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米易縣善良農民徐天福遭多年冤獄折磨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一年九月四日】(明慧網通訊員四川報導)徐天福,男,六十三歲,四川米易縣撒蓮鄉農民,一九九六年開始修煉法輪功。徐天福修大法後,努力按照「真善忍」的標準要求自己,身體得到淨化,思想境界得到提高,做事首先考慮別人,利益和好處主動讓給他人。

徐天福不為名不為利的事例比較多,比如:徐天福所在的撒蓮鄉三大隊一直缺水,特別是旱季,農民為了爭水灌地,吵嘴打架的事經常發生,甚至出現過傷人的事件。得法後的徐天福和本大隊的三十多名法輪功學員,從一九九六年開始,在缺水的季節,主動讓其他農民先放水灌地,他們後灌。從此以後再也沒有發生為水爭吵打架的事了。

可是,就是這樣一個一心想著他人,被鄰里稱頌的好人卻遭到中共邪黨的殘酷迫害。從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中共開始迫害法輪功以來,徐天福多次被邪黨非法關押、抄家,被非法勞教一次,被非法判刑九年。特別是監獄九年的迫害,造成徐天福渾身傷痕累累,肚子脹的像鼓一樣,肝區又脹又痛,吃不下飯,只有一口氣把生命維持著。被綁架前徐天福身體健康,體重一百五十多斤,出獄時瘦得骨瘦如柴,連警察都斷言:徐天福即使回去也活不了多長時間。

一、徐天福在勞教所遭受到迫害

一九九九年十一月五日,徐天福、王元品、周盛會等人在徐天福家煉功,突然闖進幾個警察,以政保科惡警周林為首搶走了徐天福的錄音機和煉功帶。第二天,即一九九九年十一月六日,撒蓮鄉政府的白廷飛、陳小平到徐天福家,對徐天福說,你收拾簡單行李到縣上住幾天,將徐天福騙到鄉政府後,當天就劫持到米易看守所關押迫害四十三天,於一九九九年十二月十八日,徐天福被米易縣公安局非法勞動教養。主管人是政保科的向金發、楊梓華、周林等。

二零零零年一月二十日,徐天福被劫持到四川綿陽新華勞教所,在入所隊,惡警從行李包內搜出一本《轉法輪》,書內夾有五十元現金,書和現金全部被入所隊警察收繳,對徐天福罰站四天兩夜。在勞教所下隊奴役勞動期間,每天強迫奴役勞動十六個小時以上,非常辛苦。吃的是爛菜,過著牛馬一樣的生活。二零零零年十二月二十六日才將徐天福回家。

二、徐天福在監獄遭受的迫害

二零零一年十月十二日,徐天福與其他同修在四川攀枝花紅格鎮散發真相資料,被當地一蔡姓壞人攔住,很多村民前來圍觀。於是他們就向圍觀的村民講明情況和真相,絕大多數村民聽進去了,唯有蔡姓壞人說:舉報了發法輪功真相資料的可以獲獎二百元。於是他去舉報了,徐天福和另一位同修不幸被抓,由紅格鎮派出所的警察送到鹽邊縣看守所非法關押。

在鹽邊縣看守所內,邪黨攀枝花國保大隊惡警張然、趙鋒等幾個惡警將徐天福與別的法輪功學員分開,由兩批惡警審訊,問資料的來源。為了保證其它資料的安全,他們儘量拖延時間以便其他同修把資料轉走。由於惡警得不到想得的東西,惱羞成怒,加班審訊徐天福。

那天已經中午,鹽邊縣公安局一惡警為了迎奉攀枝花國保惡警張然、趙鋒,小聲說已給他們準備了午餐,晚上找幾個粉頭陪一下,耍一耍。吃過午飯,惡警更加殘暴的審訊,採用刑訊逼供加欺騙。惡警欺騙說:他們都知道了,叫徐天福說出來可以從輕處理。徐天福不相信惡警的謊言和欺騙,惡警的陰謀沒有得逞,就打耳光,拳打腳踢,用手銬將徐天福反銬在窗戶的防護鐵條上,腳不著地。同時大聲爛罵骯髒的語言。

在鹽邊縣看守所關押了二十多天後,徐天福被轉到攀枝花市看守所關押一個月,又轉到米易縣看守所非法關押一年半的時間。二零零二年十二月五日邪黨米易縣法院對徐天福非法判刑九年,審判長是程明恆,審判員是楊光發、張銳,書記員是曾莉莉。二零零三年三月二日,徐天福被強行劫持到四川德陽監獄遭受迫害。

在德陽監獄,徐天福受到的酷刑非常嚴重,體罰是多種多樣的:罰面壁、罰蹲、罰長時間站、長時間跑步,幾天幾夜不准睡覺等。動不動就嚴管、禁閉。徐天福遭受最痛苦的一次是二零零七年四月,由陽七林和項建庸兩個犯人二十四小時包夾、監控,徐天福被罰站了七天八夜,腳站的腫的很大,手也腫了。第八天又被罰蹲,要求腰直頸正,稍不如意,就要遭到包夾犯人的毒打。陽七林發現徐天福蹲軍姿的腰不直,就用涼鞋猛打徐天福的頭頂,使其失去知覺(一年以後用手去摸頭頂仍然是麻木的,記憶力顯著減退)。到了晚上十點,蹲了一天的徐天福又被包夾犯人項建庸、陽七林拖去迷水,用大盆子裝滿了水,項建庸和陽七林兩個刑事犯將徐天福的頭按在盆子的水裏,徐天福出不了氣,嗆了幾口水,項、陽二犯將徐天福的頭提起來讓其換一口氣,又將徐天福的頭按在水裏,這樣折騰了半個小時,二犯人又把徐天福按在廁所的地板上坐著,二犯不停的往徐天福身上淋冷水,用盆子往頭上、臉上用力潑水。徐天福冷的發抖,皮膚發紫,人都快要閉氣了。這一次酷刑迫害是新調來的監獄長劉遠航搞的所謂的「整頓監管改造」。和劉遠航一起迫害法輪功學員的還有:監區長張廣、管教張宇、專門迫害法輪功的管教鐘勝。此次對法輪功學員的迫害就是鐘勝的主意。在十監區的法輪功學員熊秀友和李正林也是被惡警鐘勝唆使刑事犯使用這種手段迫害致死的。鐘勝迫害好人遭致惡報:40歲就被切除膽囊。

三、徐天福多次遭到綁架關押迫害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以來,徐天福還遭到多次綁架、關押:

一九九九年八月五日晚,徐天福與幾個功友在自家門口外一百米處的草坪上學法煉功,撒蓮鄉黨委書記何明樹夥同鄉政府及派出所的白廷飛、陳小平等七八個人前來騷擾,準備綁架徐天明,當場的全體法輪功學員抗議,他們綁架徐天福到陰謀才沒有得逞。

一九九九年八月六日晚,徐天福與多名功友在自家門前一百米處的草坪學法煉功,米易縣六一零辦公室帶領丙谷派出所、撒蓮鄉派出所一幫人開了兩輛警車,有的警察身上帶了槍,到徐天福所在的生產隊來抓人,由於群眾和法輪功學員的抵制,當晚沒有抓人,但是六一零人員叫徐天福、王元品、周盛會第二天到撒蓮鄉政府。八月七日徐天福他們到鄉政府,徐天福被勒索二百元。

一九九九年九月二日中午一點鐘左右,米易縣公安局政保科向金發、柴發祥等五人非法闖入徐天福家抄家,砸爛徐天福的鏡框三個,搶走師父法像一張、法輪圖二張、教功圖解一張。

一九九九年十月十九日,徐天福與功友到北京上訪,十月二十一日在天安門廣場被當地警察綁架,關押在攀枝花駐京辦,後被劫持回米易,在米易公安局會議室裏,被政保科向金發非法審訊,並勒索現金一百五十元。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