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省米易縣法輪功學員遭迫害案例彙編(三)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一年四月十二日】

前言
迫害致死案例
非法判刑案例
非法勞教案例
非法抓捕、關押案例
暴力洗腦迫害案例
經濟迫害案例
結語

梁晉川任職期間米易縣法輪功學員被非法勞教的部份案例:

從1999年7月至2001年米易縣至少有26名法輪功學員遭到非法勞教:

1、馬玲(化名),女,米易縣撒蓮人。

馬玲於1996年開始修煉法輪大法,1999年7.20以後遭到多次迫害,2001年8月23日,馬玲米易公安局被非法勞教2年。

1999年11月27日馬玲進京上訪,被當地公安綁架到攀枝花駐京辦,非法關了一晚後,被送回米易。剛下火車,上訪遭綁架的米易法輪功學員馬玲及何明珍、廖國美、王元品、王美、楊興春、楊興美、高龍英、胡興玉、廖遠富、張遠林、曾平蘭、張正煥等人就被米易公安局的警察向金發、楊梓華、周林、柴發祥、白廷飛等用手銬把他們銬住,由兩個警察押一名法輪功學員遊街示眾。押到公安局後,由政保科警察進行審訊,惡警徐興再三逼問誰是組織者?馬玲告訴他:我們沒有誰組織,都是自願到北京講清大法真相的。徐興惱羞成怒,用手銬將馬玲的雙手反銬在後背兩個小時,馬玲的雙手被銬得疼痛難忍,全部麻木。在看守所關押一週後,馬玲又被挾持到撒蓮鄉政府洗腦班強行洗腦迫害。

2000年2月1日馬玲進京上訪,在天安門廣場遭到綁架,在攀枝花駐京辦關押一週。其間,當地國安人員在寒冷的冬天強迫他們脫下身上的外衣外褲鞋襪,18個法輪功學員被關在一間屋裏,只給兩床被子,大家只好擠在一起取暖,一天只給一頓飯吃,吃的菜是惡警們吃剩下的。經常遭到惡警的辱罵、嘲笑和毒打。由政保科廖紅兵、周林、白廷飛等押回米易直接被關押在看守所。在看守所馬玲因煉功,被吳學明、林海等人戴手銬,一銬就是20天。被非法關押一個月後,強迫家人交了600元錢,才將馬玲放回家。

2000年4月25日馬玲參加撒蓮法會,被鄉政府不法人員綁架,在鄉政府關押一晚上,第二天由政保科警察周林、柴發祥挾持到看守所關押一個月。被關押期間因煉功,遭到朱成龍、林海等管教人員的打罵,邪惡向家人施壓,強迫家人交200元的罰款。

2000年6月20日參加撒蓮拖船河溝法會,被邪惡造謠污衊說法輪功學員阻礙了交通,並以此為藉口大量抓人,馬玲被政保科向金發等人綁架,在看守所非法關押了一個月。在非法審訊中一個不知名的國安人員猛打了馬玲兩個耳光,頓時鼻孔被打的鮮血直流。惡人叫馬玲把她流在地上、桌子上和凳子上的血跡擦乾淨。在看守所遭到惡警林海、赫管教、劉啟朝、周林、廖紅兵等人罰站、頂牆、戴手銬,讓刑事犯監視等迫害。因煉功,被管教赫某毒打,身體被打得青一塊紫一塊。放回家時,惡人強迫馬玲交罰款和伙食費,遭到拒絕後,惡警強迫馬玲打欠條。

2000年12月馬玲發真相資料,於2001年3月,政保科的向金發、周林夥同撒蓮鄉政府的不法人員威脅恐嚇逼迫家人交200元罰款。他們還污衊大法,挑起父母兄長對馬玲和法輪功的仇恨。2001年6月21日邪惡對馬玲進行抄家,查到真相資料,馬玲被綁架到國保大隊,被惡警向金發吊銬在鐵欄杆上三天兩夜,站不直、蹲不下,十分痛苦。這幾天惡警不給飯吃不給水喝。隨後把馬玲關進看守所,其間,遭到惡警林海、赫管教、劉啟朝、周林、廖紅兵等人毒打、頂牆、戴手銬等折磨。2001年8月23日,馬玲米易公安局被非法勞教2年,由廖紅兵、柴發祥押到四川資中楠木寺女子勞教所。在車上馬玲等法輪功學員被廖紅兵、柴發祥戴手銬,一天一夜不給飯吃。在轉運站體檢,馬玲的身體不合格,勞教所拒收,廖紅兵等用金錢買通勞教所,將馬玲強行留在勞教所遭受迫害。

2、張遠林,女,米易縣丙谷鎮人。

1999年7月20日以後,張遠林堅修大法,按真善忍標準做好人,遭到邪惡多次迫害,2001年9月7日被米易縣公安局非法勞教2年。

1999年10月25日在米易丙海壩開法會,被米易公安人員向金發、周林、楊梓華、柴發祥等人非法綁架到公安局迫害了24小時後才放回家。

1999年11月24日張遠林等法輪功學員進京上訪證實大法,到了信訪辦,在大門外就被幾個公安人員上來抓住就打,又被送往攀枝花駐京辦,押回米易,非法拘留9天。

2000年2月張遠林再次進京護法,在天安門廣場被惡警抓上車。在車上張遠林等學員背經文,被惡警一頓毒打。張遠林等人被挾持到攀枝花駐京辦,遭到惡警非法搜身,逼迫法輪功學員脫去外衣褲、鞋襪,張遠林身上600元現金被惡人搶走。2月的北京非常寒冷,晚上睡覺惡警不給棉被,把他們凍得夠嗆,還不時遭到惡人的毒打。在駐京辦關押了一星期,由米易政保科的周林等人押回米易,在看守所非法關押一個月。回家時又被政保科向金發罰款200元、

2000年6月30日張遠林在丙谷五大隊四隊開法會,被丙谷鄉政府人員鐘文武、伍世榮、何轉烘、鄧定銀、嚴文猛、吳世兵等人將所有參加法會的學員都抓去鄉政府洗腦班,強行洗腦,通宵跑圈,三個通宵不准睡覺。白天在太陽下暴曬、跑圈,只要停下來就是一頓毒打;晚上排牆(手打抻挨牆站雙手貼牆),手一放下來就要遭到拳打腳踢,用荊竹條打。張遠林被非法罰款300元。

2000年12月14日張遠林張貼真相標語,2000年12月19日晚公安局政保科的楊梓華、周林、柴發祥、饒顯文等6個人闖入張遠林家非法抄家,搶走了大法書,把張遠林綁架到縣公安局用手銬銬在二樓走廊的鐵欄杆上,之後,柴發祥、饒顯文把張遠林吊在鐵窗上,只有腳尖觸地,不准吃飯、不准睡覺、不准上廁所,遭到惡警的拳打腳踢、刑訊逼供。又把張遠林銬在走廊的鐵欄杆上7天7夜,張遠林被他們迫害的很虛弱,下樓時從樓梯上摔下來,把腳摔斷了,腳腫的很大,身體發燒。可是惡警還不放過她,周林又把張遠林銬在鐵窗上,痛昏死過去。張遠林被向金發、周林、柴發祥、饒顯文他們迫害了7天,只給吃了3餐飯。2000年12月26日被非法關押進看守所的單間,每天由楊梓華、周林等人非法提審,提審過程也是遭到毒打的過程。2001年元旦節前,米易槍斃死刑犯,惡警將被關押在看守所的所有法輪功學員五花大綁押到刑場「陪殺場」。在看守所非法關押9個月,於2001年9月7日,梁晉川派人將張遠林押送到四川楠木寺女子勞教所勞教。

3、鄭尚碧,女,米易縣新河鄉人

1999年7.20以後多次遭到邪惡迫害,2002年4月被米易縣公安局非法勞教2年。

1999年11月23日為了證實大法去說句公道話鄭尚碧去北京上訪,29日在北京信訪辦被北京公安非法抓捕,送到攀枝花駐京辦住了一晚,第二天送回米易。在米易被政保科的廖紅兵接到公安局銬了一天一夜,送看守所關了9天。

2000年12月14日鄭尚碧發真相資料,2001年1月被米易縣新河鄉尹繼濤從家中綁架,送到米易公安局政保科,被政保科惡警銬在走廊上。晚上警察李剛、郭祥審訊鄭尚碧,李剛罰鄭尚碧蹲馬步,打鄭尚碧耳光,臉被李剛打青腫,嘴被打的幾天都張不開。李剛用帶鐵丁的木頭打鄭尚碧的背。晚上鄭尚碧被銬在公安局會議室的凳子鋼管上,冬天本來就很冷,惡警強迫鄭尚碧脫去外衣褲,用電扇吹她,把她凍得全身發抖。第二天惡警把鄭尚碧關進了看守所,非法關了一年零三個月。在看守所鄭尚碧被關單間,鄭尚碧經常遭到惡警的毒打,所長吳學明、副所長朱成龍、指導劉啟朝等人罰鄭尚碧頂牆、戴手銬。2002年4月沒經過任何法律程序,米易公安局把鄭尚碧送進了楠木寺女子勞教所繼續遭受迫害。和鄭尚碧一起被挾持到四川省資中楠木寺女子勞教所迫害還有吳庭美、冉光會。

4、江從猛,男,米易縣撒蓮人

1999年7月20日以來,江從猛遭到多次迫害,2000年9月被米易縣公安局非法勞教。

1999年11月28日江從猛到北京上訪在中央信訪辦被綁架到攀枝花駐京辦,參與人員是駐京辦劉主任、米易縣政保科的周林和向金發。回家後被非法抄家,抄走大法書籍。被關押31天。在國家信訪辦被公安用腳踢,在米易被政保科的向金發、周林,看守所的朱成龍勒索現金1135元。在看守所時被公安強行掛牌錄像全縣播放。

2000年4月25日在米易撒蓮鄉開法會被縣政保科的周林和撒蓮鄉政府的白廷飛綁架到縣看守所,非法關押30天,罰款200元。在撒蓮鄉政府時被周林打耳光、罰站、不准睡覺。

2000年12月14日江從猛貼真相標語,被政保科向金發和周林綁架到米易縣看守所,在看守所,江從猛被管教朱成龍勒索現金110元,經常遭到毒打,罰頂牆,被折磨的周身發腫,吐血半年多。非法關押長達7個月後,米易公安局用非法手段將江從猛挾持去綿陽新華勞教所勞教。到了綿陽因體檢不合格被拒收。政保科科長向金發要求押送的警察想盡一切辦法,甚至不惜用高價也要把江從猛送勞教。他們用四天時間在成都用了十幾萬元找了各級有關人員,疏通關節,要勞教所收人。可是江從猛的身體在看守所就迫害的確實不行了,勞教所怕江從猛死在勞教所承擔責任,不敢收。無奈之下,才將江從猛送回米易看守所關押。江從猛遭到公安局長達近八個月的酷刑折磨,只剩一口氣了,政保科又怕江從猛死在看守所承擔責任,才將江從猛放回家。

5、何明珍,女,米易縣撒蓮人

1999年7月20日以來,何明珍遭到多次迫害,2001年10月20日被米易縣公安局非法勞教。

1999年11月,何明珍到北京上訪被北京信訪辦警察綁架後遣返攀枝花駐京辦事處,關押20多小時後,返送回米易,剛下火車就被米易公安局用手銬銬著遊街示眾,到公安局遭到政保科周林、廖紅兵等人的非法審訊,在看守所非法關押一個星期,被看守所朱成龍勒索生活費150元,政保科廖紅兵非法罰款200元。

1999年12月,何明珍到丙谷高龍英家,被政保科周林、丙谷派出所數人,丙谷鄉政府10多人,撒蓮鄉政府的陳林平等20多人綁架到丙谷鄉政府,被罰站,非法審訊,天快黑才放回到家。

2000年1月,何明珍第二次到北京上訪,被天安門警察綁架,遣返到攀駐京辦事處,當時天在下雪,被白廷飛強迫脫去毛衣,遭到非法搜身。晚上不給被子蓋,收了生活費,住宿費,吃的是剩菜,被非法扣留一個星期後被米易公安周林,廖紅兵等人押送往米易看守所關押了一個月。遭到所長吳學民等惡警毒打、罰站、戴手銬等迫害,政保科向金發強迫罰款600元才放回到家。

2000年4月25日晚,何明珍參與集體學法,被白廷飛等人綁架到鄉政府,罰站,幾十個男女學員被關在一間屋裏,不給吃飯、不給水喝,第二天被政保科惡警柴發祥綁架到米易看守所,遭到惡警柴發祥,周林的毒打,扯住頭髮拖,拳打腳踢,抓住何明珍的頭往桌子上和水泥牆上撞。何明珍被非法關押了一個月才回到家。

2000年6月,何明珍被撒蓮鄉政府的陶雲春,武裝部長唐禮華等共10多人綁架到鄉政府洗腦班暴力洗腦,遭到惡人的毒打、體罰,非法監禁折磨9天。何明珍等法輪功學員以食抗議迫害,惡人仍然繼續迫害,洗腦班結束時何明珍瘦得皮包骨頭。

2000年7月19日,何明珍等人再次被撒蓮鄉政府不法人員綁架監禁23日,這期間被五花大綁遊街示眾。

2000年12月14日何明珍散發真相傳單,被公安局周林,向金發,柴發祥,廖紅兵於2001年正月十六綁架到米易公安局銬在公安局樓道欄杆上,站不直,坐不下,一直處於彎腰狀態。不給飯吃、不給水喝,不讓上廁所。當天正下著雨,吹著北風,天氣很冷,警察們穿著棉大衣還嫌冷,他們卻將法輪功學員銬在樓道風口上挨凍,冷的身體發抖,惡警還取笑他們。何明珍等人被政保科惡警銬在樓道上一個星期,向金發等逼迫家人交了200元罰款才放何明珍回家。

2001年8月20日,公安局惡警向金發等人闖入何明珍家,非法抄家,又將何明珍綁架到公安局銬在欄杆約70個小時,隨後又關押在看守所兩個月,於10月20日非法判何明珍勞教,由柴發祥,廖紅兵等3人將何明珍等6名法輪功學員押解到四川資中楠木寺。路途中惡警不給她們六人飯吃、不給水喝,被折磨得不成人形。到楠木寺勞教所體驗不合格拒收。廖紅兵等又把她們押回米易,在火車上,何明珍等六名法輪功學員被廖紅兵用手銬銬在桌凳的鋼管上站不直也蹲不下,不給飯吃、不給水喝。下火車,何明珍等六人被柴發祥、廖紅兵用手銬連銬成一串帶到公安局,關進看守所。在看守所,何明珍等法輪功學員遭到所長吳學明、劉啟朝等惡警的毒打,拉住腳在地上拖,戴手銬、罰站等酷刑折磨,法輪功學員以絕食多天反迫害,遭到惡警和獄醫野蠻灌食,一個個被折磨得骨瘦如柴。何明珍被折磨的連水都吞不下。她們在看守所被非法關押了2個月才回到家。

6、蘇麗娟,女,米易縣撒蓮人。1999年7月20日以後多次遭到迫害,2000年1月17日被米易縣公安局非法勞教2年。

1999年10月25日在米易撒蓮鎮開法會,蘇麗娟被撒蓮鄉政府、丙谷派出所、米易縣公安局政保科向金發、楊梓華、周林、廖紅兵、柴發祥綁架到米易看守所關押11天。1999年11月23日在北京上訪被綁架到駐京辦,十幾個法輪功學員被關在一個小房間裏,每人收取住宿費50元。

1999年12月3日,米易政保科的廖紅兵、柴發祥,撒蓮鄉政府的何富強、唐禮華、夫成龍等非法闖入蘇麗娟家,從家中將蘇麗娟綁架到米易看守所,非法關押45天。強行收取生活費225元。其間,蘇麗娟被反覆提審,每次審訊都採用恐嚇、威脅、刑訊逼供,多次遭到辱罵、打耳光、拳打腳踢。當時政保科副科長廖紅兵因得不到她想要的東西狠狠的打蘇麗娟一耳光,罵著叫蘇麗娟去死。隨後被看守所的吳學明、朱成龍、林海等體罰:蹲馬步、頂牆、不准睡覺、罰站通宵,把頭推去撞牆,雙手高舉貼在牆上,戴手銬。2000年1月17日蘇麗娟被挾持到楠木寺省女子勞教所非法勞教。

7、王美,女,米易縣撒蓮人。

1999年7月20日以後多次遭到迫害,2001年10月被米易縣公安局非法勞教2年。

1999年11月27日,王美進京上訪,被中央信訪辦綁架到攀枝花駐京辦事處,然後被押送回米易。在米易火車站剛下車,就被米易公安局政保科的向金發、楊梓華、周林、白廷飛等用手銬把她銬住,由兩個警察押一名法輪功學員,從米易火車站遊街到縣公安局。罰站,動不動就破口大罵,兇神惡煞的非法審訊,在看守所非法關押7天後,被劫持到撒蓮鄉政府洗腦班強行洗腦。

2000年2月1日,王美再次到北京上訪,在天安門廣場被便衣綁架到北京公安局五處、白廷飛等人又把她帶到攀枝花駐京辦。王美身上的420元錢被白廷飛搜走,至今未還。上訪的18個法輪功學員被關在一間屋,強迫他們脫掉外衣、外褲和鞋襪,讓他們在寒冷的冬天挨凍。晚上只給兩床被子,18個人只能擠在一起取暖。邪惡向他們收了住宿費、生活費,可一天只給一頓飯吃。在攀枝花駐京辦關押了7天,王美又被押送回米易。被政保科向金發、廖紅兵、周林等人非法審訊,在米易公安局一個姓肖的惡警審問她時,朝她胸口猛踢一腳,把她踢倒在地,當時就失去知覺。被關進看守所後,才恢復知覺,發現她的胸口又紅又腫又痛。在看守所被關了一個月,政保科強迫家裏交了600元,才放回家。2000年4月25日,法輪功學員在本地開法會,王美被白廷飛等人綁架到鄉政府關押了一夜,又押送到米易看守所關押了一個月,遭到政保科向金發、廖紅兵、周林等人非法審訊,出來時還強迫王美交生活費,還要向她罰款。

2000年6月24日,王美在家被鄉政府的唐禮華等人綁架到鄉政府,米易公安局刑大的吳建剛等三人已等候在那裏。王美剛回到家,非法審訊就開始,要她配合他們,作偽證陷害一名法輪功學員。王美不配合,開始他們就大罵,繼而用電棒電擊她。王美仍然不配合,他們就用電棒長時間電她。王美始終不配合,折騰了幾個小時,他們沒招了,才把她放了。

2000年6月29日,王美被脅迫到鄉政府的洗腦班強行洗腦,白天強迫打掃衛生、卸水泥等活,然後強迫看聽污衊大法和師父的錄像和文章,晚上被罰站到12點,任憑蚊蟲叮咬。鄉政府專門請了打手監視法輪功學員,隨意打罵。鄉黨委書記何福祥揚言:「打死你們幾個也不會犯法」。法輪功學員不「轉化」,他們繼續打他們、罵他們、折磨他們。在鄉政府洗腦班被折磨9天,王美的體重減了十多斤,法輪功學員們堅決不寫「保證書」。惡人看她身體不行了,才放她回家。鄉政府人員還到王美家搶走了十幾斤大米,敲詐了100元的生活費。參與迫害的人有鄉政府的何福祥、陶雲春、周崇貴等

2000年7月10日,鄉政府的陶雲春等人又把王美脅迫到鄉政府的第二次洗腦班,非法關押了4天。

2001年3月,政保科向金發、廖紅兵、周林等人闖入王美家,以王美參與2000年12月發真相資料為由進行威脅、勒索家人200元。2001年8月,公安局政保科向金發、周林等人闖入王美家,非法抄家,她丈夫責問他們,被惡人們挾持在一旁不准動。王美被他們綁架到公安局,用手銬銬在二樓鐵欄杆上一天兩夜不給飯吃,又把王美關押在看守所兩個月。2001年10月,王美被非法勞教2年,政保科廖紅兵、柴發祥押送到勞教所途中,一天一夜不給飯吃。廖、柴還侵吞了家裏給王美的390元錢。在成都轉運站體檢時,王美的身體不合格,勞教所不收,廖紅兵等通過卑鄙手段強行將她送進四川資中楠木寺勞教所。

8、楊興春,女,50多歲,家住米易縣攀蓮鎮水塘村2社

1999年7月20日以來,楊興春多次遭到迫害,2001年9月被米易縣公安局非法勞教1年半。

1999年在水庫開法會被米易公安局政保科惡警周林、楊梓華、向金發、柴發祥等把楊興春從家裏綁架到政保科折磨了一天,罰款200元。

1999年10月20日楊興春與其他法輪功學員在丙海壩交流修煉心得體會,被撒蓮鄉鄉長何福祥阻止、舉報,政保科的向金發、楊梓華、周林、廖紅彬、柴發祥、李雪松等將幾十個法輪功學員綁架到政保科二樓會議室。法輪功學員白天都只穿了一件襯衣,當晚天氣特別冷,惡警柴發祥還將會議室的門窗全部打開,楊興春被凍了一夜第二天放回家。

1999年11月19日楊興春去北京上訪,被北京公安局抓去毒打後,被米易公安局惡警周林、楊梓華、柴發祥等人挾持回米易,在政保科折磨了一天不給飯吃,罰款200元後又送到攀蓮鎮,被惡黨書記嚴繼清、鎮長蔣德才,打手陳友軍等許多惡人折磨了一下午才放回家,過了幾天楊興春在街上賣甘蔗被副鎮長王爭明騙到攀蓮鎮洗腦班,折磨九天。晚上睡在水泥地上,只有一張紙殼和一張席子,早上五點多鐘弄來跑步,然後掃大街,白天灌輸誹謗師父和大法的惡文章,中午掃大街,晚上蛙跳、高跳、蹲馬步,主辦洗腦班的惡人有:嚴繼青、蔣德才、揚朝容(武裝部)、彭先家、陳有軍、揚庭紅(打手安強的父親)等攀蓮鎮的98%的人都參與了迫害。楊興春被鄉政府罰款180元。

1999年12月楊興春去丙谷開法會,回家後被米易公安惡警楊梓華、周林、柴發祥、李雪松、郭強從家裏綁架到公安局迫害了一天放回家。

2000年7月1日楊興春第二次到北京上訪,被米易公安局惡警郭強、馮、馬等人挾持回米易折騰了一天,不許吃飯,罰款200元,後被攀蓮鎮打手隊長陳友軍等惡人綁架進了洗腦班,不許喝水、不許睡覺,只要眼睛一閉,惡人就打,一天只許解便一次。被罰款1000元,一天只吃一頓飯,還敲詐伙食費和大米。

2000年12月14日米易大張貼法輪功被迫害真相資料,12月21日晚米易縣公安局政保科的惡警柴發祥、楊梓華、周林和城關派出所的蔣啟兵(所長)、陳顯順等人把楊興春從家裏綁架到公安局政保科。楊興春被綁架到公安局政保科樓上,當晚就被柴發祥等人銬在走廊上冷了兩天兩晚,不許睡覺。兩天後把楊興春關進看守所,關了九個月。在看守所楊興春煉功,惡警林海、劉啟朝用水潑,戴手銬,罰頂牆。楊興春在看守所被關押9個月後,被米易公安局勞教1年半,挾持到楠木寺勞教所迫害。

9、楊興美,女,45歲,四川米易縣人攀蓮鎮典所村4社

1999年7月20日以來楊興美多次遭到迫害,2001年3月被米易縣公安局非法勞教2年。

1999年11月楊興美到北京上訪,被綁架關押在攀枝花駐京辦,由攀枝花公安局和米易公安局押回,在米易看守所關押了8天。押送途中和關押期間遭到米易公安局政保科楊梓華等人的多次毒打。後又送鄉政府洗腦班關押3天;

2000年7月被村幹部和鄉幹部挾持到攀蓮鎮洗腦4天。被罰跑步、蹲馬步、不准睡覺、暴曬,罰款300元;

2000年12月14日楊興美發真相資料,2000年12月24日,遭到李雪松等4人綁架。關押在米易看守所,其間,遭到看守所所長吳學明、副所長朱成龍、指導員劉啟朝及看守所惡警林海、彭永春、赫萬發、付文輝等戴手銬、頂牆、被毒打。2001年3月被米易公安局判勞教送到資中楠木寺勞教所迫害,2002年3月底才得以回家。

10、羅世美,女,40多歲,家住米易縣埡口鄉。2001年3月被米易縣公安局非法勞教2年。

2000年12月14日羅世美張貼、散發真相資料,2000年12月17日米易公安局政保科的向金發、楊梓華、柴發祥、周林、李雪松、饒顯文,丙谷派出所的饒林,埡口鄉政府的嚴文達、徐小林、村長李朝洪、高勝全等人闖入羅世美家,抄走大法書等物品,將羅世美綁架到米易公安局,向金發用手銬把羅世美吊在樓道的鋼筋網上4個小時,又吊在窗子上4個小時,只有腳尖觸地,吊的臉都脫型,雙手腫的向茄子一樣紫青色,不能動,十指不能彎曲。後又被吊在走廊的欄杆上三天三夜。審問時,採用刑訊逼供,楊梓華打羅世美耳光,用腳踢,楊梓華、周林、柴發祥罰羅世美頂牆11個小時。然後把羅世美關進看守所,看守所劉啟朝給羅世美戴手銬一週,罰頂牆3小時。看守所惡警吳學明、朱成龍、林海和犯人張君林都打過羅世美耳光,罰站軍姿,頂牆、戴手銬。在看守所非法關押一個月後,羅世美被判勞教兩年,送四川資陽女子勞教所非法勞教。在勞教所,被強行洗腦,遭受跑步、站軍姿、戴手銬、不讓睡覺、犯人包夾等各種迫害。

11、蔡會蓮,女,家住米易縣掛榜鄉回龍村。1999年7月20日以來蔡會蓮遭到多次迫害,2001年11月被米易縣公安局非法勞教2年。

2001年正月16日,蔡會蓮在地裏摘豌豆,被掛榜鄉的郭祥、王應忠和米易政保科的柴發祥、尹剛等人以蔡會蓮散發大法真相資料為由,將其綁架到米易縣政保科會議室,向金發用手銬把蔡會蓮吊在樓道的鋼筋網上4個小時,又掉在窗子上4個小時,只有腳尖觸地,吊的臉都脫型,雙手腫的向茄子一樣紫青色,不能動,十指不能彎曲。後又被吊在走廊的欄杆上三天三夜,四天四夜不給飯吃、不給水喝、不准睡覺。審問時,惡警採用刑訊逼供,楊梓華打蔡會蓮耳光,用腳踢蔡會蓮,楊梓華、周林、柴發祥罰蔡會蓮頂牆11個小時。然後把她關進看守所,在看守所,遭到惡警的強行洗腦、恐嚇、罰坐,罰背監規,每天都罰站審訊。看守所劉啟朝給蔡會蓮戴手銬一週,罰頂牆3小時。吳學民、朱成龍、林海、張君林(犯人)都打過蔡會蓮耳光,罰站軍姿,頂牆、戴手銬。蔡會蓮被非法關押9個月後,被米易公安局勞教2年,挾持到資陽楠木寺勞教所迫害。

12、闕發秀,女,30多歲、米易攀蓮鎮水塘村人,2000年3月被米易縣公安局非法勞教2年。

1999年12月闕發秀被非法綁架到攀蓮鎮第一期洗腦班強制洗腦,被攀蓮鎮僱用的打手李老二、普軍、安強毒打,被當場打昏。1999年到2000年闕發秀三次到北京上訪被米易公安局非法關押三次,2000年3月被米易公安局抓捕並判勞教二年,送到資中楠木寺女子勞教所受盡折磨,

13、劉長會,女,米易縣撒蓮人。1999年7月20日以來多次遭受迫害,2000年4月被米易縣公安局非法勞教2年。

1999年10月25日,在米易縣撒蓮丙海村一同修家集體學法,被撒蓮鄉黨委書記何福祥阻止,並舉報,被米易縣公安局政保科向金發、楊梓華、周林、廖紅彬等惡警綁架到公安局會議室,被非法關押一天一夜。

1999年10月底,劉長會到北京信訪辦為法輪功說句公道話,交完上訪信,被攀枝花駐京辦事處綁架,押送回米易,關押在米易看守所7天。關押期間被所長吳學明、黑管教等人辱罵、拳打腳踢。

1999年12月8日,劉長會在趕集的路上,被撒蓮鄉工作人員李定敏、付學松劫持到鄉政府洗腦班強制洗腦。手段有:沖洗廁所、清除公路兩邊污泥、沿街跑步、掃街道、頂著烈日走正步、強迫看聽污衊大法和大法師父的錄像、強迫收繳每天10元的生活費和每天10元的學習費(本人拒交),共被迫害了10天左右。參與迫害人員有:李定敏、付學松、江永康、白廷飛、陳小平等。

2000年1月中旬,劉長會第二次上訪,在天安門廣場大橫幅,被北京公安人員毒打、審問。在駐京辦,劉長會的衣服、鞋、現金全部被搶走。被非法押回米易,在看守所被非法關押了70多天。非法關押期間,劉長會遭到所長吳學明、劉管教、黑管教等人的殘酷迫害,雙手對銬雙腳銬30多斤重的腳鐐15天、後又被一隻手反擰,卡住脖子將頭猛撞牆,頭和臉都撞出血,用電擊腳,嚴冬用冷水潑濕衣服冷的直打抖。2000年4月劉長會被非法勞教2年,被挾持到四川資中楠木寺女子勞教所繼續迫害。

14、高龍英,女,60歲,米易縣丙谷鎮二大八隊人,1999年7月20日以來高龍英多次遭到迫害,高龍英先後兩次被米易縣公安局非法勞教:2000年3月被米易縣公安局非法勞教一年半;2002年7月被米易縣公安局非法勞教2年。

1999年11月20日高龍英到北京信訪辦反映法輪功的真實情況,在北京遭北京公安綁架,被攀枝花市公安局的邱天明等惡警關押在攀枝花駐京辦,由米易縣政保科的廖紅兵、周林等人押回米易,關押在看守所,1999年11月26日才放回家。2000年1月6日高龍英再次到北京上訪證實大法,遭綁架,被楊梓華等人押回,在米易看守所關押48天,其間,多次遭到向金發、楊梓華、周林等的非法審訊,遭到看守所吳學明(所長)、朱成龍和政保科柴發祥的體罰,被吊銬6小時,戴手銬18天。強行轉化,達不到目的,就被惡黨非法勞教一年半,被挾持到資中楠木寺勞教所,被獄警和刑事犯的迫害,2001年4月放回。2001年8月在熟人家被米易公安局抓到看守所關押2天。2002年6月10日在自己家中看大法光碟,被綁架,在米易看守所非法關押28天,至2002年7月8日。2002年7月24日被公安局非法勞教2年,被挾持到資中楠木寺勞教所遭受迫害。

15、楊興秀,女,米易縣丙谷人,2001年9月被米易縣公安局非法勞教一年半。

1999年12月,楊興秀被挾持到丙谷鄉政府洗腦班,遭鄉政府鄧定銀、舒洪武等人強行洗腦迫害一個星期。2000年7月楊興秀到北京上訪為大法說句公道話,被北京的警察綁架,被米易政保科非法抓回送看守所關押七天,罰款300元。2001年5月丙谷鄉政府不法人員非法闖入楊興秀家,逼迫楊興秀交出大法書籍,不准煉法輪功,被鄉政府罰款700元,收款人叫張加輝2001年8月被政保科的向金發、周林等從家中綁架到看守所,被所長吳學明、朱成龍、劉啟朝等人銬手銬腳鐐,被公安局非法勞教一年半。到勞教所經獄醫檢查是高血壓,被勞教所拒收,被政保科廖紅兵等人押回米易,在看守所又繼續關押了七個月。

16、憲朝珍,女,米易縣丙谷人。2001年9月被米易縣公安局非法勞教一年半。

2000年7月25日憲朝珍到北京上訪,遭綁架,米易縣丙谷鎮的鐘文武等三人把憲朝珍接回米易關押在米易縣看守所21天,身上帶的230元現金被駐京辦的沒收。

2001年3月27日早上憲朝珍在家還沒起床就被丙谷派出所的人以憲朝珍張貼真相資料為由抓到米易縣公安局政保科,被銬在欄杆上兩天兩夜,不准吃飯喝水。晚上審訊時向金發要憲朝珍說出功友的名字,憲朝珍不說,向金發就逼憲朝珍脫掉外衣褲,摘掉帽子,當時天氣很冷,向金發逼憲朝珍坐在水泥地上,用腳狠狠的踢憲朝珍的背。被丙谷鄉政府的鄧定銀罰款200元。

2001年7月6日憲朝珍等人到北京上訪,在丙谷火車站被政保科的廖紅兵等三人綁架,被挾持到政保科樓道上銬了兩天兩夜,送進米易看守所關押1個月26天後,被非法勞教一年半。當晚就被政保科的廖紅兵、柴發祥、陳英送往資中楠木寺勞教所。在火車上同修被兩個人銬在一起,不准吃飯喝水、不准睡覺。到了勞教所轉運站,轉運站的警察看見憲朝珍等6個法輪功學員身體很虛弱拒收。米易政保科這三人就將憲朝珍等六人直接送到楠木寺。到了楠木寺勞教所醫生檢查身體全部不合格拒收,押回來米易的途中,廖紅兵、柴發祥等人把六名法輪功學員的手都銬在火車座位的茶几下。我們六個法輪功學員在看守所走時還有800多元錢,結果四天回來就一分錢沒有了。廖紅兵還說要把我們的家產沒收了抵她的車費錢。回到米易又送進看守所,看守所的指導劉啟朝給她們戴手銬腳鐐3天3夜,惡警們六天沒有給她們吃東西。在看守所憲朝珍等六名學員被非法關押7個月後,被折磨的身體殘廢,路都不能走,放回家時有一個是扶著走出來的,其他都是抬出來的。

17、黃天才,男,米易縣醫院職工,1999年10月在撒蓮鄉李會瓊家交流心得被公安局政保科向金發、楊梓華、廖紅兵、周林、柴發祥等人非法抓捕,關押在看守所。1999年12月黃天才米易縣公安局被非法勞教一年半,送綿陽市新華勞教所迫害。被開除公職。

18、朱昭傑,男,40多歲,米易攀蓮鎮人,家住河西小區,修煉法輪功前因患肺結核久治不癒,後修煉法輪功病好了。朱召傑待人謙和大度。因堅持修煉多次被非法抄家、關押。1999年10月在撒蓮鄉李會瓊家交流心得被公安局政保科向金發、楊梓華、廖紅兵、周林、柴發祥等人非法抓捕,關押在看守所時被周林冬天從頭上潑冷水。1999年12月朱昭傑被米易縣公安局非法勞教一年,挾持到綿陽市新華勞教所迫害。

19、徐天福,男,米易縣撒蓮人,1999年10月在撒蓮鄉李會瓊家交流心得被公安局政保科向金發、楊梓華、廖紅兵、周林、柴發祥等人非法抓捕,關押在看守所。1999年12月徐天福被米易縣公安局非法勞教一年,挾持到綿陽市新華勞教所迫害。

20、何明菊,女,米易縣撒蓮人,1999年7月20日以來多次遭受迫害,2001年11月被米易縣公安局非法勞教2年。

何明菊於2000年底12月14日晚上發真相的傳單,於2001年正月十六日在撒蓮平陽村五福橋下,被鄉政府唐禮華和政保科的李雪鬆綁架到米易縣公安局,銬在公安局樓道欄杆上,站不直,坐不下,一直處於彎腰狀態。不給飯吃、不給水喝,不讓上廁所。當天正下著雨,吹著北風,天氣很冷,警察們穿著棉大衣還嫌冷,他們卻將法輪功學員銬在樓道風口上挨凍,冷的身體發抖,惡警還取笑他們。何明菊被銬在公安局走廊的欄杆上5天5夜,隨後何明菊被轉到看守所非法關押,遭到政保科向金發、楊梓華、李雪松、廖紅兵等惡警的多次非法審訊,強迫照相,取手紋、指紋。在看守所何明菊煉功被管教林海罰戴手銬17天,何明菊不背監規被管教何強兵罰站、頂牆、將冷水往何明菊身上潑。被管教劉啟朝、彭永春、罰關單間一個星期。何明菊被非法關押九個月後,被公安局勞教2年,因為何明菊的身體被迫害的極度虛弱,才改判勞教兩年監外執行。這些年來何明菊一直在公安局和鄉政府人員的監控之中,政保科、派出所及鄉政府人員經常上門騷擾、恐嚇,使何明菊及其家人都在緊張恐懼中過日子。

21、陳正芝,女,40歲,米易丙谷人。煉法輪功前重病纏身,經常暈厥,煉功後身心健康。1999年三次到北京上訪說明法輪功真相,三次被非法綁架,三次關押在米易看守所。在看守所,陳正芝被惡警強行洗腦、打罵、酷刑折磨(戴手銬、罰站、頂牆、吊銬)、一個人被長期關在黑屋。陳正芝承受不住迫害被迫轉化。陳正芝的轉化,被米易縣惡黨縣委、「610」、公安局作為典型,製作了電視片《回家》在米易電視台播放,以此來抹黑法輪功,迫害法輪功學員,後果極其嚴重。陳正芝被轉化回家後舊病復發,昏死多次,全身冰冷,到醫院醫治無效。後又重新選擇了煉法輪功,身體才得以迅速康復。清醒後的陳正芝認識到自己違心的被轉化,配合邪惡抹黑大法罪大無邊。為了彌補給大法與師父造成的損失,陳正芝多次到政保科討還《回家》這部錄像帶及保證書,政保科不給。2000年1月陳正芝再次到北京說明大法真相,證實大法,遭綁架、關押,2001年3月被米易縣公安局非法勞教2年,挾持到資中楠木寺女子勞教所迫害。

22、曾茂福,男,40多歲,米易縣埡口人。2000年12月14日米易縣真相資料大張貼,12月18日被政保科向金發等綁架,被關押在看守所遭到酷刑折磨,2001年3月被米易縣公安局非法勞教2年。

23、何福蓉,女,40多歲,米易縣撒蓮人,2000年1月17日被米易縣公安局非法勞教2年。

1999年10月25日在米易撒蓮鎮開法會,何福蓉被撒蓮鄉政府、丙谷派出所、米易縣公安局政保科向金發、楊梓華、周林、廖紅兵、柴發祥綁架到米易看守所關押11天。1999年11月23日在北京上訪被綁架到駐京辦,十幾個法輪功學員被關在一個小房間裏,每人收取住宿費50元。

1999年12月3日,米易政保科的廖紅兵、柴發祥,撒蓮鄉政府的何富強、唐禮華、夫成龍等將何福蓉綁架到米易看守所,非法關押45天。強行收取生活費225元。2000年1月17日何福蓉被米易縣公安局非法挾持到楠木寺省女子勞教所非法勞教2年。

24、冉光會,女,30多歲,家住米易縣攀蓮鎮典所村,2000年12月14日米易縣大法真相資料大張貼,12月17日被政保科廖紅兵等綁架,關押在看守所,2001年3月被米易縣公安局非法勞教2年。

25、周盛會,女,63歲,家住四川省攀枝花市米易縣撒蓮鎮灣崍村二社。2000年1月,周盛會等法輪功學員到北京上訪,遭警察的綁架、毒打。周盛會被警察打昏,鼻子被打的鮮血直流,滿臉、前胸衣服都是血,被幾個警察抬上警車。然後被攀枝花駐京辦非法關押5天。遭到駐京辦工作人員非法搜身,所帶的錢物被搜刮一空。強迫他們脫掉衣服、鞋子,只許穿內衣內褲。數九寒天的北京,冰天雪地,不送暖氣,以此來加重迫害。5天後,米易公安局的謝榮(巡警隊長)、廖紅兵將周盛會等人押送回米易,關押在看守所遭到惡警的酷刑折磨。2000年4月被米易縣公安局非法勞教,送到勞教所因身體虛弱勞教所拒收。

26、吳庭美,女,米易縣撒蓮人,2000年12月14日米易縣大法真相資料大張貼,被政保科廖紅兵等綁架,關押在看守所,2001年3月被米易縣公安局非法勞教2年。(待續)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