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鮮族教師黃奎喜生前遭受的酷刑折磨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一年八月十八日】(明慧網通訊員吉林省報導)朝鮮族法輪功學員黃奎喜,家住吉林省汪清縣汪清鎮汪清街,是汪清林業局高中數學教員。黃奎喜曾於二零零四年被非法勞教,在九台勞教所慘遭酷刑折磨。黃奎喜於零九年九月二十三日含冤離世,終年六十九歲。


朝鮮族法輪功學員黃奎喜

一九九九年三月九日,黃奎喜開始修煉法輪大法,九九年中共迫害發生後,他和眾多法輪功學員一樣不被謊言矇騙,堅持修煉。只因不放棄修煉,於零二年三月六日被延吉市公安局、國保大隊、六一零(中共為迫害法輪功專門成立的非法機構,凌駕於公檢法之上)的三名惡警在自己的家中被綁架到延吉市拘留所。

零四年五月十三日,世界法輪大法日當天,黃奎喜用毛筆寫了 「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法輪大法是正法!」「今天五月十三日是世界大法日!」將這些大標語,把字朝外貼在自己家的窗戶上,想和世人同賀這喜慶的日子,可是不久,延吉市北山派出所惡警闖到家中,把黃奎喜綁架到延吉市北山派出所,後來轉到延吉市看守所,共遭受三十八天的非法關押迫害。

零四年六月二十二日,黃奎喜被非法勞教一年,送到九台勞教所。黃奎喜在這裏遭到了各種酷刑和毒打。剛到勞教所,惡警強迫黃奎喜寫所謂的「決裂書」,不寫就上來七八個身強力壯的年輕管教,把黃奎喜的雙臂捆到身後,把他按倒在地,用力踩著他,開始毒打,當時黃奎喜大聲喊:「我是六十六歲的老人,你們這樣無理的對待老人,是不對的。江澤民是賣國賊,跟它一起走,不會有好結果,誰覺得有理,就跟我評理。」這些惡警和犯人評不出甚麼理,就開始折磨黃奎喜,惡警們六天六夜不讓黃奎喜睡覺,一天只給半兩多一點的窩窩頭四個,不給開水,只允許喝涼水,迫害中,黃奎喜的體重減少四十斤左右。

酷刑演示:毒打
酷刑演示:毒打

惡警還讓黃奎喜坐板,一天十八個小時(從早晨四點到晚十點),期間如果腿稍微一動就得寫決裂書,不寫就活活被打死。黃奎喜被強迫坐板六個月,黃奎喜的臀部爛壞了,褲子被膿水粘得都脫不下來,他們還用煙頭燙他,在那裏因為黃奎喜金剛不動被惡警認為「嚴管之嚴管」,這樣就被單獨關在四樓,讓「護廊」(在走廊負責秩序的犯人)們嚴密監視。從此當時所有的迫害都集中到黃奎喜身上,一天只准去二次廁所,根本不能接觸別人。

酷刑演示:煙頭燙
酷刑演示:煙頭燙

八月末的某一天,黃奎喜被二名喝醉酒的惡警叫出來,當時他就感到有不好的預感,因此就更加堅定了自己的正念,同時發出強大的正念,惡警帶著黃奎喜進了五樓的一個密室。一進屋就聞到刺鼻的血腥味,牆壁兩側掛滿了凶器,地上布滿了血跡。黃奎喜一眼看破了邪惡的卑鄙伎倆,厲聲喝道:「你們這是在幹甚麼?」「你們也是人嗎?」「你們想對我幹甚麼?」「你們殺我之前,我首先不放過你們倆!」惡警叫他靠牆坐下,他就是不聽他們的任何指使。兩個惡人睡著了,黃奎喜才躲過一難。當黃奎喜出現在走廊的時候,把「護廊」嚇壞了,「護廊」驚叫道:「你是人,還是鬼?」黃奎喜回答說「我當然是人,為甚麼這麼問?」他們蒼白著臉膽突突的說到「以前進去過很多人,沒有一個活著出來的。」原來勞教所要殺人時,就送到這個密室,都是惡警喝醉酒,把法輪功學員帶到這個密室。

九月末的一天,那兩個殺手再一次喝醉酒,叫黃奎喜出來,其中一個惡警見黃奎喜沒有配合,就把他強迫推到走廊。到走廊一看,另一個惡警手裏拎著浸泡透了的棉襖,水還在往下滴,到了五樓黃奎喜就揭穿邪惡的陰謀「你們為甚麼把這個棉襖浸泡了?是不是想把我打倒後,用這個棉襖蒙住我的頭,讓我窒息而死?」黃奎喜邊說,邊把棉襖搶過來,一把扔到那個殺手的頭和身上,殺手掙扎著,掙脫了好一會,那個殺手身上滴了很多水,經過一番生死較量,只好在堅定的法輪功學員面前敗下陣來。

十一月的某一天,那兩個殺手又來找黃奎喜,看來這一次經過周密的布置,連說的話都是暗語。它們說:江澤民曾下令三個月搞掉法輪功,一個都不能剩,還威脅到:在這裏已經打死了幾千名頑固的法輪功,把你打死後把骨灰一撒就完事了。被推到走廊後,看見科長鄭(音)某和管教孫某在那裏等著。到了五樓後,就把黃奎喜推到密室,兩個殺手也跟進來,就把門「噹當」關掉了。還是叫黃奎喜靠牆坐下,見他不順從,其中一個殺手就把老人抱起來,放在牆根上,黃奎喜還是站起來了,再一次抱起來,放在牆根上後,另一個殺手兩隻手握著上層床邊的橫撐,用兩隻腳猛踹黃奎喜。那麼大的衝勁通常是非得把老人的頭撞到牆上,然後趁機殺人是完全可能的,可是黃奎喜只是身體往前輕微的傾斜了一下子,而那個殺手卻重重的被甩到地面上,疼得叫個不停。在走廊聽動靜的科長鄭(音)某和管教孫某馬上進來說:結束吧,好了,不用寫「決裂書」了。

直到黃奎喜回家,勞教所都沒有停止對他戴手銬。

二零零六年五月十一日,黃奎喜再次無辜被綁架到延吉看守所。當時他正準備和老伴一起去參加住在外地的二女兒的婚禮(五月二十日是結婚日)因為無辜被綁架,不但沒有參加女兒的婚禮,還遭受了四十天的非法關押迫害,還預謀再次送往勞教所,因為黃奎喜出現嚴重的高血壓和肺癌現象,才沒有去勞教所。

黃奎喜所遭受的迫害觸目驚心,極其慘烈。老人回家時已經是皮包骨,全身無力,回家後因為動不動就有警察騷擾,讓老人無法度過安穩的晚年,身體也很難恢復,最後在迫害中離世。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