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派出所、公安局和拘留所講真相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一年九月二十四日】二零一零年六月中下旬,我在商場和店員講真相,被對方惡告,警察把我綁架到派出所。我知道我給這些警察講真相的機會到了。

用佛法威嚴制惡

這十多年來邪黨對大法弟子的迫害,我早已經歷過他們那一套了,我對警察們說:我甚麼都不能告訴你們,甚麼也不能給你們寫,咱們也別傷了和氣,法輪功被邪黨迫害十多年了,誰不知道是怎麼回事兒。借此機會給警察、協勤人員及外來人員講真相,我想:大法弟子無論到在哪兒,沒有選擇環境和條件,只有救人的份兒,只要有人的地方,就有有緣的人需要大法弟子去救度。那些人明白真相後,有的惡不起來了,有的暗中幫我做事,有的改邪歸正了,有的暗暗點頭同意三退,在這過程中,有春雨潤物般的祥和慈悲,也有正念除惡的佛法威嚴,在慈悲和威嚴交替運用中,目地還是為了救人。

抓我的年輕警察表現的極其邪惡,給他講真相,他非但不聽,邪惡氣勢十分囂張,聲稱不怕遭報。他串通另兩個年輕警察三次來逼我簽字,我不簽,一個警察罵我,我說你罵誰?你們警察就這風範哪?他氣急敗壞的走了,我一直對他們發正念。他們一計不成又生一計,他們拉我到公安分局親自找局長簽字。

到了公安分局我抓緊時間給周圍來辦事的人講真相,回過頭來高聲的震懾揭露那兩個年輕警察迫害我的陰謀,鏟除他們背後的邪惡,我指著那兩個年輕的警察對周圍的人高聲的說:就是他們想送我進去,就是他倆想迫害我,他們打人、罵人、還逼供,他們是甚麼警察?殺人放火他們不敢管,看法輪功打不還手,罵不還口是不是太好欺負了,共產黨就培養你們這些地痞、流氓警察呀?共產黨迫害法輪功十多年了,誰不知道法輪功是怎麼回事兒,你們今天跟著共產黨迫害法輪功,明天共產黨就讓你們當替罪羊,你們知道嗎?我的一番話,真的起到了震懾邪惡的作用,空氣彷彿靜止了,周圍沒有人說話,只聽到走廊盡頭警察打犯人的啪啪聲和吼罵聲。

我的話剛落,從各個辦公室出來很多人都來看我,從他們的眼神裏,看得出是一種敬佩、讚歎的目光,其中有一個小伙子竟像個孩子似的,蹦來蹦去的,這麼看我、那麼看我對著我開心的笑。再看看這兩個年輕警察像霜打了似的,有個地縫都能鑽進去的狼狽相,我在他們上級面前徹底曝光他們的劣質品行。他倆得到局長的批示非法拘留我十五天後,也沒有得意的表情。

這兩個身高1.8米年輕警察,此時耷拉著頭帶我下樓,我邊下樓邊訓斥他們,「就是你倆送我進去的,我沒有簽任何字,等法律公正時,我一定告你們。」最惡的警察不讓我說。我說:「我就說」。從那一刻起,他再也沒有了邪惡的囂張氣燄了,任憑我怎麼說,他只是聽著。

上車後,車剛一開就滅火了。他倆對視一下說,她發功了?我說:就是你們幹壞事幹的,再幹壞事還讓你們滅火。他們讓我下去幫他們推車,我說:「我不推,我是客人,你讓我下去我就回家」。他倆坐在前排,我和協勤坐在後排,邊開車邊和他們講真相,我說:你們年輕氣盛甚麼都不懂,「文革」後你們知道共產黨是怎麼收拾你們警察的嗎?老幹部一平反,你們就當了共產黨的替罪羊,秘密被拉到雲南槍斃了,還美其名曰是因公殉職,這些人死的多可悲呀。看看你們倆和我孩子的歲數相仿,天下哪家的父母不希望孩子平平安安的,看到你們恨鐵不成鋼的樣子就讓人痛心。那個很惡的警察問我自焚是怎麼回事,我給他講自焚的真相後,告訴他導演自焚的人叫陳虻,已經遭惡報身亡。善惡有報是天理,讓他以後不要再迫害大法弟子了,如果改過了,我可以不告你們,以後你們再讓我發現迫害大法弟子,我肯定不放過你們。接著我又給他們講了法輪功在世界洪傳的盛況,讓他們記住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三退保平安。最惡的警察自言自語的說:「法輪大法」,這時看得出他真的在變,十幾個小時前後的他判若兩人,我真心為這個生命而祝福。

我們走進拘留所,我囑咐他說:你從我包裏拿的真相材料裏有網址,自己上網把你和家人都三退了,希望你們家人在劫難來時都平安,你們都平安了也不枉我遭這回罪了,他複雜的心理映在不自然的臉上,我微笑著和他們分手了。

用最大的慈悲心救度眾生

我走進拘留所的搜查房間內,一個年輕女警察走過來例行公事。我告訴她國內外都在三退保平安,介紹一些真相情況,她很快的點頭同意。接下來她們把我送到牢房。大鐵門銧當一聲在我身後關上了,兩個對面床鋪二十多人的目光一下子聚焦到我這兒來了,我面對著那麼多的目光,笑哈哈的對她們說:各位好!我是法輪功學員。我的話音剛落,大家一片歡笑聲,瞬間打開了每個人對我陌生的局面,給我以後講真相開了一個好頭。當我坐下後,大家像久別親人似的問這問那,就這樣順理成章的給她們講真相勸三退。

那段時間正是邪黨瞎折騰禍害老百姓所謂的「大幹」,警察為完成邪黨壓給他們的指標,專挑沒勢力沒靠山的人抓,抓進去大多數人是被邪黨冤枉進去的,罵邪黨、恨邪黨,成了每天必談的話題,我每天利用這些話題,揭露邪黨迫害中國人民的罪行,天要滅邪黨,好人得平安,退出邪黨遠離災難三退保平安。很多人聽後同意三退,同時我也告訴他們,別忘了告訴自己親人三退的消息。

也有少部份人,她們雖然被邪黨迫害,有的被邪黨毒害很深,有的懼怕邪黨,也有的人云亦云沒有自我主見,針對這些人,每當大家坐板兒時,我把腿雙盤起來,雙手結印,閉上雙眼發出強大的正念,對著她們的元神說,「你們聽著,今天你們來到這裏是來得救的,你們必須同化大法。聽大法弟子講真相,否則你們就不會有美好的未來,要想聽真相,你們就到我身邊來」。她們真像我指揮的那樣,一個個乖乖的聽我給他們講真相,很順利的做了三退。

有一個基督徒因傳教被拘留十天,她來時披散著長髮,面目黝黑鑲嵌一雙靈活的眼球,只要有新人兒進來,她馬上湊到新來的人面前傳教,一雙靈活的眼球四處掃描。針對此人的行為,我覺得她在干擾。我用此方式對著她的元神說:「我不管你信甚麼,你不能干擾我救人,你同樣也得被救度,在這裏你給我老實點兒,否則法不容你,要想聽真相到我身邊來」。不長時間她從另一個床鋪來到我身邊,眼睛溜著我,我知道她明白那面聽懂了我的話,我從最表面她信仰入手,談到信仰被邪黨踐踏,人類道德的淪喪,我倆因信仰被邪黨迫害在這裏相遇,希望你退出這個邪黨組織,在未來大劫難時你能平安留下來,到那時你愛信甚麼你自己選擇。她聽明白後點頭同意,然後離我而去,從此再也沒看見她和別人傳教,像換了一個人似的很穩重,皮膚顏色都在改變。

另一個四十多歲的女人,因買房子房票是集體的沒到她手中,就被拘留十五天,她說:「我最冤」。起初我們嘮家常,我倆家住的很近,我說咱倆緣份最大,那我就把最好的事兒告訴你,我給她講真相,她聽後很淡漠沒說甚麼。一天中午我獨自坐在床邊,她過來對我說:你以後就自己呆著吧,你別老和別人說你法輪功那些事兒,這突如其來的一句話,我感到一驚,心裏很不舒服,我知道是她背後邪惡因素幹的。下午我盤腿打坐,雙手結印,對她的元神說:「你今天受此冤枉來到這裏,目地是來聽真相得救的,你不要被邪惡利用,否則你沒有未來,你必須同化大法,聽大法弟子給你講真相,想聽就到我身邊來」。果不其然,一到自由活動時間,她不離我左右的晃,眼睛一直溜著我,主動和我說話讚美我。我也一直不動聲色的觀察她好幾天,她一直這樣善意的對待我,一天午飯後,她又到我身邊,我覺得火候到了,和她搭話,很快進入主題,談論很久,話題很深入,無論是談法輪功的美好,還是法輪功被邪黨迫害,以至三退大潮,她聽得非常投入並同意退出邪黨組織。交談中,她有想學法輪功的想法,我告訴她記住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會得福報的,有機緣會得大法的,我們交談中非常祥和。一個生命是多麼艱難得救,如果我們大法弟子不識正邪,沒有堅定救人的意志,很可能一個寶貴的生命不能得救,那是何等的損失。

我在被非法關了十五天,可是每天都在忙碌的救人,每天都有感人的事出現。拘留所像一台流水作業的機器,人員不停的出去進來流動量很大。拘留時間有三天、五天、十天、十五天不等,人員來自不同的省、市、縣、農村。針對這樣特殊的人群,我也特殊加倍的珍惜她們。我經常對她們說:我不來這裏咱們這輩子也見不著面兒呀,咱們一定要珍惜這份緣份哪!別錯過你們得救的機會,告訴你們所有的親朋好友三退保平安的消息。有兩個年輕人在超市收款,因飛單(盜竊的一種)被拘留。我和她們在一起沒有嫌棄她們犯的錯,用悟到的大法法理開啟她們的善念,教她們按真善忍的理念做人,講真相給她們,她們聽後很感動,有的流著淚說:我再也不做不好的事了,並退出邪黨一切組織。

在我走的那天早晨,又有兩個新面孔出現在我面前,我問她們其中一個人甚麼時候進來的,她說是下半夜,問她甚麼原因進來的,她說家是外省的,來這兒看病,晚上走路就被抓這兒來了,問她甚麼罪名,她說不知道。看到她淳樸的面孔,我對她說:「不管甚麼原因,來了就不白來,可能是因禍得福」。我把真相講給她聽,她非常認同一直在點頭。我問她同來的是一起的嗎?她說不是,我告訴她:「一會兒我就走了,把我告訴你的話講給她聽,希望她和你一樣平安。」她點頭同意。

看到眾生急盼得救的方式令我心痛,我沒有理由不救她們,她們利用各種方式向我走來,我沒有理由不做好。我的付出得到眾生的回報,當我走的那天早晨,回頭和她們揮手告別的那一刻,全屋三十多人齊刷刷的揮手送我,有些人在流淚,那場面至今想起來都令我感動。拘留所裏,來自社會不同階層的人,案例千差萬別,針對這麼複雜的人和事,大法弟子救人的心是不變的,我用最大的慈悲心去對待每一個人,這期間至少有六、七十人得救,四個人沒講上真相就出去了,我很後悔莫及,有一人不接受也不退,我為她惋惜。

大法弟子走到今天,救人是十萬火急,看到眾生陪著大法弟子從遠古走到今天,我們沒有任何理由不搭救他(她)們,生命是可貴的。當你走近他們時,也許他不趁你心、不合你口味,你都不要介意,你只管用你最大的慈悲心對待他們,救度他們,這就是我們要做的。

寫到這兒,我也很羞愧。由於忙於遠方親人做客,貪戀吃、喝、玩、樂,放鬆了學法煉功、發正念,各種執著心在膨脹,導致被邪惡鑽了空子。儘管這樣,師父也沒有嫌棄我,弟子的眼淚無法感恩,我只有默默的聽您的話,修好自己,救度更多有緣人,在修煉路上越走越穩,越修越好!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