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上最古文學:吉爾伽美什史詩(1)


【明慧網二零一二年十一月十日】世上已知的最古老的文學作品是《吉爾伽美什史詩》(The Epic of Gilgamesh)。這是一首敘事性詩歌,據信寫於公元前二千七百年至三百年之間。前半部份敘述了國王吉爾伽美什與恩基杜的相遇、以及他們兩人的英雄偉業,後半部份則敘述了吉爾伽美什歷盡辛苦求復活之方的過程。

發現

《吉爾伽美什史詩》是來自四大古文明[1]之一的美索不達米亞(Mesopotamia)的文學作品,以楔形文字寫在泥板上;全詩共十一塊泥板,計算起來約為三千六百行。

美索不達米亞是古希臘對兩河流域的稱謂。這裏的「兩河」指的是幼發拉底河和底格里斯河。在兩河之間的美索不達米亞平原上產生和發展的古文明稱為兩河文明或美索不達米亞文明,其存在時間從公元前四千年到公元前二世紀。美索不達米亞人公元前四千年開始運用灌溉技術,於公元前兩千九百年左右形成成熟文字、眾多城市及周圍的農業社會。

《吉爾伽美什史詩》最早保持在公元前七世紀一位國王的泥板圖書館裏。十九世紀中葉,這個圖書館的廢墟被德國考古學家發現。當人們在廢墟中發現刻有文字的泥版時,並不認識上面的楔形文字。很多的泥板碎片被送到大英博物館保存。現代人對這部古代史詩的了解就是從十九世紀中葉開始的。

儘管《吉爾伽美什史詩》在不同時代、不同語言和不同文化裏有諸多不同的版本,但可以閱讀的並不是它的全部,例如最前面的兩節在過去一直被認為已經丟失。一九九八年,美國美索不達米亞語言文字專家悉奧多•誇斯曼(Theodore Kwasman)在大英博物館的一間儲藏室裏的碎片中,發現並拼湊出了最前面的四行,這四行可以譯為:

  他看到了一切,他是這塊陸地的奠基者。
  他知道(所有的一切),在所有的事情上都充滿智慧。
  吉爾伽美什,他看到了一切,他是這塊陸地的奠基者。
  他知道(所有的一切),在所有的事情上都充滿智慧。

這四行,為完整地理解全部史詩邁出了重要一步。

手執獅子的吉爾伽美什,法國盧浮宮
手執獅子的吉爾伽美什,法國盧浮宮

探究

在西亞地區,也就是現今的兩河流域、伊朗、一直到亞美尼亞、敘利亞這一帶,五千年前是人類文明的舞台。各個民族與文化來來往往、交流與征伐,這裏的農業、商業、工業、法律、文學、天文、數學等等,都直接或間接地影響了人類的發展,並架構了世界文明的基礎之一。

在這泛稱「西亞文化圈」的範圍內,留下最早與最醒目成就的民族或許就屬「蘇美利亞(Sumeria)」了。他們的發源地,在西亞的美索不達米亞平原上,古巴比倫城之北。在公元前二千三百年之際,蘇美利亞文化已相當成熟,他們掌控了西亞地區,並發明了文字,留下世界上最古老的敘事詩──《吉爾伽美什史詩》。

關於蘇美利亞的「楔形文字」解讀,其過程猶如解讀古埃及象形文字一般,是從古巴比倫廢墟中,由發掘出的「蘇美利亞文──古巴比倫文」對譯泥板,逐漸地整理出來的。考古學家從這些殘留的泥簡中,拼湊出蘇美利亞的 《吉爾伽美什史詩》。

故事

故事主角國王吉爾伽美什(Gilgamesh),在公元前兩千七百年左右統治著古城烏魯克(Uruk)。他是烏魯克的第五任國王。這部史詩中寫道:

「他三分之二是神,
三分之一是人。
論英俊,舉世無匹……
目光遠大,通曉宇宙萬物。
經驗宏富,斷事如神。
別人看不見的,他看得見,
別人猜不透的,他猜得透。
他知道甚麼時候會颳風,
他知道甚麼時候會下雨。
為了魔煉他自己,
他曾千里跋涉,
歷經險阻。
他一生事蹟,最後曾刻為碑銘。」

有譯本說,這位力大無窮、舉世無雙的國王即位之初,卻是一個不折不扣的暴君。他搶男霸女,強迫城中居民構築城牆,修建宙宇,害得人民痛苦不堪。苦難中的人們祈求天上諸神拯救自己。守護烏魯克的女神伊什塔爾(Ishtar)聽到了城裏人們的控訴,便由泥土創造了一位英雄──恩基杜(Engidu)來對付他。恩基杜有野豬般的體力,有雄獅般的英武,有飛鳥般的快捷。他成天與禽獸為伍,並下海與魚蝦嬉遊。

「羊毛遮蓋他的身軀,
他的長髮猶如婦女。
他蓬鬆的頭髮,有如田野的莊稼。
他不懂人事,也不懂世事。
他穿上衣服,有如狩獵之神。
他和瞪羚一起吃草,
他和牲口一起喝水,
他的心為水和野獸而喜悅。」

吉爾伽美什聽說有如此一位人物,便想與他碰面,無奈無論用網還是陷阱都不管用。後來吉爾伽美什挑了一個最美麗的女巫,告訴獵人:「去吧,我的好獵人,去找一個有水有草的地方。當恩基杜來時,你叫她搔首弄姿,他見了必定著迷。在他著迷之後,他的禽獸朋友便會捨他離去。」

獵人帶著女巫,在一個有水草的地方找到了恩基杜。

恩基杜與女巫在一起六天七夜之後,才發現他所有的野獸朋友都已棄他而去。他開始感到孤獨寂寞。這時女巫對他說:「你是神的後代,你是金枝玉葉,你卻和禽獸為友,使得人人以你為羞。跟我走吧,我會帶你到烏魯克。烏魯克的國王叫吉爾伽美什,他的權力無際無邊。」

恩基杜聽了之後回答:「好,讓我們去烏魯克。我倒想和吉爾伽美什較量,看看是誰厲害。」

烏魯克城裏的人民,以為這位英雄將要為他們除去這位暴君,沒想到吉爾伽美什和恩基杜交手之後,兩人使出全部本領,還是不分勝負。兩人都佩服對方的勇敢,於是結拜為友,一同去為人民造福,成為人人愛戴的英雄。

令烏魯克人感到欣慰的一點,則是國王吉爾伽美什和恩基杜互相立誓,要為烏魯克百姓興利除害,共創偉業,吉爾伽美什從此轉變成為一位親民的好國王。為確保國土安寧,他們兩位聯手合作,進兵依蘭(Elam)。凱旋歸來之時,吉爾伽美什為恩基杜卸下征袍,為他加上榮冠,宣布將讓他繼位為王。

(待續)

註﹕
[1]一般指古埃及、美索不達米亞、古印度及中國此四處人類文明最早誕生的地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