體掉。發完正念後,我自己想想都後怕,嚇了一跳,多危險啊。差一點上了舊勢力的當。

我又反反復復學習了師尊的《精進要旨》〈佛性無漏〉,師父說:「我還要告訴你們,其實你們以前的本性是建立在為我為私的基礎上的,你們今後做事就是要先想到別人,修成無私無我,先他後我的正覺,所以你們今後做甚麼說甚麼也得為別人,以至為後人著想啊!為大法的永世不變著想啊!」很快,在師尊加持下,我感覺身體舒服多了。

然後,我又想到丁同修多次破除了邪惡的綁架,多次從非法關押的場所光明正大的闖了出來,多次公開曝光惡人的迫害大法弟子事情,而且對本地區的同修們起到了非常大的帶動作用,可是我也發現本地區的同修們出於敬佩和依賴甚至崇拜的心理,沒有人指出丁同修身上存在的不足。我就想幫助丁同修。

我請了其他學法好的同修多次找到丁同修,我自己也和丁同修交流,在同修們的共同努力之下,丁同修改變非常大。丁同修非常感謝師尊和同修們的幫助,有一天他說:「幸虧師尊安排,不然我自己都不知道經常講關於監獄的事情是導致自己經常被綁架的主要原因,也沒有意識到已經讓同修們依賴我、崇拜我。這樣下去真是非常危險啊!感謝師尊!感謝同修!」

最近幾年裏面,雖然很多時候在幫助同修的時候,遇到干擾或者麻煩,但是自己在師尊的多次點化之下,讓我向內找,提高自己,繼續幫助同修。

六、主動向內找 破除觀念與人心

前幾天,余同修和我交流:「你發正念時,你的汗毛孔裏都有報復別人的心在裏面,一點善心都沒有。」我聽了之後,感到很吃驚,我修煉真善忍這麼多年,居然沒有修出善,當時想我被舊勢力干擾了。

在一次交流中,一位同修交流他主動向內找分為三個層面(同修在他的層次的認識):首先,主動向內找今生今世的觀念和人心。師尊講過:「靜思幾多執著事 了卻人心惡自敗」 [3]。

其次,他認為要主動向內找生生世世形成的觀念和人心。因為師尊講過:「你們不改變常人那千百年來骨子裏形成的人的理,你們就退不掉人的表面這層殼,就無法圓滿。」[4]

再有,主動向內找在過去舊宇宙層層下走形成的觀念。因為師尊講過:「大法弟子是從舊宇宙中脫胎出來的、從舊的法理中走出來的,可是舊的宇宙、舊的法理、舊的生命、一切都在牽著你!」[5]

我在找自己這一生一世形成的觀念和人心時,我找到了怨恨心。在我很小的時候,因為大姐大哥他們都成了家,我和奶奶一起生活。一天深夜,我家發生大火,當時我正在熟睡,也不知道是怎麼跑出來的,感覺是有神保護我。我在人群裏那裏走走,這邊走走,也沒有人找我。我只聽別人在說,他們家奶奶燒死了,只有孫女逃出來了。當時我總有大火就在我身上燒的感覺,直到家裏人找到我,當時我像傻子一樣,他們也沒有把我抱在懷裏安慰我,我也感覺不到他們對我的關心,他們只顧忙他們的事情。他們來了解情況,他們怎麼說我就怎麼說。

當我慢慢長大的時候,我變的非常的恨他們,同時我暗暗的發誓,他們到死我都不會去見他們。再後來,大姐大哥他們生病了,我真的不去,在其他哥哥姐姐的勸說下,我才去的。因為我開始修煉了,心裏想過去的事情有的也不跟他們計較了,只是表面上放下來了。

經過這次徹底的向內找,我把這顆報復心解體掉,我繼續找生生世世的形成的各種各樣觀念和人心,然後找到之後我也把它們給炸掉。

我又繼續往上找啊找啊,主動向內找在過去舊宇宙層層下走形成的觀念,在找的過程中,我的淚水不停的流,我在心裏一遍又一遍的說:「我是李洪志的弟子,舊勢力的任何安排我都不要,都不承認,我要和舊勢力毀約,我要解體掉和你們曾經簽過的約。」就這樣,我哭著說著,將我和舊勢力簽的約徹底的毀掉,同時把那些舊勢力的老巢炸掉。同時我把新宇宙的真善忍的種子種在那層層空間,救度對應的那些眾生。

通過這次徹底的向內找,我明白了就在今年春天,所發生的舊勢力來奪取我性命的事情,也和我沒有修掉的怨恨心、報復心有關係。

同時我也明白,一旦同修簽了在正法中起負面作用的甚麼約,按照舊宇宙的理在今天的正法修煉裏面,是絕沒有可能修成返回去的。是師尊的慈悲,法的偉大給同修機會。當同修主體不願意起負面的作用,真正的主動向內找時。師尊就把舊勢力安排的不好的一套東西給拿掉了。

我身邊的同修看到我在短短的三天時間裏面一天比一天變化更大更好,他們也逐步開始了主動的向內找。我也擠出時間幫助他們主動的向內找。他們也是開始向好的方向大幅度變化,我相信很快,在師尊的加持下,他們也會脫胎換骨。

在這裏,我也提醒同修,不管自己在歷史上和舊勢力簽過甚麼約,或者在歷史上做過甚麼大錯事。只要今天自己按照大法的要求做,真正實修,不起負面作用,慈悲偉大的師尊就會幫我善解一切恩怨,清除舊勢力一切不好的安排。

真心希望我們所有的大法弟子都能夠抓緊時間做好三件事情,都能夠在最後的最後把助師正法項目做的更好。都能夠圓滿的跟著師尊回歸。

以上是個人認識,請同修慈悲指正。

註﹕
[1]李洪志師父經文:《精進要旨二》〈路〉
[2]李洪志師父經文:《各地講法四》〈二零零四年芝加哥法會講法〉
[3]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二》〈別哀〉
[4]李洪志師父經文:《精進要旨》〈警言〉
[5]李洪志師父經文:《洛杉磯市法會講法》

(明慧網第九屆中國大陸大法弟子修煉心得交流會)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