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大法獲新生 連級軍官遭中共迫害離世(圖)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一年九月二日】(明慧網通訊員吉林報導)吉林省延吉市部隊連級軍官辛延俊堅持修煉法輪功,被強制轉業,四次被中共警察綁架,於二零零二年被非法判刑七年,在吉林監獄被毒打折磨,在二零零五年生命垂危之際才被監獄釋放。歷經五年的病痛折磨後,辛延俊於二零一零年五月二十七日含冤離世,年僅四十六歲。

辛延俊一家三口
辛延俊一家三口

可憐辛延俊的老母親八十高齡卻遭遇白髮人送黑髮人的痛苦;辛延俊上學的孩子十多年來一直沒能享受到本可得到的父愛;辛延俊的妻子,十多年來獨立支撐一個被中共邪黨迫害的支離破碎的家庭,苦盼數載,最終還是家破人亡。

做好人遭部隊強制轉業

辛延俊,原籍吉林省東豐縣大興鎮,身高一點七米,生前是一位樂於助人、積極樂觀的公認的好人。辛延俊十九歲至三十五歲在黑龍江省牡丹江海浪機場任副連級軍官,為牡丹江海浪機場招待所所長,後轉至吉林省延吉市部隊並升任正連級軍官。

辛延俊
辛延俊

修大法前,家庭和事業上的煩惱曾導致年紀輕輕的他集頭痛、高血壓、心臟病等各種疾病纏身,身心十分痛苦。一般的好醫院他都去治療過,但沒有任何好轉。一九九六年,辛延俊開始學煉法輪大法,一段時間後心情舒暢、疾病痊癒,自此以後一直堅持修煉法輪大法。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迫害發生後,辛延俊在見其他法輪功學員的過程中被綁架到延吉監獄,半月左右被勒索高額錢財後才放出。之後其所在部隊無理開除了包括他在內的四十多名修煉法輪大法的幹部。辛延俊被迫轉業到延吉市自來水公司任職。

此後不久,辛延俊再次被綁架至延吉監獄並再被勒索錢財。此時他的家庭已被迫害的貧困交加,他的兒子上學時連一元的公交車錢都花不起而只能走路去,把省下來的錢留著吃飯。他的妻子在醫院做護士收入甚微。一家人生活艱難,勉強維持。

遭冤獄折磨

二零零二年春天辛延俊第三次被綁架至延吉監獄,有幸走脫後,流離失所、四處流浪。同年秋天,天氣轉涼時,他回家取衣物卻在延吉車站第四次被綁架。這次他被直接送至吉林監獄並被非法判刑七年,那裏是吉林省最惡毒的監獄,他在那裏遭受到極其嚴重的迫害。

辛延俊在入獄前身體健康。在延吉監獄被非法關押期間,他曾在冬天被扒光衣服站在窗台上凍昏了後,再被潑冷水折磨。在延吉關押幾個月之後,辛延俊被轉到吉林監獄。在吉林監獄惡警打掉了他一顆牙,把他的腰打的錯了位,導致他無法坐立。辛延俊還曾因看了幾眼小紙條而被強行坐板兩個月。有次家人接見時,辛延俊因無法走動,是被兩個犯人架出來的。

中共警察問他還修不修煉法輪功,他一直說修。失去理智的警察惡毒的將他吊在兩張上下鋪床的中間將四肢都綁起來,命四個膀大腰圓的惡人,用兩根粗棍十字形別他的雙腿,使勁踩壓,當他疼昏後又用涼水激醒。就這樣反覆折磨致使他從此雙腿殘疾,不能行走,小便失禁,上廁所都很費勁,左邊身體被全部打壞,左胳膊骨折,牙齒被打掉一顆。

在監獄被非法關押的三年半中,辛延俊生活完全不能自理,整天被人隨意打罵,像球一樣被踢來踢去。有一次警察給家裏打電話讓去人送錢說是去醫院檢查病情。家人帶了幾千塊錢去了,在去醫院的整個過程中,警察給辛延俊帶上最重的手銬和腳鐐。在花完辛延俊家人的血汗錢、做了所謂的檢查後,警察卻不告訴家屬檢查結果,又將辛延俊拉回監獄,繼續迫害,檢查不了了之。

還有一次,監獄突然給辛延俊家人打電話說要放他出獄,家裏人很高興都認為可以很快接到他,給他買了一身新衣服。可當家人們滿心歡喜的拿著新衣服到了監獄後,才發現根本不是電話中說的那樣,監獄實際就是跟家人要錢。

被迫害的奄奄一息

此後,辛延俊病情惡化,吉林監獄怕他死在監獄,就想推卸責任,把他送到長春市鐵北監獄。

在長春鐵北監獄,辛延俊病情更加嚴重,昏迷不醒,奄奄一息,接近死亡,監獄獄醫一再推卸責任。二零零五年春,鐵北監獄將他送到醫院,並電話通知家人。家人去了之後,監獄為推卸責任,主動提出給辛家人二萬元錢,把幾近病危的辛延俊推給家人。辛家人眼見辛延俊被迫害的奄奄一息,悲憤至極,沒有同意。後監獄支付給辛家人五萬元錢,並把沒給穿任何衣物的辛延俊用被子蓋著、打著氧氣拉回了家。

被迫害的奄奄一息的辛延俊
被迫害的奄奄一息的辛延俊
浮腫的手
浮腫的手

回去後,家人把辛延俊直接送往醫院搶救,後又轉至長春大醫院治療三個多月。期間,他一直處於思維混亂狀態,渾身疼痛難忍,幾分鐘就得翻一次身。由於妻子要上班掙錢和照顧讀中學的兒子,辛延俊就只能一直由年近八十高齡的老母親在東豐縣農村老家照顧。一直以來,辛延俊身體狀況極度不好,尿血尿結石,癱瘓在床,不能自理,生活很是艱難。並且由於在吉林監獄被注射破壞大腦神經的藥物,所以他回家後神智不清,一會認識人一會兒不認識人,四肢中只有右手會動。

在歷經五年的病痛折磨後,正值英年的辛延俊於二零一零年五月二十七日晚九點四十分含冤離世。死時他從頸部到腳下有多處一寸見方的褥瘡,體重從被迫害前健康時的一百六十斤下降到不足八十斤,任何人看了都會難過的無法接受。

中共惡黨經常污衊法輪功學員不顧家、沒有親情,可我們看到的是,一個原本風華正茂、前途無量、樂觀豁達、助人為樂的好人,一個令人羨慕、美滿幸福、夫妻恩愛、父慈子孝的美好家庭,被中共惡黨無端迫害到如此淒慘的地步,卻還反咬一口,說修煉大法的人不顧家、沒親情。到底誰沒有親情?到底誰沒有人性?是誰讓法輪功學員想顧卻顧不了家?是誰讓法輪功學員和家人遭遇這無盡的苦痛?是中共邪黨惡徒們。

中共的罪行有朝一日必將公審於天下,天滅中共,已經開始,願更多的人早日明白真相,退出中共邪惡的組織,免除更多悲劇的發生。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