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vertisement


最光明的選擇

Twitter EMail 轉發 打印
【明慧網二零一二年十月一日】我和嘉瑩的相遇,是在一個錯誤的場合──看守所。她是個中年女經理,眼下是經濟犯。我呢,堅持修煉法輪功、做好人,用一位警察的話說「沒有任何罪錯」。

她開始並不怎麼愛接近我們,倒是十分相信電視上抹黑法輪功的謊言。有一次有個犯人胃疼,想用塑料雪碧瓶接上熱水暖胃,結果開水把她的瓶子弄變形了。大學生曉娟也是法輪功學員,她對嘉瑩說:「你看中央台的自焚電視,那個叫王進東的男人渾身都被燒黑了,兩腿中間的塑料雪碧瓶在大火中卻不燃燒、不變形,瓶裏還裝著汽油。你說這『自焚』電視拍的離譜不離譜。」 嘉瑩若有所思。

從那以後,她常找我們說話。我是搞科研工作的,年齡比嘉瑩大十歲,她常常和我說心裏話。有一天她又和我嘮起了知心話:她丈夫是司法幹部,有了外遇,還和別人生了孩子,二十幾歲的兒子也和他爸學壞了。她忙於在各地投資建公司,沒時間照顧家,錢是掙多了,可是內心非常痛苦,她恨丈夫,總盤算著雇個殺手把他殺了。這些事攪得她整夜睡不著覺。

我說:「你的感受我能理解。其實你的內心是矛盾的,你恨你丈夫,但希望他能改好,因為你對他還有一定的感情。畢竟夫妻是有很大緣份的。」她愣了一下,又點點頭。

我接著說:「我們師父教我們遇到問題向內找。咱們不妨也想想,你每天奔波在外,是不是對丈夫和孩子缺乏關愛,沒盡到妻子和母親的責任?你說丈夫很怕你,當著你的面都不敢抹雪花膏。是不是你覺得自己掙錢多,本事大,事事說了算,對他缺少寬容呢?」

「如果是,又怎能全怪人家呢?如果我們先改自己,從內心對你丈夫寬宏大度,善待他,我想他會感動的,同時你的心也會輕鬆坦然。不能以惡制惡呀,那只會兩敗俱傷。」她不住的點頭。

我又說:「你看江××花了那麼大力氣搞迫害,天天造謠,也沒改變大法弟子的心,為甚麼?因為法輪佛法『真善忍』真正從內心改變了我們,我們知道了人究竟為甚麼活著。現在的社會道德下滑,不只你丈夫,很多人都沒有了道德標準,只顧滿足自己,不考慮別人,人覺得自己得到了某方面的快樂,其實最終都是受害者。」

「知道我們為甚麼冒著危險講真相嗎?就是要幫助人們從謊言中清醒過來,從自私陰暗的內心中解脫出來,活得光明、快樂,其中包括你。」

她眼睛一亮,說:「從沒有人和我講過這樣的話,你們與我以往接觸的任何人都不同,以前以為一煉法輪功就會像電視上那樣去殺人、自焚,原來完全不是那樣!這個大法怎麼這麼好!」

她給丈夫寫了一封充滿善意的長信。她對我說:「等你出去了,我要讓你和我丈夫見面,你一定能改變他。」又說:「我還認識一些老幹部,我也想讓他們認識你,讓他們也明白真相。」

過了一段時間,她對我說:「我注意觀察了房裏每個人,她們(犯人)從早到晚的每件事每句話都是一個『私』,你們的一舉一動都貫穿了一個『德』字,我越來越覺得法輪功特別正」。

她開始和我學煉功動作,聽我們講大法的道理。漸漸她的心態平靜了下來,失眠的毛病也好了。她說:「等我出去,我一定把法輪功弘揚給我的職工,讓他們都受益。」

她從不愛哭,可看到大法弟子被不明真相的警察迫害,她難過的流下眼淚。每次我被「提審」,她都替我擔憂。看到她那女強人的外表下被喚起的正義和善良,我想她是真的改變了,也為自己的生命做了最光明、幸福的選擇。

上面這段真實的故事發生在二零零一年,那年的五月我因發真相資料被綁架進看守所。期間「提審」時,警察扔給我一疊文件說:「得給你判刑。你先看看條款,再簽個字。」我說:「我不看,不承認那些強加的罪名。」他說:「不看也行,我念你聽著。」我說:「我也不聽。大法讓人身心受益,我們只是講清事實。如果你真懂法律,會明白對我們的綁架判刑才是違法的。對這件事怎麼處理,也是關係到你們自己未來的選擇。」他最後說:「你回去吧。」同年十一月,檢察院的人又來問話:「能不能把你的事情經過敘述一遍?」我說:「不能。法輪大法讓人身心受益。我無罪。」旁邊一個警察小聲說 「人家沒有任何罪錯」。三天後,我被無條件釋放。

因為當時一些衣物沒有帶出,所以嘉瑩的電話遺失了。如今十年過去了,不知她現在一切都好嗎?願她和她的家人,以及天下所有善良的朋友們都活的光明、幸福。

(c)2023 明慧網版權所有。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