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慶江北區張軍老人和家人遭受的迫害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一年九月二十七日】(明慧網通訊員重慶報導)重慶江北區大石壩長安一廠退休女工張軍,今年六十五歲,在修煉法輪功之前多病纏身,脾氣不好,得理不饒人。從九三年修煉法輪功後,身體健康,無病一身輕,為人處事善良溫和,矛盾前忍讓,肯幫助別人。由於堅信法輪大法,被當地村委會列為重點迫害對像。

從二零零零年起,張軍被江北大石壩忠恕沱社區指使本村退休工人蔣應秀(女、七十多歲),馮克福(男、六十五歲)長期監視跟蹤十一年,每天外出買菜或者買米都被二人非法盤問:「張老師你去哪裏?」

社區人員和派出所便衣警察經常上門騷擾張軍,嚴重干擾了公民的正常生活。張軍四次被大石壩派出所非法抄家,兩次(pp會議前,08奧運會前)被派出所便衣綁架,在當地正義職工家屬人群指責下,才免遭惡警毒手;多次遭到重慶江北公安分局國保支隊(六一零非法組織)迫害。

下面是張軍老人自述她遭受的部份迫害經過:

二零零七年三月中共兩會期間,我被江北公安分局「六一零」非法通緝,十月十九日正值重陽節,被「六一零」惡警梁世濱綁架、非法關押在重慶渝北區望鄉台洗腦班強制洗腦,睡的床每晚12點至早5點通電,電擊使我心、肝、腎遭到嚴重破壞,出現心慌,心跳快,全身無力,肝區痛,天天吐血,監視我的人發現飯中摻有玻璃,我不寫所謂的悔過書等「三書」,我又沒瘋,惡警梁世濱將我關進重慶金紫山精神病院迫害,我跑出精神病院,被惡警梁世濱抓回望鄉台洗腦班非法關押。我堅持不寫「三書」。惡警梁世濱非法勞教我兩年。洗腦班是地地道道的人間地獄。不放棄信仰就送勞教所或送精神病院迫害。

小兒子三十二歲,尚未修煉法輪功,被覆盛鎮二看守所惡警毒打致精神失常,現住在寸灘精神中心醫院治療。

二零一一年七月十一日,為了抓我到江北鐵山坪洗腦班強制洗腦,十一日上午十點半江北大石壩派出所五個便衣上門企圖綁架我,未成;下午五點半江北區公安分局國保支隊「六一零」惡警梁世濱帶六個便衣上門想綁架我,也落空;十二日上午七點多鐘,惡警梁世濱帶六個便衣闖入我家,我小兒子質問梁世濱:「我媽犯了啥子法?你為甚麼要抓她?」梁世濱無恥地說:「你媽沒犯法,我們找她談一下」。我沒犯法警察亂抓我是違法的,身為警察不穿警服,不出示任何證件,無傳喚證,無拘留證,無逮捕證,像中共電影中講的鬼子進村一樣悄悄抓人,不讓左鄰右舍知道他們的惡行。我的人身安全受到威脅,被迫走出家門流離在外,我家住宅被便衣協勤人員,低保人員監視蹲坑,我大兒子是不修煉的人也被監視跟蹤。

由於抓不到我,一面指使監視人蔣應秀顛倒黑白無中生有造我的謠,激我露面便於綁架。另一面「六一零」惡警梁世濱通知社保局停發我的養老金(重慶公安局跟社保局,銀行聯了網的),同時停發小兒子的低保錢,非法剝奪我母子二人的生存權,現在我母子二人生活無著落,吃飯無錢。非法扣押公民的養老金是違法的。這次停發我養老金的是大石壩街道辦事處張家庭(男、50歲、「六一零」人員)出的惡主意:「動用公安,把張軍的養老金停發,逼她出來」,而且整成黑材料報給上級,因為公安抓一個法輪功學員進洗腦班的三千元獎金。(08年奧運抓一個法輪功得二千五),轉化一個法輪功學員得三萬元獎金,所以警察四處抓法輪功學員進洗腦班。鬼想錢都要遭令牌打。

九月二十日我打電話問忠恕沱社區書記蔣霞,又問長安一廠群工處書記石梅:「為甚麼要停發我的養老金?」她二人說:「張老師,只要你配合我們進洗腦班學習,錢就發給你」。

試問中國憲法和法律那一條規定公民不進洗腦班學習就停發養老金?公安人員任意停發公民的養老金,今後哪個公民敢參加養老保險?有權者玩弄權術,任意損害民生,何以立國?

直接參與迫害的單位及人員有:
重慶江北公安分局國保支隊「六一零」郵編:400021
惡警梁世濱(六一零主任)手機:13908315145023-6785059786870291(辦公室)
重慶江北大石壩街道辦事處郵編:400021
張家庭(六一零人員)手機:15909306061023-67612713辦公室
書記曲梅:023-67608215(街道公開電話)
重慶江北大石壩長安一廠群工處:郵編400021
書記:石梅手機:13908369594023-67932934辦公室
重慶江北大石壩忠恕沱社區:郵編400021
書記蔣霞手機:13896077972023-67932803
主任趙娟手機:15922375088
重慶江北大石壩派出所:郵編400021
023-670753536761028567075544辦公室
馮克福手機:15223002451023-67932806
家住:重慶江北區大石壩上六村23號郵編400021
蔣應秀:67937857(家)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