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講真相中修煉自己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一年九月十一日】一次我翻開以前的日曆,看到同修寫的詩:

走街串巷講真相 無酬無報忍飢腸
世人誤解還嘲笑 修者不惱耐心講
風裏雨裏救眾忙 無怨無恨慈心腸
邪惡迫害無所懼 只願眾生歡樂享

同修的肺腑之言道出了我的心裏話,給了我啟發,今天就寫在講真相中魔煉自己的故事吧。

一、魔難中講真相

二零零四年由於忽視學法,起了幹事心、歡喜心,表面上大面積的噴漆標語觸怒了邪惡,在政法委指使下,全縣大抓捕幾十名學員。他們也想將我綁架到洗腦班,我與妻子奮力反抗,妻子被拖的休克,當時有一百多人圍觀,在眾人的憤怒譴責下,惡人沒有得逞,之後我不得不流離失所。正是大忙季節,兩個月在外,後得知家人住院,錢款被勒索。「大法徒講真相 口中利劍齊放 揭穿爛鬼謊言 抓緊救度快講」(《快講》),師父的話在耳邊響起,我要回去同村幹部講真相,抱著這一念我回到了家鄉。

二零零四年底《九評》問世,引發了退黨大潮,隨後師父又發表了《向世間轉輪》。妻子拿著紙和筆找小學生勸退隊,簽了十幾個人。誰知鬧到家長耳裏,一時間炸了鍋,說我們反黨,還有的家長到家裏來,學生也把名字都塗了,最後又鬧到村委會,村幹部還向我的兩個兄弟施壓。兩個兄弟成了我的監護人,不論閒聊、同桌酒宴,我一提法輪功他們就翻白眼,踹胳臂、踩腳警示。怎麼辦?師父說我們是做宇宙中最正的事,師父告訴我們:「大家在極其艱難的情況下,在最邪惡的表現最猖獗的時候,我們還能夠這樣慈悲,這是最偉大的神的表現,在我們最痛苦的時候,還能夠挽救別人。(鼓掌)這不是參與政治,更不是參與常人的事,因為我們在揭露邪惡中利用常人的形式的做法也沒有錯。」「你們就是在這樣做著,這是一個大法修煉者的慈悲,而不是常人的任何活動。」(《北美大湖區法會講法》)我調整好心態:我是在救他們,就要繼續講,一個大法弟子連本村的人都救不了,還能救誰呢?我從自己家中講起,一家一家去講,反覆講。有的人家攆我出去,有的拽我坐的凳子,有的人不理我走到門外,把我一個人僵在那裏。我不怕丟面子,有不理解的人家我去三、四次,村幹部家更是如此,這時就懷著一顆慈悲的心、救人的心去做。漸漸的他們理解了,現在除兩家外,基本都三退了,再也沒有人說我是神經病了。

到二零零六年我開始向陌生人講真相了。一天我挑著一擔藕去賣,天突然下起雨來,一家商場門前有十幾人在避雨,我便藉機講起真相。正講時,來了一個「六一零」人員一下把我拉到司法辦公室,我心想:完了,被綁架了。瞬間害怕的心就默認了舊勢力。他打電話叫來警車時我才清醒過來:怕有甚麼用?此後從車上到派出所我一直在不斷的講著真相。下車後,一個便衣惡人打了我兩巴掌,我正色道:你不要犯罪,我是一個真正的好人,你不要打掉自己的良心。接著來了幾個警察,照像、記錄、問話,我不配合,他們揪我頭髮,按我肩頭,我就與他們講真相,要他們不要迫害法輪功,喉嚨都講乾了。四個小時後他們將我帶到本地派出所,此時已近下午三點了。他們再問甚麼我都不搭理了,我說今天到現在自己水米未進,是無辜被迫害。之後他們給我端來飯菜和開水,我吃完後,開始做筆錄,我就說「天安門自焚」偽案,叫我簽字時,來了四五個警察、所長恐嚇我。我說你們把所有的真相資料都找來,我一一簽名,真相是你們要明白的,你們也是要被救度的眾生。接著我從多方面講了真相,要他們善待大法得福報。僵持近半小時後他們都出去了,最後進來一人對我說:你回家吧。

回到家中妻子說:警察拿走了師父的法像、兩個光盤和一個修煉記事本,我心裏非常難過。這回對我打擊很大。許多親戚、旁人好心對我說:在外面就不要再講了。我想起了師父的告誡:「沒做好不要緊的,那就下次把它做好,找找原因在哪裏。你們在修煉中有一個突出的表現,就是甚麼事沒做好,完了事之後在那兒光顧後悔,不知道從新再做。你後悔多了又是在執著。做錯了,看哪裏錯了,知道了,下次做好它,從新做。跌個跟頭老在那兒趴著,(眾笑)不起來不行。」(《二零零三年元宵節講法》)細細回想那天,有人示意我不要講,知道那是「六一零」人員的家人開的店。以後做真相要更理智,師父在《轉法輪》中告訴我們:「你怎麼修?就是在有魔干擾的情況下才能體現出你能不能修下去,你能不能真正的悟道,你能不能受到干擾,能不能堅定這一法門。大浪淘沙,修煉就是這麼回事,剩下的才是真金。」「在惑亂當中對你的大法本身能不能認識還是個問題呢!有這樣一個問題,所以就會有干擾,有考驗。」師父的法理鋪好了我以後講真相的路。

二零零七年遇到了我修煉路上最大的坎坷,妻子(同修)小便不通去了醫院,第一天晚上通便,第二天妻子要回家,我不悟,要多治一天,結果醫生給了過敏藥,服下後去世。妻子的突然離世給我內心帶來巨大的痛苦,給大法造成了負面影響。怎麼辦?出殯那天,上下三屯五個生產小組來了很多人,在追悼會上我敘述了她因病28年,跨越三省九大醫院求醫未果,學法輪功後多活十幾年,按照真、善、忍原則做人,由原來固執自私、鄉鄰不和,變成了一個賢妻良母。贏得了世人的理解,挽回了大法的聲譽。

妻子的去世對我打擊太大了,回想她學法煉功,雖不識字,但很精進,面對面給人們真相資料、護身符;被惡人誣告後當天闖出派出所,正念很足。現在為甚麼被舊勢力迫害了呢?向內找,是我沒有真正做到信師信法,沒有去掉對她的情、沒有與她共同學法、發正念、交流,內心非常自責。自己一個人今後的路怎麼走、家務怎麼辦、孫輩怎麼辦?真相講不講?翻開《轉法輪》,師父的講法又啟悟了我:「有的人講:我多掙點錢,把家裏安頓好,我就啥也不管了,我再去修道。我說你妄想,你干涉不了別人的生活,左右不了別人的命運,包括妻子兒女、父母兄弟他們的命運,那是你說了算的嗎?」「修煉就得在這魔難中修煉,看你七情六慾能不能割捨,能不能看淡。你就執著於那些東西,你就修不出來。任何事情都是有因緣關係的,人為甚麼能夠當人呢?就是人中有情,人就是為這個情活著,親情、男女之情、父母之情、感情、友情,做事講情份,處處離不了這個情,想幹不想幹,高興不高興,愛和恨,整個人類社會的一切,全是出自於這個情。這個情要是不斷,你就修煉不了。人要跳出這個情,誰也動不了你,常人的心就帶動不了你,取而代之的是慈悲,是更高尚的東西。」我不能因為她的過世影響講真相,我依然要救度眾生,助師正法,還要做的更好。

二零零九年的一天,我拉著板車上街賣瓜,一路背著《洪吟》發著正念。瓜賣到八點左右,一輛摩托車飛馳而來停在我面前,跳下一個男子氣勢洶洶的說:是你在這宣傳法輪功,跟我走!我知道是被人誣告了。「走甚麼,我要賣瓜。」「我多時就要找你,鎮委會、醫院、老師都說一個賣瓜的人總在街上宣傳法輪功,今天總算找到你了。」說話間掏出了手機。「等等,我知道你不是便衣警察,你有善良的一面,我在這裏沒有傷害過誰,我學真、善、忍是做一個好人,瓜賣的便宜,說話和氣,這有甚麼不好?現在人類道德敗壞,你無故抓好人不怕別人說嗎?」接著我又講了大法的美好,告訴他大法洪傳世界,並發出強大的正念,他身上剛才那股邪氣沒了。正在這時一位中年婦女從屋裏出來大叫道:還不快把他抓起來。我衝那婦女道:把我抓走,對你有甚麼好處?說話要講良心。他又第二次準備打電話,我拉了他一下說:人有善惡兩面,今天你可以抓我,也可以不抓我,不是說抓了我就立了大功,不抓我就沒飯吃,要知道善惡到頭終有報。你也是我師父救度的眾生,希望你善待大法給個人和家人帶來美好。請你好好深思,我宣傳法輪功知道中共要迫害,我為了甚麼呢?我是為了大家好,救人啊!經過一番正邪較量,街上賣菜的人、買菜的人都為我說話。我拉著車走了,半天我回頭望時,他還呆立在那裏。

二、隨機講真相

前年冬臘月間,我從工地收工回家,見六個人在避風處等車,便打出一念要救他們。上前說道:你們是安裝線塔的後生吧,我為你們祝福,祝你們平安!你們是國家的建設者,更是家庭的主心骨,願神佛保祐你們平安。他們高興的望著我。我接著說:你們知道法輪功嗎?他們中有人說知道。我說:你們知道的可能還不夠,因為你們很忙,法輪功是上乘佛家修煉大法,按照真、善、忍做一個好人,已經洪傳世界一百多個國家,我們師父李洪志先生和大法得到各國政府褒獎。而中共宣揚無神論,迫害法輪功,製造自焚謊言毒害世人。十年來有三千多名法輪功學員被迫害致死(已確證的),幾十萬人被勞教,最殘忍的是活體摘取學員器官牟取暴利。天滅中共不僅是滅掉這個組織,而且要滅掉這個組織中的黨、團、隊成員。現在天災人禍重重,你們都是好人,趕快退出來,就不會與它一起遭殃。我問:聽懂我的意思了嗎?他們直點頭。我繼續說:你們可以化名退出,心中有佛,記住法輪大法好就可保平安。他們高興的說謝謝、謝謝,他們中三個團員,兩個隊員都退出了。一會兒車來了,他們回駐地了,我為他們得救而高興。

二零一零年四月,家電下鄉,來了八人,五個黨員,兩個團員,一個隊員。真是師父巧妙安排,我單獨或兩個人各個擊破都退了。

七月的一天,四個人來到我家搞免費體檢和推銷新藥。我想能來到我家便是緣份,發出一念要救他們,邊發正念邊說:醫生下鄉是好事,真是辛苦了。不過現在中共造假騙人的事太多了,甚麼毒奶粉、假化肥,你們就是好藥恐怕也難讓人相信。逐漸又把話題引到法輪功上,告訴他們大法洪傳和中共的腐敗,希望他們退出中共保平安。一人說:我是退休幹部,一月兩千多,我退了你給我錢?我說:你是對神佛退,不花一分錢得個保險,又不影響你的收入,化個名就行。我拍了他一下肩頭,他小聲說:行,就這樣。一名女醫生和助手說我們用真名退,免的忘了。另一人也用化名退了。

八月份女兒打來電話,要我到學校問一下外孫的中考情況。進了學校門不知問誰,正見門口有倆人在說話,一打聽其中一人竟是孩子的班主任,他就像在等著聽真相,心裏真感激師父的慈悲安排。臨走前我對他們說:今天我還想和你們說件事,你們都是開明人士,大路邊經常貼的「三退自救」不是鬧著玩的,你們肯定聽說過「貴州藏字石」,化名退出邪黨一定有好處。我指著他身邊的孩子問:你記住法輪大法好,退出來好嗎?孩子笑著點頭,兩個老師也笑了。我馬上說:現在是成熟的季節,你們一人用一個字做名,都退出來吧。我們三人都笑了,就這樣又有三個生命得救了。

前不久,看見四個小學生趴在路邊下對角棋,我下車說:爺爺問你們一句話。他們都抬頭望著我,你們說真、善、忍好不好?他們同聲說好,我簡單的說:你們記住法輪大法好,成績會更好,不要撕路邊的標語,神佛會保護你們,入過隊的退出來好嗎?他們點頭說好。我沒帶紙筆,又怕記不住,一個小學生馬上打開書包,撕一頁紙,他們自己簽下了自己的名字,為自己選擇了未來。

當然講真相還有許多不如意的地方,也舉兩例。去年臘月姪兒結婚喜宴,來了八個穿警服的客人,我想:見面就是緣,無緣不會面,迫害同修的不都是這些迷中的後生仔嗎?今天我一定要讓他們明白真相,他們也是需要被救度的生命。酒過三巡,我來到他們桌前,舉杯說:我是他大伯,很高興見到你們這些遠道而來的客人,我祝你們在人生路上越走越寬,更祝你們的生命天長地久!今天坦誠告訴你們,大伯是煉法輪功的,是一個學真、善、忍的好人,你們看我像個壞人嗎?你們幹這行千萬要注意不能迫害大法,要保護大法得福報。牆上標語貼了多少年,不是開玩笑。你們去網上看外國法輪大法的形勢、貴州平塘藏字石……還沒說完,一個兄弟將我拉開。他們臨走時,我拿著一疊護身符給他們,只有一人沒接,我再三囑咐他們不要迫害法輪功。但三退一個未成。

今年八月底,在一次升學宴上被安排同老師和村幹部一桌,席間我舉杯說:村長、老師們今天同席是緣份,我想講一個熱門話題,也是與你們自己的生命息息相關,請你們寧可信其有,莫信其無,請村長(已明白真相)不要阻止。村長忙說:你說、你說吧。說話間他出去了,儘管我講了許多,只有坐在我身邊的一個老師做了三退,其餘的人只聽不表態。

我記的有個同修說過這樣的話:一個人吃一個餃子不飽,吃兩個、吃三個,再吃四個、五個就夠了。我們講真相不求結果,有時講一上午退一個或一個沒退,講的自己口舌發乾、難受,我也不沮喪,只惋惜他們沒有得救,希望他們知道大法的美好,知道三退的目地,有機緣其他同修補上,將來能得救。

近年來,我乘車做過幾次這樣的模式,開始與同座乘客講真相,如果前後無人反對或異議,我會站起來對車上所有乘客直接講真相,如果有人阻攔我會說:請記住我的話,誠念法輪大法好,願你們有一個美好的未來。

與單個人講真相沒甚麼危險。有一回,一個穿著講究的人來到我跟前買瓜。我說:看你是一個很有風度有氣質的人,定是一個有道德的善良人。我想跟你說個事,你一定知道法輪大法。法輪大法救度眾生是一個千真萬確的真理,世界各國都學,台灣、香港到處都有,你一定要知道法輪大法好!我看他不吭不聲就沒繼續講,他選好瓜,稱好就走了。旁邊一個煎油餅的人忙說:你認識他是誰,他是本鎮的武裝部長,你好大膽子。我一笑說:看樣子是個幹部,不過他也是需要我們救度的眾生。

講真相中有苦有樂,我們是師父的大法徒,在邪惡少之又少的今天,還怕甚麼。師父說我們才是主角,是未來的佛、道、神,師父要我們救人、搶人,眾生在指望著我們。我們還不敢大膽的去講,怎麼對的起師父的苦心救度啊!師父把威德留給我們,我們有甚麼理由不去做好呢?「滿載而歸眾神迎」(《感慨》)這就是師父的期待。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